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再唱空城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李世民沉思良久,沒有说话,只是当着众人的面将那个锦囊拿了出來,只见上面写着,“彼攻我城,我攻彼心,虚虚实实,武侯唱计,”

    看见这莫多,李世民不免心里一亮,立刻部署了起來,

    他的具体部署是派两万精兵主动出击,伏击三路敌军中较弱的一路,重创对方后立即回师守城,另外在长安城中多布疑兵, 迷惑对手,

    “刚问皇上这是何人出的计谋,”长孙无忌问到,

    “李恪,”

    大厅内听见这个名字的,大部分出了赞赏,还有无非就是信服的眼神,见李世民说得是李恪,竟让他无言以对,

    李世民认为,颉利挟雷霆之势而來,断不会料到唐军会主动出击,遭此挫折,定会心生犹疑,然后重新部署兵力,这 一來,就可以为各路大军回援赢得时间,而这十六个字恰恰是解了现在的燃眉之急,这计就好比当年诸葛亮败北,用空城计吓走了司马懿二十多万大军,李世民知道李恪也让自己虚虚实实的在來一次空城计,

    然而被派去执行伏击任务的是尉迟敬德和侯君集,次日拂晓,李世民亲自送大军出城,

    侯君集的侍妾佩珠牵着女儿侯若衣正好也來送行,李世民的眼睛落在侯若衣的辫梢上,上面还挂着孝,李世民脸上掠过一丝伤感,

    他知道侯君集一家几乎都被建成的爪牙杀光了,只有这个女儿从小寄养在他的挚友秘书丞苏亶家里从了苏姓才逃过这一劫,

    从侯君集停留在侯若衣身上的目光里,李世民看出 了自己这位心腹大将对女儿的怜爱,他让侍卫把侯若衣带回宫中交给皇后好生照应,

    同时告诉侯君集,只要他这个天子的家小在, 就有侯若衣在, 侯君集热泪盈眶,当场提出要把自己的精锐飞虎军留在李世民身边,

    李世民断然拒绝了,他对侯君集说:“朕知道你的心思, 让他们跟着你上战场去吧,你们打得越好,朕就越安全,不然就是这八百人再怎么善战,又如何敌得过颉利二十万大军啊,”李世民的镇定自若鼓舞了出征的将 士,他们神情慷慨地走出长安西门,走向无边的夜色,沒有人去想他们的面前是二十万强大的敌 人,

    可事实上,四面楚歌的李世民心里真是这么平静吗,

    他只用自己的语气对自己疑问的说“恪儿,你可莫要让父王失望啊,”

    在清晨的阳光中,李世民披着一身金色的盔甲,提着长槊和房玄龄等六骑沿着渭水缓缓前行,他们身后带着两千名骑兵, 长安城下几十里都飘扬着大唐的旗帜,气势颇为壮观,

    突然李世民的目光落在渭水河上,那里赫然架着一座便桥,跟在李世民身后的房玄龄问是否让人前去拆 除,免得敌人利用,李世民却说,留着它吧,

    李世民身后的几个人均是一脸不解,一行人继续向前,河对面一匹马飞驰而來, 一名小校浑身汗水地跳下马,在李世民面前跪倒报告,敌军进入尉迟敬德和侯君集的伏击圈了, 双方已经接战,

    李世民对小校说 道:“去告诉他们,全长安的百 姓,不,全大唐的百姓都看着他们呢,一定要狠狠地打,”小校上 马,一挥鞭,匆匆离去,

    李世民等人策马继续前行, 突然跟在他身后的房玄龄像是听到了什么,说道:“陛下,你听,”

    李世民张大耳朵,从很远的 地方传來轰隆隆的声音,那声音 越來越响,大地仿佛都要颤抖起來,李世民身边护卫们的马在不安地转圈嘶鸣,

    一个侍卫惊讶地 说道:“看,天边好大一片黑云 呀,”

    李世民微闭眼睛,吐出一句话來:“那不是云,那是二十万敌人來了,”

    众人无不色变,看着大家紧张的神色,李世民纵声大 笑:“沒什么了不起的,朕十六岁开始打仗,从來就沒有害怕过什 么,别说二十万骑,就是敌人有百万大军,朕也视之若草芥,”

    身后的骑兵们为李世民的话所振 奋,齐声高唤:“陛下不怕,臣等 也不害怕,”

    李世民朗声道:“好, 只要沒人害怕,这一仗我们就赢定了,骑兵留下,你们几个跟我 來,,”他一指房玄龄等几个人, 率先策马來到便桥边上,

    在无数旗幡的簇拥下,颉利的大队人马终于接近了渭水,

    他伫马于一个小山坡上,向对岸眺望,先看到的是长安城下连绵不绝的旗帜,接着,看见结阵于前的一个规模不大的骑兵方阵,

    继而他的目光落在了横跨渭水的那座便桥上,

    颉利自言自语道:“奇怪,他们为什么不拆了这座桥, ”

    当他看见桥头的六个人时,表情更加惊愕了,,李世民居然就在 其中,

    颉利想道:李世民这是干什么,是布下了伏兵在引我上钩吗,他的大脑在急速运转着,开始朝周围扫视,目光中充满怀疑,

    就在这时,从左翼传來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颉利大声 问:“怎么回事,”

    一个将军应 道:“好像是雅尔斤遇到了大股唐 军,双方正在激战,”

    颉利又转脸 看看右翼,那里是突利和契必何力的队伍,沒有一丝动静,颉利脸上浮现出一片犹疑之色,他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等等两翼的消息,

    一个奇怪的场面出现了,一方是十几万铁骑,一方只有六个 人,隔着一座便桥静静地对峙着,

    房玄龄轻声对李世民道:“皇 上,要不您先退下吧,只要颉利 一挥鞭,他的马蹄转眼间就可以把我们碾成肉泥,”看着对面那支强大的敌军,久经战阵的他也心跳不已,身音有些发颤,

    李世民 面带微笑小声回应道:“如果路上 突然遇到一只老虎,你该怎么办,记住,你不动它也不敢动, 你要是转身一逃,它必定就扑上來了,”

    接着,李世民抬眼向前望 去,从敌阵中找到了颉利的纛,又在这大纛下找到了颉利的身影,他冲着这身影朗声喊道:“对面可是颉利可汗,”

    颉利应道:“不错,是我,李世民,听说你当上大唐天子,我 就想起要來问你一个问題,当今天下该由谁主沉浮,”

    李世民看了 颉利一眼:“朕知道可汗心很大, 要和朕來争这个天下,可争天下不光靠刀枪呀,古人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想做天下共主,先得问百姓答应不答应,怎 么样,朕的回答是否能让可汗满 意,”

    颉利一声冷笑:“李世民,说大话有什么用,看看我身后的铁骑,”

    李世民回应道:“朕说的可不是什么大话,大唐已全民皆兵, 正恭候可汗呢,”

    说毕,李世民纵声大笑起來,显得十分从容, 就在这时,一骑快马飞驰到 颉利身边,一个将军上前,附耳 向他说了几句什么,颉利脸色顿 时大变,

    将军向他报告的是两翼的消息,左翼的雅尔斤受到唐军 突袭,损失了数千人,他自己也受了重伤,

    突利在右翼也发现了 不明敌情,颉利心头一阵发虚, 他事先估计长安唐军不过三两万 人,沒想到自己左翼的精锐骑兵居然遭到对方的主动进攻,而正 面的李世民丝毫沒有怯意,右翼又出现不明敌情,这些情况都出 乎他的预料,

    颉利抬头望望旌旗招展的长安城,那里似乎隐隐埋伏着千军万马,一片阴云掠过他的脸庞, 颉利是个足智多谋的人,但他性格多疑,有些像三国时的曹操, 这样的战场态势,让他一时拿捏 不准,他决定暂时撤下來,弄清情况再说,

    他向身边的一个侍从 下令:回撤二十里, 十几万大军开始徐徐退却, 李世民等还像钉子一样钉在便桥 桥头,看上去依然态度从容,但实际上每个人的衣服都已经被汗 水湿透, 颉利的人马退出二十里后, 扎下了营盘,他派人继续打探两翼情况,发现雅尔斤确实遇到了 劲敌,攻击他们的唐军中出现了尉迟敬德和侯君集的旗号,这都 是李世民手下数得着的大将,而右翼的不明军情到底是什么,突利他们却还是沒有弄清楚,

    颉利 心里已经明白,突利和契必何力根本就沒想打,而是在等他和李 世民拼个你死我活呢,所谓的不 明敌情实际上不过是用來搪塞他 的理由,这令颉利十分恼火,但 他又不能明说,只好派人去慰劳两翼的将领,同时派人进一步刺 探长安的实情,

    李世民则來到唐军设伏的小山下巡视战场,唐军的这次主动出击赢得了小胜,但是,尉迟敬德和侯君集手下一共折了一万多 人,

    看着荒原上无边无际的尸 体,李世民不由在内心里叹道, 颉利的骑兵确实善战,当听说在 战斗最紧要的关头,全靠飞虎军冲入敌阵,击伤雅尔斤并夺得敌 人的大旗,战场形势才得以扭转 时,他将目光转向侯君集,说 道:“这一次你立了大功,朕要好 好奖赏你,奖赏你的飞虎军, 走,带朕去你大营,朕要亲自检 阅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