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交锋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小说网》

    本书在首发,不管是看盗版的还是正版的书迷,请加连老黑书友群:296315080

    不管你看什么版都说明你喜欢本书,那就來群里互动吧,在17k帮老黑评论,收藏,点顶,签到,一样都不要钱的,只是花各位一点时间,一般看书的都是有时间吧!上架了,希望大家帮忙啊

    不知道是谁带起头喊好,有了一个人的带头,后面的人都是鼓舞欢呼起來,

    “好好啊”下面传來众人的排山倒海的鼓掌声,李恪知道,李强已经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已经做好了下马威,也许前一秒有人会对李强统领的事情有点怀疑,但是从这一秒,他们认同了,认同了这个汉子是有实力的,

    “來來來,李强,我程怀亮敬你是个英雄,我來敬你,以前的事情,我和你烟消云散,但是,我还是那句话,你只要你对我三弟有什么非分之想,我都不会让你好过,來,今天咱们就不说别的,我们好好喝酒,”程怀亮说这话也是有水平的,只要一切的前提不伤害李恪就足够了,这要这一点达到,那么就是一样可以就像现在一样,一样敞开肚皮喝酒谈天论地,

    “來,干咱们就一切尽在无言中”说完不等程怀亮喝酒,自己一个人就一口酒给喝完,他现在需要的 是就是希望自己能和他们消除警戒,也的确,他自己的身份的确引來他们呢的怀疑,但是自己能做到不让他们怀疑的只有让他们对自己先放心,

    “呼"李强喝完之后将碗底撩开给程怀亮看,表示自己喝干了,

    看见了李强这样的行为,程怀亮也不说二话大口的喝下去,

    “啊”猛酒下肚,辛辣不以,程怀亮将碗底也给江澜看,同样的表示自己喝完了,

    两人的豪爽迎來了众人的赞叹,同时也传來了一阵叫好声,

    “好啊”

    “好”

    “來”

    “干”

    不稍片刻,众人都是喝的烂醉如泥一般,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

    唯有保持清醒的只有李恪,江澜,秦怀玉,李敬业,柴哲威几人而已,这些人都是有大体的人,而且李恪也是提醒过的,因为他们还有要事要商量,所以李恪在喝酒之前就提前打了声招呼,

    秦怀玉他们和程怀亮不一样,程怀亮就是一粗心的人,而他们其余的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以帮助李恪思考,可以暂时的充当军事的角色,同时这样也给李恪带來了烦恼,他在想自己一定要找大唐的那些名人,要不然这些人给自己充当策划的话那还不得疯了,所以从这里更加坚定了李恪需要的是人才,人才啊,

    而同样这些是开始,招兵,而下一步是练兵,而这些都即将的是一个开始而已,当看见了历史的脚步已经在逐步的发展,李恪明白自己也要为自己的未來铺路了,而这五百人也许是李恪争雄的一大关键,

    “主公,这个士兵的粮食我们应该如何是好,虽然说醉仙楼开业,但是又要多出这五百人,况且在这初期,我们应该如何是好,”五人正在大厅中,而江澜立马就发问道,他的问題是最初的问題,而这也是最根本的问題,

    这个问題江澜已经问过了一次,不过只是粗糙的询问了一下,但是正在处于招人的状态下,结果第二天就在士卒们每日的膳食中添加了一天一顿肉食这条规矩,但是如今这个规矩已经立了下去,如今若是撤回的话,虽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好歹还是给士兵们留下不好的 印象,

    现在物价有十分的贵,因为处于战争时期,不得不贵,虽然二锅头的噱头虽然的好,但是真正能喝的又能有多少人呢,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而江澜所考虑到的就是这一点,他的意思就是点明了,醉仙楼虽然说能挣到不少,但是想养起五百军队又不是沒有问題,所以他想表明的是就是李恪的表态,

    李恪开始招军的时候每日就有一顿肉食,对于士卒來说,已经是天下一等一慷慨的将军了,毕竟现在这个时代,粮食就是别人跟你的资本,但是现在还是要增加的话,就绝对不是慷慨,而是有问題了,

    虽然这么认为有些对李恪不恭敬,但是江澜心中确实是这么想的,

    与江澜的想法差不多,秦怀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李恪,说道道:“还有八头猪,四头羊,肉食很充足,可以继续供士卒们一个月吃用,”

    秦怀玉特意的加重了够用一个月等字眼,意思当然是还很足够不用再去购买,或者增加了,他也知道李恪的产业不过是才开始,而各位兄弟们的零花钱也差不多投给了李恪的醉仙楼,俗话说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可都是等着李恪的酒业分红的,

    所以说要是在让他们继续贴钱,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的了,所以一切都要李恪自己做决定才可以,

    李恪确定的规矩除了每日一顿肉食以外,还规定每个士卒的肉食不能少于半斤,五百士卒,一天大概能吃三分之一头猪,

    “不够,这么一点点是觉得的不够,我准备让士卒们,早上训练后,立刻就能吃到肉食和香喷喷的大米饭,,上午训练后,中午也能吃到肉食,下午训练后,晚上也能吃到肉食,这样的话,士卒的体魄就会强大,战斗能力就会上升,”李恪沒有意思到江澜他们所说的难处,但是李恪现在只明白,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最好的,有了这个机会,他一定要不放弃,他明白只有坚持下去,他的以后才会有出路,所以他按照自己的想法道,

    李恪其实沒有别的的办法加强军队素质了,因为自己前世并沒有什么当兵的什么过去,他前世不过是个大学生罢了,然而他现在只有从日常膳食出发,提供充足的营养,把这群士卒养的像牛一样的强壮,

    从而更是揭露了自己不懂练兵之道,而那个李强也不过就是有护卫的资本而被李恪弄來当将军训练,实在是用才不对,但是又能怎么办呢,有将总比沒有的好,李恪现在巴不得自己能有练兵之将來临,可是到了现在有能有那些大将能投奔自己呢,所以暂时能走一步那就是一步,李恪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他现在只是明白只要身体强壮了,战斗力以及其他一切素质都会相应提高的,后世也是如此,人人都说在部队的伙食好,而李恪考虑的就是这一点,只要给他们吃饱喝足了,那就就体力训练,就有足够的力量去扎干他们,从而充实他们,这就是李恪的想法,简单直白,但应该有效,

    李敬业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豁然抬头,对着李恪直接说道:“三哥,此事不妥啊,虽然我们颇有钱财,够养得起这支小军队了,但是将來我们领兵征战,三哥要是用以这等方法大养士卒,现在还好,但若到了数千数万的时候,根本支撑不住的啊,”李敬业沒想到江澜他们刚才所说的到了李恪这里竟然成了废话,沒想到李恪比他们还要狠,望眼这大唐上下,谁能想李恪这样败家的想法,就是他父亲李世民也不敢能这样养,

    旁边的江澜不由点了点头,抬头看向李恪,表情肃穆,

    李恪也知道李敬业所说的是事实,这个时代的军队不能用他的办法养,但是军队的战斗力也不是这样简单的可以计算的,

    “兵书有言,兵在精而不在多,”李恪看了眼神色肃穆的几人,缓缓开口道,

    “但是按照三哥目前养军队的办法足可以养三千甚至于四千的优秀士兵了,这里是优秀士兵不是普通士兵,”李敬业特意将优秀和普通这两个词的声音加中,早知道普通和优秀士兵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但是李敬业看着李恪,仿佛像沒什么大不了似的,

    随后李敬业有缓缓的说道:“而这五百人在一年后的战斗能力,顶多达到以一挡五,也就是二千五百名士卒的战斗能力,亏了足足一小半了啊,”李敬业见李恪沒有退缩,反而拿出兵书來说话,不由紧张了起來,据理力争道,

    “四弟所言甚是,这中间足足亏了一半啊,”秦怀玉连连点头的赞成道,他也想要劝说李恪放弃掉这个疯狂的念头,

    “你们说的都沒错,但是你们沒想到目前的情况,我养不到四千兵,五百兵已经是大了底超天的了,所以,这是其一,”说着,李恪对着两个哑口无言的兄弟笑着道:“而且,计算的方式也不能按照这样算,这是其二,”

    “比如说,我养五百人的军队,用掉了能养出四千人军队的财富,但却只养出來的战斗能力相当于两千五百人,看似亏本了,但是我只用了五百个壮丁,而战斗力却相当于两千五百人,等于是省下了一千五百个人,这些省下來的壮丁劳作出來的财富,会是多少,”李恪的这种前所未有的计算方式,让江澜,秦怀玉,李敬业三人蓦然的抬起了头,震惊的看着李恪,

    二人都还沒有多大,但是基本的算术都是会的,按照李恪的计算方式一算,这么做根本沒有亏本,反而是赚了,

    只是这个办法太奇特,沒有人想到过罢了,在兵书上说的,兵在精,而不在多,这句话不仅是象征着精锐兵丁的作用,也是帮助一个国家,省下了一大批的壮年劳动力,

    “兵在精,而不在多”江澜默默的叹道,他领悟着李恪刚刚所说的话,他沒有想到的是,竟然能这样算,世界上还能有这样的算法,

    看着秦怀玉二人不再说话,李恪呵呵一笑,起身看向前方,渐渐的眼神有些变得深邃,“而且我也不想养上数万,或者十万这样的军队,如果有机会,我只要养出五千这样的精兵,就足以支撑一场大的战争了,精锐,有精锐的用法,不是吗,”

    说着,李恪笑着转过头,对二人道,

    “一切听从四哥的,”秦怀玉,李敬业二人相视了一眼,心中已经沒有了顾忌,齐齐道,如果真的就想李恪所说的这样,哪么用不了多久,这五百军那就绝对对得起这虎卫军这个名字,

    “好,哪么江澜,先去买二百头猪养來,长安城里面哪里有猪,你都得给我带回來,我要你顿顿肉食供养军队,你可有疑问,”李恪提起声音对江澜下令道,废话,现在不就只有江澜能跑腿,难道还要让秦怀玉他们去,看了一眼江澜,李恪顿时觉得自己的人才到底身在何方啊,

    “属下沒有疑问,醉仙楼的成绩主公你也是看见了,虽说这开头难,但是属下一定会挺过去,一定给咱们虎卫军最好的猪肉吃,我要让咱们的虎卫军将來闻名天下,,”江澜说的强劲而有力,他作为一名属下,对自己的上司保证着,这是个男人,一个军人最好的开端,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忍一忍咋们就会过去的,这钱就是给人用的,虎卫军,将來定是大唐第一强兵,我也向你们保证,”李恪听着江澜所说的话,他可以感受的出,江澜的那番话是一个属下对上司的肯定,是一种信任,

    “江澜为主公就是上刀山,下活海也在所不惜,”听见李恪也对自己保证,江澜此时又一次的保证着对李恪的忠诚,

    看着江澜,李恪知道自己是无人可用,但是他明白,这是一个开始,这是他的一个开始,也是将來大唐的一个开始,所以有一个好的开始,那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不仅仅拥有开始的并不是李恪一人尔,

    如今的大唐,李恪正在努力的发展自己,这是他的一个开始,而不仅仅就只有李恪一人也,也许就有哪么几个人,已经不淡定了,已经开始了蠢蠢欲动了,和李恪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想着那个位置罢了,

    军营处,一眼望去,一个中年人无比的失落,身上的铠甲,就让人误以为就是那打了败战的将军似的,

    但是确不是这样,相仿,他刚刚打了一个大胜战,虽然说战场上,他无比的英勇,但是在另外一个战场上,他却是输的一塌糊涂,

    李世民打死也不明白父王为什么就是喜欢大哥,不就是比他自己早生了几年,有了个长子的身份罢了,可是他样样都不如自己,就是这样,他在那太子位上呆着是安然自得般,

    而此时的李世民在心中默默叹到:“他不明白大哥到底有哪里好,论才华,李世民上马能领兵作战,无往不胜,下马能安邦治国,国泰明安,而李建成不就是靠着后宫那些妃子在父王耳边吹风罢了,论才华,武力,他李建成就是拍马我赶不上自己,”

    李世民想到了这些,但是却不能说出什么,正如他所想,才华武力,李建成和他是差了不是一点点,李世民不甘心,他不甘心为什么自己已经可以唾手可得的太子之位就要得手的时候却突然间沒有了,而且自己还接到命令,发配杜淹前去充军,

    李世民也沒有想到竟然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明白这次的事情已经被父亲给看的清楚,现在这样做不过是给李世民一个交代而已,派了李世民和李建成的一个幕憭前去充军,李世民知道无非是平衡尔罢了,

    只是他不甘心,自己在谋划这件事情之前可是将自己的一个儿子前去送个李建成打,早知道7手心手背都是肉,哪里有不疼的道理,李恪在怎么样是自己的孩子,虎毒不食子,老虎都不吃自己的孩子,何况自己还是有着那么点良心所谓的人呢,

    荀子提出,人性本善,自己为了利益,而将自己的儿子送入了虎口,而到了最后,偏偏的一切的一切都沒有成果,反而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弄到了最后是别人说不是,

    李世民只有对酒消愁,他无力反抗,唯有饮酒才能得到心灵的空虚,而此时的李世民脸上,仿佛就是苍老了一般,脸色说不出來的 苦涩,

    而在李世民手中的酒物若是喝过这个的人一眼就能看的出來,这就是二锅头,

    喝了一口,喉咙的辛辣,让人免不了一份激动,李世民也是听人说这长安城内出了一中好酒,原先是出征之前叫人特意去长安带回來,当时的意气风发早已不见了,当时李世民还特意花了重资,准备带回來与将士同饮的,因为父亲答应过他,只要打赢了这场仗,那就说明他李世民赢了,应了不仅仅是杨文干,而且更是赢得皇位,

    可是回來却是一切都是物是人非了,酒不过依然是那些酒,可是喝的味道,那就是变了,沒有了那种心情,无非是那种本來应该庆幸的的心情都沒有了,带來了就只有这种悲伤的心情,

    李世民咕噜的一口,不得不说,这二锅头真的不是浪费虚名啊,

    “恐怕,我李世民以后要与这酒同伴了吧,他日无牵无挂,无忧无虑般了,”李世民喝了一口,就感觉自己喜欢上这种烈酒,又想到了以前发生的一切,他发现自己是不是应该就只能做一个安稳的王爷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难道秦王以后就这样沉沦下去吗,如果真的这样,那我杜淹就是跟错了人,”出现在李世民眼前的人正是杜淹,上次将李恪送入虎口从而定计的就是他,

    “难道这样不好吗,我不配作这些我应该作的东西,身为父亲,我沒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反而是将他送入虎口,我”李世民都说不出來话被杜淹就给打断了,

    “秦王,从那一次你试小郡王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看出來,郡王乃大才,缺少的无非就是锻炼罢了,虽然说秦王您将他送入太子哪里的时候,他并沒有说什么,”

    说到这里,杜淹看了一眼李世民,而李世民的眼中仿佛出现了失望,因为他提出了伤心的事情,也是,这件事情现在深深的打击着李世民,将李世民最不堪的一面说了出來,而杜淹看的出來,李世民在耐心的听自己说完,

    “这意味着他自己知道,他忠义无双,不然是不会救下与他互不相关的人,可是他非但站出來,而且跟是替他们出了恶气,而且,从他那一论中,可以看的出來,他懂大体,知道秦王您是要作大事,而他是你的儿子,就必须要忍下來,”杜淹一方面夸奖的说道,

    他现在是一个将要被流放的人,他不想看见的是自己的主公还是那般沦落的样子,他更不希望李世民就这样下去从此一蹶不振,哪么他们以前的所有的所作所为,那些的一切的一切,都两成为了天空中那些浮云,即将成为过去,所以他现在希望的就是,李世民能够振作起來,

    “我们还会成功吗,”李世民经历过了刚才的失败,有点疑问的 说道,

    “会,”杜淹坚定的回到道

    “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因为这是我们的结束,同样,我相信,他会成为我们的开始,”杜淹感情壮语般的说出來,

    “杜淹,辛苦你了,”

    李世民冷不丁的说出这句话,其实解放自己之后,他看着眼前这位忠心自己的一大战将即将就要走了,他内心有多莫的不甘心,

    杜淹知道李世民所说的是自己即将被流放的事情,虽然内心苦煞不已,但是正如同他自己说的那样,同样这是一个开始而已,以后会雨过天晴的,

    “说不定是顿美差呢,”杜淹打趣的说道,

    听见杜淹说出这话,李世民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出來,大笑的说道:“來,我们喝,今天我们两就不醉不归,也就当是为你践行啦,”

    说完后,李世民亲自酒递给杜淹,

    “莫非是那天下闻名,千金难得一换的二锅头乎,”杜淹连忙接住酒,闻了一口,果然香气扑鼻而來,他知道不可能是那平常喝的酒,随急想到了二锅头,立马就问起了李世民來,

    “是也,”

    “哪么今日老朽也是有福啦,下次能喝到这酒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啦,”杜淹说着便喝了起來,

    而李世民却是听的别番意向,暗自在内心保证到,我李世民一定会让你在喝到这酒的,

    “咳咳”杜淹哪里知道这酒的猛劲,准备一口喝完,可是哪里知道这酒竟然如此辛辣,可是苦了他了,

    而站在一旁的李世民由于刚才的发呆,忘记了提醒这回事,看见这杜淹的表情又觉得十分搞笑,随后有哈哈大笑了起來,

    看见李世民这样得意忘形般,杜淹小声嘀咕着,“莫非秦王刚才也是一口喝的,”

    听见杜淹的这句话,李世民立马停住了大声笑语,

    剩下的李世民和杜淹都心照不宣了起來,

    “來,秦王,我们喝”

    “好,我们喝,今天不醉不归”

    就如那好友一般,开始了谈天论地,

    而此时的另外一方,

    李世民在喝酒解愁,但是另外一人却不淡定了,明明被人陷害不说,那大牢自己可是呆了不少日子,吃的都是他妈的粗粮,他堂堂一个太子,哪里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给直接抓起來的啊,

    他心里充满了不甘,如果不是李渊看出來了,还有那些旁边人的说话,说不定这太子之位早已贡手相让了,

    “李世民,亏我当他是兄弟,他却和我玩阴的,”房间出李建成大声的说道,此时的他已经是恼怒成胸,

    而站在他一旁的一人,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來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大哥,既然他不仁,那我们就不义,”

    “大哥,既然他不仁,那我们就不义,”

    此话一出,立马就被李建成给打断了,“三弟,以后不许这样说,好歹我们还是兄弟,我又能不义到哪里去,”李建成立马就打断他的话,此刻更是体现出李建成的懦弱,

    见李建成如此说,李元吉脸上并沒有出现什么急躁的表情,不得不说,他可以说自己是了解李建成最多的人,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李建成会这样说的,但是他还是要苦口婆心的來劝导,

    “大哥,你难道还要这样下去吗,那你也不想想,你难道就这样咽下去这口气吗,你能咽的下去吗,”

    李元吉的一连串的问话,令李建成不知所措了起來,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自己是恨他,的的确确的很李世民,但是如果那一次不是自己将他家的孩子拉出去打,说不定李世民就不会这样,说到底,他觉得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一点,太强势了,才会引发了李世民会陷害自己,

    随后李建成又思考着,自己是当今大唐的太子,可所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分青红皂白就被他李世民给陷害了,不管给任何人,都不可能会咽的下去的,随机李建成被李元吉这么一说,好像还是这么一回理,

    李元吉见李建成的表情,表示到欣慰,随后有说下去:“我知道哥哥你一定是很不愿意吧,想想你是如今的太子,那个敢得罪你,他老 二算个什么东西啊,不过外面虽然说是个天策府大将军,到头來还不是你的一条狗而已,大哥,若是你真的咽下去了,那么以后有多少人都可以爬上來了,你自己掂量吧,”

    “哼,对,他李世民不过一条狗罢了,既然他都能对我这样,而且父王还让我太子府中王珪、韦挺二人一同流放,我实在是不甘啊,”李建成被李元吉这么一说,他也是怒气上头,正如李元吉刚才所说,既然李世民他不仁,那么自己也就不义了,

    李元吉听出这一语,知道李建成是点通了,随后二人相视的望了望,

    随后都各自明白了对方的心意,笑了起來,

    时间飞速,日月如梭,时间已经到了武德九年,

    夏日午后的阳光,倾洒下來,让人暖洋洋的提不起力气,可是在秦王府的后院中,却有一名魁梧的少年在不知疲倦的练习着剑法,攻守之间,浑然天成,剑势似行云流水,丝毫不见凝滞之意,可见这少年在浸淫剑道之术上颇下过苦功,

    重生以來,

    李恪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严寒酷暑,每天都坚持着练习夺命十三剑,,晚上则是用各种师父交给他方法和草药,打熬力气,强化筋骨,

    在加上两年的苦练,李恪剑术自成一派,虽然离宗师之境距离尚远,但也称得上是登堂入室了,尤其让李恪惊喜的,就是身体的变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从重生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力气比前世大了好几倍,然后,在经过各种21世纪的训练方法和今生各种珍稀草药的培元固本之下,最大限度的激发出潜在的能量,李恪觉得自己现在可以轻易的一拳打死一头牛,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练完剑术,李恪收起了手中长剑,刚用毛巾擦完汗,就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起,

    不用问,肯定是熟知自己习性的母亲给自己送茶來了,这几年來,每当自己练功的间隙,母亲都会抓住他短暂的休息时间,端着亲手煮的茶,或者是蜜水之类的茶饮送过來,有时李世民,李乾承他们也会跟着过來,特别是最后李世民和自己的亲近让李恪越來越深切的体会到了亲情的温暖,

    而他和李世民的关系也逐渐的改善了起來,

    果然,院门被推开后,如意公主丰姿卓绝的身影出现在李恪的视线中,她缓步走到李恪身边,拿起放在衣架上的外衣披在了李恪的身上,然后探手入怀,取出一方洁白的丝帕,轻柔的向李恪的额头上擦去,

    李恪感受着母亲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母爱,脸上浮现出愉悦的笑容:“母亲,孩儿刚才已经擦过汗了,”如意公主轻轻“嗯”立刻一声,手中的动作却沒有停歇,认真而仔细的帮着李恪又擦了一遍,

    “郡王”突然间传來了水儿的声音,

    看见水儿兴冲冲的,李恪连忙招呼到,“这呢”

    “郡王郡王 ”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毛躁躁的啊,别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的秦王府里面的下人不识大体呢,”如意公主见水儿跑的如此急切连忙教训了起來,

    看见如意公主也在这里,水儿大为一惊,连忙施礼:“孺人吉祥,奴婢刚刚沒有看见孺人,请孺人赎罪,”

    “水儿,说吧,什么事情啊,”

    水儿见如意公主并沒有怪罪的意思,连忙回答李恪的问題,“刚才秦王回府,陛下赏了秦王一匹马驹,他说只要府中有人可以驯服他的就可以拥有这匹良驹,刚才世子去试过了,差点还摔了下來呢,”水儿说着嘴中带着鄙视的样子,

    还沒等水儿说完,李恪就一溜烟的 跑了出去,

    “郡王,你慢点,”

    “这孩子,哎”如意公主知道李恪对这些东西敏感,所以沒多说什么,

    大堂之外,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铁笼子,笼子里关着一匹幼马,通体雪白,唯有额头处,长着一簇三寸长金色的鬃毛,形似月牙,颈下一圈鬃毛格外雄壮,似是雄狮一般,

    “孩儿见过父王,”李恪來到大堂外,连忙向李世民施礼,

    李世民看见李恪朗声说道:“这是你皇爷爷赏给我的良驹,别看它现在是幼驹,它可是西域马王的后代,纯种的汗血宝马,名曰照夜雪狮子,恪儿,父王刚刚说过,这府中只要你们能驯服它,这匹马就是你们的,恪儿,來试试吧,”李世民沒有一脸刚毅的样子,相反的是一脸慈父的样子

    李恪闻言,欣喜若狂,自己的目标就是像汉初骠骑大将军霍去病那样威震四方,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有了这匹宝马,岂不是如虎添翼,快步走到铁笼前,李恪注视着雪白的马驹,轻声说道:“委屈你了,我这就放你出來,将來我们一起驰骋疆场,”说完,双手分别握住两根铁笼上的铁条,大喝一声:“开,”

    两根铁条就仿佛是纸做的一样,在李恪的手中应声而断,大堂外围观的一众家丁忍不住齐声喝彩起來,热血沸腾的大喊:“三公子威武,”而那些端茶倒水的丫鬟们则是不约而同的长大了樱桃小口,那吃惊的模样,分外惹人怜爱,

    李恪沒有关注别人的反应,专注的看着笼中的马驹,然后再次伸出双手,又抓住了两根铁条,再次大喝:“开,”又是两根铁条被拧断,

    李恪退后了两步,对着笼中的马驹说道:“照夜,出來吧,”马驹似乎是感受到了李恪的心意,从铁笼中一跃而出,然后似是脱缰的野马一般,用风一样的速度在院子里跑起圈來,

    李恪看着奔跑中的照夜哈哈一笑,然后飞奔几步,飞身跃上照夜的马背,大声喊道:“疾,”照夜似是领会了李恪的意思,如风般奔跑的身影,骤然又加快了几分速度,快似闪电,跑了十多圈之后,感觉到照夜的发泄差不多了、

    李恪猛然一勒双腿,喝道:“徐,”照夜在疾驰中猛然收力,马蹄重重的践踏了几下大地,身形顿时慢了下來,李恪在马背上直起上半身,再次大喝:“不动,”照夜就仿佛是李恪的延伸体一样,听话的停止了动作,口中唏律律一声长鸣,一双后蹄略微弯曲,一双前蹄则是腾空而起,连人带马滞留在空中片刻,显得威武非凡,周围的人们看的目瞪口呆,任谁也沒想到,这匹西域马王的幼驹会是如此神骏,更是沒有人想到,年仅八岁的李恪会拥有如此精湛的骑术,

    “好,”最先反应过來的,还是李世民,此刻,这位名动天下秦王轻抚着长须,口中称赞不已:“疾如风,侵如火,徐如林,不动如山,这一人一马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啊,真不愧是我李世民的儿子,”等到李世民说完这句话,其余人等才回过神儿來,且不说李世民脸上那一脸洋溢的表情,单是那些下人家丁们卖力的呼喝声,和丫鬟们满眼的桃花,就能知道此刻的李恪是多么的威武,多么的拉风,多么的霸气侧漏了,

    下一刻,整个秦王府都响起了“威武”“威武”的呼喊声,经久不息,

    今天老黑的脚扭伤了,所以刚才去休息去了,但是刚把冰块敷完之后,想起了今天还得更新这个,于是乎,立刻打开手机,屁颠的开始奋笔疾书了起來,

    如果说大唐这本书大家还在看,哪么就请大家帮忙订阅一下吧,在这里老黑先感谢一下你们啦,

    王府之中,一片欢快景象,此时李世民脸上洋溢着无比的自豪感,而在另外被甩伤的李承乾却是一脸的嫉妒,从当时的一幕幕,可以说李恪这个庶子抢尽了他应有的一幕, 他实在不甘心,为什么别人可以,而自己却不可以,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淡黄色袍 衫,头戴高山冠的亲王府内侍走 到李世民前,“拜见秦王,”

    欢快之余,突然來了一个不速之客,李世民心里高兴,连忙喊到“免礼,不知公公今日來访有何贵干啊,”无事不登三宝殿,李世民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禀秦王殿下,太子殿下派人 请秦王到东宫赴宴,说是齐王殿 下昨日亲手猎到一只梅花鹿,所 以请殿下务必赴宴,

    ” “哦……,”李世民疑窦顿生, 遂又问道:“太子还邀请了那些人 参加宴会,”

    “说是除了太子和齐王就请了 淮安王,似乎还有东宫洗马魏征,再就沒有别人了,”内侍答 道,

    李世民略微思量向内侍吩咐 道:“你且去传话,本王就到,必 定赴宴,”

    “诺,” 看着内侍退身而去,长孙无 忌在袖中拿出一块较鸡蛋略小一 圈的翠绿雕燕玉环,在手中把玩 着,冷笑道:“酒无好酒,宴无好 宴,殿下可要当心啊,”

    李世民思量片刻,眉头紧锁 低沉的说道:“就算是鸿门宴也得 去,此时决不应该是我先低头, 不能让太子和齐王蔑视了我,”

    “既然如此,殿下,暂且等我 片刻,我回房换件衣服就來,这 个‘鸿门宴’我赔你去,”长孙无忌并 不等李世民说话,他已经出门而去了,但是刚才那一面,虽然说李恪是大放奕彩,但是对于长孙无忌來说一点都不算什么,因为他一直都讨厌着李恪,因为他恨隋朝,连李恪也一起给记恨上了,

    此时的李恪看见的长孙无忌却是如此坦荡荡般,虽然说长孙无忌对自己有很大的偏见,但是李恪有何曾不知道呢,从上辈子都是一样,虽然说李恪要改变历史,但是想改变他和长孙无忌的关系,那是不可能的,

    随着长孙无忌的快步离开, 李世民沉思半响,顾不得过多的 嘱咐李泰,怀着沉重的步履离开 了不久前还充满欢声笑语的小 院,

    二人先后离去,大堂之中也散去了不少人,李恪也知道就如长孙无忌刚才诉说的那样酒无好酒,宴无好宴,可是历史的发展,李恪并沒有阻止的意思,他记得这次李世民还是活过來了,当然,要不了多久,更是李恪自己也等不及的玄武门事件的发生了,

    李恪是又喜又忧,他的准备可以说做的怎么样全部投到了虎卫军上和酒楼,当然,这也是李恪现在得意的作品,

    水儿貌似看出了李恪的忧虑,站起身 來,两只嫩藕般的玉手放在李泰 头部两侧轻轻揉动着,说道:“三郎不必为秦王担忧,殿下是视千军万马如无物的豪杰,怎么可能被小小的宴会困住,

    虽然太子和 殿下之间不和,但毕竟还有兄弟 情分在的,秦王殿下一定会安然 回來,你别徒耗精神的胡乱琢磨 了,” 水儿的宽慰丝毫不能缓解李恪的担心,时人皆知功高震主的李世民已经和太子之间早已水火 不容,即将到來的将是图穷匕见 的争斗,

    而此时來到李恪眼前的李承乾刚好听到水儿说的话“是啊,三弟,你就别杞人忧天了,父王一定会沒事的,还有就是为兄今日可得恭喜三弟喜得一良驹啊,”

    “哥哥莫要赞赏了,小弟刚刚可能受到了这马儿惊怕,小弟就先走一步了,”说完便向李承乾鞠躬,

    “三弟慢走,”

    李恪深深陷入了矛盾之中,有心说出 将要发生的事,又怕历史的轨迹 被自己这支小蝴蝶扇动的支离破 碎;若是置之不理,已经身处之 中的李恪又怕李世民棋差一招, 纠结的心思空耗着李恪那本不坚 韧的神经,

    而在李恪走了之后,李承乾冷哼一句“以为自己得了匹马就开始作装模做样,呸”

    而回到房中,李恪也无心顾虑那照夜雪狮子,水儿实在不忍心看着李恪独自愁苦,在水儿三番四次的催促劝慰下,李恪躺在那架金丝楠大 床上,即便是随着水儿团扇的轻 摇,歌谣哼唱,这往日最有效的 催眠方式,今日也全然无用,

    随着日渐西山,天色渐渐昏,日落月升,很快,时间到了晚上,

    夜色深沉,皇城东部的太子府早 已被各种各样的宫灯点亮,走重 明门,过明德门,穿过明德殿, 才能到达崇教殿 此时的崇教殿灯火通明,一 盏盏点燃蜜蜡的宫灯高高挂起,,

    映照着大殿毫纤必显,正殿前, 一队队盔甲鲜明的卫士不断的巡 逻走动,丝毫不敢怠慢,

    威武的武士有着鲜明对比的是一个个 衣着艳丽的宫女,她们蹑手蹑脚 将内侍们由厨房提來的菜品迅速 却有序的送进殿中,

    内殿中却不同于殿外,这里 酒酣人醉,歌舞升腾,正中央的 正位上,现今的太子李建成斜依 在美婢身上,左下首依次按照身 份尊卑坐着淮安王李神通,秦王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

    右边是齐王 李元吉和东宫洗马魏征,每人身边各有美婢服侍用餐,

    初唐的酒宴不是众人围坐在 一张桌子周围,而是每人一张案 几排列在主位的两侧,案几上放 着各种鲜美的菜肴,客人跪坐在 案几之后,

    由美婢或者小厮小心 伺候,若是宫廷宴席基本上是沒 有小厮,而是由内侍接手,

    由于客人是坐在两侧,所以 中间空旷的地方一般都有歌舞的 表演,

    此刻在殿中表演的正是从太常寺召來的舞女,

    只见这些身姿 妩媚的舞女如穿花蝴蝶般在大殿 中翩跹舞动,偶尔到几案之上端 起一杯美酒,琼首高昂

    ,一饮而尽,自然博得一阵叫好声,一 片“命舞燕翩翻,歌珠贯串,”的奢 华景象, 酒菜虽好,歌舞虽妙,娇婢 虽美,但李世民在这里仍然坐如 针毡,恨不得立刻起身而去,

    酒宴上人虽不多,席面上的 内容却是极为有趣,李元吉不停的拉着魏征说着风月韵事,偶尔和李世民交谈几句却是极尽嘲讽 之言,

    李世民则是拉着长孙无忌,李神通三人频频举杯,但赤 金雕兽双耳樽里的酒却不见少,

    地位最尊的太子李建成根本不像个主人,手握金樽,好似一辈子 沒见过歌舞似得盯着场下的舞娘,偶尔才招呼大家几句,

    更像 主人的是淮安王李神通,不停的 向众人敬酒,在李元吉挑衅的时 候,依仗自己做叔叔的身份训斥几句,

    一场酒宴用了将近两个时 辰,坐立不安的李世民终于熬到了酒宴将要结束,却不想忽的传 來李建成那刺耳的声音:“二弟 啊,昨日的‘太白经天’你可知晓,”

    听言长孙无忌心中一惊,思 量:“这就來了,”

    李世民却是长舒 一口气,心道:“來了就好,你敢亮出刀子,我就有坚盾应付;就 怕你不來,看不见的刀子才能扎 到要害之处,既然你摆明刀枪, 还真就不怕对付不了你,”

    沒等李世民答话,李元吉却坐直了身子,双目闪烁着戏谑 道:“太史局不是得出结论了吗, 太白高悬于秦地,将來秦王必得天下,太子大哥,你要让位了, 看來我以后得找秦王混口饭吃了,” 太子李建成与李元吉一样注 视着李世民,对李元吉的话充耳 不闻,微笑不语,

    李世民略一思量,丝毫不让 的反问道:“太史局的太史令傅奕 似乎是太子的人吧,”言外之意已 经太过明显:你太子的人说我要 造反,不就是你安排的吗,

    太子一愣,说道:“二弟,你 这话说的可是沒道理,太史令又不是我东宫臣属,那是父皇所任 命的,怎么就成了我的人,你这 话将父皇置于何地,

    不等李世民解释,李元吉又 跳了出來,讥讽道:“‘太白经天’那 是苍天示警,又不是人力所能安 排的,关他太史令什么事,莫非是 二哥心虚,”

    李世民瞪了上蹿下跳的李元 吉一眼,拱手向李神通施礼,说 道:“王叔作证,我只是就事论 事,丝毫沒有藐视父皇的意思, 他日若有人拿此事作怪,还望王 叔还我个清白,”

    李神通是李渊的同父异母弟 弟,从李渊太原起兵就跟随身 边,极得李渊信任更在李渊建唐 称皇之后封李神通为淮安王,

    久 在长安的李神通早就明了李世民 兄弟之间的矛盾,也对李世民多 方照顾,

    一方面是和李世民同为 领军大将自然有些惺惺相惜,另 方面生性豪迈、敢作敢为的李神 通对太子那些龌龊手段着实是十 分厌烦,

    所以偏袒李世民就避免 不了的了, 虽然李神通厌烦太子和李元 吉的做派,但也不好在东宫中把 话说的太过,只好对李世民说 道:“秦王多虑了,哪有当哥哥的 诬陷弟弟的说法,莫要担心,”末 了还加了一句“万事有你王叔我 呢,” 李神通和秦王之间的心照不 宣有些惹恼了太子和齐王,

    一时 酒宴的气氛彻底冷清了,魏征身 份较在座低太多,背后为太子出 主意还可以,但在这个酒宴上只 是个陪客,

    长孙无忌依仗妹妹是 秦王妃,又常在皇帝李渊面前走 动,为了缓和酒宴的气氛,走到 太子面前说道:“臣敬太子殿下一 杯,谢谢太子殿下的款待,”

    “嗯,”虽然太子心中恼怒,但作为太子即便是装也要装出容人 之量,鼻子哼了一声,将酒一口 饮尽,

    长孙无忌忙对太子道谢,又 转到了齐王面前,拿起桌案上的 赤金雕龙执壶满满的为齐王斟了 一樽,谁料,齐王却是不给半分 情面,对长孙无忌喝道:“滚,本 王用不找你來谄媚,”说着大袖一 甩,不但打洒了长孙无忌双手高 举的酒樽,还连带着打翻了立在 桌案上的执壶,

    酒顺执壶口流淌 出來,更可气的是李元吉还似沒事人一样,扶起执壶给自己斟上 一樽,好似长孙无忌还沒有眼前 的这壶酒珍贵,

    看着被气得浑身颤抖的长孙 无忌,李世民也同样怒不可遏, 站立起來手指着李元吉,说 道:“你……,” “世民,且安坐,且安坐,”李神通边拉扯边用眼神示意李世 民,边上还有个太子在看热闹,

    李世民在李神通的劝阻下冷 静下來,低头思量着:李元吉的暴怒是不是太子事先安排好的,

    若是闹出大事,肯定是不受李渊 喜爱的自己吃亏,与其落在太子 的圈套里,还不如现在忍一口气 呢,

    “无忌,我樽里空了,你來帮我斟上,”李世民不能看着长孙无 忌站在那里尴尬的手足无措,出 言解围道, 张素无忌被气的迷迷糊糊 的,竟然顺手抄起案几上的执壶 就向李世民走去,

    老黑,在这里拜托了,如果可以的话请來17k里來,帮忙老黑订阅一下,其实说真的,看一张就不过是1毛钱的事情,一个月都花不到你们一包烟的零头,在这里,老黑拜托拜托了,

    求订阅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