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将当人质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颉利站起身在帐中踱了几步,边踱步边自言自语地说道:“看來长安的城防沒有我们想像的虚弱,李世民是不是从别处调兵过來了,”接着颉利回过头來问勃帖:“咱们的后军到哪里了,”

    勃帖答道:“回大汗,突利才到南由,契必何力到了岐山,他们说路太窄,马匹跑不快,他们最快也要三天后才能赶上我们,”颉利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他们不会痛痛快快地过來的,”

    执矢思力开口道:“大汗,我看就不等他们了,用前边到了的人马干吧,趁着李世民沒醒过神來,一路杀进长安,”

    颉利看一眼执矢思力:“不,等人來齐了再进攻,先令契必何力人马进逼高陵待命,等突利部靠近我后,我率主力直扑长安以北渭水河边,对长安形成合围,明儿个,你亲自去长安一趟,让李世民出降,”说完一背手,一脸阴沉地走出了营帐,在帐门口一脚将一瓦罐踢到一边,瓦罐发出“咣当”的声音,执矢思力与勃帖面面相觑,

    执矢思力对勃帖发牢骚道:“让李世民出降,李世民是降的人吗,”勃帖看看帐外,

    然后对执矢思力道:“大汗是让你去试试李世民的虚实呀,”执矢思力满脸蔑视:“李世民小儿还须试什么虚实,大汗也真是,我二十万铁骑一路披靡,到了这长安城下,他倒害怕起來了,”

    勃帖用匕首叉起一块肉塞进嘴里:“你以为大汗怕的是李世民,”执矢思力一愣,看看勃帖,听出了他的意思,突利、契必何力等人迟迟不至,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打着什么主意,

    第二天辰时,执矢思力带着两个随从趾高气扬地走进了太极殿,当着李世民的大臣们,不行跪拜之礼,只是一拱手说:“我是草原至尊之汗的使臣,见过唐朝皇帝,”李世民看着他,半天沒有答腔,一番对视之后,执矢思力沉不住气了,他嚷道:“喂,你们中原人就这么不懂规矩吗,”

    李世民坐在龙椅上,伸手一指,凛然斥道:“混账话,当年武德皇帝并州起兵时,曾与汝主有盟曰:急难相救,共同对付隋帝,现在你们背信弃义,不请自來,越过长城,叩我京师,你说,是朕不懂规矩还是你们可汗不懂规矩,”

    长孙无忌在一旁冷讽道:“唉,有这样的可汗,自然就有这样的臣子,到了大唐皇帝面前居然还站着说话,你以为你是谁呀,”

    侯君集双手握拳,骨节发出一阵响声,双眼扫向执矢思力道:“在天子面前,不跪者死,”执矢思力一阵慌乱,但很快镇定下來:“你们想干什么,城外有我百万雄师,现在是你们向我阿史那氏俯首称臣的时候,该跪的是你们,大唐皇帝,你从并州起家,应该知道,这些年來,阿史那氏的骑兵天下无敌,铁蹄落处,万丈坚城化为齑粉,今我主起举国之兵南下,长安三尺危垣如何能够抵挡,识时务者为俊杰,大汗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早日自缚请降,大汗宽仁,会允你在他汗帐之侧设一牙帐,这样你李氏一门可保全富贵,天下生灵也免遭了涂炭,”

    李世民纵声大笑:“主狂臣悖,天还亮着呢,你居然在这里吐出这样的呓语來,侯君集,在门下省找个地方让他待着,要是他再说胡话,每一句赏他一鞭子,”侯君集伸出大手一把抓住执矢思力,拖起就走,

    执矢思力奋力挣扎着:“大唐皇帝,你不能这样对待來使,你不能这样对待來使,”执矢思力的两个随从都变了脸色,李世民冲他们说:“你们回去给颉利报个信,不要以为有几匹战马一群莽汉就可以视天下如无物,朕的背后,有千万大唐子民,他若真的敢战,哼,长安城下就是他的墓地,”两个随从抱头鼠窜,

    萧瑀一拱手:“陛下,执矢思力乃颉利使臣,囚了他不合礼仪吧,”李世民一笑:“颉利屯兵十几万于长安城外未立即攻城,是因为一时不明我军底细,执矢思力这么狂,就是要替他來探虚实的,若是咱们露出一丝软弱,颉利就会下定决心,一鼓作气杀进城來,你说说,朕该不该破一回礼仪,囚下这个使臣呀,”

    在臣子们面前,李世民保持着十二分的镇定,可他心里其实极为忐忑,身为天子,他十分清楚,此时京城里根本沒有多少可以用來与颉利对抗的军队,

    李靖大军还沒有南下,离长安较近的柴绍、张亮等部虽然正星夜赶來勤王,但兵力不多,恐难济大事,在南下的那匹苍狼的血盆大口下,大唐帝国真的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

    正好兵部收到泾州传來的一份紧急奏报,已经同意议和的李艺突然变了卦,把使臣扣下,拒绝受抚了,封德彝立即拿着奏报进宫觐见李世民,想探个究竟,到了宫里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李承乾就站在李世民日常起居办公的承庆殿里,李世民正在为李承乾擦拭着头上的土,在神情中充满了慈爱,这舐犊情深的一幕让封德彝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嗯,毕竟是长子呀,

    封德彝明白,这世上多数父母都是偏爱长子的,尤其是在帝王之家,子嗣成群,古來当天子的人,有不少最后连自己究竟有多少个儿子都记不住了,但这头一个儿子,他们一定刻骨铭心,因为这毕竟是人生的第一次,用十几、二十年期待等來的第一次,所以,会不自觉地将一种视做惟一的爱赋予他,而情感就是这么一种古怪的东西,付出了就像把根扎进去了,付出的越多,这根就扎得越深,想到这里,封德彝心里感到惶恐起來,他看看手中拿着的那份文牍,突然心念一动,闪过一个主意,向前一步递上奏报,向李世民报告了泾州方面的紧急情况,

    听说李艺又有反复,李世民一惊,这意味着他将同时面对两个强大的敌人,他看着封德彝道:“这个李艺,朕不是已经答应他的条件了吗,”封德彝说道:“颉利南下了,李艺的价码自然就和从前不同了,”李世民脸上露出焦急之色,他挥手示意李承乾退下,李承乾离去,封德彝走到沉思中的李世民跟前道:“要不,就让臣走上一遭去劝说劝说他,”李世民一愣:“你,”封德彝躬着身道:“说起來我和李艺都是士族出身,平素还有些交情,”

    李世民看一眼封德彝花白的胡子,摇摇头:“这,,太冒险了吧,他已经扣下咱们一个人了,”封德彝露出一脸慨然之色:“国家危亡之秋,臣这条性命又有什么可吝惜的,”封德彝的豪言壮语让李世民感动起來,他紧紧地抓住封德彝:“德彝,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干臣呀,你骑朕的闪电驹去,从御前侍卫里选十个人跟着,”封德彝眼圈一红,跪了下來,毕恭毕敬地磕了一个头:“那臣走了,”

    戏演得很真,李世民却不知道封德彝的“壮举”后面藏着一个大大的阴谋,

    李艺大帐里画戟森严,两列凶神恶煞的士兵将明晃晃的大刀扛在肩头,封德彝在杨岌的引导下走进大帐,刀锋上的寒意和那些士兵逼人的目光一齐射了过來,李艺面沉似水地在交椅上坐着,用一把精致的小剪刀修着指甲,头也不抬地对封德彝道:“封大人,你是來做说客的吧,要是那样就别怪我李艺不讲交情了,”

    封德彝神色镇定,看了李艺一眼说:“今上差我去李靖军中办差,我只是顺道來找将军叙叙旧的,这兵荒马乱的,聚少离多,一朝离别,不知多少年才能再见上一面呀,”

    李艺:“你如今是他秦王的人,咱们还有什么旧情可叙,前一阵子,李世民派大军压境,咄咄逼人,一副要把本帅吞了的样子,颉利骑兵南下了,他却放下身段來,又是封王又是割地,眼下他自身都难保,这些画饼又有何用,哼,我看秦王还有他那些爪牙一个样,都不是好东西,可怜我那太子爷……”说着,李艺竟哭了起來,一把将小剪刀扔在了桌案上,

    封德彝不温不火地道:“老弟,我知道你看不上从前的秦王今天的皇上,可是毕竟你我都是山东士族中的显望,眼下国难当头,我等正要发扬士族的精神擎起天下,,”李艺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我是个带兵的人,这等空话你就不要对我说啦,”

    封德彝纵声一笑:“谁说这些只是空话,几年來你李艺靠什么养着八万精兵,不是别的,是因为你的高贵出身呀,如果你不是士族子弟,山东那些豪门大姓谁会出钱支持你,而士族从來都是靠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维系的,如今胡人打上门來了,你却在一旁作壁上观,那就是汉奸国贼,是对士族精神的叛逆,往后谁还跟你一起走,谁还拿钱给你养兵,!这难道不是最实际不过的事情吗,”

    李艺脸色一变,看着封德彝,似乎是被他的话打动了,略一思忖,一伸手:“您请坐,给封大人上茶,”一个士兵端上茶來,

    接着李艺一挥手,挥退帐中诸将,然后站起身來走到封德彝跟前的椅子上坐下,脸色已经十分缓和:“大人的话真是让本帅醍醐灌顶呀,只是,只是李世民说话算数吗,”

    封德彝一边察言观色一边说道:“今上是仁德之君,新登大典,怎会失信于天下,”李艺脸上仍然挂着狐疑之色:“大人呀,你我都是经过不少事儿的人,掌大权柄的人有几个讲信义,”封德彝端起茶碗,轻轻吹去上面的茶沫,饮了一口,轻描淡写地说:“你要是信不过他,难道就不会讨样护身符带在身上吗,”

    李艺:“护身符,你是说,,”他抬头看了一眼封德彝,封德彝又饮了口茶,脸上仍然不动声色,李艺已经会意,封德彝是在暗示他扣个人质,而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李世民的长子李承乾,李艺纵声大笑,说道:“明白了,丞相回复朝廷吧,事儿我答应下來了,不过,要请太子到我帐中來做监军,”接下來二人又商洽了受抚的具体事宜,谈妥后,李艺要请封德彝喝酒,封德彝却以公务太繁冗为由推辞了,匆匆出城回去复命,有了这个结果,封德彝的心里比喝了几坛百年陈酿都要醉心,他哪里还顾得上喝酒,

    李艺把自己与封德彝密晤的内容向几个心腹一说,大家顿时像炸开了锅一般,杨岌不解地问:“大帅,咱们还真替李世民卖命呀,听说这一回可來了二十万胡骑呀,”

    李艺一笑:“要是颉利带來的人马少,我还不这么干呢,本帅已经想明白了,要是不向李世民称臣,以他眼下这点本钱,就不敢和颉利一战,说不定带着这十几万人逃到哪里去也未可知,那一來颉利就会杀进长安,阻隔住我们回燕辽的道路,迟早会回头对付我们,反过來呢,咱们答应和李世手以后,他沒了后顾之忧,必然会和胡人决一死战,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咱们就用不着回燕辽了,”

    杨岌问道:“不回燕辽去哪儿,”李艺眼露凶光道:“进长安去,把皇宫里那把椅子抢过來自己坐,”帐中诸将都是一愣,

    封德彝骑着李世民的闪电驹,马不停蹄地赶回长安,向他报告了谈判的结果,

    李艺再次答应受抚,李世民心中稍安,但让李承乾去做所谓监军,实际上就是要扣个人质,这让李世民心中甚为不爽,他生出一种被人骑在头上拉屎的痛苦,他在心里一万次地痛骂着李艺,但大敌当前,他又实在沒有第二种选择,最终,他决定答应李艺的条件,

    这几天淑妃染了风寒,身子骨不大利索,一直卧床不起,李世民忙着守长安的事,也一直沒过來看她,皇后长孙氏和淑妃一向处得不错,怕她一个人闷着,早起就到了她的寝宫陪着她唠家常,两个人正说着话,一个宦官匆匆跑过來,传來皇帝要送李承乾去李艺军中的消息,

    皇后的脸色立马变得苍白起來,差点晕倒,长孙氏十三岁嫁到李家,跟着一个成天在马背上杀來杀去的丈夫,也算闻到过不少血腥,但是,她毕竟是个母亲,儿子就是她心头的肉,更何况李承乾是她的第一个儿子,

    淑妃看出了皇后心中的无限痛苦,从床上爬起來道:“姐姐,你还迟疑什么呀,走,我陪你去跟陛下好好说说,让他改了这个主意,

    教会的姑娘对一老者说:请您为上帝捐些 钱吧,老者摆摆手:不麻烦你啦,我肯定 比你先看到上帝,我准备到时候把钱直接 给他, 搞笑短信:夫:别带那只怪模怪样的花 狗出去,妻:我觉得它很可爱啊,夫:你是 觉着带着它能显得你更漂亮吧,妻:我要 是真那么想,就带着你出去了 搞笑短信:某系选拔班花,恐龙级的 彩萍发表参选政见:如果我当选班花,十 年后你们就可以跟老公说,我大学时比系 上的班花还漂亮,娶我是你赚到了 搞笑短信:有一病人狂叫:我是院长, 你们都得听我的,主治医生问他:谁说的 ,他回答:上帝说的,这时旁边一个病人 突然跳出來,说:我沒说过, 搞笑短信:一男青年陪女友买钻戒, 指一钻戒问其价,服务员说:一万块,男 青年惊得吹了一声口哨,再问另一钻戒价 格,服务员小声对他说:三声口哨 搞笑短信:一男给女友打电话被其母 接到,不悦地问:你姓什么,男:我姓魏, 对方:魏什么,男孩结结巴巴答道:我也不 知道为什么,我爸爸也姓魏… 搞笑短信:一伙匪徒劫持了一架满载 着政客和议员的飞机,然后打电话要求支 付巨额赎金,并威胁道:如果不答应,我 们将每小时释放一个人质, 搞

    跟大家提前通告一下,文章要修改一次,最近都在忙着改前面的,大概会改上六张,最近有点偷工减料,所以给个机会吧,厚颜无耻的求订阅中

    和大家说一下,由于最近改文,大家可以翻到前面去看看,还有就是在这一处,老黑稍微了修改了一下,探究党别介意哈,因为如果要是真的是历史的话那李恪和李承乾应该就在此时被李世民派人接回來,而不是像老黑这样,二人早就已经封王了,可是为了剧情需要,我稍微改了一下,希望大家表介意,李承乾是否会做人质,大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