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白展堂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咱们还要不要听三弟解释了,怎么都把矛头指向我啊,三弟,你就说说吧,你看我都说了,当然是烈酒啊。▂小说第一门户站▂”程怀亮知道在这样下去那还不得丑事全部被抖出来、

    “你们想喝当年的烈酒吗?”李恪也不解释直接说道。

    “三哥,你是要”李敬业被李恪这么一点,他明白了,他是要造酒,可是没说完,就被柴哲威接去。

    “三哥,你说要造那种酒吗?那肯定会大卖,可是你想过成本没?”柴哲威考虑道。

    “成本不会有多少,得制定一些东西,成本估计要不了多少,而且等那酒上市,以他的烈度绝对大卖,我不敢说会大赚,但是觉得比买这些酒还赚的多,而且我们独家销售,还不得我们坐地起价啊、”李恪自信道。

    “若是真的像三弟这么说,是能赚钱,可是该怎么造,”秦怀玉一点要害。

    李恪早就料到这一点“我估摸着有点方法,就差尝试,所以交个我,可是我们并没有酒楼。”

    “这个好办,我来买座就行了,三哥就不要担心了,在说,三哥你要是没有造成功了。咱们不是还要应酬吗?就当给我们吃酒就行了!”柴哲威财大气粗的说道。

    “好啊”程怀亮就柴哲威一出口就是买座酒楼。连忙拍手叫好。

    可是众人看见的李恪却是沉默不语。

    “进来吧,在外面投听可不好啊!”李恪说道。

    就当众人望着李恪的时候,包间的门开了,而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不是别人,就是这家天客居的小二。

    “小的参见郡王殿下!”店小二一进来就跪了下来,他也是刚刚到门口听到李恪在商量着酒楼的事情,可是他哪里知道这个郡王竟然这么敏感,竟然能知道有人在外面。

    “说吧,刚才你在外面偷听了什么!”李恪问道,也许是练武的原因吧,他自己现在的感应器官十分的灵敏。在十米之内他都能大概的听声辩位出来。所以就在刚才他就感觉有人在外面偷听。

    “小的,是来送这个,这个的、”说完将手上的酒示意给李恪看,紧接着又说道:“刚才小的在们外听见各位在商量着买酒楼就听了一会儿。然后就被郡王你发现了!”说完一脸无辜的看着李恪,他可是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

    “那这么说,我们说的话你都是听见了对吧,说吧,为什么偷听!”秦怀玉不等李恪说话就问道、

    “小的,小的”那名店小二明显慌到说不出话来。

    “但说无妨,说出个理由我们就放了你!”李恪此时开口说道,在说了自己现在这么多人还真的不怕别人惦记,李建成把自己就当成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会派人,所以他一开始就排除了他是李建成派来的。

    而且这个小二上次来就认识了,要说现在天客居这个店小二换了人,才会怀疑,而现在压根就没有换人,所以李恪一点都不担心他是什么内奸。

    “你倒是快说啊。”程怀亮等着有点着急了。

    “是是是小的说,刚才我也是刚刚来到门外,是打算着给郡王来送酒来的,就听见你们在谈论着买什么酒楼的事情,所以就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然后就被你们叫进来了!”

    众人听完店小二的叙述,才发现情况是这样,不管是谁,都会再外面听一会儿,因为人的总有点八卦迈。

    “为什么,你谈到酒楼你就听呢,话说我们说的话是你能听的吗?”秦怀玉发现情况不对,立马一个下马威。

    “小的不敢,不敢,只是我们掌柜的他想把这酒楼转让,所以听到郡王在商量着酒楼的事情,所以耐不住好奇,就来听了。”

    李恪看着那个店小二说的话不像是在撒谎,诚诚恳恳的不像是在欺骗他们,话说那样子也不像是在撒谎,可是他也纳闷怎么这掌柜的突然的将酒楼转让、

    “可是你们老板为什么突然将酒楼转让呢,我看你们这里的生意还是不错啊!”可是当李恪没说出来时,却被柴哲威接了问过去,人虽然小,但是对于做生意以及利益情况下他还是考虑的非常全面的。

    “额,就是上次那个何家龙那个癞子老是来骚扰,你看上次这位李公子上次不就是受了他的冤枉气吗?”说完一只手还指向着李敬业。

    李敬业确实咬着牙忍着陪着笑脸,仿佛在说,这个事情你还提出来干什么啊。

    其余人当店小二提出这件事的时候,都笑了笑、惹得李敬业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店小二全然不当回事,继续说道:“我们掌柜的,当年是个穷书生,后来科举名落孙山,又碰上各方反贼是烽烟四起,只好呆在这长安城内开了这家天客居,几十年来日子也过的好了,可是呢,人老了,在说了有何家龙常常的捣乱,所以掌柜的想着吧安享天年,所以想着将这店转让了!”

    店小二一口气说出了前因后果,众人才算明白,原来这掌柜的是钱赚足了,想留点钱回家去过日子了。而这掌柜的回家吧,那这些店小二不是就要回家了吗?难怪会对这些事情都上心啊。

    “这么说你们掌柜的是想将这座酒楼卖掉是吧!”李恪问道,他没想到出师竟然如此顺利,要来什么竟然就来什么。说完对秦怀玉等人相视的望了一眼,众人都是心领神会,知道李恪下一步该做什么。

    “对对对,郡王,他是想买掉,小的刚才听你们商量着买酒楼,所以一留意就听见了!”店小二继续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李恪问道。

    弄的店小二一阵无语,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竟然这位郡王问自己的名字,没办法,谁知道那郡王在想什么呢,不过人家要是买了这酒楼说不定还会留下我呢,此时店小二默默的在心中想到。

    |“白展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