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酒醒之后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娘亲,我的亲娘啊,我怎么会恨你们呢,那是怎么可能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哇!”李恪打了一个哈切。更新小說最快的網站,請搜索關鍵詞:

    不容母亲解释,李恪又说到“女亲,洗洗睡吧。孩儿这还没有酒醒呢,得多睡一会儿。”说完到头就睡,也不理会母亲,不是他不想理,二十他知道母亲一定知道了什么,只是他不好面对罢了。

    “呼”房间内响起了一阵阵的呼吸声,十分的均匀,不得不说,李恪此时是真的想睡觉,因为什么,还不是那酒吗?

    “可”如意公主,还想说什么,可是等待她的,李恪却是已经睡着啦。她明白李恪是不想替他惹麻烦,他只能祈祷,希望别让恪儿在继续沉沦下去啊。

    看了一眼李恪,如意公主也不在说些什么,随后对李恪的贴身宫女说到:“去给我熬一碗粥。在煮一杯醒酒茶,待郡王起来一定要弄给他喝?知道吗?”

    就是不知道,我也会煮给他喝,此时水儿在心中默念到,她昨晚是第一个知道郡王喝醉的人,而且昨天晚上李恪还吐了她一身,后来还是自己叫人喊来如意公主,他已经把自己当成李恪的人了,她知道自己生下来的命就是如此,因为底层阶级的人没有反抗的权利。

    “娘娘请放心,水儿一定会照做,会照顾好郡王的。”虽然心中是那样的想,可是他不敢把话给说出来。

    “这样就好,对了,你一定要给我盯紧了,以后要少劝恪儿喝酒,你是我原来的丫鬟,知道我派你来是干什么,所以你得多劝一劝,懂吗?”如意公主走之前对水儿是千叮万嘱的,生怕有什么遗漏。

    水儿被她这么一提,脸上不禁一片红晕。她当然知道如意公主是叫他来干嘛的,她无非是如意公主塞过来的妾侍而已,但是想起上次给李恪洗澡,想起来就羞。

    走出门前,如意公主明显还是有点不舍。

    待如意公主走后,水儿来到床前将李恪踢得被褥给整理一下,夏天冷热不定,尤其是现在还是电闪雷鸣,仿佛一会就要下雨。他可不想就是因为这样而让李恪着了凉。

    淡淡的阳光洒落在园中中,晨风轻轻地吹拂着树木,一场说来就来,说有就走的夏雨,带来了一阵新鲜的青草香,品种繁多的百花簇拥在这方寸之地争奇斗丽,娇艳诱人的花瓣上,晶莹的露珠折射着阳光的七彩,让人不舍得移开目光。

    滴答滴答

    仿佛就像生命的乐章,有生命活力般的响着。

    “呃~,从今天开始,我一 定戒酒,td太难受了!”李愔哼 哼唧唧的道,也不知道现在 是什么时辰,刚一醒来就感觉头 疼欲裂,整个脑袋都快要爆炸 了,胃里也难受的要命,想吐又 吐不出来,嗓子眼又干又涩,一 嘴的酒臭气。

    “殿下,您要是能把酒戒了, 奴婢可真的要给三清道尊上柱香 了!”小美女水儿嘟着嘴将李恪扶 起来,一双柔软的小手边给李恪按摩头部边报怨道。

    “嘻嘻,殿下您昨天喝的烂 醉,吐的是昏天暗地,水儿可是心疼的直掉眼泪呢!”水儿端着醒酒汤笑道。但是把吐在自己身上的却是知无不言。

    “那我家的小水儿有没有心疼啊。”李恪打趣的说到。现在的他已经差不多醒了过来。

    “殿下快将醒酒汤喝了,很快 就会舒服些。”水儿一脸的娇羞,羞的满脸通 红,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了,却在嘴里面嘀咕道“我才不心疼你呢。”

    “呜呜……”

    “殿 下……殿下一定饿了,婢子去给您 准备食物。”

    “才不是呢,水儿都不心疼我,哼。”

    “原来你是这样啊,哼,不和你玩啦,我去端粥来。”说完就跑的像一阵烟般似的。脸上却是羞答答的。

    李愔却是心中暗笑,他对这美貌的小丫头,倒不是没有 一点想法,毕竟他可不是什么正 人君子,只不过她们和自己都还 不到十五岁,

    正是生长发育最快 的时候,如果过早就发生关系的 话,估计会对身体影响很大。

    所 以就算是想吃掉她们,最少也要 等上几年。 喝了醒酒汤后,李恪穿好衣 服下地走了两圈,

    不一会儿。水儿端上了小米粥。李恪就像饿死鬼投胎一样一连吃了两碗。

    “慢点吃,你这吃相还想个郡王吗?感觉和路边的那些十天半个月的灾民一样。”水儿见李恪吃的这莫快,连忙提醒到。

    “你见过有这莫帅的灾民吗?”李恪却逗到。

    “切……”水儿转过头去,嘀咕道:“不过是挺帅的。”

    “你说什么啊?”李恪听见水儿在嘀咕。

    “没有没有什么”水儿没想到李恪的耳朵竟然这莫精明,“我去看看粥还有没有”说完后跑的像一阵烟似的。

    饭饱喝足,李恪出来悠哉悠哉,因为好久都没有这样放松过。

    李恪缓步踱到窗边,扬手推开窗子,阳光毫无阻拦地涌了进来,清晨的微风中还带着栀子花的清香。他低头往下看去,楼下花坛里的栀子花开得甚好,翠色中点点洁白,簇拥在道路两边。

    “这才是生活啊。”李恪生了个懒腰。

    “三哥你在这里果然潇洒啊。”突然后面出来一个声音。

    李恪回头一望,原来是李敬业他们。不得不说这一群官二代富二代都是各有千秋啊。

    “你们几个怎么有雅兴来我府上啊。”由于李恪上学常和众人一起,侍卫们见他们来,就之前放行,可不比昨日江澜啊,谁叫他们是有权有势呢。

    “三哥,你到底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啊。”柴哲威跑到李恪面前说到。

    “此话何解?”

    “哈哈,五弟,你三哥看来是真的喝糊涂了,这外面的事吧,定时一无所知。”程怀亮前来嘲笑道。

    “各位兄弟就莫要取笑我了?到底是何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