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徐掌柜的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够了,那太好了,三哥,你说我们现在要回家去拿钱吗?”柴哲威继续提议道,他知道,这桩买卖如果谈成了,就得把钱付了,所以他才担心是不是要将现金带来的好。

    “不用了,我们见机行事吧,待会我给大家使色,”李恪吩咐道,这么多人都是年纪还小,虽然说古代十几岁和后世二十多岁一样,当时李恪还是认为小心使得万年船。

    “好,三弟,我们听你的,今后你叫我们去东,我们绝对不会去西,为我们的友谊能够地久天长,我们干!”秦怀玉率先变态道,说完一杯酒下肚,也不管其他人愿不愿意,方正他现在是变态了,剩下的就看他们的了。

    “大哥说的对,我李敬业又怎么能落下呢,三哥,以后我们是一条船的,我李敬业就将这条命卖个你,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李敬业的好三哥,”说完也一口酒喝下去。

    “三哥,我是最小的,我愿意做你们的跟屁虫,我只要不被别人欺负就可以了。”说完也是豪爽的喝下一碗。

    “三弟,有句话这么说的,兄弟啊,这叫有今生无来世,我们这辈子能坐在一起喝酒,我程坏亮认为是最疼快的事情,所以,我程坏亮前一秒虽然和你是兄弟,但是从喝完这杯酒,我不但是你的兄弟,我更是你的部众,所以我跟你混,来。喝!”程怀亮更是一碗酒喝完。

    真如程坏亮所说,前一秒大家都是兄弟,而下一秒不但是自己的兄弟,而且更是自己的部下,这句话没假,因为从这一刻开始,都在为自己前途考虑了,他们更是知道李恪做的是什么,虽然李恪没说,但是他们却都知道。

    李恪看见自己的这一班兄弟竟然会知道自己要干嘛,反而是跟着自己后面做傻事,早知道争霸这件事,落得不好那可是在千古之后都要被世人所唾骂,压根就抬不起来头。

    “你们瞧的起我李恪,我很欣慰,因为我知道我在这世上还有你们这班兄弟,我李恪今天在此立誓,从今以后只要我李恪碗里还有一口气,我都不会让我的兄弟饿着,被人欺负着,相反着,我要带领你们做人上人!来大家喝。”

    咕咕咕…………

    包间内听见的只有那男儿喝酒的声音。

    大家都用手袖擦了擦嘴巴,都笑了起来。

    咚咚…………咚咚…………

    此时外面的门响了起来,李恪知道,一定是这家酒店的掌柜的来了。

    “进来吧。”

    当出现在眼前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店小二自然不用说,而另一个就是这天客居的掌柜了。这掌柜的大概是四五十岁的样子,长的是鹰嘴鹞目,而眼睛露出奸诈的光芒。

    “听说几位爷是要购买我家的酒楼,这你们可就找对地方了,我们这里的地段吧,可以说是这长安城内最好的,几位来这里绝对不会是亏着回去,要是以后这还是做酒楼,按我现在的人流,等你们在装潢一下,肯定生意火爆!绝对是物归所值”那胖胖的掌柜的一上来就将自己的店夸了一遍。

    不得不说这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商人时时刻刻都是奸诈,自己都已经是火烧眉毛了,还在这里故弄玄虚。

    “好吧,你出价吧!”李恪也不啰嗦,直接叫他出价,他知道这前面的话都是废话,到时候还不是要靠钱来说话。

    “这位公子果然好气魄,我也就直说了吧,按照我这店的地段啥的,卖个五六万肯定没有问题,这样吧,四万两纹银,一个子都不能少!”那掌柜的边说边摸了摸自己那撮山羊胡子。

    “我操,你是什么意思,四万,四万老子都可以买像你这样的房子三个了。老板你这是诈我们都是孩子对吧,要知道我们在座的那一位都能轻松的灭了你,你知道吗?要知道我们现在好声好气说,你现在竟然还敢诈我们!”程怀亮知道他们在这酒楼也是生疏,所以店老板还没有知道他是那家公子。但是也不能这样讹人啊、

    “不,不我怎么敢诈你们呢,各位公子,你们来出,你们出”掌柜的忍气吞声的说道。

    李恪那里不知道他这是故意提高价钱,好让自己这帮人讨价还价,到时候他还是赚的暴利、

    “一万两”李恪坚定的说道。

    “这,这位客官,你是不是出的太少了,你还不如去抢。这样吧,三万八,我要现金。”掌柜的没想到李恪竟然会出价这么低。

    “八千两”

    “客官,八千两能买到这酒楼吗?三万五,怎么样!”掌柜的继续说道。

    “五千两”

    “我看这位公子你不是来买酒楼的,你是来故意找茬的吧,要知道,我徐老三在这长安城可不是吃素的。”掌柜的狐假虎威道。他哪里知道价钱都已经被自家的店小二都出卖了。

    “老板,我看你如此着急出手,应该是有什么原因的吧。嘿嘿。”柴哲威阴笑到,“五千两,我家三个能出的也不多了。”柴哲威知道李恪是存心想借着何家龙的手来将这买酒楼的价格降低。说着,对李恪望了望。

    店小二心里是一惊,他虽然是出手酒楼,可是没有那么急,但是最近出来个何家龙来闹事,刚才自己还在想办法怎么将这酒楼出售掉,自己好早走为妙,好回家安享天年,可是把,这长安城呢谁有敢得罪这何家龙啊、

    正当在自己火烧眉毛的时候,这店小二说外面来了一帮人,貌似还是家族子弟,这老板一惊,立马就来了,要知道一帮人不敢得罪这何家龙,可是他们敢啊,于是火急火燎的来了,他哪里知道这位出价竟然这么低,要不是自己想着带着现钱早回老家。

    见徐老三还在哪里若有所思,李恪开口了:“徐掌柜的,对吧,来之前呢,我们也了解了你这里的情况,知道你得罪了人,可是呢,良心话吧,我就退一步,八千两吧,要知道。买给我总比买给哪位好吧。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