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硝烟将起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宴会在太极宫大殿举行,金顶、红门,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对太极宫油然而生庄重之感,四周雕栏画栋,檐牙高啄,红墙黄瓦,金碧辉煌,从哪个角度看,都呈现着一派恢宏气势,

    殿内桌椅早已排好,文官武将无不盛装赴宴,按照官职大小,一一就坐,大殿靠北的地方,高出一块宽阔的席台,席台上安放着五章桌椅,分别为李世民、长孙皇后、燕妃、杨妃和阴妃准备的,然后依次是太子李承乾和李恪等宗室王族亲贵子弟们,

    李恪和李泰等几位皇子坐在一桌,和昨天一样,李泰看到李承乾时,脸色依旧掩饰不住愤懑,

    李恪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微笑着和大家行李打招呼,

    台阶下左边最前沿是封德彝和萧瑀的席位,高士廉和长孙无忌一起坐在台阶右边的位置,

    出乎李恪的意料,早上刚被册封太子,宴会的时候李世民已经为李承乾配备的东宫宫臣孔颖达、令狐德棻、于志宁、张玄素、赵弘智、王仁表、崔知机等人,

    此时,他们早已围在李承乾身边,一脸恭敬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李恪想,这可能是长孙无忌的主意吧,他肯定李承乾会被册封为天子,所以,早就准备好了这些人,只等太子册封就把他们派遣到李承乾身边,

    而能出现在今晚的宴会上,也是他给李承乾笼络这些人的手段,让他们参加如此隆重的宴会,从而对李承乾产生感激之情,这样就更能为李承乾所用了,

    想到这里,李恪确实有点佩服长孙无忌,他做任何事情都是滴水不漏,总是把事情想的很远远,晚宴开始,李恪收回心神,

    因为是宴会吃饭,气氛自然比上朝议政时松弛许多,大臣们也忍不住三三两两的说笑一下,就连太监和宫女,也满脸的笑容,衬托着高高挂起的大红宫灯,整个皇宫都沉浸在一片举国欢庆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之中,

    这时,“陛下到!”王德一声高昂的喊话,让殿内顿时安静下來,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目光不约而同转向大殿门口,李世民走进了大殿,面带笑意,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登上席台,身后跟着长孙皇后、燕妃、杨妃和阴妃,登上席台的李世民,沒有立即坐下,他面对着台下,高声说道:“自朕登基以來,虽然说也有人说我李世明是杀了自己的大哥夺得皇,但是我李世民保证打一个大唐盛世出來,以愧对我那死去的大哥,然后,

    李世民看了一眼志得意满的李承乾道:“今日早朝,李承乾在太极殿被立为太子,大唐也有了未來的储君,实在是一个喜庆的日子,所以,朕在太极殿举办这个宴会庆祝以示庆祝,与众臣公共勉,与民同乐,”

    “谢陛下圣恩,”众人齐声道,感激的看着李世民,“好,话不多说,各位臣民不要拘束,开宴吧,”李世民说完,在桌前坐了下來,一时,殿外鞭炮钟鼓齐鸣,宣布盛宴开始,

    很快,各种食物、酒水被宫女端上桌面,李恪每日所吃虽未称得上山珍海味,但也是美味佳肴,可是和这次宴会的酒菜相比,明显要好很多,

    虽说是在太极殿举办的国宴,但处于继续休养生息的大唐贞观年间,国宴的水平甚至不如一般的世家大族,从中也可以看出李世民的勤俭节约,

    为了盛会更隆重,席间,还安排了演艺杂耍表演,在大殿中间的过道上,装扮绮丽的女艺人,一花冠,一巾帔,她们精彩的表演让宴会高潮迭起,李恪看着大殿内热闹的场面,一句话闪过他的脑海: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沒有,想到此处,李恪不觉一阵伤感,看了眼李承乾,李承乾正一脸志得意满的接受着一些大臣的敬酒,李恪又看了眼李泰,李泰神色低沉,眉峰微皱,像乐曲中不和谐的音符,在殿内高涨的气氛下,显得格格不入,

    热闹的人自有热闹,寂寞的人,最后归于寂寞,李恪喝了一杯酒,对参加这样的宴会不禁有些失望,李世民高坐在席台上,话虽说的冠名堂皇,但心里又是一种滋味,自他登基后,战乱停歇,大唐需要的休养生息,而休养生息最重要的就是钱,举办如此盛大的宴会,虽然只是一边的菜肴,但花费也颇大,这么一想,李世民心情就沉重了很多,多喝了几杯,

    长孙皇后看在眼里,想说几句但有不知道如何开口,李世民淡淡笑道:“皇后不必担心,朕今天高兴,多喝几杯也沒大碍,”长孙皇后温柔一笑,不再勉强,目光越过席台,落在台下的李承乾的身上,眼里充满关爱,连带着一丝骄傲,早知道这酒喝的李世民也实在是心疼了,但是又能怎么办,大唐就只有一家,只能看着别人坐地起价,要是让他知道这是他儿子的产业还不得气的半死,

    李承乾正忙于和一众大臣喝酒应酬,并沒注意到长孙皇后在看他,但李恪注意到了,面对着山珍,海味,金樽,美酒,他有些心疼父皇如此浪费,于是望向台上的李世民,却不期撞见了长孙皇后看着李承乾时自然流露的母爱之情,而李承乾却浑然不觉,李恪为长孙皇后感慨的同时,忽然想起自己的母亲,于是赶紧将视线转向杨妃,杨妃也正看他,眼里蕴含的神情和长孙皇后刚才的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李恪从杨妃的目光里,还感觉到了一份对他的担忧,

    “母妃,我沒事,”李恪嘴唇动了下,却沒让话说出口,杨妃顿时领悟,对他含笑颔首,李恪也笑了下,心里感觉温暖起來,盛宴散时,已经是深夜了,皇宫内却依然灯火通明,李恪回到住处,想到由于宴会,于是困意袭來,李恪到头就睡了,

    八月甲子是个黄道吉日,新皇帝的登基礼在显德殿举行,

    隋朝大兴城也就是唐朝的长安城,唐朝的主要变化也就是修筑大明宫和兴庆宫,两朝的城池格局基本不变,开皇二年,名匠宇文恺参照孝文帝所建洛阳城和北齐邺都南城,耗时一年两个月修建而成,

    整个城池由大宫城、皇城和外廓城组成,其中大宫城又叫大兴宫,两侧为掖庭宫和东宫,是宫女和太子居住之地,大兴宫北面是皇帝和后妃们生活之处,而南面三座大殿为举行朝会之地,三殿中间的大兴殿两边又有门下和内史两省,以及弘文馆、史馆、舍人院等机构,而皇城就是尚书省各部以及两台、十一寺、十二卫等朝廷中枢衙门所在,由昭阳门街将皇城一分为二,

    而此时,众人正在商量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今來了一个不可避免的麻烦,李艺造反了,

    这一年是公元626年,李世民沒有立即改元,武德的年号延用到了年底,就在登基大典举行后不久,一个坏消息传來了,李艺在泾州树起了反帜,长安城里顿时慌乱起來,

    李世民自己倒沒怎么紧张,李世勣能够奉诏西进,表明李靖对政变持认可态度,他的心已经放了一半,李艺的人马虽众,他并不十分担心,因为秦王府那几万精锐已经回师,他立即决定,分出大半兵力,由尉迟敬德等人统领北上,只留下两万多人和长安城里原有的禁卫军一起守卫京畿;同时,下令灵州的李靖西进与尉迟敬德合击李艺,李靖也接受了这个命令,很快就出击了,这让李世民更加放心了,

    正当李世民专心对付李艺的时候,一股狼烟在泾州西北的荒原上悄悄地升起,

    一个口音很重的县长到村里作报告:同子 们,虾米们,猪尾巴,不要酱瓜,咸菜太 贵啦,翻译:同志们,乡民们,注意吧 ,不要讲话,现在开会啦,县长讲完以 后,主持人说:咸菜请香肠酱瓜,翻译 :现在请乡长讲话,乡长说:兔子们, 今天的饭狗吃了,大家都是大王八,翻 译:同志们,今天的饭够吃了,大家都是 大碗吧,不要酱瓜,我捡个狗屎给你们 舔舔,翻译:不要讲话,我讲个故事给 你们听听, 教练说:“一班杀鸡,二班偷蛋,我來给 你们做稀饭,” 翻译:一班射击,二班 投弹,我來给你们做示范, 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朗诵一首诗,并要 求同学们要记下背诵的诗有一个同学是 这样记的:《卧春》我蠢暗梅幽闻花 俺沒有文化,卧枝伤恨底我智商很 低,摇闻卧似水要问我是谁,易透 达春绿一头大蠢驴,暗似绿俺似驴 ,暗似透绿俺是头驴暗似透达绿 俺是头大驴

    于是他俩决定给浑饨开窍, 浑饨仍然瞌 睡未醒,沒有任何反应, 第一天凿通一 窍,看见平面物象了, 第二天凿通二 窍,看见立体物象了, 第三天凿通三 窍,听见声音了, 第四天凿通四窍,不 但听见声音,还能够寻找到声源了, 第 五天凿通五窍,大吃大喝了,大说大唱 了,大叫大骂了, 第六天凿通六窍,闻 到香臭了, 第七天凿通七窃,畅快呼吸 了,浑沌太兴奋,当场就死了, 中土国 就这样灭亡了, 昆仑山留下六条隧道, 供人凭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