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玄武梦之变(五)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本书在首发,不管是看盗版的还是正版的书迷,请加连老黑书友群:296315080

    不管你看什么版都说明你喜欢大唐这本书,老黑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老黑这个月上架的,如果大家可以的话,老黑在这里希望各位看官能來17k这个网站给老黑來点订阅,

    一张不过就只有一毛钱,看一个月也就只有三块钱,大家只是需要少抽几根烟的事情而已,所以老黑在这里希望大家能來给我订阅,

    李世民看见此时跪在地上的失魂落魄般的李恪,立刻上前将李恪给扶了起來,

    当李恪被李世民扶起來,三人陷入了沉默,李世民在等待着李恪给自己的答案,他要看看李恪如何解释,只许站在旁边的尉迟敬德自然也是沉默不语, 他虽然痴,但是只要是个人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说话,

    不一时,李世民的护卫也來到了李世民的旁边,很显然,战斗已经结束了,尉迟敬德知道自己在这样呆下去反而不好,看见这一批将士的翻來,连忙对李世民抱拳说道“秦王,某将前去清理战场,”

    李世民默不作声,算是应了一声,

    瞬时,待尉迟敬德走了之后,林子内就剩下李世民与李恪二人,二人还是沉默,

    还是李恪忍不住开口缓缓的说道,生怕李世民不高兴“父父父王孩儿孩儿孩儿错了,”终于一句道歉从李恪自己的口中说了出來,

    听见李恪认错,其实要说李世民是十分安慰的,不说他道歉的事情,要是真的说出來,李恪其实是沒有错的,相反,他是对的,一个将领,要的是要有一个冷静的头脑,和一双天下无双的武义,还有一种那就是该狠就狠,该仁义的时候就必须仁义,而李世民看见的李恪不是前两者,恰恰是最后一种,李世民看见这个儿子,他心中只有自豪感,别无其他,

    就说刚才祈求放了李元吉那一会儿,李世民看的出來,李恪只不过是想自己已经杀了太子,若是在杀了李元吉,那就是真的冒天下之大不韪,他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个儿子,在如此情况下还舍得替别人求情,

    李世民來到李恪的身旁,一把将李恪拉入自己的怀中抱起來说道“恪儿,你做的很好,做人就是应该要像你一样,应当放有仁慈之心,这一点父王远远不及你,但是你也要明白,有时候男子汉要当断则断,不能有一点的仁义,早知道人人不会像你一样,你还小,但是你能为你三叔求情父王为你感到安慰,那说明你长大了,但是你同样还是要成长的,父王更希望你能在以后的道路上能看清这个道理,父王更希望你以后的道路会越走越长,

    听见李世民说了这么多,李恪更是深有体会,他明白,要像做一名好将军,一味的仁慈是不行的,地位要稳,哪么你心要狠,他知道自己这样做的一慕更是为了以后减少李世民的猜忌,正是如今这样做都做了, 若是以后自己与众皇子发生摩擦的话更是会减少对李世民的怀疑,

    突然李世民留在玄武门大概有百余人,加上常何心腹手下一共也不足五百人,

    而此刻玄武门外杀声震天,血流成河,

    忽然有士兵來报:“报秦王,外面有有东宫一班人马杀來,常将军已经带领士兵正在浴血奋战中,”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李世民连忙带着李恪和尉迟敬德來到玄武门的女墙上,

    李世民能看出來东宫在三员大将的领导下大约有两千多人,而和东宫敌对的也有一千余人,虽然东宫人多势众,指挥得当,在场面上占据绝对的优势,可是局面上也不是一面倒,另外一伙人在局部上偶尔也能占些便宜,

    李恪看着下面的厮杀,听着传來的嘶吼声,惨叫声,怒骂声,兵器碰撞声……,彻底愣住了,原來这就是战争,

    听探子來报原來东宫的薛万彻和东宫翊卫车骑将军冯立、左车骑谢叔方率东宫、齐府精兵两千余人赶來,猛攻玄武门,

    玄武门曾一度失守过,多亏张公瑾带领秦王府的人马又将城门夺了回來,之后大力士张公瑾,一人扛起门杠将玄武门顶住,才避免了玄武门的失守,

    秦王府以微弱的兵力第一次夺回城门已经是侥幸了,若有第二次城门失守,以秦王府所剩无几的兵马肯定,后果不堪想象,

    而就在这时,尉迟敬德已经忍无可忍了,“奶奶的,将士们随我冲”

    还沒有说完,却被一旁的李世民给打断了,“敬德,你速去宫中向父王讨來兵今,只有这样我军才有希望,”

    听见这个消息,尉迟敬德搞不懂为什么不叫李恪去,而是叫自己,自己在怎么说是一员猛将,但是细想想,李恪还小,又怎么能讨來东西,如果李恪前去要的话,那岂不是就是不仁不义了吗,想到这里,既然不让眼前这位小主收怨,那只有自己去,

    尉迟敬德知道事情的轻重,喏了一声就带几人望内宫方向走去,

    待李恪走了之后,李世民对身旁的李恪说道,“建功立业就在此时,我儿可有雄心上阵杀敌,”

    “儿臣愿为父王先锋,”话还沒有说完,转身对身后的护卫说道“其实不建功立业更待何时,随我杀杀 杀”话语中刚强而有力,

    “誓死效忠秦王”

    “杀杀杀”

    见到军队如此斗志昂扬,李恪已经做好身先士卒的准备,就等待李世民一声令下,

    李世民见到此情此景,话也不多说“随我杀,建功立业就在此时,”

    话一说完,李恪就骑上坐骑狮子冲了出去,身后跟着士兵,见到自己而已如此身先士卒,李世民也随大军冲了上去,

    待到面前,李恪來到一员大将面前,其实就是谢叔方面前,

    见到李恪如此样子,若是打上个几岁,谢叔方定会为其气势所震撼到,但是眼前李恪却沒有脱掉一脸的稚气,

    “哈哈莫非秦王府沒有人了吗,派和小娃娃來,”

    “敌将莫要猖狂,看我如何去你性命,”

    李恪突然一顿手中长枪,长枪呼的一下子扬起,李恪见自己马太小不足为战,而此时的谢叔方也是在地上的,李恪脚下移动,猱身向一旁扑出,单手轮枪,挂着一股风声,一记泰山压顶,砸向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

    说时迟,那时快,李恪出手非常隐蔽,枪带有千钧之力,谢叔方兵措手不及,眼见长枪就要砸落下來,本能的举刀相迎,只听铛-噗的一声响,手中钢刀差点被大枪磕飞出去,谢叔方沒想到这个小娃娃力道竟然如此厉害,

    这个空挡,李恪舞起长枪,呼呼呼挂着风声,一式横扫千军……“挡我者,死,”言虎怒吼一声,沉甸甸的长枪,砸在一名士兵的腰间,

    一扫一抽,这一枪下去,砸的士兵骨断筋折,肋骨凹陷,口喷鲜血倒在地上,

    谢叔方真先是一怔,旋即勃然大怒,他在想若是自己是这名士兵那也许也像他一样吧,

    锵,谢叔方真纵步上前,也未见他手臂动作,肋下长刀陡然出鞘,随着谢叔方真的身体而动,人刀合一,带着一道绚丽长虹劈斩而出,口中厉喝道:“娃娃,是你逼我的,”

    李恪先动手,谢叔方随后出招,二人之间原本有十余步的距离,而李恪出手之后,那距离就变得更大,

    李恪一旁要与谢叔方作战,另一手运枪扫翻数人,只怪自己的人太少了,

    可就在这时,谢叔方真手中的刀已追了上來,但见刀光霍霍,夹带着一股森冷刀气,斩向李恪的后背,

    李恪使长枪砸翻了一名东宫士兵之后,虽无法向后观望,但却能感觉到谢叔方真的长刀逼來,

    不好…李恪心中暗自叫苦,长枪刷的在手中滑动,枪未变枪头,向后背一搭,这叫做苏秦背剑,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长刀正劈在长枪之上,隔着枪,一股犀利刀劲涌入体 内,

    李恪哇的喷出一口鲜血,但身体却随着那长刀巨力腾起,在空中连着两个跟头,冲出去七八米远,双脚刚落地,一名士兵斜里扑來,

    李恪深吸一口气,身体滴溜溜在原地一转,让过那士兵,拔出腰间长剑,而后跨步向前,一斩下去,这一斩,结束了这个士兵的性命,

    ,此时,谢叔方真一刀落空,心下一怔,正要冲过去在向李恪下手,却被一员猛将给挡住,

    “休要伤我主,”那人大喝一声,硬是用刀挡住了谢叔方那一刀,

    而此时的就口鼻中,不断喷涌出鲜血,一滴滴落在地上,他知道谢叔方真的那一刀,很明显已经伤害到了他的内腑五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