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公平公正

作品:《极品老婆

    “老汪、老田,你们回来的正好,说说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在汪老和田老回进入会议室后,孔老一边冲着两人招手,一边询问两人的意见。在他看来,老汪和老田回来的正是时候,如果说会议室里面的人只能通过镜头去看检查结果的话,那么老汪和老田两个与吴天有过接触的人,应该比他们更清楚吴天的真实状况,说不定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些重要的线索!

    其实老汪和老田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商量好了,不管事情解决没解决,不到万不得已,坚决不发表任何的意见。不支持谁,也不反对谁。可是现在,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刚一回来就有人询问他们的意见,这不是逼他们选择立场吗?虽然他们两人之前没有在这里开会,但是看看现场的局面不难猜到,事情一定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否则会议早就结束了,更不必询问他们俩的意见。

    这公证人,真难做啊!两位老人在心里感叹道。

    “在摄像的结尾,我已经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田老坐下来后,淡淡的说道,“吴天是被我和老汪一起带到总医院进行检测的,期间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过程你-们也看到了,作为公证人,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检测结果是真实有效的。”

    “对!谁怀疑检测结果,就是怀疑我和老田公证人的身份,怀疑我们的身份,就是怀疑我们的人格。”汪老紧跟在田老后面又问了一句,“你们不会怀疑我和老田的人格吧?”

    “老汪,老田,没有人怀疑你们。”孔老说道,“公证人的人选是今早我们抓阄决定的,谁都不会怀疑你们搞串通!”

    “既然如此,以前怎么说的。现在大家就怎么做啊,还有什么好在这里研究的?”汪老听到后看了看吴家的人,又看了看白家的人,皱着眉头大声的质问道,“难道你们两家有人反悔?”

    “汪老,我是一直非常尊重你和田老的。”吴冠智认真的说道,“而我们吴家说话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说过的话,绝对不会反悔!可是有些人……!”

    听到吴冠智的话,汪老点了点头。脸上严肃的表情也缓和了一些,一边点头一边小声的说道,“那就好。”接着就转头看向白政辉,等待对方的回复。他心里很清楚,吴冠智话里提到的有些人,就是指白政辉。

    见到汪老瞅过来,白政辉的脸上立即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他知道汪老是在等他表态,可他又不能像吴冠智那样说。思前想后,只能说道,“汪老,我也是非常尊重你和田老的。可是整件事还有可疑的地方……!”

    “什么可疑的地方?”汪老不满的问道。

    “汪老,在整件事情当中,还有一个关键的人物没有出现,这个人更需要去医院做检查!我刚才已经和在座的诸位都说了。只要那个女人被检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毒,那我就让雨泽他辞职!”

    “你的意思是说,还要检查一次?”

    “是的!”

    “那这一次算什么?”

    “就是想确定一下吴天有没有被感染上艾滋病。看看他之前是不是都在诈病!”

    “啪!”汪老的手掌狠狠的拍在桌面上,冲着白政辉怒声斥道,“胡闹!你是不是耍我们这些老头子玩呢?这次完了还要一次,那下次完了呢?是不是还有其他想法?白政辉,你是不是拿我这个公证人不当回事,把我们当礼拜天过呢?”

    “汪老,请你息怒,我不是这个意思!”白政辉见到汪老生气了,赶紧解释道,“我只是想调查的更清楚一些!”

    “难道事情现在还不够清楚吗?”汪老大声的说道,“现在吴家那小子被查出感染上艾滋病了,你说还要检查那个女的,你早干什么去了?早怎么不提那个女人?护犊子也没你这么护犊子的。你家那臭小子能做出这么阴损的事,全都是被你惯的,你也有责任!”汪老是不怕得罪人的主儿,特别是退下来之后,更是有什么说什么,他的声音就如同平地一声响雷,在屋子里面不停的回荡着,没有任何的顾忌,也没给白政辉留任何的面子。

    白政辉被骂的满脸涨红,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而且他知道汪老的脾气,如果这个时候反驳了,汪老更饶不了他。何况他本身就不站理。

    这个时候,田老凑到孔老的身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孔老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严肃谨慎的表情。

    因为田老是附在孔老耳边说的,加上说话的声音很小,所以除了当事人之外,谁也不清楚田老跟孔老都说了些什么,但是看到孔老变了的表情,知道田老说的肯定是大事,所所以每个人的心中都在猜测,田老跟孔老到底说了些什么。

    “作为公证人,我只管这次的检查,不管下次的检查。这次的检查结果出来了,那白政辉你就得按照你之前说的话去做,让你家小子赶紧辞职,别继续待在这个队伍里面给我们丢人。如果你想反悔,那就是没把我这个公证人放在眼中!”汪老瞪着铜铃般大小的眼睛冲着白政辉冷冷的说道,然后看着在座的其他人没有好气的说,“不管你们讨论的最终结果怎样,我都坚持刚才说的话。还有,如果你们还想对那个女娃进行检查,就领着女娃直接去,别再整出个什么公证人的,选出来也没用。哼!”说完,他双手抱在胸前,坐着生闷气。

    听了汪老的话,在座的许多人都暗自点头,虽然汪老的脾气是差了点儿,但是说的句句在理。如果这一次听了白政辉的话,再对那个女娃做了检查,那岂不就等于打公证人的脸吗?为什么选公证人,不就是不偏不倚,让事情在处理的过程中公平公正吗?如果连公证人都不放在眼中,那就等于没有了公平和公正,是对白政辉的纵容。有的事情,只能给一次机会。如果答应对方第二次请求。那就还能有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更多。这不叫给机会,这叫蹬鼻子上脸!而且自己一方的威信也会受到怀疑!

    既然能有那么多的机会,谁还会把机会当回事?机会如果给多了,就不值得别人珍惜了。到时候,谁还会在乎他们的意见?

    “我同意老汪的话!”田老这个时候开口说道,“白政辉,我们不是没有给你儿子证明的机会,可你并没有证明出你儿子是清白的。如果今天答应你的要求。那么对吴家就是不公平的,我这个公证人岂不是就成为了摆设?以后谁还会让我们来帮他们断是非?还有,我想提醒在座的各位,我们今天来这里,是为了解决事情的,不是来这里和稀泥的。公平和公正是我们处理事情最基本的原则,如果为了个人利益,连公平和公正都放弃了,那我们以后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世人?”

    如果说汪老的话是说给白政辉听得。那么田老的话说的就是给在座这些老头子们听的了。老领导就要有老领导的样子,既然决定出山平息吴家和白家的事端,那就要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去处理,不能因为个人利益就倚老卖老和稀泥。那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田老的这番话说的义正言辞,得到了在场许多老领导的认同,同时内心当中也有了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就连之前为白政辉说话的人,现在也都不再出声了。

    “政辉呀。汪老和田老的话,你都听到了。他们说的很好,非常好。”孔老目不转睛的看着白政辉耐心的说道。“公证人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事情公平公正,并能够尽快的让事情得以解决。我们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让吴家小子去医院检查的事情也是你提出来的,可是如果你说什么,我们就按照你的话去做,那我们这些老头子岂不就等于一起站在你这边欺负吴家?所以,政辉啊,让你家小子辞职吧。”

    “孔老……!”白政辉睁大眼睛,不甘的看着孔老,还想解释。

    “不要说了。”孔老站了起来,大手一挥,打断了白政辉的话,“之前你不是会所听我们的决定吗?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决定!政辉呀,回去之后,好好看着你家那小子,别让他在到处惹是生非。打打闹闹可以,用那种阴损的手段,那是缺德,明白吗?”

    “……!”白政辉紧咬着牙,嘴里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同时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状,浑身不停的颤抖着

    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老家伙们终于还是站在了‘理’那边,没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这是他之前就预想到的,也是他不希望老家伙们参与进来的原因。他很了解这些老家伙们,人老了都好面子,怎么会出尔反尔,打自己的脸呢?

    一个吴家,他能对付,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可是现在,这些老家伙们参与进来了,并且也已经表明了立场,如果他再继续按照之前的方式跟吴家争下去斗下去,那么这些老家伙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那样一来,他就会成为众矢之的,除了他的儿子之外,甚至就连他都有提前退休的可能

    好汉不吃眼前亏,在这间会议室里面,无论他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占不到任何便宜的。白政辉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说道,“好,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听见他的话,一个个面色严肃的老领导们,脸上终于有了缓和的迹象,孔老也微笑的看着白政辉说道,“政辉,你这样做就对了。”

    对?对个屁!白政辉听见后在心里想到,但表面上还是露出一副恭敬的样子。至于痛苦和愤怒,被他暂时藏在了心底。让他就这样认输?那可不行!他之所以答应老领导们的话,也只不过是暂时的而已,这叫做以退为进,先稳定住这些老家伙们,等以后大家逐渐把这件事淡忘之后,在找机会把儿子扶上来。他还有几年就要退休了,在退休之前,怎么也要拼一把!

    白政辉看了看在场这些老家伙们,到时候,还不一定能剩几个呢!

    ……

    “爸。怎么样?吴天那小子到底是不是在诈病?”白政辉一回到家,坐在客厅内打游戏的白雨泽就赶紧站了起来,迎了上去。经过十几天的观察,还有无数次的检查,在发现自己的身体里面还没有检查出艾滋病毒之后,白政辉整个人彻底放松了下来,有两晚甚至偷偷的离开过家,去外面的夜店玩,到了凌晨才回来。家里面除了老妈,谁也不知道。

    白政辉沉着脸走到客厅坐了下来。什么都没有说。

    “爸,你倒是说句话呀?会开了这么长的时间,是不是在讨论惩罚吴天诈病的事?”白雨泽见到老爸还没说话,就转头看向身边的妈妈,问道,“老妈,你说,结果到底是什么?”

    白雨泽的妈妈听见后叹了一口气,刚要说话。白政辉‘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甩手冲着儿子就是一耳光。“啪!”的一声,非常响亮。由于白雨泽没有做任何的防备,所以这一巴掌直接把他的身子打的踉跄了好几下。如果不是手扶着沙发,估计早就坐在地上了。

    “爸,你干嘛打我?”白雨泽用手捂着脸,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父亲问道。

    “有话好好说。别打人啊!”白雨泽的妈妈赶紧走到儿子的身边,伸手去摸儿子的脸,一边看一边问道。“怎么样,儿子,没事吧?疼吗?”

    “都是你平时宠着他,现在才惹出这么大的事!”白政辉冲着自己的妻子吼道,接着气哄哄的坐了下来,看到茶几上的紫砂茶壶,直接抓起来摔在了地上。

    啪!古董茶壶被摔的粉碎,这已经是白政辉摔的第二个古董茶壶了。之前那个值二十万,现在这个能稍便宜点儿,值个十几万。不过现在,它们都变的一文不值了。

    看到父亲狰狞的面孔,白雨泽吓的不敢出声,偷偷的看了看母亲,想知道老爸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吴天被检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毒!”

    “什么?”白雨泽听见老妈的话之后愣住了,吴天那小子怎么会真被感染上了艾滋病毒呢?自己跟李婷也有过亲密的关系,自己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吴天那小子才和李婷认识几天,怎么就被感染上艾滋病毒呢?很快,白雨泽就回过神来,看着老妈问道,“妈,这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汪老和田老是公证人,而检查的整个过程,都是通过摄像机直播的,你说是真是假?”

    “……!”白雨泽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现在之所以认为吴天是在诈病,一是因为自己没被检查出艾滋病毒,二是自始至终,这件事都是吴天一人之言,至于刘进,那小子和吴天是穿一条裤子的,话也不足以为信。可是现在,汪老和田老他都认识,肯定不能帮吴天那小子作弊,更何况整个过程现场直播,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不会有错的。他现在终于明白,老爸为什么会打他,而且还如此的生气了

    这么说来,自己的位子也保不住了?那自己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爸,到底我还用不用辞职?”白雨泽试探的问道。

    “哼!”白政辉冷哼一声,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爸,你不会也和那些人一样,认为我是故意找个艾滋病女去感染吴天的吧?”白雨泽走到老爸身边,苦着脸看着老爸说道,“我真没有!我是冤枉的!我不能辞职啊!”

    “冤枉?那吴家那小子怎么会被感染上艾滋病毒?”

    “这,这我哪儿知道?说不定是吴天那小子自己生活不检点,不小心被感染上了艾滋病毒,借着这个机会往我的身上推呢?”白雨泽为自己辩解道。

    “你认为你的解释拿到会议上,有人会信吗?白政辉冷冷的说道。

    “同样的话,你爸在会上也已经说过,可以是,没有人相信。”白雨泽的老妈说道。

    “他们凭什么不信?”

    “就凭你有加害吴天的心,就凭你找个女人送上门给吴天!”

    “可是,可是我都已经解释过了,我只是想偷拍他的裸照而已!”白雨泽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就因为想要拍吴天的裸照这么点儿的小事,现在连位子都要丢了,他现在都很奇怪,吴天那小子怎么就会被感染上艾滋病毒呢?那小子自己不是就是倒腾药的吗?

    白政辉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现在就连他都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儿子的话了。陷害?被感染上了艾滋病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如果真的是之前就被传染上了,那么已经隐藏了这么长的时间,为何又要公开呢?难道这种事能为吴家长脸不成?

    现在就连白政辉自己都找不出说服自己相信儿子的理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