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清君侧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本书在首发,不管是看盗版的还是正版的书迷,请加连老黑书友群:296315080

    不管你看什么版都说明你喜欢大唐这本书,老黑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老黑这个月上架的,如果大家可以的话,老黑在这里希望各位看官能來17k这个网站给老黑來点订阅,

    一张不过就只有一毛钱,看一个月也就只有三块钱,大家只是需要少抽几根烟的事情而已,所以老黑在这里希望大家能來给我订阅,

    明天要比赛了,但是不是什么大规模,老黑绝对将任何比赛都会看重的,先提前通知一下,有可能会请假两天,希望可以谅解,

    兴奋的李恪和李强回到了秦王府,如今他少的就是等待,除非历史改变了,哪么李世民永远都不会走掉的,因为玄武门事件很快就要开始了,

    “父王,孩儿回來了”李恪刚回來,刚准备将自己拜师李靖恩经过说给他听,可是一进來却是见到长孙无忌那双肥嘟嘟的脸充满了焦虑,而此时李世民却是背对着他,但李恪可以保证此时的李世民也是一定在忧虑着什么吧,

    李恪向李承乾使了眼色,

    “刚刚东宫的内探打发人偷偷的给父王送了一封信,说太子叔叔他们正密谋陷害殿下,让父王小心一点,看來真的要如三弟所说的那样,父王有可能洛阳是真的去不了咯 ”说完李承乾拿了桌子上的那份信给李恪看,

    李恪接过信,立刻打开,

    李恪也好奇太子为李世民准备了 什么样的陷阱,于是颠颠的绕到李世民的背后,小脑袋从李世民肩膀探了出去,不管用什么计策,他仿佛看的出來这洛阳是真的去不了咯,但是自己刚刚的事情有可能会给李世民带來欣喜,因为这件事对于李世民要发动玄武门之变的话可是会给他带來无穷的收益的,

    先不说李恪拜师李靖,这层关系就不会使得真的想历史那样,李靖和李绩做中立派,而那个李绩更别说,凭借着李敬业的关系,李绩已经逐渐的成为了李世民在朝堂上的得力助手了,

    李世民也沒在意李恪的举动,倒是长孙无忌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信的字数不多,却是把太子李建成及其下属,在东宫针对李世民定计的全部过程一丝不漏的 全都描述一遍,

    就连魏征临走的 轻叹都记录在案,对于这个内探当奸细能当的如此专业,李恪心中不禁暗自佩服,相传李世民就有一个专门的组织就是密探,现在看來这水平什么的都是杠杠的,果然相传不假,

    良久之后,李世民对长孙无忌说道:“无忌兄,太子的动作连恪儿都预料到了,只不过沒想到他们发动的这样快,看來太子等不及了,我们得先发制人才行了啊,” 此刻的李世民脸上露出奸诈的目光,

    “哼哼,三公子可能是碰巧猜对了而已,”要是换做李承乾有这份见解,长孙无忌定会赞扬一番,可是李恪,他却不行,

    李恪听见长孙无忌这样说也沒当回事,本來长孙无忌就是自己的对头,李恪又仔细的看一遍信,说到:“多亏太子糊涂,沒听魏征的,好毒的魏征啊,

    李恪近乎童言的感叹让殿内的众人不觉莞尔,殿内凝重的气氛也轻松不少, 心性向來坚韧慎密的长孙 凝神思考后说道:“殿下,大哥, 你们别着急,太子做事向來喜欢 从后宫入手,我这就去后宫找各 位娘娘,看能不能在中间周旋一 二,”

    听到长孙氏要到后宫为李世民辩解,李恪连忙抱住长孙氏, 说到:“婶婶,你不能去,天知道我那个性格懦弱,耳根子软的皇爷爷听太子他们说了些什么,你去后宫不是给自己找委屈受吗, 万一那个人把心一横,软禁了 你,那不是让父王投鼠忌器吗, 所以,婶婶,你那里也不能去, 就在这秦王府呆着,”

    然后李恪故作豪迈的说 到:“婶婶,男人的事就让我们男人去办,我们办砸了,你这个巾 帼英雄再出头帮我们料理,”

    长孙氏听着李恪小大人的话语,眼圈有些红润了,蹲下身來上下打量着里咯,戏谑中带着 点哽咽说道:“一时沒注意,我们的恪儿成大男人了,知道心疼婶婶了,妹妹你可真是有福啊,我们家的乾儿何时才长得大啊,”长孙氏说着对如意公主相视的望了望,又看了看旁边的儿子李承乾,

    李恪和长孙氏二人的对话让李世民有 些羞愧,一直以來,涉及到李渊 后宫的事都是长孙氏在处理,习惯成自然的李世民差点就答应了长孙氏的请求,经由李恪插科打诨般的提醒,才发觉此时长孙氏去后宫会面临很大的危险,李 民不免在心中产生了羞愧,

    很快,李世民的羞愧就转化成了怒火,暗自思量太子欺人太甚,自己都准备退出长安,李建成还抓住不放,难道非得要逼自 己反了不成,

    一次次,一回回 的,诬陷自己,造谣生事,逼迫 的自己忍无可忍,退无可退,连带着亲人,朋友,属下都不得安宁, 越想越怒,气愤的李世民对 长孙无忌喊道:“立刻召侯君集, 尉迟敬德,高士廉,房玄龄……,來府上, 立刻就去,” 感受到了李世民的怒火,长孙无忌“诺”了一声,转身就走,

    与李恪擦身而过,却是一脸嘲笑,

    时间不长,李世民的怒火还 沒完全消退,就见长孙无忌带着侯君集,尉迟敬德,高士廉走进殿來,

    长孙无忌凑近李世民身边, 低声禀报:“殿下,时间紧迫,我沒來得及召集所有人,

    房玄龄, 杜如晦,程知节他们说一切听从殿下安排,由于皇上之前下过旨意,禁止他们和秦王联系,其余 的人要等天色晚些才能过來,我 们还是先议一下,等他们晚上來了再详细安排,”

    “也好,”李世民痛快的说道:“我们先大体商量一下,晚点时间等他们來了再将细节完善,”

    长孙无忌将事情前后仔细的说了一遍,众人互相看着却沒人开腔,

    皇家内部的事,作为臣属是不好说话的,若不是和自己性命攸关,众人避都來不及,怎么会到秦王府來,,

    在李世民沒有定下语前,是沒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随意说话,

    李世民看着众人之间你望着 我,我望着你的,都不说话,也明白大家的顾虑,和颜悦色的对大家说道:“你们都是和我征战沙 场数年的,说是下属,我更把你们当做朋友,今天事情紧急,不仅仅是我秦王府一家一府的事情,和大家都有干系牵连,

    大家不用在意我的想法,谁想到什么 办法就说出來,大家商议一下,

    作者-l老黑 2014-9-28 22:17:15

    看着大家依然是不敢说话, 李世民只好又说道:“你们也是知道我李世民的,一言九鼎,决不食言,今天,无论大家说出什么 计策,无论计策高明与否,哪怕是大逆不道,祸及九族的言谈, 也沒人会计较,更不会在事后论 罪,

    如果大家还相信我李世民, 就都说说吧,” 李世民的话是说透彻了,众 人之间依然是互相观望,大家都清楚此刻和朝堂之上互相推诿的情形不同,

    说出來的话,要有根有据,要切实可行的,

    在现在的局面下,能奏效的计策,都是险中求存,在沒有明确秦王想法的情况下,一时之间大家还都真不 好开口,

    一时之间,众人的目光先是紧盯着长孙无忌,看到长孙无忌 只是低头把玩着玉环,根本不抬头,只好又把目光投向了抚养长孙氏多年,身为李世民亲舅丈, 雍州治中高士廉身上,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高士廉心中发恨,虽然和李世民是亲属关系,但这浑水也不愿意趟,可众人现在都看着他,若不表态, 不用说别人,就是李世民在心里也会埋怨的,于是紧了紧衣襟, 咬着牙说道:“殿下,我认为现在 只有两条路走;一是马上走,现在就召集众人,轻装出城,直奔洛阳,现在洛阳有李大亮在打理,去洛阳安全还是沒问題的; 二就是……” 高士廉说到这里停了下來, 仔细观察李世民,试图在李世民脸上找到能支持自己将第二条说 下去的神情,

    不料,李世民仍然是那副洗耳恭听,等待他继续说 下去的样子, “清君侧,”无奈的高士廉只好把这让人忌讳的词从牙关里挤了出來,

    “清君侧”三个字落地有声,好似炸雷一般惊醒了满屋沉默的众人,

    终于有人开了这个头,终于有人敢于把这个话題摆在桌面上 研究,

    心里明白和拿出來研究是 两个概念,必须要有人敢于捅开着层窗户纸,

    表面上众人之间低声细语不 停,其实众人心中都松了一口 气,包括李世民和长孙氏以及旁观的李恪和李承乾在内,

    这两条路是明摆着的,任何人心里都明镜一 般,可就是沒办法说出口,

    说穿了,不想坐以待毙就只有第二条 路可走,第一条离开长安也不过 是饮鸩止渴的权宜之计,

    高士廉先提出來,也不过是打个埋伏, 根本沒指望大家能同意离开,

    能被李世民看上眼的那个不是人中精英,心里都清楚着呢,不过是都存在一定程度的私心,不肯捅开这层窗户纸罢了,

    在座的众人之中可以摆明了说出这三个字的只有两个半人,

    最好的人选是长孙无忌,可 是长孙无忌只是低头摆弄着玉环,让众人无计可施,

    高士廉作为抚养长孙氏的多年的亲舅舅, 可以说和秦王是一荣俱荣,一俱损,说出來也无可厚非,

    最终被众人目光逼视的高士廉也只有硬着头皮说出了大家想听的话,

    最后的半个人就是在座中年龄最小的李恪了,作为秦王三子,李氏子孙在李世民面前说什么过格的话也无大碍,

    可是李恪 却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这虽然是功劳,李恪可不愿意把自己和李建成联系到一起,

    万一哪天李世民想起哥哥來,再想到是李恪出的主意,给自己找不自在的事李恪才不会做呢,

    利特早想好了,在玄武门事变中,别人定下來大框,自己出点小主意,还有重要的两大将军自己恐怕都已经差不多收买了,

    所谓的“拾遗补缺”还可以,要让自己当出头的椽子那是 坚决不干的,

    在众人小声的议论中一直沉 默的李世民忽然问道:“各位合计的如何,这两条路走那条比较妥当啊,”

    众人又再次沉默了良久之 后,尉迟敬德先开口说道:“殿下,属下认为还是第二条‘清君 侧’吧,太子这些年來不断的逼迫我们,不停的污蔑殿下,拉拢天 策府官员,各种手段不停的运 用,前些天还利用匈奴來袭的理由调走殿下麾下兵马,殿下一步步的退让,他就一次次的紧逼, 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与其让他用阴谋诡计先逼死秦王,再害死属下,还不如真刀真枪的拼 个你死我活,真拿起刀枪來,他太子可不是我们的对手,”

    “这个君侧怎么个清法,”侯君集面色严肃的娓娓而谈:“逃跑不是办法,这个‘君侧’是必须清的, 大家想想怎么清吧,我们是在长安发动,还是先回洛阳,点齐兵马在动手,”

    “我认为还是先回洛阳比较妥 当,”长孙无忌此时也不再摆弄玉 环了,慢条斯理的说道:“长安附近秦王的兵马都已经被齐王调走 了,我们所能掌控的军士,加上府中的卫士全算起來也不足五百 人,何况还要留下人手护卫秦王府,防止太子手下狗急跳墙是一 方面,另一方面万一事败也好留有余手护送秦王以及家眷离开长安,这样算來我们所能调动的也就是三百人左右,人手太少做不 了这样的大事,所以,我认为还是先到洛阳,点齐兵马再杀回长 安比较稳妥,”

    听及长孙无忌条理分明的话语,众人再次争论了起來,长孙无忌以一对多,不急不缓的逐一 反驳,一时间厅内人声喧哗,沸沸扬扬起來,

    “我不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