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虎口夺食?

作品:《极品老婆

    “嘶……呼……!”

    吴天坐在床边,点上了一支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接着吐出一连串的烟圈儿。他瞥了一眼趴在床上哭哭啼啼的陈晨,又看了看对方那红彤彤的屁股,嘴里面发出一声冷哼。

    “哼!”

    捆着陈晨的腰带已经解开了,陈晨也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刚开始她还想为自己的屁股报仇,准备狠狠的修理一顿吴天。结果刚准备实施计划,就被吴天瓦解了,按在床上冲着她的屁股又是一顿狠拍,直到把陈晨拍的飙泪,浑身没力气动弹,吴天才停手。

    吴天知道陈晨并没有服气,不过没关系,以后日子长着呢。下雨天打孩子,雾霾天打老婆,闲着也是闲着,非把这个女人制服不可。这不仅仅是为了剩下几天的安宁,也是为了今后的安宁。并这个窝,他偶尔还是会回来住的。

    陈晨用手摸了摸眼泪,突然浑身一顿,秀眉微皱,转头疑惑的看向吴天,在看到吴天嘴里面叼着香烟之后,小声的说道,“不许在屋子里面抽烟。”

    吴天冲着对方眼睛一瞪,恶狠狠的说道,“你说什么?”

    陈晨听见后,脸上立即露出怯怯的表情,扭过头深深的扎在被子里面,什么也不敢说了。

    吴天走到窗台,把窗户打开,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唐在床上的陈晨问道,“说,服不服?”

    “服,服了!”陈晨小声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大声点儿。”

    “我服你了。”陈晨大声的说道。嘴里面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听口气,却好像心有不甘。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所有用武力解决的问题,结果都是输的一方不甘心。所以想要让一个人服,最好的办法是以德服人。但是,当对方是一个不讲理,只会胡搅蛮缠的人的时候,那就不必用德了,武力解决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虽然只是暂时的,但只要你够强大,就可以把暂时变成永远。也就是所谓的,‘见一次打一次。见一次打一次’直到打服为止。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真服假服?听你的口气,好像很不甘心啊。”吴天看着趴在床上的陈晨说道,“要不要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咱俩公平决斗。看看最后谁打谁屁股,怎么样?”

    “不用不用,我是真的服气了。”陈晨赶紧说道。不甘心,并不等于不自量力。虽然很气愤,也很委屈,但是却没有失去冷静。对于自己有几斤几两,陈晨很清楚。如果是换成其他一个男人。她学到的那些防身术、跆拳道什么的,说不定还能用上,打一个正常男人没有什么问题。但对方是吴天,打架的高手。她又怎么会是对方的对手呢?决斗?吴天好不容易停了下来,不再打她的屁股了。如果她同意决斗,那不就等于再次找打吗?

    打架是力量和技巧的结合。当力量不占便宜的时候,就用技巧取胜。当不会什么技巧的时候。就用力量去取胜。而当力量和技巧都不占优势的时候,那就只有退让的份儿。否则就是找打!

    屁股现在还疼着呢,陈晨怎么会忘记了?

    “服气就好。”吴天听见后说道,“我也不怕你不服气,因为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你捆成粽子。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对女人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这次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如果还有下次,我会变着花样把你捆起来,然后吊起来打的。信不?”

    “一个大男人,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没风度。”陈晨小声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吴天瞪起眼睛质问道。

    “我说知道了。你能打还不行吗?”陈晨委屈的说道。

    “知道就乖乖的听着,别那么多废话。”吴天没有好气的说道,他现在就像老师在训斥上课多嘴讲话的学生一样,现在终于明白自己当初在课堂上讲话,老师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感觉确实很不好。不过如果从来一遍,他仍然会那样做,因为身为学生,上课讲话确实很爽。只不过现在所处的位置变了,所以看问题的角度也变了。吴天白了一眼趴在床上嘟嘟囔囔的陈晨,把手中的烟头按在烟灰缸里面掐死,然后看着对方说道,“我要继续睡觉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恩!”陈晨听见后爬到了床上,钻到了被子里面,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瓜子看着吴天。

    “你干嘛?”吴天不解的问道,他的意思是让对方出去,不要在房间里面打扰他睡觉,怎么这女人非但没有出去,还在钻进被窝里面了呢?

    “你不是要睡觉吗?我帮你暖床啊。”陈晨很自然的说道。

    “夏天刚过去,冬天还没来呢,暖什么床?”吴天没有好气的说道,“我看你是发骚了,欠修理。”吴天走到床边,直接把被子掀开,只见陈晨笔直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吴天冲着对方吼道。“快下去,是不是屁股又痒?”说着,吴天又把胳臂抬了起来。

    也许是被吴天打怕了,陈晨见到之后,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掉下床,跑了出去,动作麻利的像个兔子。

    虽然陈晨逃出去了,但是吴天仍然对她不放心,谁知道这女人等一会儿会不会又使出什么花样呢?所以,他把房门关好之后,又把床头柜挪到了门后面,挡住了房门。这样一来,他就不用担心陈晨进来他会不知道了。床头柜虽然不能阻挡开门,但是,它在移动时候,腿儿和地板摩擦会发出刺耳的声音,所以床头柜的作用不在于阻止陈晨进来,而是起到了报警的作用。

    吴天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半了,他在忙完之后,赶紧躺在床上。盖好被子,继续睡觉。说不定还能把之前的好梦接上,能够在梦里再次看到那个绝色美女,如果能够有幸再次遇见,吴天绝对不会费力的去开房了,非直接上车玩车震不可,坚决不浪费时间。谁知道陈晨那女人会不会又搞什么鬼?

    陈晨跑回房间的第一件事是跑回房间对着镜子照屁股。刚才被吴天左右开弓,狂抽了几十下,痛的她死去活来的。而且还是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痛苦。

    只见镜子里面的两瓣屁股通红通红的,隐隐的还能看到手指印,可想而知吴天打的有多狠。

    陈晨伸手在屁股上的手印上摸了摸,嘶,还疼着呢。而且还是那种火辣辣的疼。陈晨的嘴巴立刻撅了起来。

    “太狠心了吧?这都能下得去手?”陈晨左照照右照照,突然又笑了起来,“还挺对称的。”

    为了避免再被吴天打屁股,陈晨换上了一跳长裤,并系上了裤腰带,这样一来,吴天想打她屁股的时候就变的费劲儿了。

    陈晨轻手轻脚的从闺房里面出来。看着吴天卧室紧关的房门,然后慢慢的走了过去,握着把门推了推,没打开。陈车的脸上露出了失落的表情。而这一次,她再也没有拿出钥匙,因为她手里的两把钥匙,都被吴天没收了。陈晨暗自后悔。早知如此,就应该多配几把。

    不能进入吴天的房间。这让陈晨失去了很多的乐趣,整个人都没了精神。虽然进去也可能是挨打,但是却感觉和吴天之间的关系非常亲近,现在看不见吴天,她的心里边的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

    没过多久,陈晨从新振作了起来,她走进厨房,套上围裙,开始为吴天做起了爱心早餐。

    ……

    当吴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他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原本以为是那可恶的陈晨进不了屋子,所以换了一种方式来骚扰他,结果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发现是刘敏打来的。吴天立刻精神了起来,困意全无。

    看来前天晚上那个电话没白给刘敏打,继昨天给他打来一个电话汇报卓文君和东华的情报之后,今天又来了。

    “喂?又有什么新情况了?”吴天接通电话之后问道。

    “卓文君与几家银行取得了联系,根据我们所收集到的情报,应该是想贷一笔款,不过银行方面似乎知道东华制药现在的情况,拒绝了卓文君贷款的请求。其中一位倒是同意给卓文君贷一笔数额在五千万左右的贷款,不过条件是,欧洲七日陪游!”

    欧洲七日陪游?

    吴天听见后怔了怔,这里面的道道,他还是有一些理解的。什么陪游,根本就是陪睡。卓文君能同意才怪呢。

    “卓文君什么反应?”吴天问道。

    “卓文君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只说考虑考虑。”刘敏淡淡的说道。

    咦?

    刘敏的话,让吴天愣了好一会儿。考虑考虑,也就是有可能的意思。可是他认识的卓文君,却并不是一个肯出卖身体的人。否则,她早就跟了他,何必还在挣扎?也只是五千万而已,对东华制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在上线、下线以及同行的封锁下,只靠这些钱就想破坏掉那些人的阴谋诡计?那也太天真了吧?

    与其欧洲七日陪游,还不如直接来投靠他。反正都是出卖自己的身体嘛,当然要选择一个价钱好的,能够把身体的价值发挥到最大的喽。投靠吴天,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考虑考虑?考虑个屁啊!

    吴天想了想,大概是卓文君不想跟银行的关系闹僵,所以刻意这样回答的吧!如果整个银行业再封杀她,那她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还有吗?”吴天问道。

    “昨天晚上,那个针对卓文君的联盟当中的几个老板相约在国际酒店,我们的人员混入服务员当中,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关于假日记的事,确实是有人告诉他们的。”

    “知道哪个人是谁吗?”吴天皱起了眉头,果然跟他之前猜测的一样,这一切的背后,都有一个幕后黑手在操控这一切。不仅仅是针对卓文君,还把矛头对准了他。经过那次慈善拍卖晚宴,行业内的人都应该知道。卓文君是他罩着地,要动卓文君,那就是动他。虽然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但至少比药监局综合司的司长厉害。京城的官确实很多,一个司长算不了什么,但绝对不是好惹的,因为这是一张网,触动了其中一点,就相当于触动了整个网。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我们也正在通过他们说出的讯息进行调查。”刘敏说道,“除了这两条消息之外,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卓文君的情报人员,一向分布的非常均匀。不过最近我发现。她加紧了对我们天正制药,和康力制药的监视。特别是康力制药那边,投入了大量的情报人员,用各种手段收集康力制药的内部消息,好像对康力制药有什么大的动作。不过根据东华制药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们根本无法对康力制药构成威胁。这一点,让我感到十分的费解。”

    “哦?”吴天眼睛睁大。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之前因为监视的事情,他已经给过卓文君警告,甚至还因为对方派出人与他的研发小组的成员接触,对对方进行过恐吓和威胁。卓文君也被吓到了。从那之后,整个人就乖了许多,把监视天正制药的人都收回去了,怎么现在又有胆子那样做了呢?难道那女人就不怕他这次真的下死手吗?别人对东华下死手。她还有退路。可是一旦吴天对东华下死手,那么她就连退路都没有了。只剩下死路一条。

    至于她投入大量情报人员监视康力制药,这件事也让吴天十分的费解。别说东华制药现在四面楚歌,就算东华在之前的鼎盛时期,也绝对不是被誉为业界航母的康力制药的对手。就算是他要拿下康力制药,也是要费一番周折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他对卓文君说过,他要对康力制药下手,在这样的情况下,卓文君为什么还要摆出这样的阵势呢?难道她准备在他收拾了康有全之后,趁机捞一笔?卓文君虽然愿意做一些赌博式的举动,但是还不至于在明知道是死路的情况下,继续往前走。这么大的动作,难道就不怕康有全知道,难道就不怕他吴天知道吗?

    虎口夺食?

    要知道,她的这一行动,把吴天和康有全两人都得罪了。

    现在,卓文君算是真正的把这个行业内有头有脸的人全部都得罪光了。

    她到底是从哪里得到那么大的勇气呢?

    置于死地而后生?

    卓文君还想玩什么乾坤大挪移不成?

    “你不是收买了东华制药内部的人了吗?也不知道卓文君这样做的目的?”吴天好奇的问道。刘敏的情报网堪称无孔不入,因为掌握的情报非常多,能够调查出来的东西也比较多,所以在收买各个制药公司的内部人员方面,也比较容易。甭管对方装的多么正人君子,只要把以前做过的种种坏事一拿出来,顿时就萎靡了,乖得不得了。

    “问了,他们也不清楚。”刘敏说道,“根据监视康力制药的那些人说,是卓文君的秘书刘佳佳吩咐他们去监视康力制药的,在安排工作时,并没有告诉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也没有给他们分配重点,只让他们关注康力制药的消息,半天一汇报。”

    半天一汇报?这可够密集的了。

    康力制药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吸引卓文君呢?

    “她是怎样监视我们的?”吴天又问道。

    “她们只在天正大厦的前门后后门设置了两个汽车岗,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十二小时一换班。不过她们并没有刻意的去隐藏自己的身份,好像对暴不暴露并不在乎。车子一直在那里停着,吃喝也都在车里。”

    卓文君的举动彻底的把吴天搞晕了。事实上,卓文君最近接二连三的举动,每一次都让他很晕头转向的,找不到头绪,更加无法猜测出她这样做的目的。

    在商业竞争当中,保密很重要,迷惑敌人也很重要。如果能够做到自己的每一步,都无法让敌人看清楚、研究透,那离成功也就不远了。

    可以说,卓文君确实达到了无法让人看清摸透的境界。但是,她走的每一步都是死路,这样下去,只会得罪更多的人,树立更多的仇家。现在竟然不惜把他也得罪了,难道她一丁点的后路都不打算给自己留吗?

    这不禁让吴天想到了一句非常老非常老的歌词:女孩的心事男孩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才不明白。

    卓文君呀卓文君,如果你有本事,就让我吴天一辈子都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能起死回生,那我吴天就彻底服你了。以后不但不再强迫你,还会尽全力帮助你,扫清一切障碍。

    卓文君,赶紧行动吧,让我看看你到底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