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够了(爆更)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不过这里还是挺不错的,居住的环境也好,咱们就算没造出酒来,也可以当酒楼用,再说了酒楼若是经营的好,咱们也能盈利的。≧手机看小说,请登录小说网.≦”

    “到时候咱们这酒楼也可以做情报网,成为我们的基地,打探消息更加是再好不过的。”李敬业补充道,他们现在可都是以李恪为中心的,所以事事现在都为他考虑着。

    “是啊 ,到时候咱们在这里设个基地,嘿嘿,我是不是现在要回家拿钱去啊,三哥,你说多少吧,这钱就做弟弟我给出了,”柴哲威财大气粗的说道,不过此时他说这话也对,待会没谈成也罢,大不了这老板把这酒楼便宜买个那个无赖去。我们又不是买不到!“

    “好啊,五弟,既然你出钱,三哥也没有意见,你放心,三哥这钱就算是我向你借的。”李恪也知道,这个时候要自己掏钱他们肯定是不干的,但是好在柴哲威是个有钱的主,但是李恪也是有骨气的,他相信自己能制造出后世的白酒出来,到时候一定将钱带回来。

    “三哥。四万两而已?这是我全部的私房钱了!”柴哲威委屈的说道,虽然他等会是要将钱给奉献出来,但是还是觉得委屈,毕竟是他自己辛辛苦苦的存住呢,他爹是有钱,可是并不代表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柴绍更不可能给许多钱给柴哲威,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变成纨绔。但是比起那些一般大臣家的孩子,柴哲威可是比他们要幸福的多。

    “乖乖,五弟,你钱不少啊。有时间借给你二哥花花。”程坏亮打趣道

    柴哲威像程坏亮做了个鬼脸,他岂能不知道程坏亮是个会花钱的主,随后却将矛头望李恪哪里一转。

    “二哥,这个钱呢,咱们都是兄弟对吧。”

    “没错啊,咱们是兄弟。你看是不是。”程坏亮见柴哲威竟然会这么说,那他就知道了,自己这借钱的这事情吧,还有戏。立马一脸可怜的望着柴哲威。

    见程坏亮那一脸期待的表情,柴哲威就觉得好笑,要说他借钱无非是去那烟花之地,或者就是赌场,虽然他那老爹管的严,俗话说什么样的老子带什么样的儿子,他程知节也是一样,要不然怎么程坏亮也和他一样的脾气呢。

    不过话有说回来,程坏亮人还是真的不错的。虽然有点倔,但是对他们兄弟 还是不错的。

    “这个……”柴哲威还是打趣道。

    “小弟,你倒是说啊。”程坏亮哪里知道柴哲威是在挑逗他,他还以为柴哲威真的拿钱给他呢。

    “这个吧,你还是问三哥吧,你还是觉得你那青楼的玉儿重要,还是三哥的伟业重要呢。”柴哲威当然不会拿钱给他胡来了。

    其余人听见玉儿这个名字都笑了笑,这是程坏亮在那温柔乡找的姑娘,可惜都不敢带回家,他要带回去,还不得被程知节给打死。

    “额……”程坏亮此时才明白自己是被他小弟给耍了,但是想想也是,刚才还说的助三弟,自己下一秒却想着怎么去花,最可恨的这柴哲威别的不说,竟然把玉儿说出来。

    柴哲威将皮球又提给了李恪,可是谁又知道李恪竟然在发呆。

    李恪刚开始听见柴哲威说出自己的零花钱,李恪可是都是一愣,其余人还好些。特别是李恪,他没想到柴哲威一说出来竟然这么多钱,但是他还有一点没有想到的就是,这个柴哲威果然是财大气粗,一下子就说出这么多来,这钱大概都能买两个这样的酒楼了。

    众人看见李恪闭口不语,还以为李恪觉得少了呢。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李恪却是被钱说出来太多而没有说话,要是他们知道李恪是接下来的情况,还不得吐血。

    众人都见李恪忧虑的样子,还以为李恪觉得柴哲威的钱少了。

    “我还有一万五钱两。”秦怀玉率先说道,他是大哥,怎么滴也要出头啊,虽然不多,但是不是还有众兄弟吗。

    李恪又一次被震惊,在脑海中问,怎么他们都有钱,我的钱呢?

    见李恪还在若有所思。李敬业很狠心说道:“三哥,小弟这里还有一万两,若是不够,大家还可以想办法凑。”

    “我…就不…”程坏亮此时一看都快有七万多了,在凑一点都快赎回一个玉儿了。准备说不想出钱,自己出力不也是一样。可哪晓得自己这话没说出来几天被李敬业接了去。

    秦怀玉知道程坏亮是不想出钱了,立马给李敬业一个眼神,李敬业心领神会,自然知道这是要他干嘛。

    “二哥,我知道你就不出多少钱了,当时三哥对我们又不错,对吧?你总不能寒了我们的心啊。”李敬业立马接了程坏亮的话说了出来。

    “是啊,我刚才就想说,我就不出多少了,五千两。”说完之后他可是将李敬业在心里可是骂了个遍。

    待程坏亮说完之后,李敬业向秦怀玉望了望,仿佛是问程坏亮是不是出少了,自己在去坑他去。

    秦怀玉笑了笑,点点头,他当然知道程坏亮能出这么多钱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要知道他还有玉儿呢,而且这程坏亮时常出来玩总得花钱,出个五千两,当然就可以了,

    而李恪却仍然在发呆,他知道自己身上私房钱只有个两千多两,如意公主又把他存了个两千,自己就只留下个零头,而且自己这些年压根就没出来玩过,可是他们到好,个个拿出手都是以千为单位的,这个年代的官二代,富二代果然不一样啊。

    可是李恪哪里知道,自己忽视了个问题,他们是什么,那个不是家中长子,可李恪是什么,只不过是庶子罢了。

    “三哥,你说我们凑的刚刚好的七万两够不够啊。要是不够,我们就在想想办法。”柴哲威见李恪不说话,生怕李恪觉得钱少了,自己在哪里想办法呢。

    李恪被惊醒,连忙说道:“够,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