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是该算账了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哲威,你可曾听过这句话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犹恐失天下之士、”秦怀玉知道在那样说肯定只会让柴哲威误解,毕竟他还小,而且还是从贵族之中长大,很难悟到这个道理。▂小说第一门户站▂

    柴哲威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史记》载周公自谓:‘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犹恐失天下之贤。’这句话的意思是来自于周公辅佐周成王,建设新的国家,日理万机,忙的事情都有什么?

    比如制定战俘处理政策,签署奴隶管理条定,讨伐周边不服气的小国,镇压反周复商势力,还得给政策安置商朝贵族和遗老遗少。

    忙的时候,周公洗澡都有人打搅,古时候男人头发长,周公握着湿头发从浴室跑出来,接见完了,又回去接着洗,反复多次。至于吃饭也很麻烦,吃一口肉片,不等嚼完又得吐出来,因为三教九流的客人又来求见了,所以一饭三吐哺。

    李恪缓缓的说出来。

    而柴哲威却是露出了一脸惊呆的颜色,仿佛若有若色的懂了一点。

    见柴哲威这样的表情,秦怀玉还以为柴哲威懂了,随后又问到:“哲威,三弟刚才说的你都懂了吗?”

    “额”

    “嗯?”秦怀玉睁大眼睛,以为柴哲威是懂了一点,随机又问到。

    可是谁知道柴哲威竟然是这样回答:“那个周公为什么把吐出来的肉还要吃啊,恶不恶心啊。”

    众人晕倒,看来这柴哲威真的不是假傻,不过想想他还小,对于这收人心这事情还不懂。

    秦怀玉是一阵汗颜。

    “可”柴哲威还想问什么来着,却被李敬业给打断了。

    “三哥,那江澜可靠吗?”李敬业疑问的问道。虽然说江澜的武力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但是是否是忠义之人,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他们才和江澜吃过饭而已,

    “是啊有情有义之人,对了,咱们这个酒楼不是还少个掌事的吗?我决定将江澜弄过来,你们有意见吗?”李恪兴致勃勃的说道。

    “这”秦怀玉想说又不说的表情。

    “三哥,能这么草率吗?毕竟我们认识的不太深,就这样交给他?”李敬业看的出来秦怀玉还是有份疑虑,所以就把秦怀玉的心理想法说了出来。

    “我说你们是不是墨迹啊,大家都是习武之人,江澜是个正直之人,我相信他,而且我相信三哥看人的水准。”程怀亮已经喝的半醉不醒说道,他方正就是个武痴,别的不说,只要是爽快之人他都能看的清楚,俗话说要看人,上桌三杯酒就看的清。

    “你们就放心吧,江澜此人绝对是忠义之人,而且出生的家庭比较富有,刚才你们知道我陪他去他现在的地方,知道他家中还有谁吗?”李恪问道。

    “刚才听他说好像还有个妹妹,只不过是带给他妹妹吃东西罢了。有什么好说的。”柴哲威来倒插一句。

    “嘿嘿,他家中还有个病入膏肓的妹妹!”李恪说的道。

    还没有等李恪说完,李敬业哦的一声,“哦,我知道了,三哥是看准了江澜的人品,做为一个哥哥,他对他的妹妹不离不弃,这样的做法非一般人能做到的,所以三哥才会收了他对吧。四弟就在这里恭喜三哥得一良将啦。”李敬业握拳道。

    “好了,既然三弟决定的事情,那我做大哥的还能怎么说呢。三弟,你刚刚走的时候,我们把酒楼的事情已经替你办好了,这是房契,”说着把一张类似几张纸 的东西递给李恪。

    紧接着又说到“刚刚我们去看了看后面,后面的院子蛮大的,少说有200多平方,我说你这会可算是赚了。要不是那个何家龙来插上一脚,我看你这么点钱还真的难买下来。”秦怀玉说道。

    看了一眼房契,心里暗叹到,原来古代这房契是这样的啊,就和宋朝那些会子差不多似得,随后便递给了“大哥,我看这房契就由你来保管吧,其它的兄弟都还小,而且就属你最年长,你就不要推辞了。”李恪知道秦怀玉肯定不会接受,所以就先打了个预防针。

    “这好吧,就由我保管,我可是先说了啊,等你在大一点,我就会还给你啊 ,还有这酒楼我可是不会管事的啊。”秦怀玉打趣的说道。但是虽然是这样说,他还是觉得李恪是瞧得起他这个大哥,觉得自己没有白认这个弟弟、

    “四弟,这酒楼你待会打声招呼,我们要将这酒楼好好改造,现在的员工都别辞退,我们每天下午放学都要来一趟,怎么样。”李恪考虑了一会儿说道。

    “哈哈,我赞同。”李敬业爽快的说道。

    “我只要每天酒饱够就行”程怀亮一脸期待的说 、

    “哈哈,酒管够,管够只怕你喝不完啊,”李恪一副店老板的姿态说道。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道 、

    随后一阵笑语。李恪沉默了下来。

    其余人也知道李恪有话要说,随后都向李恪望了去。

    “咳咳,我说咱们是不是应该要把何家龙的事情给算账了,”李恪淡淡的说道。他知道何家龙的事情在不解决,他怎么能和他们做兄弟,他知道在场的就只有柴哲威家里环境比较好,其次就是李敬业,而秦怀玉和程怀亮家比起众人来,都是远的太远了。

    其实在这里中,李恪的身份是最高的,但是却是庶子,而且李恪也打探到,这何家龙后面的后面是太子那一班人,所以李恪想了想还是觉得要和他们商量一下。

    “我自己要报仇。”柴哲威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说道。

    “小弟,冷静点,听听大哥他们呢怎么说。”李敬业立马打断柴哲威道。

    “我们是应该要好好的算账了!”秦怀玉留下淡淡的一句!

    “是啊,我程怀亮还不得把那个何家龙给打趴下为止。”程怀亮冷静下来说道,给众人留下的却是像一头冷静下来的狼,随时都可以反扑过来。让人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