章节目录 七十六章 救如梅母女之爱的回忆(四)

作品:《山脚灵异

    小红鼠竭力地回忆着画中的一切,只是觉得后面有一个镜头,自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小红毛鼠皱皱眉头,摇摇头说:“你,你,你怎么知道,我看到了有些奇怪的东西?”

    女人听了小红鼠的话,笑笑哼了一声,“你不用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只要你明白,我不会害你就行了,再说如果我现在想要你死,你马上就没有命了,你几百年的道行也就灰飞烟灭了。▂小说第一门户站小说网..▂你懂吗?”女人说着还得意地理理自己的头发,不理还好一点,女人一揭开自己的脸,只见全是伤疤和裂口,小红鼠真的觉得无比的恶心。

    可是小红鼠觉得女人说的也对,一个能够与鬼王抗争的女人肯定具有非凡的能力,要不然,也不敢公然和鬼王作对,于是小红鼠放下戒心,撇着脸对那女人说:“是呀,我在幻境里面看见红毛鼠和鬼王打了起来,只见一个年轻人跑了出来,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功夫,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只见那小伙子,使劲得捶打着鬼王,一时间把把鬼王惹怒了

    于是鬼王双手一挥,就把旁边的一棵好几百年的槐树拔了起来,直径砸向那少年,少年一闪,就跳到了一棵树上,鬼王火冒三丈,继续跟去,可是这时候,红毛鼠却在中间拦截,更让鬼王怒不可止,鬼王又双手一挥,使出更大的力量,只见他身后的大树棵棵,拔地而起,全部冲向红毛鼠。红毛鼠左躲右闪,一时间,树林的树哗哗哗直响,大有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红毛鼠在地上都站不稳了,根本就没有支撑点。幸好红毛鼠和那少年都没有大碍。

    铺天盖地的树战之后,树林突然间死一般的寂静,连风吹树叶的声音都没有了,正在红毛鼠觉得惊异之时,突然一棵千年古槐,从红毛鼠的身后飞了出来,径直冲向红毛红鼠,而红毛鼠哪里知道身后还有‘暗箭’。小红鼠讲到这里,突然心跳加快,无比地担心红毛鼠。虽然小红鼠是一个女汉子,但是在自己心爱的红毛鼠面前,她还是很女人的,只是比较含蓄而已。

    小红鼠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既然让我叙述环境里面的事情,她还说能帮助我,那这个女人肯定知道些什么,看来我只有听她的了。于是小红鼠又接着讲起来。“看着那么惊心动魄的场面,我心跳加快,无比害怕,可是正在这时候,那位俊朗的少年突然用红一条很长的红绳,把千年古槐饶了一圈,使劲儿一拉,再用力一甩,那古槐便无力地瘫软在了鬼王的面前。

    鬼王更生气了,两眼金星。鬼王大吼一声,把左手一抬,口中还念着什么咒语,一时间槐树林里,热闹了起来,一个个死尸从坟墓里爬了出来,一个个张牙舞爪,一个个摇晃着脑袋,一个个青发獠牙的样子,一个个都朝着一个方向奔去,把红毛鼠和那少年团团围住,整个树林里面的死尸都爬起来了,让这两个家伙真的是无处可藏了。而鬼王在丧尸后面,大手一抬,口中念道:“上”,那些丧尸便都冲向他们俩。

    红毛鼠和那少年,看到丧尸都冲向自己,想跑,可是他们已经被丧尸包围了,怎么办呢。两个人背抵着背,看着周围的丧尸,红毛鼠心里真是既兴奋又害怕 ,兴奋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架势,害怕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还有大好年华,就这样糟蹋了,真是不值当呀,可是在临死的时候也应该看看救自己的人长得什么样子呀,于是红毛鼠扭头看看少年,清秀俊朗,红唇白齿,真是一个翩翩少年郎呀。于是红毛鼠憨笑着说:“天哪,太值当了,我红毛鼠能你这样的花样少年一起死,真是值了。”

    少年听了他的话,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谁愿意跟你一起死啦,我才不愿意死呢!我只是看你当时候危险,再说你看那个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看就知道你没有什么本事,我断定你肯定不是那个僵尸的对手,所以一时间起了怜悯之心才救你的,只是没有想到现在把自己也至于这么危险的境地。现在你还在这里说着风凉话,真是不知趣儿。”少年边说着,边擦额头上的汗珠,那豆大的汗珠,让少年看起来更有英雄的魅力。

    红毛鼠再看一眼眼前的少年,觉得这少年很有眼缘,只是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好像是梦里吧,他就是自己的神?不知道怎么的,反正红毛鼠觉得今晚他们死不了,肯定能够活着走出槐树林的,只是当前这么办?这时候红毛鼠想起来小红鼠了。“要是有女侠小红鼠在就好了,对付鬼王根本不用我动手,可是现在她不在呀”。红毛鼠心里嘀咕着,可是他也知道,小红鼠虽然厉害,但是能否打败鬼王还是很值得怀疑的,不是吗?凭修行凭武功,肯定是鬼王更厉害一下,并且鬼王葬在养尸地上,吸取了天地日月的精华,他早已经是精钢不坏之身了。而小红鼠呢只是个修行了几百年的小老鼠而已,他们两个简直不能同日而语呀。只是在这么危险的时候,红毛鼠本能地想起来小红鼠,这说明什么问题呢,也许什么都不能说明,只能说明,小红鼠一直装在红毛鼠的心里。

    小红鼠讲到这的时候,笑脸红扑扑的,女鬼莞尔一笑,她明白小红鼠的想法,可是也正是因为,她知道小红鼠的心意,才想利用小红鼠来对付鬼王的。可是女人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眼光悠远地望着远处鬼王的坟墓,她是在回忆和鬼王身前快乐的时光,还是在感叹,他们是有缘无分,或者还在怨恨,为什么当时鬼王扔下自己和孩子,独自潇洒去了,他们心中的结就这样结下了,解也解不开,因为他们根本不容易碰到,虽然女人的坟墓也在槐树林,可是一个最南,一个在最北,他们因为身前的太多恩怨,都在死前相互发誓,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都不再往来,并且还相互地掐,也因此,鬼王各方学艺,使自己变得更强大,而女人呢也是害了不少活人,吸了不少牲畜的鲜血。才拥有能与鬼王抗衡的本领。

    小红鼠看看女人,继续讲述着:“鬼王的本领真是太强大了,他控制了槐树林所有的死尸,死尸都活起来了,红毛鼠和少年没有办法,只见少年双眼一闭,却突然从包里撒出一把黄色的符,而红毛鼠还傻兮兮地步知道怎么了,只听见,周围噼里啪啦的声音。仔细一看,周围的死尸都倒下了。红毛鼠看着倒下的死尸,嘴巴张得大大。“美男,你太厉害了吧,还能在一瞬间收拾这些丧尸,难道你是捉妖的天师?”少年白了红毛鼠一眼,而红毛鼠也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鬼王见少年手中有符,而且还消灭了自己那么多的手下,一时间暴躁起来,鬼王大吼一声:“全部,上!”只见他们两人的周围,涌来了更多的丧尸,那些丧尸,双手没有目的的乱打着,不断地向红毛鼠的方向,蹒跚而去,丧尸越来越多,成了一个尸体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不断地向他们涌来,只是那些丧尸看见少年的手中还有符,所以一直不敢太紧靠他们。

    而这场景让红毛鼠脚都吓得软了。而少年一时间也没有办法,红毛鼠把希望寄托在少年的身上,希望他能在关键地时刻救场,可是这次,好像少年已经没有什么办法可想了。因为红毛鼠转眼看少年的时候,少年愤怒对说:“你不要看我,你自己就不能想想办法吗?”少年真的是江郎才尽了。红毛鼠逼不得已,只好开动自己的脑筋,看着丧尸步步紧逼,突然一个念头在红毛鼠的脑中萌芽。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可讨论的,于是红毛鼠直接跟少年说:“美男,我想出了一个主意,你知道鬼最怕什么?”

    “道士?”

    “不对,是鸡,知道不?”

    “鸡?”少年疑惑地看着红毛鼠,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红毛鼠在这样惊险的环境中,竟然还能够笑嘻嘻地说,“鬼都是在夜里出来,但是它们听到鸡叫,就必须回到地下。你不会不知道这个常识吧。”

    “恩,你说的太对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好,现在我们一起学??????”

    “别说,我知道了,别说出来,它们很聪明的。”

    “好,一、二、三叫??????”

    “喔喔喔喔”

    “ 喔喔喔喔”

    一时间只听见树林里鸡叫声此起彼伏,而那些丧尸听见鸡叫后,如大敌来临,各个调头就跑,有的跑着跑着就遁地了,有的吓得跪在地上,有的直接变成了黑烟,而鬼王呢,看着丧尸们都吓得魂飞魄散了,于是自己把黑袍一甩,只见一股黑烟在空气中飘荡,便什么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