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酒不醉人自醉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夏日的阳光软软地倾斜在青石板上,一粒粒碎石因为包裹着黄金般的阳光,折射出金子般的美丽,偶尔一阵微风飘过,吹散了阳光的温度,也吹落了树上枯黄的叶子,如展开翅膀的蝴蝶,悠悠的在风中飘摇。▂小说第一门户站▂

    后堂内一片狼籍,众人喝的是烂醉如泥。

    “殿下哥哥,殿下哥哥,快醒一醒啊。”江宁摇晃着李恪。不知道为什么,李恪虽然小,但是她总是喜欢叫他哥哥,也许是听了哥哥讲了些李恪的故事,他觉得李恪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所以她就老是叫李恪为哥哥。

    李恪睁开眼睛,摸了摸头,心里可是既兴奋又是忧愁,这酒终于到了自己的预算,可是吧,这酒一喝多,酒立马醉了,而此时的李恪还是在半醒不醒的状态。

    李恪抬头一看,竟然是一美女,盈盈秋水如画,两瓣朱唇轻启,一双柳眉微皱,形状漂亮的鼻尖因为女子的急促的呼吸而轻轻闪动着,唇边的笑容仿佛就像阳光般的明媚。

    而李恪却是双手直接抱起,害得女子直接望李恪身上一倒,而女子却是温顺的扑倒在李恪怀中,眼中充满了羞涩,小脸犹如火红的苹果般。

    而李恪哪里知道在做什么啊,直接在江宁的小脸上亲了她一口。

    见李恪竟然这样做,江宁不知道是羞涩还是矜持,直接将李恪推了一下,但是等待李恪倒地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又有那么一点不舍。总是感觉怪怪的。

    而李恪却是被推到在地,这一下可是醒了,李恪拍了拍那昏沉的脑袋,“哎呀。”

    江宁却发出咯咯的笑声。

    “江宁,是你啊,我这是怎么了!”说着揉了揉脑袋。

    “还不是你自己。”江宁小声的嘀咕着。只是觉得李恪是真的既惹人笑又惹人疼、

    见江宁不说话,但是却看着她脸蛋淡淡的微红,突然在心中赞叹道:“这江宁还真够漂亮的啊!”就在自己还在思量着时,他开始一本正经起来。对江宁问道:“你哥呢!”

    江宁不说话,小嘴嘟嘟的朝另一边望去。李恪也看见了,原来这江澜和自己一样,也是喝多了。

    “哇……”江澜生了个大懒腰,打起哈切。嘴里嘟嘟的说道:“这酒后劲他妈的还真大,饶不是老子从小喝到大,恐怕今天就算起不来了。”

    “后劲在大点,你恐怕也不敢喝了吧。”此时的李恪已经鄙视道。

    江澜一回头,见江宁和李恪都在。“主公,我贪杯了关键是忍不住这个酒的香。”见李恪不说话,江澜还是把原因讲了出来。

    “嘿嘿,你不贪杯才怪呢,老子辛辛苦苦造的酒成功,你不醉那才奇怪呢”此时李恪心里暗叹道。

    “ 我去给你们弄醒酒茶,来给你们醒醒酒,省的你们待会头昏脑涨的,看你们这个样子,像是谁不知道你们喝了酒似得!”江宁起身说道。而脸上的一片红晕总是消散不去。

    “宁儿。你这脸是怎么了,难道你也喝多了吗?小女孩可是不许喝这个酒的哦!李恪看见江宁脸上一片晕红,还真的以为是喝醉了,所以不假思索的问道。他哪里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酒后无德,这句话用在现在的李恪身上是最好不过的。

    “哼”江宁一嘴一敲。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哼,还不是你,害的人家”在心中骂道,说完摸了摸脸蛋,还别说,真有点烫。

    “你说宁儿今天是怎么了?”等江宁走后,李恪郁闷的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江澜是一脸无辜的表情,一脸茫然的样子,大脸上足足写了三个大字,不知道。

    “这种方法必须保密,即使不能永远的保密,也要在一段时间内只有我们店里有,所以到时候从你叫的人里找两个比较可靠的人来操作。我看这两个人不错,办事还挺上心,记得,一定不能让第六个人知道”李恪虽然有点头昏,但是还是知道什么是正事,而李恪口中所说的第五个人自然是江宁了。

    “恩,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主公你且放心。”江澜一脸严肃的回答到。江澜原来出生在商人家庭出来的,当然也知道产品保密的重要性。

    李恪看江澜那一脸严肃的样子,自然知道他是明白的明白的,所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不是此时不说,而是他此时真的是说不出来,那是因为他喝的也太多了,所以昏昏沉沉的。

    不稍一会,好在江宁送在了醒酒汤,李恪开始还真的以为是汤的,那晓得看见这哪里是汤了,无非是生姜泡茶叶罢了,仅此而已,但是看见这茶叶,李恪可是又有很大的想法。

    不过还真的别说,这醒酒汤还真的不错,慢慢的李恪觉得清醒了过来,不在是那是醉醺醺的感觉。

    “江澜,你说秦王会成功吗?”李恪知道江澜现在已经是自己的人,而且还有点脑子,他想暂时让江澜挑文武大梁。

    “天下归心,无非是个名声,所谓得民者得天下,此时的秦王已经是得到了民心,而至于太子已经逐渐遭人唾骂!所以我相信秦王会成功!”江澜没想到李恪会这样问,他知道李恪无非是想考验自己忠诚,二来吗是考验自己的本事。

    “那么要是我也想争,你还会追随我吗?搞不好你也会得来杀生之祸的!”李恪直接抛出家底对江澜说出来。

    “我还是跟,只不过殿下,你忽视了一个问题!”江澜直接表明决心。

    “说!”

    “秦王登基,那么他日凤位必定是哪位长孙氏、到时候主公你就是庶子,这”江澜直接将最重要的问题说出来,没错,秦王是在争取皇位,可是他好歹还是都是一个娘生出来,在怎么样都算个嫡子啊。这制度就在这里,关键庶子就应该比别人低人一等。

    醉中自有自中醉,汝问吾辈自说醉。或许汝说吾辈醉,吾辈自有酒中醒。正是酒不醉人自醉

    李恪没有回答江澜的疑问。而是做了一句诗之后,哈哈哈大笑走了出去。

    留下江澜却是一头雾水,随后朝李恪的方向跪了下来。

    “主公,我江澜跟了你,一定为你赴汤蹈火,不就是庶子,咱们有实力照样干他们!”说完便磕了一个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