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兴,百姓苦。忘,百姓苦.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恪儿,你说说父王这字体怎么样。《小说网》”说完后将刚刚写完的临摹给我看!

    不得不说啊。,自家老头书法的的确确的不错,随后我赞叹到:“父王的书法用16字可以来形容飘若浮云,矫若惊龙”、“铁书银钩,冠绝古今!"说完我就站在哪里!

    “呵呵,恪儿啊,我说你是在夸王右军呢,还是在夸父王呢!”说完摸了摸我的头!

    “当然是父王了,王右军如果在世的话,也会佩服父王五体投地的!”我不折不扣的给自家老头盖上一个大高帽子!咱这叫先礼后兵,不懂了吧,不过貌似只能礼来,兵貌似不能来吧!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恪儿还对书法有研究啊。不过父王可比不上王右军,恪儿,喜欢书法吗。来发往教你学书法!”

    说完将我抱在了椅子,也不管我答应不答应!就好像,你是老子儿子,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就必须听着!

    “哟,恪儿不错啊,竟然会抓笔写字了,还有模有样的啊!”说完将我的手握着!

    当我握着父亲手的时候,我李恪感觉到一股沧桑,而强劲有力的气势,手中的老茧一看就是沙场大将!

    那是必须的啊,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连个笔都握不来,那我就不用混了!

    “父王,其实母亲时常教孩儿练习的!母亲还给孩儿叫好多好多故事呢,什么孟母三迁,《论语》《四书》《五经》 这些都是母亲时常在孩儿面前教导的,所以孩儿练习了一些毛笔字,孩儿献丑啦!”说完后,我又乖乖的开始写字!

    可是为什么就是不说昨天的事情呢,父王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可是为什么还不说呢!难道父王也觉得这件事情做的对吗?所以才不说的!还是他和太子因为这件事情又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中了,不想给我压力而不说呢!

    一横。一竖

    “民”

    “哟。恪儿,书法不错啊,这个字写的刚劲有力,如果假日时日,都能赶的上父王啦,好好练,可是恪儿,为什么就写一个民字啊!”李世民不解道

    "父王,昨日孩儿出去玩,发生了一大串事情,所以有所感悟!“

    既然你不提,看来只有我来提出来了,方正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还不如如实招来,昨天母亲说的叫我一定说实话,其实她肯定已经猜出来李世民一定不会说出来,所以就只能暗示我,一定就是这个道理了!

    “哦?那你就说说你有什么感悟吧,顺便把发生的事情跟父王说一说吧!”

    “是,昨日孩儿在回来的路上,路过一个贫困区,孩儿见他们那么可怜,有心想去帮助他们,而小桂子却告诉我,我是郡王不能和他们那些穷人打交道,“

    见李世民不为所动,仿佛是像听我缓缓的说到,”其实孩儿认为。他们有的小孩子都是从小失去父母的,有的则是生灾难才变成这样的,总之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一些贫苦、生活困难的人,然而国家没有对他们照顾反而迫害他们。对于他们的生死我们竟然不管不顾!”

    李世民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仿佛是在鼓励我继续说下去“朝廷上那些大臣们整天忙乎着这些那些的,可是他们哪里又关心过那些底层人名呢,一个国家的组成是被千万个大家组成的,而一个个大家的组成都是由那些底层的人名组成,我们为什么不能去关系那些人民呢!;

    “一个国家的兴亡难道不就是靠的是底层人民大众吗?俗话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有人民力量的支持才能使得一个国家永久长治!"说的我是小脸通红,一副荡气回肠,豪情壮志的这么一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好”李世民连说三个好字!

    “不愧是我李世明的儿子,处处为名照想。不错啊,果然因果类我!好一个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没想到恪儿你能有如此大的见识,父王为你骄傲啊,如此小就能有这么大的见识,你的后来潜力无限啊,绝对是我李家千里驹!”

    “父王谬赞了。孩儿只是时常听母亲和孩儿讲解,昨日孩儿看见此情此景不觉有感而发罢了!”哼,什么理解,要是连这点道理都不知道的话,对得起我那本科生吗?我只不过就是投你喜好罢了,你不是常常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吗?

    "恪儿就不要谦虚,现在很少有人能有你这样的见解呢!现在的大臣们都希望能打胜战,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打一次战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资源!哪里重视过民众啊!

    “嘿嘿父王过奖了,其实孩儿昨天还发生了两件事情!”

    “来,恪儿,给父王说说看!”

    “额,父王,你不都已经知道吗?”我撇撇嘴说道

    “哈哈哈哈哈。恪儿果然聪明啊,那你告诉父王你做的事情对不对呢?”

    “父王,孩儿认为没错,相反孩儿认为我做的 是对的,李承道本身就是欺人太甚,再说了孩儿并没有带家丁去打他,是他自己走的,又不管我 的事!”

    “恪儿,你是聪明,我也听说了,你是将他诈走的,你们都是孩子,不会想到别的一点,可是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不想想,太子府内有魏征那些大才,而且现在父王和太子的关系十分的恶劣,他们肯定会把这件事情做文章,你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额,父王,是孩儿疏忽,害了父王!”

    是啊,我就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太子他们肯定会为这件事情做文章,哎,早知道就不出去了,不过想一想,这次虽然出去得罪了太子他们这一行人,有可能会引来杀生之祸,可是秦王和太子关系不好早就是水火不容,接下来就看父王是怎么回答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