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酒楼到手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徐掌柜的开始可是一惊,这公子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啊,八千两,虽然凑合,但是总比那何家龙的一千两好,孰轻孰重,他还是分的清楚的。更新小說最快的網站,請搜索關鍵詞:不过他没在心的便是他是怎么来的这个消息,但是一想人家都是一群王宫大族家的子弟,就不想而知了。

    “老板,你到时说话啊,你爱卖就卖吧,不卖那你就打掉牙齿往肚子咽吧,不得不说,现在也就我们敢卖这座楼吧,要是不愿意我们就只好拍拍屁股走人了啊!”李敬业看见那老板还是在哪里犹豫不决,便只好出此一计。

    说完,其余人都配合李敬业。准备起身。

    徐掌柜看见这一行人要走,淡定不住了。“各位小公子,别啊。你们走了,我这酒楼还卖给谁啊。只是你们这价钱出的太低了,要不咱们在商量商量着价钱、”掌柜的在做最后的挣扎,他认为这些富家子弟一定会出的再多一点,可是没想到,他是想错了。

    “哦。老板,既然是这样啊!”李敬业打趣道。

    我就说吗?这些孩子的忍耐度还是差了点啊,跟我斗,哼,你们还嫩着点,还不是照样被我‘砍’钱。

    但是自以为掌柜的会砍价成功时。李敬业却说道:“嘿嘿,掌柜的,商量对吧”李敬业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奸诈的表情。

    “是啊,这位公子,咱们就商量商量,你说对吧、咱们不是有话好商量吗?毕竟你这价钱吧,对吧、”掌柜的边说,一边表示到,觉得李恪他们出的价钱都太少了,要他们在加点、

    “掌柜的,你要我们价钱,你就直说对吧,这样吧,兄弟们,咱们走。”李敬业一挥手。表示让他们一起走。

    “是啊,你这个鸟店,咱们也不稀罕,要不是我这三弟喜欢你这店,我们还在这里等着你啊,哼”说着踢了一脚桌子,望外走。

    见众人都要望外面走,这掌柜的可真是你慌了,要知道刚才还能出价八千两呢,这要是出去了,一份钱可都是没有啊,他可不想以一千两卖给何家龙去、

    要知道还不如卖给这波人呢,在说了还能找到一个挡墙的,自己把店卖给他们,何家龙不找我,当然会找他们了。在说为自己保了一条老命,看了看他们穿的是华丽的狠,于是乎,掌柜的狠狠心,一咬牙说道他要赌一把,赌这一波人觉得比何家龙那般人要强势、

    “各位,各位,你们别走啊,这样吧,你们坐下来,都坐,这位,您坐,咱们有事好商量!”掌柜的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他们坐下来。

    “掌柜的,你说吧,你说卖就卖,不过你也别打算在从我们这里涨钱了,不打算卖,我现在就拍拍屁股走人。”李恪说道,他现在知道掌柜的现在已经有点动心了,现在欠缺的只是一把火,将他望火坑里推呢。

    要知道八千两买一个酒楼,李恪想一想就激动,要说不是这何家龙来倒插一脚,这么低的价钱还不一定能弄的到台面呢,不过想到何家龙,他怎么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只要一出手,这长安城内,不说别的混混,就连官家子弟都奈何不了,难道还真有不少后台吗?此时李恪心中对何家龙可是一肚子的疑问、

    “好,这样吧,我答应卖,要不我们就一人退一步吧,九千两?怎么样,你出九千两,我就卖了。”掌柜的明星啊还是不死心的说到。依然在做最后的挣扎。从而更是反应了商人那种为达利益而不死不休的缠着的精神。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这商人吧,还真得脸皮厚的,要是脸皮薄的。怎么能赚到钱啊。不过吗?这要看是遇到什么人,遇到李恪这样的人又能有什么用呢。在厚的脸皮也没有用啊。

    “我说,老板,你这是吃了秤砣心的对吧,要不这样吧,我”柴哲威从小都是生在蜜饯里面长大的,也不在乎这一星半点的,准备还说都已经争了这么久,还准备给这老板加加价的,但是吧,这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李恪接了过去。

    “不行,你卖就卖,做买卖就别给我拖拖拉拉的,八千!”李恪雷打不动的说道。

    “好,八千就八千,不过我要现在拿现金,然后我们签字画押,一切手续得在今天办齐,如何!”被李恪这么一说,掌柜的也就觉得在和他们弄下去,一定会弄的鸟飞林散。所以就同意了,相比那何家龙出的一千两好的不能在好了。所以便一狠心就答应了。

    再说了,自己今晚就走,将店卖给他们,自己拍拍拍拍屁股走人,何家龙他们能找到我吗?找的还不是他们这一波人、想到这里,掌柜的露出了奸诈的表情,笑了笑、

    “可以,现在我们就可以立字据如何。现金我们待会就到!”李恪说完就和柴哲威打了个眼神。

    柴哲威也是心领神会,屁颠屁颠的跑出了包间,回家去拿钱了。

    “掌柜的,我说,你还在这里楞着干嘛啊,你还不去快点收拾收拾行李,赶紧的准备走人啊,要是那何家龙找上门来,你想走可都是走不了的啊。

    “是是是!”那掌柜 的一听也是这个理。就出去了,屁颠的收拾东西了。

    见掌柜的一走,大家都笑了起来。知道他是个欺软怕硬的主。都没说什么。

    “我说,三弟啊,你刚才怎么为这酒楼出这么低啊,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和何家龙一样呢,在说了,你要是觉得咱们又不在乎这点钱,我知道,三弟你是因为前面将钱用掉,后面就没有资金办事了,但是你别忧虑啊,咱们这么一大波人,还不能凑点钱来啊。

    等掌柜的刚出门走,秦怀玉就说道,他知道李恪这是在省钱,虽然是省了不少,但是面子掉了。总觉得一个郡王来占便宜总是不好。

    “大哥,我们不能要面子而不要里子。我们现在是穷,但是就得忍。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谁又能送我们这么多银子呢?还不是只有我们自己去争取。”李恪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