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是男人就给我干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嘿嘿,我可是个穷郡王,而且上次还欠着大家的钱呢。≧手机看小说,请登录小说网.≦所以这次我只能以技术入股,最少要占三成的股份,至于剩下的吗,还是由你们自己商量吧!”李恪却是耍了个滑头,反正技术在他手中,三成的股份他是占定了,至于剩下的怎么分,他就不管了,毕竟分多分少都得罪人。

    俗话说的好,亲兄弟还是要明算账的,

    “哈哈哈~,我看三弟你个滑头可还真精明啊。”秦怀玉听完李愔的话后,笑着打趣道。其它几人也都明白李恪的心思,跟着也是一起哄笑。

    接下来由秦怀玉打头,四个人按照出的资金或实物的多少,开始分配各自的股份。别看这几个都是富商,但是看见了商业机会,哪一个都不肯放手,可是关系到自身的利益时,却和普通的商人没什么两样,就连李恪也不例外,争吵到最后,连李恪也被他们拖下了水,吵吵闹闹最后好不容易才定下来。要不然怎么能叫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重新划分的股份由财大气粗柴哲威占了三成、可是这个丫的却是睡糊涂了,哪里还知道这些啊,但是剩下的几个兄弟也都不会坑他,而且他当时出的钱大家都是看在了眼里。但是在李恪看来,柴哲威当时出钱的时候也没有看出来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而且他是发自真心的,所以李恪也很放心交给他三成。

    秦怀玉占了两成,李敬业和程怀亮的实力最弱,各自占了一成,这一成还是程怀亮自己好说歹说弄来的,最后李敬业也同意了,这才让他有一成的股份,李敬业方正也是好说话,也不在乎这一些,在看看来,大家同是兄弟,但是他更加把李恪当成自己的主公,而且他看的出来,这一成里面绝对会有不少钱,至少比投入的钱多,俗话说物以稀为贵,他还是相信这个酒有很大的前途。

    接下来就是为造酒厂费心了。大家都是一致认为要自己购买土地,毕竟这样闷声发财才行,要不然放在家里面,家里面的家长肯定会发现的,所以众人还是一致决定,狠狠心,咬咬牙齿,跺跺脚,还是集体出资购买土地,设备,供应这酒的销量,至于这个酒楼,当然是用来买酒的。

    酿酒作坊中最核心的就是蒸馏作坊,计划中是将蒸馏作坊单独划出来,由李恪进行找可靠之人,没有经过五人的应允,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否则一律处死。毕竟他们想李恪招的人匠人都是官奴,生死都握在他们这几人的手中、

    但是做为现代人的李恪对于这种奴婢制度开始了一点适应,毕竟他明白想要立足,在这个社会上就是必需要恨。不过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不是自己可以改变的。况且这种制度现在对他来说也十分有利,至少可以保证蒸馏酒的秘密不被扩散出去,所以暂时他也没有打算去改变。

    最令他兴奋的事情是,他们都肯让李恪自己去招人,李恪当然知道这其中还是有另外一层意思的,无非是招一些可靠之人,到时候还可以训练成家将,但是李恪却觉得宫奴是要招,他还要招的就是那些从小流浪且身体健壮的儿童们、

    到时候从小将他们训练成兵,到时候用来保护自己也是不错的选择,而且李恪相信,他在这五年之间,只要不是锋芒毕露,别人都不会找自己的麻烦,从而又给他提供了一大保障、

    “来来来!小弟多谢兄长的照顾,他日我们兄弟一起,闯出着一片天来。”酿酒作坊的事情敲定之后,李愔立刻备下酒菜款待其余三人,

    “三哥,这酒好则好矣,就是太烈,而且辛辣之气太重,怕是有人喝不惯?我们都是将门之子,从小自然是喝酒长大的,可是一般人若是来喝的话,一定比不上我们啊。”李敬业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脸sè通红的说道,“不过倒是适合我们这些军中粗野之辈,一口下去辛辣的酒气直冲胸腑,十分的过瘾!”

    “哈哈哈~,四弟放心,这酒储藏起来不怕变质,只要放上一段时间,新酒中的辛辣之气就会散去大半,酒味会变的十分的香醇浓厚,而且储藏的时间越久,这酒喝起来就越香,如果几位如果要是有耐心等上几十年,绝对会变成连神仙都会勾下来的仙酿!”李恪打了个酒嗝说道

    “哈哈哈哈~。你说我们需要等个十几年,好,我们今天就开始存起来,等到我们生儿育女拿出来一定好。”秦怀玉高声笑道。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李敬业亮喝的兴起,提起酒壶高声吟唱着曹操的《短歌行》,声如金玉慷慨激昂,隐隐间竟然透着战场上的杀伐之气,让人听的是热血沸腾。

    “人……人生苦短,应当及时行乐才是,如此……如此美酒美食,若能邀上一众好友,大家且饮且歌,岂不是人生快事?”秦怀玉也喝多了,结结巴巴说着胡话。

    “呯~!好主意!”也不知程怀亮发什么疯,忽然一拍桌子立身大声说道。坐在他旁边睡着的吓的全身一激灵。

    “怎么啦!”柴哲威就像从梦中惊喜过来。

    “小弟,瞧你那样,酒量不行就算了,你他娘的连个胆都没有,被我这么一喊,你还他妈的就起来了。”程怀亮见柴哲威起来就嘲笑道。

    “说谁酒量不行呢,我今天不把你程怀亮给干翻了。我柴哲威就不出这个门。”柴哲威被程怀亮这么一挑,心里很是不爽,立马反驳道。于是乎投机取巧了起来,方正自己已经睡觉了这么久,酒醒的已经差不多了,而程怀亮刚刚一直在喝。所以他才敢说出这话、

    “额,你他妈的都酒醒了,还和我比!”程怀亮看出了柴哲威打的小算盘。

    “你是不是认输了,所以才不敢比啊!"柴哲威只好作罢,用起了激将法。“是男人就给我干!”见程怀亮还是有点犹豫,继续添柴加火!

    我操,谁怕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