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人间白玉京 第三百三十五章:全鱼宴(下)

作品:《红怜宝鉴

    几个时辰之后,所有女官,都进了苏镜的龙蛇八境壶中藏身,鱼妖还没死,却已经被丢在离海岸还有上百里的地面上,中间隔着一道小山梁。文学网◎ ◎

    不知道是不是犬十郎狗血厉害,除了中间挣扎了一下,死了几个女官之外,这鱼妖再没什么出色表现,让苏镜很是失望。

    他亲自来主持分解鱼妖的工作,鱼妖没死,气息已经不易察觉,陷入了昏迷状态。

    剩下的就简单了,大家不敢进入鱼妖身体,却可以破开鱼妖的脑子。

    两个身高超过五十丈的纸傀儡,手持巨大的锯子,在昏迷的鱼妖脖子上锯下去,锯齿上不断的闪现道术的光辉,却是苏镜调动了所有炼气士,不断的给那锯条加持状态,否则三两下,锯条就要毁了。

    苏镜则干脆的把龙蛇八境壶用来吸血,这鱼妖的血中,也有强大的寄生虫,被吸入坎卦空间之中,却不是那些胭脂龙的对手。

    胭脂龙这些天都有一点化身为龙的意思,龙嫣亲自进入主持,把这些寄生虫捕获,交给神临,胭脂龙们则是被允许喝一些鱼妖的血,大部分还是要储存起来,作为炼丹之用。

    苏镜手头没有像样的炼丹师,无忧公主那里却是有的。

    这么高级的妖兽体内,血液算是上品材料,如果苏镜没有龙蛇八境壶的话,也只能炼制成血块,品质就下降了不少。

    问题是不做炼制,就无法长期保存。有了龙蛇八境壶,苏镜倒是不担心物品保鲜了。

    慕银眸也来了,这地方不是海角岛,而是慕家都没建立城市的荒地。苏镜选择这里,她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她派去的十个金丹,关键时刻,退缩了。

    苏镜虽然没事,她也没奖励这十个人,也没责罚。苏镜现在不打算分配战利品,她也无话可说。

    她来见苏镜,是要看看苏镜的态度。毕竟那十个金丹的行为,让人心冷。

    苏镜看到慕银眸,立刻和苏慕停止了商谈。笑道:“你来的正好,今天晚上,在这里我要举办个全鱼宴,你手下筑基之上,或者幕僚。还有小旗以上的人,都可以来赴宴。”

    “全鱼宴?”慕银眸看着鱼妖那巨大的身体被一点点的分解,心中震撼,道:“吃什么?”

    “当然是这鱼妖身上难以保存下来的精华部分。”

    “可是,我这里,筑基境界的手下,怕是有上千了。”慕银眸看着苏镜。想要看看,这个年轻的世子脸色有什么变化。

    “我知道,你手下有筑基期炼气士一千八百九十二人,加上金丹和潜力不错的军官。也超过两千了。不过这鱼妖全身都是精华,我独吞也是不好。将来海上战斗,还要相互扶持,你的力量增长。对我也是有好处的。”

    苏镜这样说着,慕银眸却是不信。只好道:“不知道世子想要什么?”

    “银眸,你这是何意?”

    “这猎杀鱼妖,我慕家寸功未建,平白拿这种好处,心中不安。”慕银眸正色道。

    “嗯,的确是有一件事,我觉得,你的舰队之中,有奸细。”

    慕银眸皱眉道:“不可能!”

    “我知道,慕家大部分人,不认为海上进攻是什么好主意,尤其是南海诸岛国的出现,等于是海路上多了一个巨大的障碍。可是你也知道,我们弄到了一个鱼人,知道了一些鱼人帝国的消息,迟早有一天,慕家要讲海军武装到牙齿,才能避过鱼人帝国的大劫数。”

    慕银眸点头,苏镜这话,一点都没错。鱼人帝国一旦进攻,琼州是最危险的地方。如果在岸上固守的话,那沿海一带几乎都要放弃,还不如主动出击。有了强大的舰队,那鱼人帝国也会有所忌惮。

    苏镜又道:“很多人觉得,你的舰队,分薄了慕家陆地上的力量,对你不满,希望你的舰队能撤销。”

    慕银眸终于还是叹了口气,点头道:“我会带人过来的。”

    “那就好,恭候大驾。”苏镜也不送客,看着慕银眸和她两个贴身的金丹侍卫破空飞去,嘴角上却是一点笑容也没有。

    慕银眸不擅长伪装,她舰队之中有奸细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被苏镜挑明了,她到底是有些不舒服的。

    不过苏镜说服了她,让她将海战派和自己捆在一起,那样的话,陆战派的影响力,就会无形之间小了许多。

    过来吃全鱼宴?

    吃下去,就别吐出来,到时候,陆战派肯定会收到消息,这意味着没有盟约的结盟,真正的结盟。

    苏镜自身实力不算太强,算上无忧公主那边,一共也才三个军,一百八十万人而已。手中的金丹数量更少,那几百个恶魔女官这次进阶,战斗力提升的不算太多,只是生存能力更强了,面对人类的金丹炼气士,不必以命换命了。

    “哥,你这次可真大方。”苏慕撇撇嘴道:“慕家的人,值得你那么拉拢么?”

    “现在咱们的实力不如对方,这不是拉拢,是结盟。等我们的实力积蓄的足够了,那才叫拉拢。等我们能掌控一切的时候,那叫收服。”

    “那要是我们衰败了呢?”犬十郎在背后,很不吉利地问道。

    “那慕银眸就是我们的靠山,也许以后就要靠她吃饭了。”

    “呸,我不信无忧会让你这么做。”苏慕红着脸道。苏镜堂堂的帝国驸马,怎么可能去依附别人。

    苏镜笑而不答,转身对犬十郎道:“这次,你功劳最大,没有你那一箭,咱们可是要死不少的人。”

    犬十郎洋洋得意,道:“少爷,那还用说。我是什么人呢……”

    “你可以闭嘴了,我不会给你什么奖赏。”苏镜拍拍犬十郎的肩膀道。

    “啊?少爷!”犬十郎急了。

    苏镜笑道:“你要什么,我没给过你呢?”

    犬十郎楞了一下,随进明白苏镜是取笑他呢。自己贪财好色又有什么用啊,苏镜要是不喜欢,他就得改。至于修行上的东西,苏镜一向给他最好的东西。

    苏镜调戏完犬十郎,然后才看着鹰扬,道:“你攻击鱼妖,消耗了多少年的寿命?”

    鹰扬低头,道:“十五年。”

    “下次你再用这种法子拼命,那就不要再跟着我了。”苏镜脸色微寒。鹰扬一愣,心中虽然委屈,却还是回了一声是。

    苏镜道:“每一种道法,并不会带领炼气士走向同一个结局。你看,苏家修炼青溟真解的人有多少,最后又有多少苏家弟子,得到了相同的结果?”

    鹰扬说不出话来,苏镜又道:“再说,我希望你帮我,不是希望你成为另外一个傅青山。”

    鹰扬心中震动,苏镜的话,仿佛是阳光冲破阴霾,洒落在了他的身上,长久以来,困扰他的心事,被苏镜一句话就解决掉了。

    苏镜继续道:“你们跟了我,要是运气不好,战死沙场,我也没办法。可只要能活下来,早晚有一天,我都会带着你们长生不死。”

    “真的么,少爷!”犬十郎大叫起来。

    “闭嘴!”鹰扬心情好转,立刻训斥起犬十郎来。

    “鹰扬,你可小心些,我洒你一身狗血。”

    “哼,你的狗血,还有多少?”鹰扬挥舞了一下拳头,终究是没落在犬十郎身上。犬十郎的狗血,的确是太无敌了。

    苏镜不理会这两个小妖,继续去分解那鱼妖的身体。鱼妖身体之中,各种强大的寄生虫让苏镜目不暇接。

    那鱼妖的血管里,都有蝗虫大小的寄生虫存在,只是这东西一旦离开鱼妖的血液,就会死去。苏镜也没办法,只好炼制了几个玉瓶,储存鱼妖的血,保存下来几十条。大多数寄生虫,危险比这种大得多。

    那鱼妖腹内,有蚯蚓一样的寄生妖物,身长十几米的样子,负责进去引诱的纸傀儡都损失了上百个,这种寄生虫都没杀干净。

    苏镜在意的,还是鱼妖的妖丹,这鱼妖死后,体型有所增加,比巨齿鲸大得多。那一颗妖丹,却只有一米的直径。

    这妖丹的周围,包裹着一层粘稠的液体,粘稠程度,让苏镜无奈。无念亲自动手,也没能将这妖丹剥离出来,只好带着这一团粘稠的物质,将妖丹收入龙蛇八境壶里。这样一来,妖丹的大小,直径就超过了五米。

    除了妖丹值钱,血液珍贵,这鱼妖的骨头也是不错,鱼骨是中空的,里面是没有骨髓,而是一种类似于筋膜的东西。这就涉及到了苏镜等炼气士没接触过的领域,帝国恐怕也没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材料。

    类似的状况不胜枚举,所以真的是到了天黑,苏镜才算是搞定了一切。

    在荒野之中,苏镜很快的布置了一个营地,能容纳五千人规模的。这营地的布置,是一个环形,中间的地面经过清理,布置了很多的桌案。

    从鱼妖身上分解出来的东西,真的被苏镜做成鱼羹,一碗碗的摆好。慕银眸的人,这个时候也来了。

    “多谢赏光。”在慕家近百金丹的注释下,苏镜给慕银眸一个热情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