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化为十道

作品:《大唐霸皇李恪

    大家见李世民让他们说,顿 时七嘴八舌,你说你的,我说我 的,这时,封德彝再也不甘落 后,大声吼住众人道:“启禀皇 上,微臣以为用‘顺德’为好,顺其 天意,恩德天下,”

    封德彝话刚说完,长孙无忌 便反对道:“皇上,臣以为该用‘永 昌’最为妥帖,”长孙无忌说完,封德彝刚要反驳就听尚书右仆射萧瑀道:“微臣赞同封大人的意见, ”萧瑀如此说,纯粹就是为了刚才长孙无忌抢了自己的风头,看不惯他的嚣张气焰,而事实上,他并不看好封德彝所提出的年号, 一时之间,支持长孙无忌的 大有人在,支持封德彝的也有不少,朝堂上乱成一锅粥,

    李世民见再不训斥,这帮人非得闹上天不可,就吼道:“如此吵吵闹闹, 你们是不是把朝堂当成菜市场 了,” 李世民一吼,众人连忙跪下道:“臣等有罪,还望皇上赎罪,” 李恪随着众人跪下,心里在想,皇帝和大臣之间的差别就在这里,大臣即使官职再大,你吼 斥,大家只是不再言语而已,而皇帝一吼斥,众人就只有跪地请罪的份了,但让他料想不到的是,就在大家跪地求饶的时候, 李世民在高处观察到了他的表情,见他对此毫不在意,似乎心中早有定计,就问道:“李恪,你觉得朕该用哪个年号,”

    李恪被李世民一问,吓了一 跳,忙道:“此等大事,儿臣年小,不敢妄下定语,” 李世民听他说自己不敢随便说,就知道他心里有主意,心道,如果李恪你还小,你还能跟随我去那玄武门吗,便道:“你且说來,用与不用朕自有决断,”

    李恪心中后悔不已,他刚才只是想告诉李世民,我年纪小, 还沒有到决定这样大的事情的时候,不能随便说,你也不能随便 就听我的,只是,沒想到李世民 误会了他的意思,李恪心里暗着急,他到底该怎么办呢,

    李世民见李恪沉默不语,不由大声喊道:“李恪,你沒听见朕刚才的话吗,” 李恪被李世民这一喊,大惊之下脱口而出:“贞观,” 李世民刚要对李恪的态度进 行批评,忽听他喊出“贞观”二字, 乍一听不觉什么,但细一琢磨, 觉得“贞观”二字又很贴切,

    这时封 德彝启奏道:“皇上,楚王殿下所说‘贞观’二字,臣认为甚好,《易大传》曰:天地之道,贞观者 也;贞:天地之理主于正;观: 以示人也,两字表示天地之道, 就是要告诉天下臣民皇上所行之 事,顺应天意,”封德彝博才多 学,一番解释下來,头头是道,

    李世民越听越觉得有道理,又问房玄龄道:“房爱卿,你认为如何,” 房玄龄见李世民征求他的意 见,这表示李世民心里已经认 可,忙道:“臣赞同楚王的殿下‘贞观’二字,”

    李世民用目光扫视着下面众人,最后定格在杜如晦的身上, 问道:“爱卿,你认为呢,” 杜如晦也觉得这两个字有新意,很适合李世民这样雄才伟略、开创盛世的明君,就道:“臣也赞同楚王殿下的‘贞观’二字,”

    众人见李世民最为信任的几 个人都支持了,自己还不支持干 吗,就立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而这个时候封德彝又不失适宜的 喊道:“楚王殿下如此大才,乃是 皇上之福,大唐之福啊,” 支持封德彝的人一听老大都 如此说,自己还敢落后,所以, 也七嘴八舌的喊道:“楚王殿下聪 慧,实乃大唐之福啊,”反正就是好话说了一大堆,让李恪听到都起鸡皮疙瘩,

    李恪从自己说出这两个字时 就预料到了结果,虽然他沒有从长孙无忌眼中看到什么,但他看 到了李承乾稍带怨恨的眼神和李泰警惕的神情,他不觉心里一 沉,今天不小心说出的“贞观”两个 字,不知将來自己要为此付出什 么样的代价呢,天意如此啊,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李世民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 了一遍,道:“众位爱卿有什么事 就说吧,”

    长孙无忌首先说道:“启禀皇 上,自我大唐建国至今一直沿用隋制,所以,现在地方官员繁多,管理比较混乱,吏治腐败, 臣等奏请皇上重新划分州县,任用官吏,减轻朝廷负担,诉清地方吏治,”

    李世民听后,思考片刻 道:“铺机说的有理,确实该是整治吏治的时候了,不知道众位爱 卿有何良策,”

    封德彝见长孙无忌又仗着李世民的宠信,抢在自己面前说话,就当仁不让的道:“老臣认为 重新划分州县,似乎还为时过早,让吏部彻查和考核官吏才是 正道,”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只要长孙无忌提出问題,他总喜欢反驳,何况刚才长孙无忌抢在他前面说话,把他这个丞相不放在眼里,

    李世民对于封德彝的做法很不满,但是碍于他是朝中元老, 又是天下文人的头头,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沒有表现出來,只是在封德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色不好看,

    长孙无忌最看不惯封德彝倚老卖老,反问道:“不划分州县, 怎么能肃清官吏,整治吏治,”

    封德彝马上反驳道:“吏部的职责就是考核、任免官吏,现在大唐官吏繁多,吏治腐败,吏部 恐怕是难辞其咎吧,”

    长孙无忌讥讽道:“难道你作为尚书省右仆射,就沒有责任了 吗,”

    封德彝一听,气愤难平,半天说不出话來,

    箫瑀听到长孙无忌讥讽封德彝的话后,心里也很 生气,长孙无忌这样说,不也是 骂自己这个左仆射管理不利吗, 刚要反驳长孙无忌几句,李世民 忽然道:“你们两个吵什么啊,朕是问你们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而不是追究是谁的过错,”

    两人同时道:“微臣唐突,请 皇上恕罪,”

    李世民沒有理会两人,问 在一边的李恪道:“你刚才提的贞观就不错,还有什么办法,”

    李恪早就知道他会问自己, 但沒有想到让自己第一个发言, 心里忍不住有点担惊受怕,自己说错了沒关系,说对了再次被人认为出风头了就不好了啊,但 是,不让李世民满意,也不行, 于是只好硬着头皮道:“如果并省 全国的州县,将全国分为十道, 即关内道、河南道、河东道、河 北道、山南道、陇右道、淮南 道、江南道、剑南道、岭南道, 然后,废郡为州,每道各辖若干州,”

    李世民眼神一亮,说道:“主意不错,这样一來,不但减少了 官吏繁多的问題,也正好肃清吏治,节省了财政支出,” 李世民刚说完,房玄龄适时的道:“楚王殿下说的不错,微臣以为此法可行,”

    李世民又向杜如晦、魏征询问,两人觉得李恪的建议挺好, 应该采纳,然后,李世民又问长孙无忌道:“铺机,你认为呢,” 长孙无忌沒想到李恪的脑子 里能产生如此良策,嫉妒的同 时,对他不敢再有半点轻视,

    而此刻,众人都已赞同,只有长孙 无忌还未说话,

    李世民一问,他 忙回过神來,道:“臣对殿下的办 法沒有异议,”

    李恪看了长孙无忌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寒光, 他知道,长孙无忌已经不再轻视 自己的存在,轻视自己的弱小, 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敌人,

    李世民又对李恪道:“各道分的如此详细,你似乎早有准备啊,”

    李恪一惊,解释道:“儿臣只是不久前多看了点《孙子兵法》罢了

    李世民感兴趣的问:“你还想 到了什么,继续说吧,”

    李恪坦陈道:“儿臣认为,在官吏的选拔上要四时听选,随阙注拟,人以为便,以往选择官吏的时间太短,地方也狭窄,不能充分的挖掘人才,”

    李世民听了,感觉很有道理,就问大家:“众位爱卿觉得如 何,”

    这次封德彝抢在了第一个发 言:“皇上,老臣认为殿下所说甚 好,臣赞同,” 萧瑀跟着说道:“臣也赞同,” 房玄龄和杜如晦也道:“臣赞 同,” 魏征在一旁想了许久,也回 复道:“微臣赞同殿下所说,”

    李世民见众人都赞同李恪的 办法,心中很为李恪的才能感到 高兴,他对房玄龄道:“尚书省再 好好拿出个详细的方案,明天早朝的时候大家再讨论讨论,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房玄龄拱手道:“臣领旨,”

    众人见到李恪又出风头,心 中想法不一,封德彝和萧瑀是高 兴,房玄龄和杜如晦是惊讶,魏 征则是一脸的沉思,长孙无忌除 了嫉妒,还开始对李恪戒备起 來,他沒想到李恪三番两次在李 世民面前展露才华,如此怎么能 行呢,该是想个办法的时候了,

    李恪沒有想到,短短的一个朝会竟然让自己泄露这麽多秘密,如此下去那可是好啊,自己还平白无故的顶上了一个神童的帽子,不知道是喜还是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