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章 该做点什么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夕阳中的秦王府在落日的余辉中显得有点疲惫,就像长途奔袭的骑士,到达了目的地一样,虽然疲惫,但显得从容而又淡定。

    李恪在这样黄昏中已经度过了自己来大唐已经有5年了,准确的说应该是重生6年了。

    而现在的他就站在秦王府如意公主的寝宫千秋殿后花园的亭子中沉思。

    他已经接受了现在的身份,可是,这也意味着他要接受历史上李恪的结局。

    其实,他自己也很彷徨和迷茫,心中有无数的苦闷却无法排泄。他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夕阳中,挺拔的躯体和暮色的天空融为一体,让他显得孤单而又寂寥。自己该怎么走今后的路呢?历史上的李恪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人们都说,李恪没有当上皇帝是大唐的损失,也上天妒忌他的才能。可是,他究竟在面对了什么样的一种现实之后放弃了自己争夺皇位的雄心,而甘愿沉沦历史呢?

    现在的李恪不知道,他只知道历史书上记载,李恪是被冤杀的,是英年早逝,他的一声是不平静的,也就是不太平的!

    所以,想到此处,李恪知道,自己今后的路并非是一帆风顺。

    如果自己认命呢?不可能,既然重生,既然让他做了李恪,他就不能受命运的摆布,

    但是,不认命,自己今后又该如何做呢?自己是否这能够改变自己在未来中的命运呢?

    但是如今要怎么做啊,是争霸呢,还是做逍遥王爷呢, 李格忽然想到:‘不行,前世的李格的命运已经够懦弱的了,如今我穿越到这里,怎么能任凭他们摆布,我是拥有最高血脉的皇子,我又为什么不能争皇位呢,他长孙无忌又如何,男儿生于世上应当手持三尺剑,上马取功名,下马治天下。”

    所以,李恪败在那个时代,失败在他是炀帝的外甥,败在他不是嫡出,败在了长孙无忌的手中。是那个时代毁灭了他,如果唐太宗真的把皇位传给了他,或许大唐的江山就不会被武则天夺去了,或许历史上就不会出现女皇帝了。

    “庶出吗?难道我会一直是庶出吗,”李格在心里感叹到

    只是现在的李恪已经不是历史上那个李恪了,现在的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将来我必定要争霸大唐!我必定要世人看见一个不一样的李格,他日我必定要站在世界高峰!

    且说李世民即于武德二年十一月,引兵至龙门,巧值河冰方坚,扬鞭急渡,到了柏壁,前面驻有敌营,敌帅就是宋金刚,世民择险驻军,坚壁不战,惟传檄各郡,令他接济军需,各郡吏正相观望,骤闻世民为帅,争来趋附,陆续输运粮食,解到军前。是谓声望服人。世民休兵秣马,但命偏裨抄掠敌营,敌出即退,敌退复进,惹得金刚性起,率众来攻。世民仍按兵不动,只用硬弓强矢,接连射去,一骁将应弦而倒,金刚乃退,世民照旧办事。蓦接夏县败报,永安王孝基等,全军覆没,连孝基以下,均被掳去,不由的大愤道:“贼势有这般厉害吗?待我自去督剿罢!”言未已,有二将军入帐道:“此处不便移军,但由末将等前去,即可破敌。”世民视之,乃是兵部尚书殷开山及行军总管秦叔宝,便大喜道:“二将军既愿同往,胜似我行。惟贼已得胜,必然还军,最好是中途邀击,攻他无备,定可得胜。”二将领命前行,途次探得消息,系是武周部将尉迟恭字敬德。寻相,往助崇茂,夹攻唐军,因致败没;现已掳得李孝基等,还相浍州,将至美良川了。叙明孝基被掳情由。当下兼程前进,驰至美良川,正值尉迟恭等率军半渡,两将麾军急击,任你尉迟恭如何骁勇,已是不能成军。唐兵东劈西斫,前刺后戳,斩得敌首二千余级,方才收军。惟尉迟恭等遁去,孝基等亦不能夺回。两将恐穷追有失,驰还大营。世民录两将功,仍然不战。诸将屡请出捣敌营,世民道:“金刚悬军深入,兵精将猛,利在速战,我闭营养锐,静挫寇锋,待他粮尽,自当遁走,那时自可追击哩。”自是两军相持,竟至逾年。已是武德三年。

    刘武周寇潞州,被唐将王行敏击退,转寇浩州,又被唐将李仲文张纶等击走,接连丧师失律,军威大挫。宋金刚锐气亦衰,粮运不继,只好回军北走。世民督兵追逐,一昼夜行二百余里,至高壁岭,只有少许敌军,不值唐兵一扫。将士请驻军待粮,世民不从,忍饥疾驰,一直至雀鼠谷,始追及敌军。金刚且战且行,交锋至八次,俱被世民杀败,俘斩达数万人,金刚落荒遁去。世民已三日不解甲。二日不进食,军中止有一羊,乃命烹食,分给将士,稍稍疗饥,复引兵趋介休。金刚已入介休城,尚有余众二万,开门出战,背城列阵,世民令前军应敌,自率后军绕出敌后,夹击金刚。金刚大败,轻骑复遁。世民追击数十里,斩首三千级。尉迟恭寻相等,尚守介休,世民遣使招谕,两人遂降。尉迟恭部下计八千人,世民令参入各营,且命恭为右府统军。屈突通虑恭为变,屡谏世民。世民道:“我方喜得良将,请君勿言!”旋由陕州总管于筠,自敌营逃归,报称刘武周在并州,现已势穷,有北遁意。世民即驱军薄并州。到了城下,城门已是大开,刘武周早出城遁去了。

    且说唐高祖武德七年,中国大势,已归统一,所有从前盗名窃字,割据州县诸草寇,尽行消灭,只有梁师都尚据朔方,未曾削平。高祖暂息兵争,整顿内治,于是正官阶,定学制,修刑法,官阶分作数级,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次尚书、门下、中书、秘书、殿中、内侍、为六省,又次为御史台,又次为太常、光禄、卫尉、宗正、太仆、大理、鸿胪、司农、太府,共九等,又次为将作监,又次为国子学,又次为天策上将府属,又次为左右卫至左右领卫为十四卫,东宫置三师即太师,太傅,太保。三少即少师,少傅,少保。詹事,王公置府佐国官,公主置职司,并为京职事官,州县镇戍,为外执事官。文散官自从一品起,至从九品,分二十八阶,武散官自从一品起,至从九品,分三十一阶,大致是参照隋制,互有损益,学制有国子学、三品以上之子孙入之。太学、四五品以上之子孙入之。四门学、六七品之子孙及庶人之俊造者入之。律学、八品九品之子孙及庶人之习法令者入之。书学、习文字者入之。算学习计数者入之。六种,均隶属国子监,惟崇文馆弘文馆等,为宗亲及功臣子弟入学,不归国子监统辖。此外如各州县乡,一律置学,限年毕业,按次递升,与选举法并行,学校以习经为主要科,选举以命策为主要科,各有进阶,不相混杂。

    刑法多从隋旧,十恶不赦,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五刑,笞、杖、徒、流、死。八议,议亲、议故、议贤、议能、议功、议贵、议勤、议宾。俱依隋律。另订十二律,名例、卫禁、职制、户婚、厩库、擅兴、贼盗、斗讼、诈伪、杂律、捕亡、断狱。与隋制互有异同,此三条为立国大纲,故特别叙明。就是租、庸、调三法,亦重行订定,人民十六岁以上为丁,每丁给田一顷。岁入租粟二石,便叫作租。丁男随乡所出,输纳绫绢絁绵布麻等,立有定限,便叫作庸。人民每岁应充公役二十日,如不欲充役,当酌出庸值,以日为计,每日出绢三尺,二十日须出绢六丈,便叫作调。倘或有事征发,阅十五日,将调免去,三十日租调俱免,遭小灾免租,遇中灾免调,遇大灾租庸调俱免。士大夫既经食禄,不得与民争利,征取有制,海内称便。唐立租庸调法。

    李格知道现在的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了,现在的是李世民和李建成他们争皇位的时候了,虽然李格知道自己这只小蝴蝶知道历史,但是他总不能告诉李世民,李建成他们怎么害他吧,但是李格总不能无所事事吧,李世民争取皇位是志在必得的,所以李格便不想打扰,但是李格能做到的是,就是为了自己争皇位该做点什么了!

    正当李格在发呆自己该何去何从的时候,外面弄出了一阵吵闹!

    忽然李格说到:“小桂子,外面在吵什么啊!”

    “殿下,可能是在打架吧!”突然来了一个小太监,此人就是小桂子,比李格大不了几岁,方正从李格出身就跟在李格的身后!

    “哦,打架?走小桂子,随我出去看看,”李格听见来的太监的声音,随机兴奋了起来!打架,这实在是一件比较让李格惊呆的事情,在这皇宫之内还有人会打架,那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不好意思,老黑是新人,所以新人能放的错误我都犯了,但是老黑无怨无悔,老黑争取写完,争取不太监,所以也希望喜欢老黑的可以支持一下老黑,码字真的好累,但是你们给予老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老黑会努力的,在今天的结尾,老黑在这里打打广告了,希望大家送鲜花,盖章,凹凸,贵宾,收藏,拜托大家了,认为本书有疑问的可以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