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秘籍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事情过了一阵子,终于又回到了风平浪静般、就当李世民被宣召之后,连和李恪解释的时间都没有,只好随李渊前去避暑了。

    时间过了七天,李恪屁股上面的硬伤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今天他硬着要下床,如意公主不许,但是他却表示说自己呆在床上实在太闷了,想下床练练胫骨、

    如意公主无奈只好答应了,因为她看了出来,自己的儿子长大了,变了有毅力了。特别是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所以如意公主答应了,他表示孩子终究会长大的,现在放手让他搏一搏岂不是更好。

    天策府内,少年雄姿英发,看不到稚嫩的表情,因为脸上有的只有刚毅!

    片刻,李爷爷,看见李恪,只是微一拱手道:“见过殿下。”

    如意公主叮嘱过李恪,李爷爷并不是常人,所以不能把对付常人的那一套拿来对付李叔叔。所以李恪对李公公甚为客气,道:“师傅不用对恪如此多礼,虽然我们不是师徒,但师傅教传授恪武艺,便是恪的授意恩师,以后愿执弟子之礼待之”说罢便施礼道:“恪拜见师傅。”双膝跪下。

    “扑通”

    李爷爷见李恪语气坚定,没有小孩子那般情趣,更知道李恪性格十分倔强,所以就没有太多的强求,只好随了他的意思,生生受李恪大礼道:“既然殿下愿拜老奴为师,那老奴就收可殿下这个徒弟,只是。你跟我学武,可是要吃大苦,你可能承受?。”

    李恪立即心领神会,道:“恪谨记师傅教诲。日后师父叫我望东,徒儿绝对不会望西。只是徒儿有一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问吧?我尽量说给你听。”

    李恪一听李公公竟然会这样回到。立刻问道:“敢问师父姓甚名谁?”

    李公公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李明月”

    “哦,徒儿知道了!”随后李恪没有多问一个字,

    李明月又说到:“姓名只不过是一个代称罢了,殿下以后别提也罢,好,闲事我们就不要提了,敢问殿下对于剑术一道如何理解?你为什么要学剑”

    “是。徒儿明白。”但是在心中想到,李爷爷不可能叫李明月的,就如他所说,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称罢了,并不重要,只要他对自己好,不伤害自己就好。

    李恪虽然不懂剑术,但见过舞剑的,因为家中武将时常有人舞刀弄剑,前世的记忆中经常看到影视剧中的大侠们仗剑行走江湖,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师傅,徒儿明白因为我们学会用剑,就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所以徒儿想学剑。因为孩儿想保护娘。”

    李明月见李恪竟然有如此见解,颇为感到,要知道他自己待如意公主就像待自己的亲生闺女吧一样,于是鼓励他道:“殿下以后如果坚持苦练,相信成就一定高于老奴。”

    李恪听李明月这么一说,回过神来,忙对李明月行礼道:“请师傅受恪学剑之法。”

    李明月严肃的对李恪道:“其实,老奴想传授殿下的是一套剑法,剑法才是殿下以后安身立命,成就大事的保障。他日殿下若是想上阵杀敌,必须学习刀法,枪法,戟法等其中一等。”

    “徒儿谨遵师父教诲,敢问学习剑法要多长时间,学习上阵杀敌又要多长时间”

    李恪静静的听着,李明月继续道:“学习剑法,只要殿下勤学苦练,以殿下的资质和意力,二年便可小成,五年便少有人能敌,十年必能大成。若殿下要上阵杀敌,可以学习老奴的剑法做为筑基,然后那些东西是一通则万通的,欠的只是殿下去战场上的磨练。武艺只是殿下学习的一种,他日殿下若想学枪法,戟法可以随便找当朝名将学习就行了!”

    李恪知道李明月是想让自己苦练剑法,以便生活中防身之用。而他似乎也明白自己学武并非为了防身这个不假,上阵杀敌用剑的确不行,要学的是长兵器才可以,但是现在要学的,那就是剑,常言道,学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心无旁骛。想到此处,李恪恭敬道:“恪谨记师傅教诲。”

    李明月见李恪明白他的意思,转变了一下说话的语气,对李恪道:“刚才老奴问殿下,殿下对于剑术一道有何理解,是否练习过剑法?”

    李恪说:“自己不了解也没有练过剑,不会用剑,也不懂剑道。”

    李明月没有出任何的表情,叮嘱道:“其实,只要是能杀人的剑法就是好剑法。学剑就是为了防身,就是为了安身立命。所以,殿下不要把它看的有太多高深。”

    刘温的话让李恪想起了一句俗语:瞎猫,死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于是恍然道:“恪明白师傅的意思。”

    “这本书是我留下的唯一纪念,你今日就先去拿回去先看看吧,看懂了明天在搞死我今天的含义。千万别弄绉了啊,世上可就只有这一本孤本哦、”

    李恪脸一红,

    “先给你说好了,这本书是剑法秘籍,不准弄坏,你先拿回去看看吧,我们师徒一场,为师也没什么东西送你。”李明月眼睛里含泪嘘嘘的,更加说明了这本书对他的重要性,

    “师父,我保证不弄坏!”李恪接下书一看,绿色书面,就像后世电视上的秘籍一样,可是上面有着血迹斑斑的样子,李恪知道,这本书是跟着师父饱受硝烟战火而保存下来的,这本恐怕是师父唯一的寄托,今天就这么送给了自己。

    “我先走了,你身体还没大好,就先预习预习吧。”

    师父慢走,留下的只有一个刚毅老年人的身影、

    李恪在暗中发誓,以后会永远对师父好,小手紧握着书籍。小脸涨的通红的。

    当李明月刚刚走远不久,李恪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秘籍,虽然已经看不清楚这本剑法叫什么了,但是只能依稀的看见剑法二字,待李恪打开书,看见的却又是另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