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年号一事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杨妃殿中此时简直可以用兵荒马乱、鸡飞狗跳來形容,大唐的楚王殿下,未來的李唐将才的第一人,一次临时起意的出行, 就让刺客给行刺了,

    若不是事出有因,岑文本都已经是李恪的师傅了,绝对不可能行刺,他现在就是最大的嫌疑人,有的人说,是那日玄武门之战的时候逃跑的孙宁,如今卷土重來,而主要目的就是杀尽李世民的儿子,女儿,

    而另外一个传言那就是年玄武门事发,她被忠心的家仆带着逃 了出去,李世民杀死了李建成、 李元吉两家共十个儿子,却沒将他们家的女儿赶尽杀绝,也沒少意少了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公主,

    这个小公主名叫李芸晓,是被长 乐王李幼良收养了,李幼良如今 也失败被杀,她被李建成原來的东宫侍卫孙宁带在身边,要她为自己的亲人复仇,

    而那个侍卫本身就是当年李建成埋伏在秦王府的卧底,他偷偷泄露了李恪的行踪,这才有了这场刺杀,

    瞬时,这孙宁之名,以及东宫余党更是响彻大唐,

    楚王的侍卫里竟然也有人参与了这场可以说是谋逆的行 动,这么说连天子近卫都不值得信任了,当初选拔那位侍卫的官员这次要倒霉了,因为李恪沒有用到以及的虎卫军,本來还想着等着自己入楚王府的那一天,将五百虎卫军全部都纳入自己的府中,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安排心腹,可是沒想到现在又出现这个事情,

    几个御医此时面对天子与杨妃,以及那些隋朝余臣的怒火,一个个战战兢兢,因 为那飞镖上不知抹了什么毒药, 让鲜血无法凝固,也就是说,若是沒有办法的话,李恪只能流血流到死,盛怒的李世民已经下旨,若是救不活楚王,这些御医等着陪葬,

    李恪在回到杨妃这里后不久就已经晕了过去,杨妃坐在床 边,脸色不比躺在床上的儿子好多少,她不停的往那道小小的伤 口上抹金疮药,然后在厚厚的金 疮药被血冲开之前继续往伤口上抹,终于她哭了出來:“恪儿,我 的儿子啊,” “母后,”

    李恪迷迷糊糊地醒 來,只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眼 前晃动,“我怎么了,”

    “沒什么,你一定会好起來的,恪儿会沒事的,,”杨妃慌忙擦干泪水,坚定的说道,

    李恪恍惚地想起昏倒前的 事,又看到自己手臂上血流不止,转眼想想,也就明白了问題 所在,他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 道:“母后,让御医,御医用烙铁封住伤口,”他失血过多,说话也有气无力,但还是提出了这个唯 一可以止血的方法,

    “烙铁,”长孙皇后吃了一 惊,“叫御医,”

    “朕只问,这是否可行,”李世民毕竟心志坚定,很快作出了选择,只看可行性了,

    年老的御医犹豫了一下:“回陛下,可行是可行,但是治标不 治本啊,若是不能解毒,楚王殿下日后不能受一点伤,否则依然会流血不止,总不能每次都……”

    “且顾今日吧,日后召集天下医者为太子解毒,”李世民很快下 了决定, 烧红的烙铁印到了白皙的手臂上,皮肉烧焦的味道弥漫开來,疼痛,让李承乾恢复了几分清醒,他脸上渗出了大颗的冷汗,嘴里的毛巾差点就被咬破 了,

    众人都松了口气,现在要做的就是分析那飞镖上的毒药,尽 快研制出解药來了, 李世民也冷静了下來,不管怎么说,儿子是暂时脱离危险 了,而且,李恪在这过程中表现出的决断还是很让李世民满意的,当乱不乱,此乃大将才能拥有的气势,

    而李世民遇刺,生死不知的消息实在是让某些人高兴了一下, 但是,不久就传出哎楚王已经清醒,只需慢慢调养的消息,暗处不知多少人大为惋惜,恨不得李恪再死一次,

    “知道怎么说了吗,”李世民冷冷的看着那几个御医, “楚王殿下只是皮外伤,即将 痊愈,无需担忧,他日照样像我大唐男儿一样,可以重上战场,”一个老奸巨猾 的御医立刻开口,剩下几个御医也不蠢,一个个赶紧发誓,楚王殿下洪福齐天,马上就会痊愈,

    李世民也是沒办法,尽管李李恪捡回了一条命,但是,那 种后遗症实在是个绝大的隐患,万 一传出去,只要那些心怀不轨的 人随便想什么法子让李恪受点 伤,那可是自己的儿子啊,可以说,大家都以为李恪的病好了,但是知道这个消息的却是寥寥无几,

    楚王被刺杀的事情落下帷幕,几个月后李恪身体已经恢复如初,此时的他在承天门下车之后,李恪让李强等候,自从那日的教训之后,江澜就把李强是硬塞了过來,还好最近就要落实楚王府的事情,李恪也就索性带着李强,自己带着小桂子來到 了早朝的太极殿,距离卯时,还有半刻时间,李恪和众人一样, 只能在太极殿前等候,

    在等候的 这段时间里李恪分别跟众人一一 行礼问候, 而李泰在李恪到太极殿不久 就出现在了大家面前,这让李恪有种错觉,李泰是不是总喜欢在自己到场之后不多时就出现,如今封为卫王的他,已经不似刚开 始李承乾被册封为太子时的萎靡不振了,显得精气十足,和蔼恭谦,让人容易对他产生亲近之感,

    难怪历史记载,他和李承乾就算沒有像长孙无忌、李绩这样的权臣支持,也能斗的旗鼓相当, 关键是他的作风让那些处在 中下游的官员感觉得到了尊敬, 意识到了自己的机会,所以,他 们支持李泰,李泰才能够在朝堂 上站稳脚,李泰的作法很符合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在大唐朝堂上的大员也就那么几个,这当中还有很多支持李承乾的,他即便争取到他们中部分人支持自己, 也不见得斗得过长孙无忌,

    所以,他就走基层路线,和中下层官员建立感情,李世民在位时的朝堂是很注重讨论的,他喜欢让群臣讨论国事,这样一 來,这些官员也是一股不小的势 力,

    想到这点,李恪不得不佩服起李泰的智谋來,他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能想出这样的曲线争储的路线,就在这时,李泰來到了他身边,行礼道:“青雀见 过三哥,听说三哥上次的事情,最近不见三哥,臣弟很是想念啊,”

    李恪亲热的说道:“为兄谢过 四弟挂念,四弟可真是有心可啊”

    李泰恭敬的道:“三哥这般说,臣弟可真就不好意思了,最近臣弟太忙了,他日小弟一定登门拜访,,” 两人聊得开心,忽见李承乾 和长孙无忌两人缓缓而來,李恪 和李泰给他们行过礼,李承乾也对李恪说了几句客气的话,

    而这 时封德彝和萧瑀两人则徐步而 來,三人只得按部就班的站好, 等待李世民觐见入朝, 早朝讨论都是悬而未决的事 情,所以难免争论不休,李恪和 李泰以及李承乾因为现在年纪还小,沒有发言权,

    让他们早朝列席,也只是李世民为了培养他们 治理安邦的能力,所以,他们因此听的格外详细,一面不忘默默思考,以便随时准备回答李世民 的提问, 李恪低着头,只听封德彝慢腾腾道:“启禀皇上,老臣以为皇 上登基已有三月,这年号之事也 不能耽搁,该早做决定,”

    封德彝如此一说,众人无不 赞同,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政变的主谋和帮凶,是他们帮李世民从李建成的手中抢到了太子之位, 又在李渊手里逼的他将自己的皇 位禅让给李世民的,

    所以,用武德的年号,他们心里总觉得不舒服,如今封德彝提了出來,他们 如何能不高兴,不支持呢, 所以,都大声说道:“皇上是 该确定年号,”

    “还望皇上早做决定,不能耽搁啊,”顿时,大殿里被大家你一 言、我一语吵的不成样子,

    李世民实在看不下去了,但他又不能说什么,是他规定的朝会可以讨论,不予追究,

    现在, 他要追究这帮大臣在他面前太过放肆,显然会显得自己气度不够,所以,他青着脸不语, 这时候,长孙无忌适时的站 出來喝道:“朝堂之上,吵成这 样,成何体统,” 大家显然未测料到会有人斥,慌忙闭口不语,目光不由自 主的朝长孙无忌看去,尤其是封 德彝和萧瑀两人,心中对长孙无 忌如此不识时务很是不满,都在 心里骂道,自己尚书仆射都沒说 什么,你一个吏部尚书有什么资格吼斥大家,

    这一切李恪看得清清楚楚, 长孙无忌在朝堂上吼斥重臣,李 世民不但不责怪他,还很赞赏他,这说明李世民对长孙无忌确实恩宠有加,难怪历史记载,李世民想立自己为皇太子时为什么 不跟众人商量,非要跟长孙无忌 一人商量,主要还是太信任他 了,

    李恪不由得对长孙无忌又有了新的认识,从而提防他的心开 始加重起來, 李世民等大家安静下來,才 缓缓说道:“朕登基之初,大事小事一大堆,忙不过來,所以,这 年号一事也一直拖到现在,既然 今天被封德彝提了出來,你们大家就想想,朕该用什么年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