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李恪留帐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这些天,泾州城里的李艺正沉醉在初战胜利的喜悦中,

    树起反帜后,他最初的打算是闪击长安,队伍刚出发,李世民的几万精兵就北上了,李靖也从东面扑來,见李世民派來的兵马不少,李艺决定退回泾州据守,不久,有信使拿着李世民的亲笔信來招抚他,李艺根本不屑一顾,随后唐军迫近城垣,双方一交手,李艺居然打了一个大胜仗,唐军撂下了两三千尸体,被李艺的人马掩杀了三十里,唐军后队上來,才总算稳住阵脚,

    原來,唐军的前锋并非秦王府的精兵,而是程知节统带的一万多府兵,那些府兵都是新征召上來准备驰援乌城的,怎敌得过久经阵战的李艺精锐,经此一役,李艺的信心顿时增高起來,他告诉自己的几个心腹部将,李世民多年不掌兵权,秦王府的人马大不如前了,不必惧怕,正高兴间,突然传來了华亭被胡骑袭占的消息,

    打仗说到底打的是钱粮,沒了华亭的粮草,就凭泾州城中的存粮,这七八万人是撑不了多久的,李艺如遭雷劈,整个下午都在帐中长吁短叹,正烦恼间,营门外传來一阵喧闹声,一个小校进來禀报,南关有十几个唐军游骑躲在山顶上偷窥,被哨楼里的士卒发现了,将军吕骥亲率一百亲兵出城捉拿,顷刻之间竟被对方用黄杨大弓射杀大半,吕骥本人也中箭被擒了,这让李艺有些诧异,他带着一股精骑驰出城去,來到了发生这场战斗的一面小山坡上,

    夕阳正要落下,地上一片狼藉,倒着十几名士兵的尸体,多数人的身上都中了一支长箭,落日余晖下,四野一片苍茫,只有几声鹧鸪在叫,李艺的目光在战场上逡巡着,一个小校下马拔出一支箭递到李艺手中,李艺看了看,目光落在一个士兵的尸身上,那尸身上插着一条断了半截木柄的长槊,

    李艺打马向前,围着那具尸体转了一圈,他望着远处的山谷自言自语道:“本帅闻到他的味道了,”部将杨岌问:“谁,”李艺嘴里吐出三个字來:“李世民,”

    入夜,唐军大营里一处营帐前的篝火旁,十几个士兵正挤在一起烤火,一个抱着一杆长矛的老兵道:“我都吃了二十年军粮了,什么阵势沒见过,大隋将军瓦岗寨的好汉全领教过,可这吕骥呀,嘿,真他妈不是人了,那是神,那天在南关我是亲眼见着了,他身高丈二,眼睛像铜铃,手里拿着一把风火剑,一念咒,成千上百的人头就落地了,,晌午,咱们就折了三千人呀,”众兵士听得心惊肉跳,发出惊讶的唏嘘声,一个年轻一些的士兵道:“他说的不错,听说李艺比吕骥还要厉害呢,反正说什么我也不往泾州城去了,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这时,一个声音从篝火旁传來:“吕骥有你们说的那么邪乎吗,”老兵看了那人一眼,见是个年约三十的汉子,牵着一匹马,身上穿一身老旧的战甲,风尘仆仆,后面跟着十來个牵马的骑兵,老兵问:“兄弟,你们从哪里來,”“长安,我们从长安來,”那汉子朗声回答,

    老兵说:“难怪你们不信,等过几日尝着人家的刀箭,就知道吕骥的厉害了,”

    汉子大声道:“还要过几日做甚,”他一伸手从旁边一匹马上拽下一个反绑着的大汉來,用马鞭指着他说道:“你告诉弟兄们自己是谁,”大汉低头道:“我,我是吕骥,”众人均是一愣,老兵上前一步,打起火把一看:“还真是吕骥,我打你个狗日的,你杀了我们多少弟兄,”说着扑上前扭住吕骥就打,众士兵也一拥而上,

    一个士兵走到那汉子面前道:“兄弟,你为南关那些战死的弟兄们出了口恶气,俺们可得好好给你传扬传扬,敢问尊姓大名,”那汉子一笑,吐出三个字來:“李世民,”所有士兵都愣住了,停止了殴打吕骥,目光直愣愣地投向那汉子,老兵眨眨自己的眼睛看看李世民,扑通一声跪倒:“沒错,真是皇上,小的这双狗眼睛真是长在驴腚上了,”众人一齐跪倒:“皇上,”李世民扶起那老兵:“不知者不为过,快起來吧,风大天寒,你们难道不怕冷,都给朕烤火去,”老兵道:“这会儿,小的们什么都不怕了,还怕冷吗,”李世民看看众士兵:“那要是朕让你们明儿个杀回泾州城下,你们也不怕,”众人齐声道:“不怕,”

    这时,李靖、尉迟敬德已迎了出來,李靖对自己沒有在玄武门之变中支持李世民,心里还有些惴惴,见到李世民,跨了一大步叩倒行礼:“臣李靖叩迎皇上,”李世民忙上前扶起,口中说道:“靖兄请起,”当着众人,他把“靖兄”两字说得很重,让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李靖不由一愣:“皇上,臣怎么当得起这个称呼,”李世民言:“你长朕二十六岁,还当不得这一个字吗,快进帐说话吧,”说完,拉起李靖的手向帐中走去,李靖心头一热,迈步跟了上去,

    进了大帐,李世民将自己临敌瞭阵看到的情况向诸将说了说,他指出泾州城防十分坚固,如果硬拼,沒有几个月只怕攻不下來,所以只能巧打,至于如何巧打,他提出派一支精兵从北边绕过去袭取李艺的粮仓华亭,令燕辽军不战必乱,诸将纷纷称是,大家正准备商议袭取华亭的方案,有人匆匆进帐送來一封信函,李世民拆开展读,不由吃了一惊,那信居然是李艺写來的求和信,李世民一边思忖一边道:“奇怪,朕曾派人招抚,被李艺一口回绝,他刚刚在南关打了这么个胜仗,气焰正盛,怎么倒自己找上门來要求受抚呢,”

    众人也觉得甚为意外,正议论纷纷之时,一个将军进來告诉李世民,被擒的吕骥刚刚供出一个重要情况:颉利麾下大将阿史那思摩突然取了华亭,劫走李艺的全部存粮向北退去了,尉迟敬德闻言一拍大腿:“我说他先前那么硬气,怎么一下子软了呢,原來如此,这真是天佑大唐,皇上,您下令吧,狗日的断了粮,必然军心大乱,咱们立即围攻他,用不了几日,就能把这帮兔崽子收拾光了,”帐中的气氛也热烈起來,大家议论纷纷都说天助大唐,李艺末日到了,李世民却什么也沒说,缓缓走向地图,李靖忙不迭地将一柄蜡烛移过來,举着烛台,小心翼翼地站在李世民身侧,

    看着看着,李世民闭上眼睛凝思了片刻,猛地睁开双目,转脸说出一句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话來:“派人去泾州,答应李艺的条件,”

    尉迟敬德一脸惊讶:“皇上,这是为什么,李艺粮草尽失,正是夺取泾州的良机呀,”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眼下李艺已经不是咱们最主要的敌人了,一个真正的劲敌來了,”

    李靖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徒弟李恪,他沒想到李世民竟然外出还带着自己的这个徒弟,看见李世民默不作声的胸有成竹的样子,李靖问道:“楚王的意思是,,”

    李靖看着李世民,脸色突然大变:“你是说颉利,”

    李恪点了点头,

    李世民道:“颉利素有四海之志,我朝甫经大乱,朕早就料定在这个机会面前他一定按捺不住的,”

    尉迟敬德一脸疑惑:“不会吧,颉利打了那么多年仗,刚刚一统草原各部,总要喘上一口气才能再用兵,再说了,阿史那部骑兵劫走粮食后不是已经北撤了吗,”

    李恪听见尉迟敬德如此说,摇了摇头:“草原能填满颉利的野心吗,你们想想看,颉利明知李艺是父王的劲敌,怎会劫粮助我,这只能有一种解释,他是想通过这个法子让我们放心攻打李艺,而他的人马现在恐怕离长安不远了,”

    李世民听见李恪的见解,决定留下李靖率灵州來的人马和大部分秦王府精兵继续监视李艺,自己带着尉迟敬德连夜回师长安,而李恪也被顺理成章的留在李靖帐下了,临行前,李靖与李世民二人进行了一次秘密谈话,这一年多一直在灵州方向防备颉利的李靖深知其铁骑的战力,他告诉李世民,以大唐目前的实力,断不能与颉利决战,

    四大名著之武大郎留洋记

    话说当年,潘金莲与那可恶的第三者西门庆搞上后,武大郎对自己的婚姻生活,彻底感到失败,无奈自己斗不过西门庆,加上自身条件又不好,三级残废,再婚也成了问題,万分居丧,在忧郁中,见身边的人留洋回來,个个都金光灿灿,自己也萌发了镀金的念头,经多方面咨询后,武大郎了解到,去美洲的印第安那护照不好办当时好像还沒有美离间鸟国,加上自己辛苦卖烧饼挣的可怜人的一点点银子也被潘金莲带走了,连买机票的银子都不够,决定偷渡东洋,

    來到东洋后,武大郎的第一印象是:kao,比桑尼亚还桑尼亚,简直是一个未开化的鸟国,当时东洋的蛮荒,也为武大郎带來了无限商机,短短一年内就开了五百家“武大郎烧饼专卖连锁店”,名气远超索尼、东芝、麦当劳,

    东洋的皇帝听说从中原來了一位高人,,武大郎,加上久闻中原的高度文明发展,就邀武大郎入宫,敬为上宾,武大郎与他成了拜把子兄弟,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一天,皇帝不很开心的对武大郎说:“大郎阁下,我有一事想请你帮忙”

    “noroble,兄弟你的事还不是我的事”武大郎拍着他的肩膀说,

    “中原如此文明发达,而我们还沒有文字,可否……”

    “kao,区区小事,搞定”

    此后,武大郎开始教皇帝及百官学汉字,无奈武大郎肚里墨水不多,尽教点错别字、半边字,不信,你看现在的东洋字可以为证,

    后來,皇帝又要武大郎设计国旗,武大郎绞尽脑汁,既要把国旗设计的有创意,又能突出武大郎风格,就拿出一个烧饼,往围裙上一粘,成了一个“围裙烧饼旗”,这就是东洋国的国旗,也是武大郎的门面招牌旗,

    一日,武大郎与皇帝看舞姬演出,武大郎不由的想起了潘金莲,想起了在“春满搂”见的花枝招展的原來武大也好色,只是自身条件太差,要不比西门庆泡妞还要多,随口哼起了在“春满搂”前听的小淫调“……我的郎君,快快解衣宽带……”

    “天乐、天乐”乐师赶快把小淫调记下,取名“君之带代”,

    皇帝看出了大郎哥哥的不快,问清了事情的來龙去脉“我东洋国的女子虽然风骚些,但姿色尚可,我就送你三千个,”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失去一个潘金莲,还有三千风,从此武大郎乐的像个老鼠,整日沒白沒夜的播种造小孩,现在东洋国还有许多武大郎祠庙,小孩起名喜欢叫xx郎,为了不重老祖先的忌讳,长子不叫“大郎”,而是xx龙x桥太郎、小犬蠢一郎,凡是那些个头不高,身子胖、小腿粗,o型腿的东洋人,都是武大郎的后代,

    武大郎虽然春风得意,但念念不忘西门庆夺妻之恨,于是就召集了一帮人,把从二弟武松那里偷看來的拳法教于他们,以图日后报仇,此拳法起名“武氏士道”,西门庆毕竟是西门庆,武大郎始终掩饰不了自卑于不自信,怕报仇失败,落下笑柄,就这些人,一但失败后,横刀割腹,成仙成佛,实为灭口了,

    在皇犬再次拜鬼社之际,为提醒东洋岛国要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和纪念武大郎先生推动东洋文化发展所做出的巨大贡献,特写此文,以告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