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九十七章 救如梅母女之婆媳第一战

作品:《山脚灵异

    红紫见来势汹汹,根本无法招架,于是干脆什么都不说,只是红毛妈在表明身份的时候,红紫很恭敬地叫了一声伯母好,但是红毛夫人根本就不理情,不是她不懂礼貌,是因为他想故意想刁难红紫,想试探一下红紫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姑娘,也因为他对儿子选的这个媳妇实在不满意,丰满漂亮 ,才是她的标准,而未过门的贵族小姐红玉就非常地合他的意。《小说网》

    虽然夫人的脸色并不好,看得红紫心里十分不舒服,但是她并不生气,因为这是红毛的母亲,也许是自己将来的婆婆,但是她心里却有点害怕,害怕如果将来真的要和这样的婆婆生活,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呀。

    可是有什么办法?自己选择了这个男人,就要接受他所有的一切。红毛妈站在门口,用鼠眼斜着看红紫,鄙视着红紫,而红紫呢,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只是呆站在那里。夫人看着红紫那呆木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而红紫呢,看着红毛夫人那骄傲蛮横的样子,心里也是极其反感,于是婆媳的怒火,从此刻便开始燃烧了。

    于是红毛夫人想借机找茬:“你家就只有你一个人?”你语气点都不客气。

    “嗯,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红紫不敢多说什么了,说起自己的父母,红紫的心又开始隐约地疼痛起来了。

    “哦,难怪你不懂得人情世故!“红毛妈撇嘴说,嘴里还不时哼一声。

    听见红毛妈这么一说,一头雾水,自己怎么就不懂人情世故呢?“伯母,你怎么这样说呢?你可以说我,可是你怎么能涉及到我的父母你?我的一切都与我的父母无关。“显然红紫有些生气了,但是又不好发作。

    “怎么不是,你看,我是第一次来你家吧,我在门站了几分钟了,你丝毫没有让我进门的意思,这是你的待客之道? “红毛妈说话的时候还是没有轻重缓急,不知道这时候红紫已经是眼泪汪汪了,可是在陌生人面前挤眼泪有用吗?肯定是没有用,既然没有用,那么就坚强起来,于是红紫努力把眼泪逼进去。说:”伯母,对不起,寒舍太过清贫 ,害怕伯母坐下会有虱子、蚊虫叮咬,万一被咬,红紫担待不起。还请伯母见谅!“红紫说的毕恭毕敬,只是不想惹起更多的矛盾,但是红毛妈哪里肯罢休,一口咬住红紫的口误:”小小姑娘,还挺会说好听话的,可是本夫人不是爱听好听话的主,再者,隆冬季节还有什么虱子蚊虫,你不是故意虎我吗?你可知道我可不是一般的贵妇,我们可都是鼠妖,你又何必用骗凡人的那点小计谋来骗我?你省省你的小九九吧!“红毛妈说的是振振有词。

    可是红紫从小到大,什么没有见过呢?“伯母,如果你不嫌弃,你请进门小坐片刻,屋外要下雪了。“

    “这还差不多,你也知道屋外要下雪了?冷死老娘了!“随即先命下人把那些金银财宝抬了进屋。红毛妈进屋才发现,红紫家屋里屋外那简直就是两重天呀。屋里暖气融融,和谐温馨的样子,桌子上一大束玫瑰花,那鲜艳的红色,花叶上还带着水珠,充满了诗意。红毛妈一看就知道那一束玫瑰是红毛带来的,但是还是故意问道:”丫头,这花也是红毛送的吗?“红毛妈说话的时还不忘老鼠独有左右张望,贼眉鼠眼地扫视着家中的摆设。”“

    “红紫,你是个有心计的鼠妖呀”。

    红紫没有明白她的于是说:“怎么啦?我有心计这话怎么说呢?”

    “怎么不是,你看你屋里的摆设和我儿子的房子布置的一模一样,你去过我们家?对不对?”红毛妈突然冒了一句。

    “呵呵,夫人,这是我的家也是毛毛哥的家,既然我爱毛毛哥肯定要尊重他的一切习惯,为了让他能在这里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我就把家收拾成了他喜欢熟悉的样子。这有错吗?

    红毛妈被红紫这样冷不丁地问一下,心里一紧,却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哈哈地笑一下,打打掩饰说:“错不错,那是你的事情。与我吗太多的关系。只是突然觉得你做这么多,是不是有目的的,你知道我们家是财大业大,想到我们家当一个少奶奶好享福吧?”

    红紫心里真心觉得眼前的这个老女人要有多讨厌就有多讨厌,可是这是红毛的母亲,再怎么样,也不能说话太刻薄了。于是红紫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小声小气地说:“夫人,你说的不是我红紫,而是那些摇风摆柳的青楼女子,虽然我是孤儿,但是生活教会了什么叫尊严,什么叫尊老爱幼,什么叫珍惜。而对夫人,你是长辈,我不应该给你顶嘴,但是你不能因为你出身名门贵族就瞧不起我们庶族,不管贵庶,我们都是红毛鼠家族的成员,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夫人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不要把是都和金钱、权位归在一起”。红紫胆怯怯地说着,不是因为真正地害怕,为什么要害怕呢,只是她是红毛的妈,点面子而已。

    而红毛妈呢,点都不客气地说:“你也太搞笑了,你知道不我不喜欢你,不仅是因为你的出生不好,还因为我从心里不喜欢你!”红毛妈脸色大变,气得都有点发绿了。

    红毛妈继续说:“不管你跟着红毛是为了什么,反正你和他绝对没有未来,如果你爱红毛,或者是红毛真的是喜欢中意你的话,你会知道他从小到大的目标是什么,他想当红毛鼠族的长老,你知道吗?“

    “我知道,但是我也会凭我的力量去帮助红毛的呀,夫人你要相信我呀!我一定能够帮助他的!“红紫哀求道。

    “可是你觉得你能够帮助他什么?你怎么帮助他?你觉得你有这样的能力吗?”红毛妈一连串地提问让红紫 不知所措。

    红紫突然哑在了原地,口齿伶俐的她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觉得一切都那么的苍白,一切都那么的无力,是啊,红紫想,自己能够给红毛带来什么,为他洗衣做饭,为他生儿育女?还是为他四处求人,或者跟着他一路漂泊?自身的条件无法给红毛更多的安慰,更无法给红毛更好的发展空间。红紫仔细地思考着他和红毛的未来。以往他们也常常畅想着自己的未来,可是每次想到的都是好的,美丽的,但是生活充满了残酷。并且生活没有重播,没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每一天都充满了挑战,为什么以前没有没有想过?难道真的是,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吗?红紫想到自己的无知,真是觉得汗颜呀!也许自己并不能给红毛带来好的运气或者是富贵,也许自己真的该离开。

    于是红紫转身看着对红毛妈,鞠了一躬,很有深意地说:“夫人,也许你说的是对的,我的确不能给红毛好的仕途或者是给红毛荣华富贵,可是我爱他的心是真的,我们的感情是真的,这是什么都买不到,你知道的,红毛是一个很专一的人,他认定的东西,总是会坚守到底的。我觉得他没有我,他会……”

    还没有等红紫说完,红妈就迫不及待地问:“你觉得他会怎么样?会死?还是会离家出走?丫头你把这个社会想的太简单了,你更把这些大自然的精灵们想得太单纯了,你觉得红毛没有你会死,会疯,会傻?丫头呀,你未免也把自己想得太伟大了 ,太重要了吧,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没有了谁而停止都转动,生活依旧,一切将继续。如果红毛没有遇到你,也许他现在正在专心地练功,为自己的仕途而努力,但是自从遇到你以后,他没有事就往小湖边跑,练功的时间明显少了,照这样下去,你觉得你是在帮助红毛,还是在害他呢?“

    红紫听了夫人的话,低垂着头,脸色沮丧。盯着夫人说:“夫人,你说的对,我突然想明白了 ,你说的都对,我一个孤儿凭什么配得起红毛,他是贵族的宠儿,他是你们的希望,也是我的希望,他必须要找一个贵族小姐才是门当户对,但是最好的。夫人,你想我怎么走,你放心吧?”红紫失魂落魄地说。

    对于红紫来说,红毛现在是她的全部,是她生活的希望,是她的未来,而现在面对夫人的责问,自己才真正地明白自己有多么的肤浅。而肤浅的何止是红毛,所有的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肤浅的,都是愚蠢的。

    红毛夫人看着红紫沮丧的样子,心里突然又软了,但是为了儿子的仕途和未来,作为母亲,必须要帮他做一些他舍不得做的事情。夫人提高嗓门叫了一声,“来人,赶紧把东西都开来,给红紫姑娘呈上。“听到命令,两个人下人进屋,把箱子一个个地打开,整个屋子顿时金光闪闪,红毛夫人笑嘻嘻地说:”红紫,这些都是你的,你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好姑娘,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希望他出人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