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人间白玉京 第一百二十五章:种玉丹

作品:《红怜宝鉴

    鹰扬也跟着走了出来,远远看到苏镜从地上爬起来,心中气闷。只不过苏镜似乎境界提高了一些,这才几天的时间,就先天巅峰了?

    敢这么对待苏镜的,肯定是逍遥侯身边的金丹,普通的筑基期炼气士,没这个本事。他很清楚苏镜的手段,突然爆发一下,至少筑基初期的炼气士是要吃亏的。

    鹰扬傲气,苏镜被人丢回来,他自己也跟着感觉丢脸,竟然忘记了去抽犬十郎。

    犬十郎这才觉得自己说的话太大了,单打独斗,他未必是苏镜的对手,能吧苏镜丢回来的人,他怎么可能去报复。

    “咳……少爷,你吃饭了没有,我去做。”犬十郎仿佛忘记了他方才说的话,脸上不由自主的又露出谄媚的表情。

    “谁他的敢吃你做的东西!”鹰扬这才怒了。

    犬十郎喏喏道:“我……我都说我戒了。”

    “你戒了什么?”鹰扬眉梢挑起。

    犬十郎憋不住火气,吼道:“老子戒了吃屎,怎么的,你不服?”

    “我服,我服!”鹰扬咬牙切齿道:“我服你好大的毅力,可你能不能别败坏别人的胃口?”

    “别吵了,进来说话。”苏镜抬腿进了问心居,鹰扬和犬十郎对望一眼,默默的跟着苏镜进了院子,随手关了大门。

    苏镜把自己的人都召唤过来,自己坐在书桌后,看着面前站着的丫鬟和小妖,心中感慨。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像是逍遥侯了。

    “我入羽林之前,必然筑基。”苏镜第一句话,就让大家欣喜万分。紫藤等人也就罢了,鹰扬和犬十郎因为本命铭牌被苏镜炼化,苏镜的实力,也影响到他们的实力。如果苏镜筑基,哪怕只是筑基初期的境界,他们也可以提升到筑基巅峰的地步。

    “我成年礼上的挑战,我会必胜,皇帝赐婚之事,已经板上钉钉了。”

    “少爷,那我们呢?”紫藤忍不住问了一句。她虽然是夫人指派给苏镜的,可是现在苏镜娶的是帝国唯一的公主,皇帝别的女儿,最高的也就是封了郡主。

    “你们会跟着我的,公主那边自然也会有人伺候,到时候,恐怕要整合一下。”苏镜也不敢说能让紫藤继续当大丫鬟,统领这些仆人。因为不知道无忧公主身边有没有类似的人。如果有的话,紫藤怕是要屈居次位了。

    看起来很可笑,当个仆人还要争等级。但是苏镜知道,这些对于紫藤等人来说,十分重要。于是他又道:“不过以后我还会让你们伺候,别人我不放心。”

    “少爷,这事情还早吧?”鹰扬问了一句。

    “不早了,如果不出意外,我进入羽林之前,就要成婚。总不能让公主等我功成名就吧。成人礼之后,我会回翼州一趟,你们两个跟着我,黄霜,青莲,你们两个也跟着,我和苏慕一起,需要人伺候。”

    “是,少爷。”虽然说是伺候苏慕,能跟着苏镜去一趟翼州,两个丫鬟也很开心。侯府再大,也是个牢笼,正常来说,她们这些丫鬟都没机会出府。

    “三哥在家么?”门外响起苏慕的声音,白樱跑出去,给苏慕开门。苏慕依然是她那一身惹眼的道衣,进了苏镜的书房,绿荷赶紧给她搬了椅子。

    苏慕坐下来,看着地下这一群人,笑道:“三哥,你这是做什么呢?我来的不巧吧。”

    “哪里,和他们说说过完年的事情,要和你去翼州了。这次估计还会多个人。”

    “谁啊?”

    “嘿,苏笺,北翼州的地头蛇。”

    “她去看过我,什么意思?”苏慕有些不解地问。她倒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只是脑子不愿意浪费在这种事情上。她还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专心修行,才筑基中期,而那苏笺在外面奔波,却已经是金丹了。

    “翼州本家,对父亲的控制很小,那苏笺是来联络感情的。”

    “联络感情?”苏慕有些紧张了。

    “就是担心父亲离开本家时间太长,生分了。让和咱们平辈的人过来交流交流,增进友谊。都是一家人,有一样的利益,在一起做的事情多了,将来也不会闹出什么矛盾。”苏镜浅显易懂的给苏慕解释。

    苏慕这才明白自己理解错了,道:“她可没说咱们的事情。”

    “已经和我谈了,回头我们去翼州,她带路。想要招募什么人都是没问题的。我们会有五百个可靠的苏家弟子追随。其余的人,代价会小一些,也可以从她那里经手。”

    “是必须从她那里经手吧?”苏慕道。

    “如果我拒绝了她的好意,我能得到什么呢?苏慕,我们不可能单独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苏笺过来释放善意,那我们就迎合一下。我又不是没有付出代价。”

    “你付出了什么代价?”苏慕又有点紧张了。

    “图纸,我设计了一些东西,靠咱们两个的力量,根本难以制造出来。至少在咱们需要的时候不行。我会提供图纸给翼州的本家,回头本家给咱们炼制实物。”

    “亏了没有?”苏慕第一反应,就是本家是否逼迫了苏镜。

    “很难说,如果将来咱们没什么成就,那就是亏了。”

    “哦,这么说是赚了。”苏慕心中,对翼州本家并无多少认同感。她对逍遥侯苏阳都不亲近,所以这话就太功利了一些。苏镜也不介意,说实话,如果不是苏笺处理的好,人也比较有趣,苏镜肯定也会反感这样的做法。

    毕竟本家现在还是拿出交换的东西来,也是苏镜急需的。

    “等咱们成军了,一旦和邪神国度开战,本家还会派十个金丹暗中保护我们这些将领。”苏镜怕苏慕不满,就把苏笺给的条件明说了。

    苏慕点点头,道:“咱们帝国的编制,一万五千人的军团,至少要有两个以上的金丹坐镇。这些金丹不会参与战斗,而是监视敌人强者动向。本家派了十个,差不多我们发展出十万人的规模,都大致够用了。”

    苏慕满意,是因为苏家的确够诚意,这十个金丹,可是不用花钱养的。而两个人商量招募一万多人,这一万多人都是要花费资金打造成精兵的。

    养一万多个士兵是什么概念,不算军饷的话,这些士兵每个人的铠甲武器,坐骑粮食,就要源源不断的投入。

    帝国精兵,如果不是炼气士,也都是收金子做军饷的。普通士兵收银锭,雇佣兵收铜币或者票据。

    这些都是按月发饷,最开始苏镜还可以用雇佣兵的价钱,一个月五百个铜钱搞定,才半两银子。等番号建立起来,得到帝国认可,这就要直接给银子了,一个月是二两。一万六千人的话,光这一部分的饷钱每个月就要支出三万六千两去。

    你不给这个价格的话,人家就算是做了逃兵,也没法拿帝国的军法处置,抓住了也只是让他赔钱而已。

    如果雇佣十个金丹,那是什么价钱呢?

    雇佣金丹的条件,就是给金丹灵池修炼。这根本是花钱买不来的。你没有灵池,根本就不会有金丹被你雇佣。

    或者你有类似的东西也行,比如先祖愿力,祖灵。可这东西在九大家族之中都是绝不给外人使用的,九大家族也不缺金丹境界的强者。

    苏门给了苏镜有价无市的东西,所以苏慕说算是赚了。没有金丹强者坐镇的话,再强的军队,都有可能被敌人找准机会灭杀。一群筑基期的炼气士,被几个金丹期的强者攻击,会迅速瓦解。除非对方傻到只派一个人过来,才会被你的人数优势弄残。

    “所以不用担心,那……苏慕,你过来是做什么的?”

    “看看你怎么样了,那天你的铁矛自己飞去祠堂,我也没问过你修行上是否有了麻烦。”苏慕这就是纯粹的关心了。

    “还要,炼制成本命法器了,随时能召唤出来,杀伤力提升了不少,可惜还是没有器灵。”苏镜耐心的回答。

    “那……关于挑战的事情,我担心你被人车轮战,这里有一瓶种玉丹,你要是支持不住,就服用一颗,吃不完的,要还给我。”苏慕说着,取出了一个深青色玉瓶,放在苏镜手心。

    苏镜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苏慕心思,他是猜到的了。别看她说的吝啬,吃不完的要还什么的。可这种玉丹,真的是太罕见,太有效了。整个炼气士的世界中,没有丹毒的丹药本来就少的可怜,而效果惊人的,只有三种,这种玉丹,就是其中一种。

    要命的是,这种丹药,什么人都能吃,不会有副作用,最好是个金丹强者服用,在战斗之中就能迅速恢复消耗掉的力量,甚至对自身境界还有所提升。

    这玉瓶的大小,应该装着二十四颗种玉丹,价值连城。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苏镜惊讶的问。

    苏慕的眼睛一红,低头道:“是父亲给的,他说,本来是打算给我母亲的,只是已经晚了。”

    已经晚了。

    听到这四个字,苏镜的心中莫名其妙的一痛。

    “拿回去吧。”苏镜抓住苏慕的手,将玉瓶塞了回去。见苏慕眉毛皱起,苏镜笑道:“你就看看三哥怎么收拾那群家伙,想要给我难堪?至少先天期的炼气士不行。”

    苏镜语气平平淡淡,只是有种掩饰不住的骄傲。苏慕的眉头舒展开来,点了点头,道:“那我就看你的好戏了,要是输了,可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