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酒名二锅头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众人又是喝的一塌糊涂,李恪还好一点,也不是头一次喝这个酒了,还比较有经验,但是秦怀玉他们却是不一样了,又不是第一次喝这么烈的酒,虽然说喝过那些北方的烈酒,但是哪能和这个比啊,这个酒要是如李恪所说的话,要是沉淀个几天,李恪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本事,个个都是千杯不醉似得,但是想一想个个都是身出于将门之后,也没有太大的疑问了。◇无弹窗小说网..◇

    好在李敬业和李恪没有喝的太多,李恪自认为自己是特意喝这么点,因为他知道,在坐的都是爱酒之人,所以他知道若是酒造出来,绝对会馋死他们,所以可是一直小心在小心,但是李敬业喝的时候,李恪可是看的出来,李敬业也是爱喝酒,但是他却是忍着。

    果不其然,现在剩下的三人全部都是喝的烂醉如泥,李恪却是不明白,李敬业从喝第一口的神情就可以看的出来他是个爱酒之人,但是却是忍着不喝呢,难道是对大家还是有疑心吗?

    见李恪一脸疑问的对自己望着,李敬业绝对纳闷,难道自己刻意不喝酒被他看出来了吗?可是他自问问心无愧。

    “敬业,你很喜欢喝酒,对不对!”还是李恪打破了这一沉默。

    “是的!”

    “那你为什么美酒在前,还忍着呢,你可知道,这美人配英雄,至于这酒自然是配那些豪爽爱酒之人,我看的出来,你是刻意的,但是你这是为什么呢?”李恪见李敬业又不是一般的那种扭扭捏捏的人,所以,李恪还是爽快的将疑问说了出来。

    “三哥,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其实我刚喝第一口的时候是有种在喝的冲动,但是同样和程怀亮一样,那根本就不是我们通常喝的酒,但是我们我总觉得我们之中总得有个人放精明点的好。李敬业没想到李恪竟然会关心自己。

    “原来是这样,看来敬业真乃我知己也。”李恪没想到李敬业会如此谨慎。

    “嘿嘿,三哥你是秒赞了,对了。三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问吧,”

    “三哥想好这酒的名字不!”李敬业问到、

    不得不说,这个李敬业竟然还有这份心思啊,不过李恪被他这么一提,还真是打了个颤抖,虽说这些天都是一直忙着这些蒸馏酒的含义。

    “贤弟既然提出来了,你肯定有什么提议,说吧,你想到是什么!”李恪知道李敬业是话中有话,要不然李敬业也不会提出来。

    李敬业嘴巴微翘,“经第一次放入锡锅内的凉水冷却而流出的“酒头”和经 第三次换入锡锅里的凉水冷却而流出的“酒尾”提出做其它处理、”

    “正如三哥你方才所说,因为第一锅和第三锅冷却的酒含有多种低沸点和沸点的物质成分,所以 只摘取经第二次换入锡锅里的凉水冷却而流出的酒,“掐头去尾”、“按质取酒”的方法,何不就起为“二锅头?三哥以为如何呢!”

    二锅头,李恪开始还以为李敬业会想什么别的酒名,但是却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取二锅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李恪所不能预料的。这是少说1500多年后的酒名,竟然能随口出现在李敬业的口中,李恪还真的有点怀疑这个李敬业会不会也是穿越过来的了。

    见李恪在发呆,李敬业纳闷了,难道不符合三哥的心意吗?“

    话音刚落,李恪的魂也随着语音回来。“不不,二锅头,不错真的不错,正所谓是“自古人才千载恨,至今甘醴二锅头。”

    “自古人才千载恨,至今甘醴二锅头。三哥果然是大才啊,” 李敬业见李恪竟然如此能出口成章,实在心中更是佩服,

    什么大才不大才的,李恪在心中可是无比的吐槽,你李敬业都能想到后世的二锅头,那我李格还不能偷用一下二锅头的诗句啊。

    “三哥,我对爷爷说过我们的事情,他说若是有空,三哥可以去一趟我府中。”李敬业终于将心中的忧虑说了出来,他可不敢说李绩骂他草率了,但是从水叔来侧击的情况中来看,想要李绩支持李恪并不难,

    而他不理解的事情就是,李绩对于自己的孙子的草率行为不是推荐李恪,李绩承认李恪是真的很棒,最近朝中可都是夸的长沙郡王上天入地的,知大体,但是他忘记了一点,李绩在秦王和太子争嫡中保持着中立,若是被自己孙子这么一闹,他难道真的要支持李世民吗?

    “贤弟,为兄定会去你府上走上一遭,一定要拜访一下我大唐名将李绩将军的门,我定会让他对我刮目想开!"

    我定会让他对我刮目想开,深深的回荡在李敬业的脑海中,他没想到自己已经够隐忍的了,竟然还是被他给发现了,他此时还想张口来解释,李恪已经不容他说话,当李敬业又要说话时,得来的却是一双手的拒绝。

    随后,李恪走了,也不给李敬业解释,他知道李敬业是支持他,是真的把他当兄弟,要不然肯定不会对李绩说的,但是在李绩哪里,他一定受了什么委屈,却又是不敢说出来,也许刚才在喝酒的时候不喝,一定是这样的缘故吧!李恪在心中默默的疑问到。

    此时李恪真的恼火,不说李敬业吧,就是连江澜都是看的明白,他是个庶子,庶子又能得到谁的支持呢。如果自己没有救过他们呢四人,如果秦王府中现在还有个像自己一样,或者说李承乾的胆子要是大一点,敢于和李承道硬碰硬的话,这些人恐怕一个都瞧不起自己,但是好在李恪的这些忧虑一个都没有。

    秦王府中并没有另外一个像自己一样的李恪,李承乾会永远的懦弱下去,正是这样,李恪才明白,这些机遇都不是人家给的,反而是自己争取的,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把握这样的机会,无论如何,李恪心中暗中打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