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万章 江澜归来,腥风血雨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江宁被粗暴的何家龙拦腰抱在了怀里,不得由发出一声惊叫。◇◇

    “救命——”

    江宁突糟惊变,吓得魂飞魄散。刚喊了一声,便被何家龙蒲扇般大的手掌捂住了嘴巴。浓烈的烟草土灰气,熏得她几乎窒息。刺眼的阳光下,她看到了一张因兴奋而扭曲的黝黑脸庞。

    “你是谁,你放开我,你是坏蛋,我哥哥待会回来时不会饶了你的!”此时的江宁就像只落单的小鸡,但是她现在只能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你哥哥,他配吗?不过倒也是个美人,爷能看上你,是你三世修来的福分——”何家龙调戏道,吐了口星沫钉子。粗壮有力的臂膀禁锢着她柔弱的娇躯。

    江宁反应过来,开始死命挣扎,双腿用力地踢踏着地面,她在挣扎,而本来就是常年病的她怎么能脱开何家龙的魔爪。

    何家龙此时已经精虫上脑,顾不得怜香惜玉,老鹰抓小鸡般,抱着她开始往江澜家中跑。

    江宁张嘴咬在了何家龙的肩膀上,何家龙吃痛松手,只听噗通一声,江宁此时被扔在地上。

    “救命啊,救命啊——”此时被扔在地上的江宁在道,他望后面退,他此时嚎啕大哭起来,因为此时的他是惊慌失措,扯着嗓子喊叫起来。

    “我草,你这娘们是狗养的啊! ”何家龙爆粗口道,不懂得怜香惜玉。

    啪的一声。直接甩起手来,给江宁一个巴掌。

    何家龙被钻心的痛激发了凶性,嘴里大骂一句,像大山般扑压在她的后背上,直接扑上来撕江宁的衣衫,将不停扭动的身子按倒在墙壁哪里的死角处。

    柳江宁娇嫩的肌肤被后背的石头硌得生疼,眼泪刷刷地流淌下来。直到此时,她若不是苦苦挣扎,江宁恐怕是体无完肤。

    “啊,不要,快放了我——”

    江宁双手撑着和家里了健硕的胸膛,双腿拼命踢踏着地面,她在挣扎着,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定要保住自己的清白,等到哥哥江澜回来,但柔弱的力量就好比浮游撼动大树,根本就推不开。

    何家龙蛋抓住她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用力地往两边分开,覆身压在了她的胸口上。

    而此时江宁刚刚好抓了一个空,神来一脚,直接给了何家龙哪里一脚,这脚可是用了江宁吃奶的力气啊。

    “啊啊啊我操你妈的,你个娘们啊”何家龙疼的是哭天喊地,而在外面的小弟却以为老大是事情成了。还在暗自高兴呢。

    而在里面的何家龙却是腾的哭爹喊娘,啪的一下,直接给了江宁一个巴掌,江宁本来就是体弱多病,哪里受的了这样惊吓和挨打,哪里还能抵抗的住,随后混么过去,不省人事。

    “哎你干吗装死啊”看见江宁昏倒过去,何家龙还以为江宁死了,用脚踢了江宁一下,他开始还以为江宁是装死,可哪里知道确实不动弹,何家龙慌了。

    “喂你死没有死啊,你可别瞎我啊,我可不是故意的!”此时的何家龙是惊慌失措,他慌了,也没有碰江宁的鼻子试探道,因为他听见外面有打斗的声音,而何家龙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在外面,正如何家龙的猜测,江澜回来了,其实要说回来,他还是不放心,随后又是不放心到,当机立断他就下了马车,他决定陪江宁一起来,可是当他回来的时候,他一看见一众人在他家的外面,这些人他为什么不熟悉,因为他上午就和他们交过手,他们就是何家龙的小弟,看见此情此景,任何人都能知道他们来是干嘛的了。

    任何人都有他的逆鳞的,而江澜的逆鳞就是他唯一的妹妹,如今他妹妹受辱,他此时就像一只发怒的狮子,向顺子他们冲来。

    顺子带的一帮人在外面也是看见了江澜冲了过来,他可是在心中将何家龙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得罪谁非得得罪江澜这个煞星!

    可谁知道,江澜这家伙在走过来时候,直接拿起一把大刀,这下可是慌了顺子他们,何家龙不过是带了九个人,再说了也是偷偷摸摸的来的,就是等着何家龙走才偷摸过来,顺子可是将一切都打探清楚的,因为他知道江澜是要去酒楼,少说得来回个吧小时的,开始还计量着,将江宁绑回去就好,可是哪里知道何家龙却是看了江宁的美貌。当时也没有做声,毕竟江澜回来还早。

    “你你要要干干什么”此时的江澜已经来到众人面前,而顺子一帮人都没有离去,也不知道是假义气还是什么。都将江澜给围了起来,此时顺子已经吓的都快上下全部禁失了。

    “我妹妹人呢!”此时江澜怒气冲冠,巴不得吃人似得。

    “你妹妹此时恐怕已经被我们老大给上了。哈哈哈哈哈”此时上午一个不在的小弟却将实情说了出来。他要是知道上午的事情,这个小弟一定会打死都不会说。

    顺子那心里可是那个恨啊,好的不说,你怎么把这个给说出来了啊。

    可是那名小弟说完还是笑,可是他感觉到不对劲,要是像平常的情况大家都会陪着自己一起笑的,他立马觉得情况不对。也就停了下来。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对劲。

    而站在这里的江澜将大刀握在手中越来越紧,脸赤怒着现在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随后拿起大刀,手起刀落,向刚才的那名笑的人冲了过来。

    快,准。狠,不得不说,江澜的刀法实在厉害,直接一刀放在脖子处,咔擦,划的一下。

    “啊”随着那个人叫的一声,血迹飙到江澜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