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李恪醒来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本书在首发,不管是看盗版的还是正版的书迷,请加连老黑书友群:296315080

    不管你看什么版都说明你喜欢大唐这本书,老黑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老黑这个月上架的,如果大家可以的话,老黑在这里希望各位看官能來17k这个网站给老黑來点订阅,

    一张不过就只有一毛钱,看一个月也就只有三块钱,大家只是需要少抽几根烟的事情而已,所以老黑在这里希望大家能來给我订阅,

    不知道还会不会在,总感觉这本书自己写不长,因为自己时间不多,有很少的时间來写这个,说实话,日更一万,自己觉得受不了,但是为了自己的书能有个好的结局,就算自己拿不到全勤又能怎么样,我保证这本书会有完本的,但是自己的更新速度以及自己的家庭情况还有生活习惯,要说真的很难,但是我会抽出空來写的,

    当看见水儿被杀的一幕,李恪在心中安慰自己到,那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以至于李恪到最后呐喊了出來,“不,不1不,那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看到了吗,这些画面都是真的,我现在给你个选择,第一个那就是现在把你送回当初你旅游的场景,放心,这一切就当永远沒有发生过,”

    听见可以回去,李恪当时打了个激动,但是想了想问道“哪么第二种会不会就是我现在就是回到大唐,醒來呢,”

    “沒错,”太上老君摸了摸胡须说道,

    “那请老祖宗让我醒來吧,”

    “你真的要回大唐,”

    “沒错,”李恪用坚信的语气说道,

    “难道你不想回到原來的世界了吗,”太上老君疑问道,

    李恪看见了那一幕,水儿被杀死,他当时真的很气愤,恨自己为什么沒有醒过來去保护他,既然自己已经到了大唐,已经生活了下來,那就应当完成老祖宗交给自己的使命吧,李恪知道对以前的未來已经沒有了什么可以留恋的了,现在他应该为自己的以后开辟一条道路,想到这里,李恪反而有点憧憬以后还穿越别的事情,这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自己一份钱沒有交竟然能傲游神州大地,

    看见李恪一脸刚毅的样子,太上老君知道李恪已经决定了,随后嘱咐了起來“李恪,既然你决定了,哪么接下來就看你的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不希望看见以后的鸦片战争爆发就可以了,”

    不发生清末的悲惨事情,那让自己直接回到大清不就可以了,何必还弄程这样,虽然心里面想想,但是嘴里却不敢说出來,“恪定不负老祖宗之命,”

    “那好,现在我就送你回去吧,”

    当太上老君大手一挥,李恪就不见了嘴里冒出这么一句,“你以为我不想吧你直接送你回大清直接改变历史啊,当时不就是老子喝醉了吗,哎,喝酒误事啊,希望你能真的能改变吧,”

    随后,太上老君骑上一朵云,可是嘴里却是喝起酒來,嘴里疑问了起來“我怎么忘记一件事情啦,”边说着把葫芦的酒喝下一大口,

    李恪恢复知觉时,只觉得眼前模模糊糊,血红一片,

    他隐隐约约听见一些人的低语声,夹杂着女人的哭声,

    他知道自己已经回到大唐了,李恪想着,努力睁开了眼睛,同时一句“水儿”也脱口而出,

    然而,回应他的,却不是,声音又惊又喜:“恪儿,你醒了啊,”

    李恪这才从梦中惊醒过來,这才知道水儿已经不在了,循着声音去看,看见了一个三十左右岁的美丽少妇,眼角带着泪滴,正一脸慈爱的注视着他,

    突然,李恪看见熟悉的面孔,李恪哇哇大哭了起來,仿佛有千言万语也说不清除似得,

    看见李恪醒來,如意公主那张慈祥的脸庞终于露出了脸庞,

    “娘,水儿呢,”虽然此刻已经知道李恪事情的发生,但是李恪还是不相信,他希望自己所看见的都不是真的,他希望那一切都是假的,

    见李恪问这个问題,如意公主沉默了,良久之后,说了一句,“恪儿,当时王府里面出來一队士兵,府里面的士兵拦不住,一名对方的士兵就要取娘的性命的时候,那是你师傅正在与别人打斗,无暇顾到娘”

    “哪么水儿死了吗,”如意公主还沒有说完就被李恪给打断了,他知道如意公主是怕自己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所以才故意兜起圈子起來,好安慰自己,

    见到李恪如此沉默的问了一句,弄得如意公主都不好回答,她本來想着慢慢的把发生的过程一步步的告诉他,可是谁晓得直接被李恪给点破了,沒有办法,如意公主只有安慰的说道“恪儿,你知道吗,这个世上的一切都不是你能左右的,可能这一秒好好的,哪么也许下一秒他就不在了,知道吗,”

    听到如意公主证实了这个结果,李恪知道水儿是真的死了,他呆在哪里,

    知子莫若娘,如意公主自然知道他现在的情绪需要一份安静的地方,自己好好的发泄,“恪儿,你刚醒要多休息,为娘就不打扰了,我还要去和你父王说你醒的消息呢,他知道,一定高兴死了,”

    看着如意公主离开,李恪知道,母亲是给了他自己,但是还沒等她走,李恪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來,

    如意公主一把将李恪搂到怀里,激动的道:“恪儿,你可吓坏母妃了,你这一昏迷就是半个多月,如果再不醒來,母妃都不知怎么活下去,别哭了啊,乖”一边说着,一边安抚着李恪的情绪,

    终于李恪又再一次的止住了眼泪,

    “你饿了吧,母妃这就让御膳房做给你吃,”说完就走了出去,

    李恪眼圈发红,心里感叹道:“自己竟然昏迷了半个月,不过想想也差不多也是这么回事了,恐怕过不了多久,李世民就要当皇帝了吧,”

    李恪在细看看这些地方,恐怕现在处于宫中了吧,

    这时,走进一个宫女,她的装束和那三个低眉顺眼的女孩一样,

    李恪打量着这几个女孩,一身的盛唐宫装,

    刚进來的那个宫女走到如意公主身边轻声道:“启禀娘娘,太子驾到,”

    如意公主听后,放李恪在床上躺好,准想出去接驾,但是就在此刻一个高昂的声音打断了:“听说吾家千里驹醒了,孤特來看看他,”

    看见李世民,李恪说不出來的喜悦感,忘记了刚才水儿带给他的悲伤,一副挣扎的表情想从床上下來,最后奈何不了身体实在动弹不得,只好对李世民抱拳说道:“孩儿病伤未愈,不能下床尽父子之礼,望父王莫要怪罪,”

    看见李恪这样,李世民赶紧抱起虚弱的李恪,“恪儿怎么能这样说话,身体还沒好就别乱动,”

    看见李世民一身样子,满脸喜悦,恐怕是真的因为李恪醒來而高兴吧,也许李恪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等李恪醒來,李世民更是推迟了自己登基的时间,而且当李恪醒來的时候,他可以说是除了如意公主等人之外第一个知道的人,

    “张太医,你來把恪儿先号号脉,”李世民知道是为李恪來干嘛的,最后喊了一声,

    “殿下,请将右手升出來,让老夫为了号上一脉,”

    看着眼前的这位太医,李恪客气道“有劳张太医了,”说完将手伸出來,

    良久,

    李世民问道:“张太医,你刚给恪儿号了脉,他沒事吧,”李世民话语中甚有急切的语气,

    张太医捻须沉吟道:太子殿下放心,郡王身体沒啥大碍了,只是由于他昏迷时间过长,还有但是受了一道内劲,才会导致现在乏味无力,但是不知道郡王练的什么修身养性的武功,恢复的但是很快,,”

    听见太医这样说,李世民还有站在一旁的如意公主等人听到张太医这样说都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张太医可是一直都是御用太医,也是亏得李世民面子大,才把这位老太医给请了回來,

    李世民又疑问到:“哪么敢问太医,孤决定三日后举行那事,那恪儿能参加的了吗,”

    听见李世民这样问,张太医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殿下说的是那事,”

    李世民一脸自信的,仿佛是确定了,

    张太医越下一狠心说道“既然殿下执意要郡王参加,老臣也沒有办法,老臣这就去开几株活血的药材,只要郡王殿下身体不是一般的差绝对可以挺到结束的,”

    “那就好,”最后发出声音的还是李世民,

    而此刻的李恪却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在心中竟是疑问,什么三天,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