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楚王府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显然从军中回來的李恪变的成熟了,虽然说是历练,就和视察一般,自己根本就沒有干什么,但是李恪坚信,这大唐是处处给人机会展现的,所以他不急,他要等待的就是时机,机遇,自己从封得这个楚王的爵位,但是还沒有开宗立府,

    今天,他尤其醒的早了一些,因为有比练剑还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他,那就是移居楚王王府,

    从此,他将不能再住在皇宫大内,其实,历史上很多皇子都以住在皇宫大内为荣,因为那是皇帝所赐的一份特权,能享受如此待遇者,皇帝只有对自己最喜爱的儿子才会恩宠,这对皇子來说,是一个机会,能直接接近圣听的机会,极容易让皇帝注意自己,如果再做出一点成绩,赢得圣心可谓轻而易举,同时,这也说明他在众皇子中更加得宠,而有幸得到如此殊荣的,但是李恪现在压根就不需要他,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能够好好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好和长孙无忌一决雌雄,

    当然了在唐一朝,李治最为幸运,贞观后期,李世民留已成为太子的李治在身边,为此大臣们在贞观18年和贞观20年两度上书,在奏章中说“父子不可以滞爱”,要求皇帝放太子回东宫,最后双方妥协,太子李治15日在东宫,15日留在父皇身边,

    如今李恪现在已经贵为亲王,移居亲王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此期间更是耽误了不少功夫,虽然,李世民沒有特别下旨让他尽早搬出去,他不用如此着急,但他喜欢早点移居自己的楚王府,因为他昨天看见的封德彝为了自己而倒在了病床之上李恪很是不甘心,在自己的记忆中,依赖封德彝的力量那是少之又少,为什么,那是因为封德彝太老了,所以,他要的就是把握现在,有资源,自己切切不可放弃,

    李恪在一如往常的练剑,用膳,到千秋殿给杨妃请安后,带着小桂子出承天门來到宗正寺,

    宗正寺为中央九寺五监之一,是管理皇帝宗族事务的直接机关,一般官员的升迁,皆由吏部考核出示公文,然后再由礼部负责官服府邸印绶等的配备,

    宗室作为皇帝的家族,属于一个特权阶层,享有很高的政治社会地位,因此对宗室的管理机关宗正寺都极少插手,李恪被封亲王,属于李氏皇族,吏部只是象征性的出下公文,其它的事都归宗正寺管,宗正寺一般设有:卿一人,从三品;少卿二人,从四品上,卿掌叙宗派属籍,以别昭穆而定其亲疏,少卿为之贰,丞参领之,主官多由皇室德高望重的人担任,或者是辈分身份极高者出任,

    所以,能來宗正寺的不是皇亲就是国戚,差役见來的是李恪,急忙将他迎进内室,端上茶果点心,叫他等待片刻,自己去禀报值班的管事,

    李恪喝了一口茶,百无聊赖的坐着,身后的小桂子小心的站着,不多时就见一个身着王服,年近四十的男子走了进來,身后跟着刚才那个差役,李恪赶紧低声问小宝子來人是谁,小宝子回说是河间元王李孝恭,他的王叔,李恪不敢怠慢,忙起身相迎,上前施礼道:“李恪见过王叔,”

    李孝恭一把扶起李恪道:“贤侄无需行此大礼,不知今天來此所谓何事,”

    李恪脑子转的很快,记忆里有关李孝恭的资料竟被他搜了出來,李孝恭是贞观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战功显赫,更是宗室难得的一位帅才,

    李恪心里一阵疑惑,宗正寺卿虽然管理着宗室一切事物,地位尊崇,却沒有实权,属闲置,主要安置一些宗室战功显赫的王族,李孝恭怎么会做宗正寺的卿呢,

    难得,李世民已经对他心有但纵观贞观时期很少出现所谓的功高震主而被杀的事例啊,还是办正事要紧,李恪一阵嘀咕,不便多想,语气恭敬的说道:“不日之前恪被封楚王,理应移居楚王府,所以,今天特來宗正寺办理移居手续,领取印绶等,”

    李孝恭知道前不久前李恪就被封为楚王的消息,这些事情在这些时间中早就已经全部给办好了,只是淡淡的道:“贤侄稍等,本王这就着人为你办理,”然后对身后差役吩咐了几句,差役点头表示明白,躬身退了出去,

    李恪见李孝恭立即差专人去办理,忙感谢道:“多谢王叔,”

    李孝恭轻声一笑道:“贤侄何须如此客气,管理宗室之事是本王的职责所在,而且这些东西早就已经办好了,贤侄稍等片刻,”说着,李孝恭在李恪旁边坐下,接着道:“贤侄英雄出少年,若是沒有贤侄的空城计,恐怕结果就不像是现在的这样吧,真是可喜可贺啊,将來贤侄必定是我李家这一代的勇者啊,王叔先在这里恭喜你了,”

    李恪赶紧道谢,“王叔秒赞了,恪只不过是为父王,大唐分忧罢了,”

    听见李恪如此谦虚,李孝恭暗叹到次子果然是一大英才,正在这时,那个差役和一个身着六品朝服的官员走了进來,手里拿着一堆东西,有公文和印绶等物,那六品小官给李孝恭和李恪行过礼后,将东西交给李孝恭,

    李孝恭接过递到了李恪手中,脸含深意的笑道:“贤侄,一切手续都已办妥,楚王府就在平康坊,陛下如此安排,你肯定会满意,说这话的时候,李孝恭别有味道的说了一句,而李恪却并沒有发觉,

    李恪道:“有劳王叔了,既然手续还未办妥,恪有事先行告辞,等有时间再來看望王叔,将來恪若是有什么难題不解,可一定会來打扰王叔的哦,”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李恪如此说话,李孝恭也是对答道:“呵呵,若是贤侄不怕麻烦,可以随时过來,”

    李恪对李孝恭抱拳就出來了,

    李恪出了宗正寺,刚才來不及不想的疑问不请自來的浮上心头,李孝恭怎么会是宗正寺卿呢,

    历史上记载,在贞观初年,他历任礼部尚书之职,这次册立太子的朝会沒有看到他,突厥南下的时候,也沒有看见他,

    李恪还以为他领兵在外呢,沒想到他就在长安,还是宗正寺主官,

    这让他对历史和现实是否相符而感到头疼,也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地步,究竟该不该相信历史,不知道该是按照历史按部就班的进行呢,还是,看准时机伺机而动,难道是因为自己,他的命运才会改变的吗,李恪在心中疑问道,

    当车架停在平康坊之后,李恪心跳不免加快,下车架时王时的王府,他脸色一暗,对身边的差役怒道:“尔等小吏安敢戏弄本王,这明明是秦王府,怎么就被你说成楚王王府呢,”李恪有些迫不及待,但当他看到汉王府的门匾时,赫然给吓了一跳,这哪是什么楚王府啊,这不是原來的秦王府吗,莫非是有人要害自己吗,这要是真的,那么自己就算是有几个脑袋让不够别人砍,”

    不怪李恪、因为差役把他带到秦王府就要砍他的头,实在是人言可谓,他本來就是从秦王府出來的,若在以前,过來看看也无大碍,然而这个时期他來这里难免会被人说闲话,会被御史弹劾,

    他刚封亲王,就把秦王府当成自己的楚王府,一旦传出去可就不是流言这么简单了,差役被李恪的话明显吓住了,忙跪下道:“殿下息怒,小的沒有带错路,这确实是楚王府,只是皇上前不久刚下的圣旨,而被突厥的事情就给耽搁了,如今空闲下來,今天还未及收拾,更换匾额,殿下就來办理王府手续,故而才会如此,”

    李恪听完差役的话,略微松了口气,难怪李孝恭在说自己楚王府在平康坊是脸上含有深意,原來如此啊,

    不过,另一个疑惑随之而起,李世民为什么把自己以前的王府赐给他做汉王府呢,

    长安城作为前朝的都城,李世民再穷,一两座王府还是能拿得出手的,沒必要把自己王府送出去,这里面肯定有深意,

    李恪现在也只能想到这些,也许,只有知道李世民赐给李泰的王府是哪座时,他刚才的问題才会得到解决吧,既然,王府是李世民赐给自己的,李恪也不便多想,难道是因为自己上次献计的事情吗,李世民才会奖赏给自己的吗,恐怕这个问題要留给李世民亲自给自己解答、

    因为王府还沒有收拾好,府门紧闭,李恪在府门口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平康坊,

    再说,即使王府门沒有关闭,他也不敢到里面去看,虽然,以前他可以自由的出入,但现在绝对不行,李恪让差役自行离去之后,看看还不到晌午,沒有急着回宫,而是和小宝子朝西市而去,王爵是封了,王府也有了,现在缺的就是人了,

    他想去自己的店里看看,看看这个酒楼里面是否会有一两个王佐之才,还有他也想回到聚贤庄去看看了,因为自己好久沒有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