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闷声发财才是王道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各位,何不现在大家随我去看一看吧。▂小说第一门户站▂”李恪在心中已经证实了酒楼已经开业的事实,所以就想去一探个究竟。

    “得得得,正好啊,三弟,你这个老板出面咱们恐怕才能喝到昨天那酒,为兄今日就陪你在走一遭吧。”程坏亮坏笑的说道。

    “二哥,我看你是想喝酒吧。”李恪也不给面子,直接将程坏亮那心中打的小九九说了出来。

    “呵呵呵我这不是要沾一点三弟这个老板的面子吗”程坏亮一脸尴尬到。

    “哈哈哈”其余众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们走吧

    “是啊,走吧,都在这里傻笑什么,待会要去走慢了,你们可没有酒喝啊。”

    酒楼之上醉仙楼三个大字映入眼帘,,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座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交通运载工具:有轿子、骆驼、牛马车、人力车,有太平车、平头车,形形,样样俱全。绘色绘形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而酒楼里面却被堵着个水泄不通 人潮涌涌。还没有进入酒楼,就听见不少人传来的声音。

    “果然是佳酿,可为今之杜康矣。”在李恪等人刚进酒楼,某人喝了一口赞到。

    “喝过此酒,以前喝的酒犹如白水。”又是一文人喝了之后说到。

    随后又有人惋惜道:“不得不说这醉仙楼是坐地起价啊,这一壶酒就是要100贯。想我们这些人一年那能喝个几次啊!以后我们要是喝原来那酒还真的是喝不惯啊!”

    听到那人的叹息,另一人连忙接了过去:“你说人家贵了,我说这个价格还是比较适中才对,你不看看,这酒恐怕就只有长安城内唯此一家,要是你闲这些酒贵了,你们就去喝那些西凉酒啊,恐怕你们不是喝的到,而是你们喝不起啊!”另外一人连忙替这酒辩论到。

    “是啊,要不你去喝那些西凉酒去啊!”不少人随声附和道。

    “就是”

    “”

    “他娘的,我都怀疑原来的酒会不会放了水进来,就算是死他娘的喝了一壶二锅头那也是值得啊!”另一个粗狂的人豪迈的说道。

    好不容易,李恪一行人挤了进来,正好找了个空缺,众人都找地方做了下去,李恪由他们坐了下去,他此时想找的就是江澜,因为他好问一下江澜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的听话就这样的把店给开张了。

    “几位客官要点什么吗?”

    “来你们这醉仙楼不是喝酒那是干什么呢!”程怀亮一来就没有给个好颜色说到。

    “是这样啊,我们小店今日开店,一桌最多只有两壶酒。酒不在于多而在与酒量,所以请各位客官见谅了!”店小二见人就笑的说道。

    程怀亮明显不耐烦了,怎么说自己还是个股东呢,但是他还是知道分寸呢,闷声发财才是王道。“去去去,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们的规矩,快点给我上酒来,顺便在来一斤牛肉!”

    “好叻,马上就来,客官您稍等一会儿!”

    店小二急急忙忙的【跑到后面去准备东西,实在是今天店里太忙了,扑通一下,店小二和李恪撞了一下。

    “我 艹客官,你可慢着点,这里人多!”店小二见这个少年穿的是衣团锦簇的,硬是把那句话给缩了回去没有说出来。

    “快点带我们去找你的掌柜的!”李恪见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一个店里面的人,不是说找不到,而是因为其余的人都太忙了,不好打搅。

    “额:店小二迟疑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年会找几家掌柜的。

    就在这时,白展堂过来,看见了这一幕,他本来就是精明之人,掌柜的吩咐过,一般人他是不会出来见面的,而他看见了李恪,他又怎么不会熟悉呢,立马知道了,是什么情况。

    “哟,这不是三爷吗?三爷,我们掌柜的刚才还在找你呢,赶紧随我去吧!”白展堂来到李恪旁边立马说到。

    李恪点了点头,也不说话,代表沉默了。

    “来,三爷,您这边走”

    待李恪与白展堂二人走了之后,留下店小二都懵了,这个少年和自家掌柜的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来到后院,令李恪意外的是,江澜竟然在他的房屋里面闷头睡大觉。

    “江澜,你倒是于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该不会真的听了我的酒后之言吧!我说你是到底是痴呢,还是痴呢!”李恪一进来房间就枪炮烟火的说出来。

    正在睡觉的江澜听到李恪的声音,连忙打了个颤抖,被惊醒了,一见竟然是李恪,连忙下床。“主公,你怎么来了啊!”

    “咕噜咕咕噜你到时悠哉啊,你可知道外面都是忙的热火朝天的,你难道一点都不急吗?”李恪一进来就倒了一杯茶喝下去,然后说道。

    “主公,这个画面你早不已经在意料之中了,何必还要大惊小怪呢!”江澜也倒一杯茶。一旁说道。

    “我知道,我的酒出世,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但是你不觉得你太大意了吗?为什么如此冒失,就这样把酒楼给开业了呢!”但是李恪想想又不对,江澜不是那种冒失的人,他对李恪的了解就是江澜从来都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又觉得江澜既然已经将店给开了,一定会有他的道理。

    随后李恪又说道:“江澜,你会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好办法,所以才会这样做的?”

    江澜淡然一笑。又开始故弄玄虚了起来:“闷声发财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