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我做错了什么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秦王果然大才!在下佩服,相信郡王殿下能够理解秦王的一片心意!”那名书生激动的跪了下来!

    “是啊,希望恪儿能够理解吧,也希望他下午不要怪罪我这个父亲!”李世民叨叨碎碎的说到!

    “郡王一定会理解,会理解的”书生自信道,但是明显有点不足,因为李恪毕竟还是个孩子,他真的会理解这样做的原因吗?

    “你先下去吧,就看下午的了!”李世民缓缓地说道

    “是,臣告退。”说完,那名书生出去了!

    就当那名书生走了之后,李世民坐了下来。“恪儿,你会恨父王的对不对。但是你千万不要恨父王,父王这样做,也是有苦衷的,若是能成功,父王会好好的补偿你的!”说完后叹了一口气。

    觉得做这件事情就像舍生取义一样,两样都不想舍去,可是最终还收有一样得丢掉另外一个东西,手心手背都是肉,那有不疼的道理!

    而站在门口的那名书生正当走去的时候听见里李世民的哀叹,“主公,你会成功的,在下就是赴汤蹈火也会在所不惜的,我定要帮你称霸!”轻语的说完只会便离开了书房!

    就这样

    事情没有落幕,到了下午!

    秦王府内!

    花园之中,站着一名小孩子,除了李恪还会有谁呢?

    李恪在心中有无数个疑问?为什么要在下午,下午干什么去呢,李恪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可是又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来解释这个问题,父王会拉我去干什么呢?

    正当李恪在思考之中,一个声音穿了过来!

    李世民来的时候其实也看到了李恪早就来了,可是他却迟迟没有做声,而是细细的观察着李恪,他看着自己的孩子,下午有可能会为了自己而遭受不可避免的皮肉之苦,他就感觉自己对不起李恪,自己更不配当一个好父亲,连一件小事,都要让自己的孩子付出代价,他感觉自己的懦弱!

    但是又能怎么样呢,现在自己处于逆境,只有这样才能由被动而转化主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太子消除对自己的恨,同时话又说过头,他也是为了李恪,因为只有这样,在自己走后,李建成才不会刁难李恪。但是总觉得他欠了自己儿子太多!

    想归想,但是事实来临之前就必须得做好决定!他沉默了一会儿,随即说出了话!

    “恪儿,来的挺早的啊!怎么没有去睡一会儿!

    “孩儿参见父王!”李恪见李世民来了,连忙磕头跪下!

    “恪儿快点起来,这时候就我们父子,没有外人,不必和父王多礼!”李世民连忙托起李恪!

    随即兵锋路转“来人啊,”李世民说道、

    “在”出来了两名武士!

    “将李恪给我绑起来!”李世民铮铮铁骨的说道!

    “是!”两名武士也不啰嗦,直接向李恪前来,将李恪绑起来!

    “父王,为什么,为什么啊,孩儿做错了什么,您上午不是说没事了吗?”李恪一边挣扎着,但是毕竟还是年纪小了,哪里能挣脱的了!

    你没做错什么,恪儿,是父王对不起你,但是父王只能这么做!于是李世民一狠心:“给我带走!”将手臂一挥!

    “父王,孩儿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李恪在心里十分纳闷,上午自己和老爹还是谈古论今,但是一到下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太子那方面已经没有事情了吗?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此时的李恪心中有无数个疑问号!

    “父王,孩儿到底做错了什么”

    不消片刻,众人来到了的地方竟然是太子府!

    当走到太子府门口,李世民大手一挥似乎不带走一片云彩,刚毅的说道:“把这个孽障给我带进去!”

    李恪一看,竟然来到了太子府,心中又是十分纳闷,莫非是太子那边变卦了,自己老爹这里没办法保住自己,就把自己给交出来了吗?不会啊,历史上是有李渊去避暑这一段啊,应该没错啊,可是为什么此刻父王会带我来这里呢,难道是真的抵不过去吗?

    但是他又为什么把我衣服脱掉把我绑起来呢?

    此时的李恪是一切无知的,而一切的真相只有进了太子府才知道!

    “孽障,你给我跪下!”

    大厅内,李世民怒火万丈,眼睛盯着李恪,就快要喷出火来。

    “二弟,你这是干嘛!”

    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他是动人的,这是凡见过他的每一个人的第一个印象,而真正认识他、熟悉他的人却又都知道,在那张清丽脱俗、静如若水的脸庞后面,却是有着身为一个男人的全部果敢与智慧。

    “王弟参见太子殿下!”说完,李世民就快跪下来!

    “二弟快快请起来。这里又不是外面,我们兄弟就不要多礼了!”李建成不阴不阳的说道

    此时,李承道也出来了,

    “父王,何事这么热闹啊”李承道一见原来是李世民带着李恪一同前来!

    “王侄参见秦王!”

    “原来是侄儿,好些年不见,长高了不少啊!”

    李恪跪在门口,低下头一句话不说,此时他已经知道不少了,这个时候带他上太子府来,无非就是教训一下罢了!此时他就已经知道李世民为什么绑他来了!无非是做戏罢了,所以那一颗悬的心终于稍微的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