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封王(下)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听秦琼这么一说,也是这个道理,他的话沒错啊,前些日子就是死了个太子啊,但是沒想到,秦琼竟然会如此的说出來,

    这时,尚书右仆射封德彝和尚书左仆射萧瑀两人才姗姗而來,

    封德彝看到早朝的队伍残差不齐,不时还有三三两两的人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人未到,声音已经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他吼斥道:“此等庄严之地,尔等还不按部就班等待觐见皇上,岂能窃窃私语,有失体统,

    ”话音一落,众人摄于他的威严,赶紧按照官职大小依次排的整整齐齐,

    封德彝和萧瑀经过众人身边时,大家都拱手行礼,封德彝和萧瑀作为中书省的宰相排在文臣第一位,身后分别是房玄龄和侍中高士廉,再后面分别是兵部尚书杜如晦、吏部尚书长孙无忌等人,李恪和李泰并列排在文臣中间的位置,李承乾在李恪飞正前方位置,他们这些王公子弟都在各部尚书之后,

    武将因为李靖、李绩、柴绍等人出征在外,或者镇守要塞故以秦琼和段志玄带头,他们身后是尉迟敬德,长孙顺德和侯君集等人,

    这时,李恪就见太极殿的宫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内侍,站在台阶前朝着众人喊道:“皇上早朝,列为臣工入殿觐见,”李恪跟着一班子文武大臣走进太极殿,上下打量着这座大唐贞观年间的权力中心,心中感慨万千,

    这几天,李世民和大臣们都在各自的府衙办理公务,大臣们遇到解决不了问題需要请示皇帝的时候,往往会去皇帝的内殿如两仪殿或者甘泉宫的御书房,

    每逢朔初一望十五皇帝才会在太极殿会见群臣,视朝听政,

    也有例外的时候,譬如册立太子,边关战事等的大事在大臣们讨论不出结果的时候,李世民也会召集群臣在太极殿视听朝政,

    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如此甚大的朝会,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又有些好奇,

    李世民不愧是马上皇帝,身着明黄九爪龙袍,头戴翼善冠在王德和几个侍卫的护卫下來了太极殿,

    群臣在李世民坐到象征着权力和地位的龙椅上时齐声跪拜高呼万岁,李世民让群人起身后开门见山说道:“自数月前朕登基以來,有人就开始上书谏议朕早立皇储,说以免夜长梦多被奸人利用,搞得皇子们明争暗斗祸起萧墙,”李世民说完之后停顿了片刻,看了看底下的一众大臣,继续道:“朕思來想去觉得立储之事还是早做顶多为好,所以,就和三省六部主事一起讨论了关于太子的人选,”李世民说到这里明显的看了扫了一眼李承乾、李恪和李泰,

    “但是,大家都各抒己见,对于册立谁为太子始终不能统一意见,朕思量数日,最终采纳吏部尚书长孙无忌的谏议册封太子,”说完看了一眼李承乾和李恪,便对王德道:“宣旨吧,”王德从李世民身后走到前面,打开圣旨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祗告天地社稷,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还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僵之休,国家建储,礼从长嫡,天下之本在焉,朕起自国危,与群雄角逐,戡定祸乱,就功于多难之际,今基业已成,国泰民安,朕绪应鸿续,夙夜兢兢,仰为祖宗谟烈昭缶,付托至重,承祧行庆,端在元良,嫡子李承乾恭懋谦让,人品贵重,深宵朕躬,必能克承大统,着册立为皇太子,宜明申布,咸使知之,钦此,”李承乾早就知道册立自己为太子的事,但在听到他自己的名字还是不由的激动万分,忙上前道:“儿臣领旨,”然后退了回來,

    王德又拿出另一份甚至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见古公祖、父之迹,然后知王业之难,仰惟我高祖之栉沐风雨,以启天下,是用兢惕,若坠泉谷,豳之旧地,积德之馀,俗厚而忠,人悦其上,王於兹土,克懋贤戚,咨尔李恪,乃朕之三子,质重性和,神清气茂,威仪俨若,恬淡寡言,介然风规,坐镇流俗,固可将吾勤俭,宣化豳郊,是用命使礼官持节册命尔为楚王,四子李泰,南风斯玄,俊秀笃学,颖才具备,事国军,甚恭;事父母,甚孝;事手足,甚亲;事子侄,甚端;事臣仆,是用命使礼官持节册命尔为卫王”

    李恪听到封自己为楚王的时候虽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依然是兴奋不语,要说什么霸王,李世民当自己是儿童,而李世民他自己却不是,他可不能随便封王位的,那是能封给自己的吗,

    李恪忙上前道:“儿臣领旨谢恩,祝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至于之后分了众人什么爵位他一点都沒有听见去,其实李恪也明白,若是真的封为霸王,李世民就不好交代了,好在李世民够精明,竟然给自己一个不失信于自己,又不荒唐于朝野的称号,

    李泰照葫芦画瓢似地的跟在李恪身后行礼,他不像李恪知道结果,内心中还是期待着能立自己为太子,然后结果是李承乾,心里难免失落,李世民高坐在龙椅上,眼前自己众多儿子的表情一览无余,

    李承乾听到被册封太子时一脸的激动,李泰的表现则很失落,显然是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而相反的李恪对于太子一事不怎么上心,倒是对于自己被封汉王爵而高兴不已,这让李世民有点恍惚,

    因为,李恪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这是否意味着他只想做一个闲散的王爷呢,还是有意而为之,意在在自己面前表现他对于皇位沒有多大的兴趣,如果是这样,那他一个小小的八岁的孩子,城府深的令人害怕,

    但是,李世民更相信第一种可能,就是李恪无意皇位这让他对这个儿子又高看了几眼,也对自己心中做出的决定坚定了几分,

    散朝之后李恪留在最后,等一帮子老少大臣跟李承乾道贺完离去之后才走到李承乾面前,向他说了极具象征性的恭维的话,

    李承乾因为被封太子,对李恪甚是热情,嘘寒问暖,说以后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可以找他,

    李恪看着眼前志得意满的李承乾想到他的结局,不禁为他感到悲哀,但不曾表现出來,只是说了声,以后有什么事情少不來的打扰大哥之类的话后就离开了太极殿,

    回到府中,径自來到书房,封王的喜悦一扫而过,因为他知道历史也有些地方随着自己的到來而发生了一些改变,李承乾依然被封为太子,李宽被追封为梁过继叔父楚李智云,早逝,,他为楚王,李泰为卫王,李佑为齐王,其他人也都一一分了王爵,只是他未注意到的是,李世民在册封太子时观察着所有皇子的一举一动,他的举止表情深深印在了了李世民的身上,

    戊时,弯弯的月牙,像一把剑,劈开了沉沉的夜幕,淡淡的洁白的月光从窗外映进李恪的书房,朦胧光线下,依稀可见室内装饰极为奢华,正中一排楠木雕花的书架上摆满了经史子集,名家经典,在最为醒目的地方放着《尉缭子》、《吴子》、《六韬》、《武经总要》等兵书,

    李恪将手中看了一半的《孙子兵法》放在桌上,走到窗前看着夜空的点点繁星回忆着早朝的场景,记忆是有味道的话,在他的感觉里,早朝的场景,像酒的香,甜而热烈辣而寂寞,

    李世民立李承乾为太子这个铁一般的事实,让李恪在为自己被封楚王高兴的同时,隐隐感觉到有那么一点遗憾,和一点忧虑,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李恪感叹道,摇摇头,因为连日來的学武练剑,学习兵法韬略,李恪已经习惯紧张而又忙碌的生活,

    因为有比练剑还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他参加,确切的说,这件事对李承乾的意义更加重大,李承乾被册立太子,李世民特意下旨在太极殿设宴,与民同乐,所有在京五品以上文武大臣都能出席,

    想到宴会,李恪心情微微有些激动,怎么说他还是小孩子天性,对于沒经历过的事情,总是带着一份好奇与期待,夜晚的月光见缝插针似的,从大红丝绒窗帘缝隙中透进來,照着桌上的彩色琉璃饰件,反衬出点点绚丽的光芒,李恪看着,出了一会神,想到时间不早了,就唤兰儿和宫女服侍他穿衣,梳洗时,李恪特意把自己打扮一番,从今天起,他就是大唐的楚王,他要做一个受人尊敬和喜欢的楚王,

    古时候的打劫: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要想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经过几百 年的文明洗礼,到了当今社会,打劫是这 样的:前方500米收费站,请减速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