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太子人质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无论在王府中还是到了宫里,长孙皇后一向躲在深深庭院里不爱抛头露面,但儿子就要去做人质的重击却让她无法沉住气了,二人一起來到了承庆殿向丈夫求情,

    李世民一听她们的话就火了:“他是天子的儿子,而且是大唐的太子,更是以后大唐的统治者,为了大唐的江山社稷,就是再危险也得去,”

    长孙皇后沒想到李世民竟然会如此绝情,但是想了想以前他对李恪那样,沒想到如今会对自己儿子也会这样,长孙皇后知道李世民是铁了心的要让自己的儿子去当人质的,但是她却不放弃一丝机会,于是哀求道:“陛下,臣妾求求您了,乾儿好不容易陪着你一起苦尽甘來,好不容易才被封为太子,难道你就忍心吗,”

    淑妃也说道:“皇上,臣妾也替皇后姐姐求您了,乾儿前一阵子才被封为太子,可你就要把他往人家的刀板上送,别说皇后姐姐,就是臣妾这心里头也不落忍呀,”

    李世民怒气冲冲地道:“好啊,皇后,你居然把淑妃也搬來了,知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吗,你们这叫后宫干政,朕绝不允许从朕这里开这样的恶例,”

    淑妃一阵咳嗽,李世民看看她苍白的面孔,心软下來,换了一种语气道:“这件事你们都别说了,再说朕也不会改变主意,”

    李承乾也得到了这个消息,他急急忙忙跑到弘文殿,找到正在那里处理公务的舅舅长孙无忌,把他拉到屋外哀求着:“舅舅,父皇要让我去李艺军中做人质呢,连母后去求情,他都沒有松口,舅舅,李艺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呀,您要救救我呀,”

    长孙无忌一愣,他已经听说封德彝成功地说服了李艺接受招抚,但因为手里的事儿太多,沒有详细去过问,不知道这次招抚还附带着这么一个条件,

    “李艺从前沒有提过这一条,怎么这次就多了这一条呢,是不是……”长孙无忌的眼前闪过封德彝那张总是面沉如水让人琢磨不透的脸,似乎嗅出了什么,他看了李承乾一眼说道:“承乾,你是太子,到了这种时候,该为国家做点什么了,快去向你的父皇说,李艺的营盘就算是刀山火海,万丈深渊,为了大唐的万世基业,你也要去闯,”

    长孙无忌此时想到了封德彝,在想到了李恪,这个孩子给他带來的危机感他觉得太强了,前一阵子更是被李世民送到李靖帐前效力,这样的做法那一点不是在打这个当今太子的脸啊,如果在这样下去,恐怕这大唐朝野之上就认识楚王李恪,而不认识太子了吧,所以长孙无忌觉得应该要给自己的这个侄子要博的机会了,

    李承乾差点哭出來:“舅舅,我真的不敢去呀,”

    长孙无忌眼一瞪大声道:“太子,你这像什么样子,你哪里看起來像一个大唐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太子,要么挺起胸膛來,拿出男子汉的样子,去向皇上说这番话吧,要么你就永远做你的窝囊废吧,以后出去不要说是我长孙家的人,李家更是丢不起你这个脸,大敌当前哪里有怕不怕的道理,”长孙无忌的声音斩钉截铁,他这个舅舅在外甥面前素有威信,李承乾在他利箭一般目光的威逼下,心中生出一股惧意來,终于转身一步步向承庆殿走去,

    李承乾走进承庆殿时,李世民正一脸怒气地坐在一张龙椅上,长孙皇后跪在地上垂着泪,淑妃盖着被子躺在一张躺椅上,还在哀求着皇帝改变主意,“父皇,”

    李世民抬头一看,见是儿子战战兢兢地立在门口,他脸色一沉,沒好气地道:“你來干什么,”不等李承乾开口,长孙皇后一招手喊道:“乾儿,快过來跪下,求父皇开恩给你一条活路吧,”李承乾走向前扑通跪倒,李世民气得站了起來,目光如炬地逼视着儿子:“你,,”

    李承乾心一横,照着长孙无忌的吩咐颤声道:“父皇,儿是太子,将來更是大唐的主宰者,,该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了,李艺的营盘就算是刀山火海,万丈深渊,为了大唐的万世基业,儿臣也要去闯,”李世民一怔,久久地看着儿子,沒想到从这个孩子口中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來,他突然站起身一步走上前,伸出双手扶起李承乾,一拳砸在他的肩窝上:“乾儿,你做得对,这才像我李世民的儿子,像我李世民的儿子呀,”

    长孙皇后如遭雷击,她扑向李承乾紧紧抱住他泣道:“乾儿,你怎么这么傻呀,”

    李世民大声止住皇后道:“皇后,国难当头,你怎么连个孩子都不如呢,快去给乾儿准备准备早些上路吧,”长孙皇后强忍住悲声,李承乾跪下來朝李世民磕了个头,与皇后等一起离去,李世民望着他们的背影,陷入了深深的悲伤之中,

    当天李承乾就在常胜的护卫下前往泾州,他不知道,长孙无忌的心腹刘二已经拿着一封密信和一份厚礼先一步骑快马北上了,刘二此行是去见李艺的部将杨岌,这个人和常何有旧,二人曾一起随隐太子建成征讨过刘黑闼,常何对他还有救命之恩,

    那份厚礼非常特殊,不是别的,是一张空着名字的三品官的荐表,长孙无忌承诺,只要杨岌保住李承乾的性命,杨岌就能把自己的名字填上去,

    那封以常何名义写的信向杨岌陈述了自己投靠长孙无忌后获得丰厚回报,让他不要放弃这么一个回头是岸光宗耀祖的机会,

    常何只会写两个字,一个是常一个是何,信是长孙无忌代写的,最后由常何像鬼画符一般捉起笔署上了名字,常何说,别看这字不怎么样,但杨岌一定买账,

    两天后,颉利的后队陆续到达了,突利部也到了武功,契必何力在高陵扎营,停顿多日的颉利军主力开始向东进击,他们先逼近了泾阳,不到一个时辰就攻陷了这座城池,这在长安城中引起不小的恐慌,

    太宗领着一群大臣到城头巡视,封德彝心情沉重地对李世民说道:“陛下,这武功不去说它,泾阳城池还算坚固呀,长安城墙久经战乱,残破不堪,既然泾阳城防这么不济事,长安守起來只怕不易呀,”身为右仆射的封德彝在宰相中职司兵务,在这样的事情上头他自然要多说几句,

    这时李靖的援军距长安还有三日路程,颉利已对长安摆出三面合围之势,李世民不由愁眉紧锁,对众臣说道:“真沒有想到颉利军的战力有这么大的提高,这几年朝廷南攻北守,忙着平定中原的纷乱,在南边连打六次大仗,对突厥则取守势,知之不多,眼下彼倾巢而出,我军中最缺的是了解他们虚实的人,这才是眼下最让人着急的事儿呀,”

    长孙无忌接过话茬道:“有一个人对阿史那氏的情形颇为熟悉,他來做兵部侍郎参谋军机最合适,但是不知道陛下敢不敢重用他,”

    李世民一挥手:“只要他有真本事,朕还不敢用,你说吧,此人是谁,”

    长孙无忌看了李世民一眼,吐出几个字:“原隐太子王府长史范鑫,”李世民脸色一变,这个范鑫前些年曾在云中、马邑领兵多年,对颉利部的情形倒是了如指掌,但是这个人出身低贱,做过放马奴,在颇重门第的朝廷里,向來受人歧视,而且说起來,这个人还有些“前科”,若是用他,必然会引起一场争议,

    果然,长孙无忌话音刚落,封德彝就在一旁慢条斯理地道:“这恐怕不妥吧,此人在太上皇手里是定了铁案的,武德二年,他在洛阳别驾任上痛打裴寂,武德皇帝念其多年征战有功,沒有杀他,将其放逐到马邑戍边,用他做隐太子王府长史,朝中已经有不少异议,要是让他來做兵部侍郎,只怕就更难服众了,”

    长孙无忌反唇相讥:“封大人,说起旧事儿,我可要念叨两句,当年要不是裴寂摆出士族的架子,不听范鑫的劝谏致使五千将士白白死在王世充的伏兵之下,范鑫会忤逆上司吗,可是事后,朝廷追究了范鑫犯上之罪,却沒有一个人站出來说裴寂败兵之罪也应追究,说白了,不就是因为裴寂是士族显望,而范鑫出身贫贱吗,”

    封德彝:“既然长孙大人把话说到这份上,那我也沒什么可遮拦的了,有道是上品无寒门,士族治国的规矩延续了三百年,这三百年间,哪朝天子重用的不都是士族,皇上新承大统,急需延揽天下英才,长孙大人把范鑫这么一块顽石捧得那么高,就不怕士族子弟中那些荆山之玉都会弃我主而去吗,这件事陛下一定要三思呀,”一群大臣纷纷附和,表示羞与范鑫之流为伍,城头一片纷乱,

    长孙无忌有些急了,眼一瞪:“怎么,人多就有理呀,”

    李世民一皱眉头喝了一声:“长孙无忌,”

    城头顿时安静下來,众臣的眼睛都看着李世民和长孙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