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学武开始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李恪已经看到书中有人形

    .......

    李恪回到房中。▂小说第一门户站▂特地把门反锁,这才无比虔诚地坐下研究这本武功秘笈。

    书很薄,只有十几页,,翻了几页,李恪更失望了,剑法很简单,就这么左一剑,右一剑,上一剑、下一剑,前一剑、后一剑,斜一剑、直一剑.....一共十三剑一气呵成。最后一页更是写到“防守架势,收敛剑身,可挡千军万马之力。夺命绝技,无命无情,抡剑重斩,可夺命无数。”

    那就叫你夺命十三剑了,过让是一本诡奇至绝的凶狠剑术,日后要是学的大成,恐怕真的就想师父说的那样,会有大成!

    第二日、

    “师父,昨日看了书,虽然只有十三式,但是徒儿不懂剑法武学的精要,所以请师父讲解!”

    剑法武学,需以劲强力猛取胜和出神入化的招式相配合,刚柔相济、吞吐自如,用持续不断的攻击力使敌人心生胆,俗话说要的就是后劲大才可以。精要之处,全在运劲发力,其后你就要理解轻重刚柔随心所欲,刚劲柔劲混而为一。

    “师父说的难道是刚柔并济,剑走偏锋吗?”

    “没错,为师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没想到你理解这么快。”随后又紧接的说道。

    这是剑法大成才理解的,接下来为师教你如何用剑。。剑的基本招式有,劈,斩,截,撩,挑,钩,刺。 穿,抹,扫,点,崩,挂,云。 不多不少,刚刚十三种,与书中所写一般、

    而剑术名目繁多,形式不一,仅单剑可分短穗剑、长穗剑;从剑路体势而言可分:工架剑、行剑、绵剑、醉剑和双手剑等。各种俭术风格不同。工剑、形健骨遒,端庄势整,一招一势,端端式式;行剑、流畅无滞,挥攉潇洒,忽往复收,行多停少;绵剑,柔和蕴籍,缓缓不断;醉剑,恣意挥舞,乍徐还疾,形如醉酒,以醉非醉;双手剑,双手持剑,劈、砍、挎、挂、身法矫健,丰彩多姿。

    “这些都是为师近年来的所了解的剑法大成,你今天回去要好好理解,学武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成的事,需要的是毅力和对武学的理解才行?懂了吗?”

    “徒儿受教了,感觉实在受益匪浅。敢问师父今日我该怎么学剑呢?”

    “这个吗?你今天就练习劈吧,后院那些柴你今天都把劈了吧。”

    “是,徒儿遵命。”什么,竟然是劈柴,不是应该就开始学习练剑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你的力道不行,得假以时日的锻炼才行,对了,还有,你这几天天天劈柴,我每日都来教你剑法,但是过一阵,等你身体大好你就必须去上学去,而且你早上卯时起来就行,我会在每天早上教你练习,下午必须学习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懂吗?”

    “是,徒儿这就去劈柴。”听见李明月教自己学剑法,李恪满腔热血都在沸腾着。

    后院,一个少年手中一把斧子,望眼而去的是全是木头。

    李恪拿起一更木头,放在木墩上。

    “喝”一斧下去,并没有想别人那样咔擦的断,而是一点动向都没有。

    李恪并没有灰心,而是一下下的劈了下去。在这秦王府后院中,一个少年,一把斧子,一堆柴,无其它耳!

    时间飞逝而过,而李恪每天虽然辛苦着,但是还是学得了剑法,正在慢慢的进步着,所以并没有绝对辛苦,因为他坚信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任何事情都要靠自己。

    半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一日内,李恪手握长剑,而李明月确实拿一根树枝,一脸严肃的样子。

    李恪以很快的速度单手持剑的向李明月冲了过去,接下来,李明月单手持着树枝,无比轻松的招架着。

    李恪别看他猛攻很强势,其实只要是懂一点点剑的人都知道他是漏洞百出的。

    而李恪并没有放弃,因为他的剑出鞘只有完全进攻。因为只如了李明月的那句话,剑走偏锋。

    李李明月在此时就抓住了李恪的破绽,直接一劈、一个格挡,紧接着一扫。就将李恪的木剑同时挡飞,

    待木剑落地。

    李恪向李明月拱手:“师父,徒儿输了。”

    “那你可知道,你错在哪里的弱点呢?”

    “徒儿不知道,望师父明言”

    “其实你的进攻看似很猛,其实全部都是无用功,如果对手是一个反映能力要是比你强的话,绝对能在第一击将你击倒,而且你现在的目光短浅了,若是能够在猛攻的时候能做到防守,说不定还能在我手中过的了几招不过你现在能有如此剑术,就说明你这几日劈柴并没有偷懒。”

    李明月用剑快、精、准,李恪攻他,李恪在李明月手下走不了一招。但李恪不气馁,刘温练剑几十年,他才练了一个月不到。所以,他只有在心里对给自己鼓劲,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要达到师父的的程度。

    “是,徒儿定要发奋学剑,他日登峰造极,要达到师父这样的程度!”李恪铁血铮铮的说道。

    “嗯, 不错,有理想,有抱负,很好,恪儿,你知道吗?我教你的知不是傍身之术,虽说猛,但是与上阵之术还是差远了,我现在只不过训练你罢了,路得你自己走,我教你的只有这么多,其它的还是要靠自己,知道吗?”李明月苦口婆心的教导道。

    “徒儿明白!”

    “恪儿。你说说你半月前学武,你要保护谁呢?”

    “当然是母亲啦、”李恪脱口而出。

    “嘿嘿,好啊,不枉费你我师徒一场!你知道吗?你现在大了,你身负重命、有时候我们也需要靠脑子,不一定要靠武力,有的时候也需要实施仁政,知道吗?老奴可不想我的徒弟是个武痴。哈哈哈哈哈”李明月听见李恪的答案感觉身上的担子似乎清了些、

    “徒儿学剑不仅仅要保护母亲,我还要保护师父,保护天下间一切需要我保护的人。”李恪突然站起来说道。

    “保护天下间一切需要保护的人”李明月仔细读了读,随后在心中激动道:“没想到我徒弟竟然有如此情怀,好啊,好啊。天不亡我夺命十三剑传人,老天开眼啊,我还以为天要亡我夺命十三剑一脉呢,这个徒弟给我的惊喜实在是太大了!”

    “来,我们在来练明日之后就靠你自己领悟啦。”

    “是,师父!”

    喝

    哈

    夕阳下出现了两个身影正打折热火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