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人间白玉京 第一百九十九章:伏魔城

作品:《红怜宝鉴

    苏墨没理会苏镜的话,忽然一拍脑袋,大笑道:“我想起来了,我是在某张里看到过这东西,哈哈哈哈!”

    苏墨狂笑,苏镜和苏慕一脸尴尬。

    “苏镜少爷,你真是天才啊!绝对的天才!”苏墨已经笑得捂住了肚子,要在地上打滚了。

    见苏镜被窘住,苏慕忍不住道:“,你看,确定是这么长的?”

    苏墨顿时脸色被憋得发紫,也笑不出来了。

    “咳,你们两个,现在说正事呢。苏镜少爷,我们还是谈谈符文的问题吧。”

    “你为什么叫我苏镜少爷?”苏镜问苏墨,这称呼很奇怪。

    “你本来就是少爷,哼哼,难道让我叫你主公?”苏墨恶狠狠地道。她的辈分和苏镜相同,父亲的地位也是不低,她可不想用主公这两个字称呼苏镜。

    苏慕皱眉道:“论家族关系,私人交情的话,咱们之间直呼名字也没什么不可以,只是以后我哥要组建军队,在军队里就得有个规矩存在。不如这样,以后你跟着我叫他三哥吧。”

    苏墨的脸色很苦,道:“我比他大。”

    “三哥是尊称,你大又有什么用,才大几年?”苏慕不容置疑,道:“我是军中统帅,你叫我姐姐。要是不肯,就把你送回去。”

    “我肯!”苏墨赶紧举手,称呼上吃点亏没啥,这苏镜可是有真才实料的。简单的一个,听他讲解了功用以后,自己再去看里面的机械结构,就非常清楚所包含的意义了。剩下的只不过是编排符文,创造一个新的阵法。

    最难的部分是创造思路和降低使用要求,思路已经理清,剩下一半可以让很多个炼气士同时来设计,完成起来不具备难度,毕竟这个东西,只是筑基期炼气士就能炼制的。

    “你肯就好,我哥哥已经拿出了一件让你觉得满意的图纸,你呢,是不是也得展示点什么?如果你拿出来的东西,我和哥哥满意了的话,以后你在我的军队中,就专职负责研究和制造,不用和大兵混在一起了。”

    苏慕这种话,会得罪凭关系混进体制内的人,对于苏墨这种有真才实学的人,算是一点褒奖,有让她表现一番的意思。

    三个人在房间内鼓捣,天色将明的时候都没出来。一整张纸上,已经画满了草图,精简图,还有几个异常复杂的多层彩图。每个设计图都没有配合完整的符文结构,所有符文结构都是按照设想用普通认字书写,只是在关键地方不得不用真实的符文标注出来。

    三个人一直折腾到中午,这才打开门,门外的犬十郎靠着墙壁,流着涎水,睡着了。

    苏镜笑着踢了他一脚,犬十郎才跳起来,揉着眼睛道:“少爷,马车在外面等着呢,呃……不会走了吧?”

    犬十郎这才看到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太阳升起老高。

    “放心吧,他们在外面等着呢。”苏镜拍拍犬十郎道:“苏笺能计算出来,她的妹妹什么时候会想起来要出发了。”

    “少爷,你真是英明神武,我知道不该这么拍马屁,可我忍不住,这是事实,简直那个让我……”

    “鹰扬来了。”苏镜一指走廊另外一面,犬十郎一缩头,停住了奉承的话。

    “少爷你唬我干嘛!”犬十郎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揉着胸口,惊魂未定。

    “以后少说这些没有用的,快点,咱们已经晚了。”苏镜一点不像没有睡过的样子,神采飞扬,催着犬十郎,下了楼。果然,马车已经停在外面,苏镜下楼的时候,少年们从一楼的座位上站起来,正好吃完中午的饭。

    “快走了,咱们要直奔伏魔城,家里面的长老们都等急了。”苏笺已经在门口的车上,从车窗中招呼苏镜。她也知道,妹妹一旦陷入狂热的研究中去,没有六七个时辰是不可能想到还要赶路的。

    苏镜也不废话,更不敢提要吃顿饭再走的事情。反正他先天巅峰的境界,顿不吃也没什么了不起。

    上了车,能容纳六个人的车厢,塞了马超,加上苏镜,苏慕,苏墨,最后又塞了一个苏家少年,这次上来的是一个筑基境界的男子,年纪还小,和苏墨仿佛。

    那少年从空间装备中取出了一盘明火烤肉,放在中间的桌子上,苏墨说了声谢谢,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这一晚,怎么样?”苏笺笑眯眯的问她的妹妹。

    “呜,服气了。”苏墨简单的回答。苏笺的眼中一亮。她让妹妹过来,也是要看看苏镜到底有没有他自己吹的那么大本事。术业有专攻,苏墨要是都服气了,那差不多就没问题了。自己可是冒了风险,已经和伏魔城通风报信,说了苏镜的要求。

    伏魔城那边的回复是,如果苏镜的图纸的确和他说的一样,那就给苏慕一个长老的位置。反正是苏阳的亲女儿,本身素质也是绝对能进阶金丹的。

    苏家也清楚苏镜计划,苏慕不会留在伏魔城,而是会组建军队,去西方的邪神国度,她的长老位置,基本上是个摆设,除了苏家要付出一个长老的补贴之外,暂时不会对苏家决议产生影响。

    苏镜的战车计划,绝对值一个长老的价。如果苏镜拿出来的是浮空飞艇,都不会有这个效果。飞艇无法普及,又有诸多缺点。而战车是每一个千人旗都必须配备的武器,意义重大。

    “小镜子,果然没让姐姐失望。这次我也沾光,有了这功劳,差不多十年以后,我也金丹三重了。”

    “这么快!”苏镜尽管见识过诸多金丹境界强者,对苏笺这样的修炼预期也是吃惊。

    “姐姐我是谁啊,嘿,金丹三重,那是怕境界不稳,得压制着点。这些年在外面,我可不是白混的。做什么事情都是修行,看你够不够聪明而已。对了,那个君无邪,算是个人才,散修能修炼到他那种程度的,真是不容易。”

    “就是不太好控制吧。”苏慕有些郁闷地道。这家伙,上来就对自己表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苏镜道:“对于手下,不必总要想着控制,自有法度约束。他要是不守规矩,就罚,好好做事,就赏。对于炼气士来说,能获取修行的资源,比自由自在重要的多。他们散修,更珍视得来不易的机会。再说了,你觉得,他这个筑基巅峰,在苏家算什么?”

    苏慕愣了一下,笑道:“哥,还是你看的明白。”

    苏镜心想,一个国家,人口超过百万,你就不能控制每个人了。更何况一个人口破了十亿的国度。君无邪只是沧海一粟,这种人,如果能对自己产生威胁,那才是笑话。

    除非自己不思进取,否则的话,筑基之后,君无邪就会被自己远远的抛在身后。自己甚至有可能比君无邪更早成就金丹。纠结于一两个手下的忠诚,还不如好好的提升自己。只要你又足够的吸引力,手下自然会聚集在一起安心做事。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这不是多高深的道理,只是大多数掌权者想不明白。

    苏慕也不是不懂,只是被那君无邪搞的郁闷了,才发此感慨。

    苏笺道:“苏慕,你要是想领兵,记住,执法为公。公器之力,无人可敌。比如苏家之中,很多人我都不放在眼里,甚至某些长老也是如此,我早晚会将他们超越。可是对于整个苏家的制度,我就保持敬畏。”

    苏镜没想到苏笺如此通达,很多人不知天高地厚,总想着将旧的制度摧毁,却不明白,当一个制度还有活力的时候,几乎是不可抗拒的。

    自己总要依附苏家生存,苏笺也是如此。没有苏家制度提供的便利,自己和苏笺,就泯然众人了。看看君无邪就知道,这样天才,放在苏家,已经金丹了。现在却还为下一步的功法苦苦追寻,不得不给自己卖命。

    马车飞快,甚至那些骑马的苏家少年也得全力跟随。君无邪第一次如此纵马驰骋,心中的不快早就被风吹得无影无踪了。

    投靠苏家,投靠苏镜,虽然说是去了散修的身份,再无自由可言。可是,这是追求成仙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不投靠苏家,靠自己的话,几百年后,不过是一抔黄土。

    过了白猿镇,这一路北行,再无阻碍。数日后,苏笺推开车门,从前面望出去,远远的看到了一座城池。

    这城池金光灿烂,华美无双。在城前数里处,矗立着数百座高塔,高塔后,城楼直插天际,元气汇聚,从环绕城市的高塔中折射出的光辉,几十里外都看得清清楚楚。

    伏魔城,本来是佛门圣地。被苏家抢夺之后,成了苏家的政治和经济中心。苏家长老院,就在伏魔城中。这里也许不是苏家强者最集中的地方,却是整个翼州发号施令的所在。苏镜愕然的看到,城中心上方,天地元气激荡,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符文,笼罩着伏魔城。

    仿佛璎珞,庆云,向下抛洒天花烂漫。

    苏笺笑道:“看起来今天是有大喜事了,否则也不会如此铺张。咱们回来的正是时候,这个时候进城修行,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