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权利的种子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对着孔颖达一拱手道:“回夫子的话。孟母三迁,说的足孟子母亲为了教育孟子和为了孟子的成长而三次选择居住环境的故事,孟子的母亲为了使孩子拥有一个真正好的教育环境,煞费苦心,曾两迁三地,现在有时用来指父母用心良苦 ,也表示一个良好的环境对孩子的成长非常重要。”

    孔颖达没想到李恪竟然理解的这么透彻,眼中略过一丝异色,沉吟了一下,瞥了眼李贞道:“八皇子可是曾习过此文?”

    啊,坏菜了,老子这是一次上学,这答案未免太标准了些,晕!李恪立时醒悟过来自个儿犯了啥错误,忙接口道:“回夫子的话,学生在王府中时曾听母亲谈起过此文,故此算是习过。”

    如意公主是隋炀帝的女儿,知书达理,也是大家闺秀,更是一名才女,孔颖达自然也是知道的,一听李恪曾听如意公主谈过此文,倒也释然,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些什么,调头看向正打着瞌睡的李承道道:“二殿下以为如何?”

    “啊,很好,很好。”李承道压根儿就没用心听故事,正自神游天外呢,一瞅见问到自个儿头上了,满口胡柴地应了几句,起身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夫子的故事很精彩,本宫受益匪浅,哦,今儿个就到这儿罢。”话音一落,既不理会弘文馆众人,也不给孔颖达开口的机会,溜之大吉去了了。

    看见李承道一走,孔颖达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独自黯然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但是他没有办法,因为对李承道是一点法子都没有,要不是李建成是太子,李承道哪里能猖狂到现在啊 。

    看着正襟危坐的李恪,他就听说了上次和李承道发生的事情,他才发现原来李恪真的就如留言一般,有勇有谋,怪不得能智退李承道啊,想到这里,孔颖达也不管远去的李承道,又上起了课来。

    孔颖达不愧儒学大家之名,教学态度着实是认真负责,一个字,那就是倔。一篇课文非要解释多少遍才肯罢休。

    呼呼,总算是下课了。

    “三弟啊,看来你真的是神童啊,先生问的问题你竟然能轻而易举的回答,你是没看到李承道出去的时候那个表情,看的人实在是疼快啊,好久没看见他这么憋屈啊。”程怀亮一出来就拍手叫好道。

    哎呀

    此时秦怀玉拍程怀亮的头说道:“你就知道羡慕别人,你自己稍微发奋一点不就可以了。”

    “好啦,好啦,今天三哥好不容易出来,要不我们”李敬业话还没说完就被柴哲威给接了去。

    “四哥,我们去天客居吧。我请客,为三哥接风洗尘,我们都好久不见了,下午还有时间,我们去吧!”柴哲威提议道。

    “好啊,为兄正有此意、那怎么就快点走吧。”程怀亮一听到酒就激动了起来,是个十足的酒鬼。

    “我看啊,你是想喝酒吧!”李恪说道。他正好也想趁着这个功夫把赚钱的大计跟这眼前的四个兄弟先说一说,毕竟四人的忠心是不用质疑的,古人就是这一点好,一但认定的一个人的时候,必定会追随到老。况且自己以后的事情还得要仰仗他们,所以自己必须得现在提出打算,毕竟步步为营不是坏事。

    “嘿嘿,这都被你发现了。”程怀亮被人点破了小伎俩,不过都是自家兄弟,他到是不在意。于是乎大摇大摆的走了。

    “小桂子,你今天就先回去吧,本王今天要陪众兄弟玩个疼快!”李恪转身对小桂子说道、

    “可是殿下”小桂子不情愿的说道、

    “小桂子,没事,你就先回去吧,待会我一个人回去就是了,你就别担心了,在说你待在这里你又不自在,是吧!”李恪继续说道,因为他虽然把小桂子当朋友,毕竟是儿时的玩伴了,可自己不介意,就并不代表众兄弟不介意啊,所以现在就不得不把他支回去、

    “是,殿下,我就先回去吧,你一定要记得早点回去,要不然孺人就该骂我了。”小桂子知道李恪这句话的意思,虽然李恪对他好,但是这几位王公大臣的几位公子爷就并不代表对他好啊。而此时一个权势的种子隐藏在他心中。他知道要想真真得到别人的尊重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争取来的!

    小桂子刚走不远,看见程怀亮在大摇大摆的走着,李恪与众人相对的坏坏的笑了笑。

    而走在前面的程怀亮并不在意,方正都是兄弟,又不是什么外人,反而走在前面的他说道:“你们到底走不走啊,最后一个到的可是要请客的啊!”

    “来了。”一阵烟,四个人超过了程怀亮、

    “嘿,你们到是慢一点啊,等等我啊。”被拉在最后的程怀亮一阵无语,竟然一下子就被甩了下来,实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啊。

    “你们等等我!”程怀亮说完后一路狂飙。

    一刹那的时间,众人来到了天客居,还是选择了同样的包间。

    在包间内看见的是五人在包间内大吃特吃。

    “三哥,你就说说你最近在家干吗呢,都是一直外不出户的?”谈笑间,柴哲威问到李恪。

    “小威,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三哥一定呆在家里学勾践了?”李敬业心平气和的为柴哲威讲解到。

    “勾践,你说的是战国时期的越王勾践吗?”柴哲威问到。

    李敬业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哦,我知道了,你是把三哥比喻成勾践,把太子比喻成吴王阖闾,让三哥学习勾践卧薪尝胆,对吗?”柴哲威说道。

    “哟,小威变聪明了啊,三哥这叫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更是说明了我们做事要沉稳,要能忍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李敬业继续讲解道。他知道李恪恨透了李建成,但是现在和李建成斗无非是鸡蛋碰石头。

    但是接下来李恪的回答让李敬业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