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江澜,你可知道我是谁啊。▂小说第一门户站▂”李恪问道,他没想到江澜竟然是如此热血男儿,为了自己的妹妹竟然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了。李恪此时从内心里面佩服他。

    “我不管你是谁,至少我知道你不死像今天被我打的那种坏人。”江澜简洁的回答。

    李恪不说话,继续听他说道。

    “我知道你是办大事的人,就算你是干坏事,我江澜就当自己自认倒霉、要不然你也不会来陪我一个小小的贫民,而且,你需要我,你看中我的本事!”江澜铁血铮铮的回答到。

    “对,没错,我今天是看中了你的武艺。我承认你很聪明,我实话告诉你,若是你能好好发展,将来必定是一员大将,而我就需要想你这样的人才。”李恪没想到这江澜并不是武痴,反而是太精明,自己想做到的事竟然被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江澜拜见主公。”江澜听见李恪这么说立马跪了下来。

    “快快起来。”李恪连忙将江澜扶起来

    “江澜,你可知道我是谁,说出来你会后悔吗?”李恪向江澜说道、

    “不后悔,我不管主公是谁,我只知道我一心对待主公,路已经没有回头路,就像弓箭一样拉出去不可能回头的。”

    “江澜,你可知道那秦王的第三子”

    “主公说的可是那个敢于救兄弟,勇于在太子棍棒之下 的李恪。”江澜还没等李恪说完就接了上去。

    乖乖,这说的是我吗?我有这么好吗,就连这平民百姓都知道自己。

    “我就是李恪、”李恪淡淡的说道。

    “什么,你是李不。主公难道就是李”江澜激动的都快说不出话来。

    “嗯。”我嗯了一声,表示默认道。

    “我江澜就知道没有看错人,主公,日后江澜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江澜没想到那个这些日子都被人挂念的李恪竟然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呵呵,好,那我收你,我可告诉你,你江澜以后若是没有本事,我李恪可是照样会不要你的啊。”李恪开玩笑道。不过从刚才就可以看的出来,这江澜以后绝对是个人物,而且经历和薛仁贵就是有点像。他相信,只要好好打造,上战场绝对是一员虎将。

    “江澜参见主公。”江澜直接双膝下地,磕头道。

    李恪知道此时江澜已经归心。随后又问到江澜:“江澜,我且问你,你为什么要跟我。”

    “跟在主公后面有肉吃。”江澜朴实的说道。

    “呵呵,好,跟在我后面有肉吃,好,你现在就带着你妹妹去天客居吧,你先收拾,我就先走了。”李恪兴奋道。没错啊,古代人就是这样,只要给了他们希望,人家就会真心对待你。

    “嗯。江澜待会绝对带妹妹去打扰主公。”江澜也是豪爽的人,他更是看的出来,这李恪将来并非池中之物。

    李恪知道江澜在这里还要收拾,而且酒楼那边的事情还待定着呢,但是李恪却不着急,因为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看着来来往往的少数民族或者老外,李恪恍如在现在一般。“哎,我现在做的到底是什么,我不过就是个庶子啊,不,庶子怎么样,难道就不能和他们争了吗?”李恪甩甩头想到了,救李承乾而被他却是对他态度虽然是改变了,但是还是有忽冷忽热的,压根就没有把李恪放在心里。

    在说说李世民,经过上一次之后,李恪根本就不想他,自己不就是庶子吗?有必要被瞧不起吗?还想到了那个叫自己庶子的李承道。李恪在心里呐喊,难道庶子真的就不能和他们一样啊,我李恪偏偏就不相信这个邪,事在人为,我就不相信我李恪不能争夺皇位。

    但是想了想,自己为什么不可能,自己要闯就必须要有资本。

    找了一会儿,终于在一家店那里现有玻璃制品。走了进去,只看到一个老板和两个员工,不过李恪很纳闷,看了好一会儿怎么还没一个人来找我捏?

    “老板,你们难道不卖东西?”李恪进来这么久,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理自己,只好向那个貌似老板的人问到。

    “小朋友,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们这里是要做生意的!”老板一脸不耐的说到。虽然想捏走李恪,但是看见李恪穿的较为华丽,以为是那家公子哥和家里人走失了,也就不得罪他,任他在这里玩、不以为他是来买东西的。

    “老板我是来买东西的。”李恪气恼的说到。我晕啊!原来是看我年纪小,以为我是来玩的。

    “额,原来是客官啊,客官你是来买东西的吗?请问您看上了哪样。”老板的脸立马转换,果然是商人本性。

    “我要的是这样的东西…”我比划了半天,老板不明白。于是我叫他拿了张纸来,把制酒的器具画了出来,老板告诉我没有这东西,但是可以定制一个。于是我就叫老板帮我做一个,然后留下定金就走了,看到老板那张脸多呆一会我就不舒服。

    不稍一会儿,我办完了事情,回到了酒楼,秦怀玉他们还在哪里,徐掌柜的也在,因为都在等我回来商量酒楼的事情。

    “三哥,你可算回来了,刚才我问大哥他们为什么要送那个江澜,他却闭口不语,四哥也是。”柴哲威抱怨道。

    “咳咳,哲威啊。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李敬业卖弄风骚的说道。

    柴哲威被这么一说,更是懵了,随后又是说道:“那个江澜算什么,我承认是救了我一命,大不了我给点钱给他就是了,至于三哥你去送他吗?”柴哲威撇撇嘴。

    “哲威,不许瞧不起别人,说不定别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任何人都是有自尊的,你不知道他以后会有什么大作为,韩信当年就是受胯下之辱,但是谁知道他能封侯拜将呢。”秦怀玉一脸教训对柴哲威说道。

    “大哥,我承认那个江澜是有点本事,但是三哥也不应该亲自送他啊。”柴哲威还是纠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