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水叔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我见大家没有任何意见,竟然还在打打闹闹。《小说网》我知道结拜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就在此时----------------------------------------------------------------------------------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外面传来了一片敲门的声音。

    “谁?”秦怀玉问到、

    “敢问敬业少爷可在?”外面的一人说到。从声音就可以听的出来,来的这人一定是个中年人。

    “哦,是水叔来了。”李敬业答道、

    ‘敬业少爷,正是老夫,快快开门。”外面的人听到敬业的声音,明显激动了起来,恨不得马上就进来。

    “水叔叔,玉儿来开门。”这时李玉兴奋了起来,兴致勃勃的。

    从这里就可以看的出来,来的人一定是与李玉十分的友好,说不定就和小说中一样,一个是家中的大小姐,而另一个就是从小照顾着小姐的大爷,我自己在心里默默的猜测到。

    咔

    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水叔,呜呜呜呜呜呜呜。李玉刚看见水叔就哭了起来,感觉有搞笑,还是搞笑,与刚才的李玉大胆的性格明显出现了差别,在这位老人这里。就格外显示出的是小鸟依人一般。

    “喔,玉儿,你这是怎么了,是那个坏蛋欺负你了啊。告诉水叔,水叔叔去把你揍他去”水叔一把将李玉给抱起来,慢慢的抚摸着安慰到。

    而我入眼望去,打量着这个水叔。从神态上来看,十分的刚毅,不过头上有缕缕的白发,恐怕也有40来岁,令我搞不懂的就是为什么不是叫爷爷而是叫叔叔,其中一定有什么纠缠。

    “小主,刚才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会走丢呢,玉儿为什么会哭的如此厉害,你是不是让他受什么委屈啦。你得说清楚,要是说不清楚,待会老爷哪里你可就自己去说清楚啦。”老者一来就是字字珠玑,连枪带炮的一大串问题抛了给李敬业。

    “额这个吗?”“水叔其实也”李敬业被水叔一大串的问题给难住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到什么好的答案来解释。

    要说吧,自己这么大个人,把自己妹妹给带丢了不说,竟然还带着妹妹和自己一起被挨打,这说出来可真是丢脸啊、

    “嗯?你到是说啊,说不清楚,待会你可要自己去老爷哪里受罚吧。”说完准备转头就走。

    “这位老者。且慢”

    “你是何人?”老者回过头来看着我,翩翩少年,仿佛有种上位者的那种气势,猜测肯定是那家王侯功臣家的孩子,他又看了看李敬业,为什么会认识这个人。带着一肚子的疑问,

    “他是谁,他乃长沙郡王殿下,见到郡王还不下跪”小桂子见这位老人竟然如此大胆,废话,李恪可是他主子啊,是当今皇上的孙子啊,竟然在这里被一个不知名的老人这样问,敢问小桂子这个奴才是如何当的!

    “小桂子,这里用的照你废话吗?”我知道这是小桂子的一片好意,但是我同样知道这位眼前的这位老者也绝对没有恶意,反而给自己一种舒服感和军人的那种气息,但是同样的这位老人我实在搞不懂连李敬业那么小的辈分竟然还叫这位老者叫叔叔,这实在让自己迷惑不解。

    “咦。原来是长沙郡王殿下,流水这厢有礼了。参见郡王殿下!”流水一边说一边跪了下来,同样他也有一个谜团,为什么李敬业会与秦王家的儿子勾搭在一起?

    “老人家快快请起,李恪受不起您的大礼、敢问流水可是老人名字可是取自朱权序云:"《高山》、《流水》二曲,本只一曲,初志在乎高山,言仁者乐山之意,后志在乎流水,言智者乐水之意。”

    看见老人跪了下来。我连忙将老人扶了起来,顺便对于他的名字产生了好奇,流水,不可能会有人姓流的。于是我就想起了这部曲子,方正死马当成活马医!

    “没想到郡王如此大才,秦王可是可喜可贺啊,敢问郡王殿下,可还懂的流水的其它含义呢,老夫洗耳恭听。”

    “老人家请做,请听在下徐徐道来。若是恪理解不对望指教”说完我请他做了下来,向他鞠躬,如今的此情此景已经没有了郡王和一老人,而是一位学者向老师打报告似得。而老者也忘记了刚才的酒楼的经过,我不用猜我也知道这个人一定是李绩的得力助手,而我如今做的只是打好关系罢了。

    “咳咳”

    所有人都坐了下来。仿佛都想知道我该如何说出这流水之意!

    自古,我国历代文人皆讲求「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每当文人抑郁不得志之时,通常选择由儒入道,将关注点从纷攘的外界拉回到丰富的内心,逍遥隐逸,寄情山水,亲近广阔的大自然。

    而抚琴作为修身养性的方式之一,令历代文人雅士为之沉醉而解脱释怀。这正如嵇康在《琴赋》当中所言,「物有盛衰,而古琴无变;滋味有猒,而此不勌,可以导养神气,宣和情志,处穷独而不闷者,莫近于音声也。是故复之而不足,则吟咏以肆志,吟咏之不足,则寄言以广意」。

    弹奏之人在古琴朴实低缓而又沉静旷远的音声之中,由躁入静进而物我两忘,“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致乐以治心,乐则安,安则久。”

    古琴艺术之所以能独树一帜而备受推崇,除「琴德最优」外,更由于其音乐的特质能顺乎自然,耐人寻味,符合中华传统文化追求意境、崇尚内在和寓意含蓄的特征,它含藏着中华民族文化精神的内核,体现了古人修身悟道的德行,而成为人格培养和精神升华的重要方式和手段。

    古琴之音,既淳和淡雅,又清亮绵远,意趣高雅,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怨而不怒,温柔敦厚,形式中正平和,无过无不及,「琴之为器也,德在其中」,琴道更是让有素养的文人士大夫为之一生追求。

    古琴琴声不大,内敛深沉不张扬,因而更适合于自赏。自古以来古琴的演奏,往往被看作是知音之间心与心的交流。遗韵今朝的古琴曲《流水》,引出一段俞伯牙与钟子期脍炙人口而感人至深的故事,成为千古美谈,拨动着今人的心弦,带给我们无尽的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