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反击战第四

作品:《红怜宝鉴

    苏镜不是不能灭掉这五十万敌人,这五十万敌人的战斗力,还在覆灭的金甲军队之下。只是这五十万人,他也知道是炮灰。

    炮灰的意思,就是这些人,本身就是用来消耗掉自己有生力量的。

    就算不能杀死多少六道神兵军,也能消耗苏镜手头的武器。

    这一场战争,地龙箭损耗不小,五行大炮也发射了两次。魔晶炮发射数百次了,飞艇折损数十条,战车受损过百。

    要是有月宫那样庞大的战争兵器就好了,逼着对方的金丹强者前来决战,那些普通士兵,会变得毫无意义。

    只是月宫能出现,完全是因为当初的仙境,规则力量太弱。否则姬无双一个金丹七重的家伙,怎么可能控制得住月宫这种战略武器呢。

    苏镜当然不能让这五十万人,将自己的城堡淹没,两侧的城堡,距离也不是很远,相隔不过十里而已,在魔晶炮的范围之内。

    苏镜也舍不得用魔晶炮轰击敌人的炮灰,他发现,炮灰多了,的确是个麻烦。因为自己这样轰下去,会破产,而敌人根本不在乎炮灰的死亡。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用金丹强者下去横扫一通,反正敌人是狂信徒,怎么杀也不会引起神州世界天道的惩罚,反而会有奖励。

    可是,谁去杀,谁来牵制对方的那一百多强者呢?

    炮灰讨厌的地方在于,这五十万人,苏镜如果用嗜血花的种子去对付,都有些亏本的感觉。

    剩下不足五百白虎轻骑还能使用,问题是这些都在白虎旗中修复,取出来的话。整体修复速度会下降,可能这场战斗之后,再过两天时间,才能调动所有的白虎轻骑。

    要是二十万大军在,自己就能横扫眼前的敌人了。苏镜相当的遗骸,白虎神兵是无上利器。自己却没有相应的能力将其掌握。

    他也知道,除非修炼出白虎轮来,否则调动二十万大军不现实。他就是修炼成白虎元胎,一次也只是能调动四五万白虎神兵而已。

    “少爷,我来。”鹰扬请命。

    “不行,你再强,也杀不尽这些人。”苏镜断然拒绝。

    “少爷,我的修行,已经到了瓶颈。再不能突破的话,杀气反噬,我之前的修炼就会付之东流。”

    苏镜这才凝目,看到鹰扬身体之中的杀气,已经郁结成为一颗弹丸,在胸腹之间冲突着,随时都要破体而出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苏镜的声音先是高亢,随即又沉郁下来。

    “当然是为了长生不死。”鹰扬道:“只有继续修行下去。将这杀气化为真正的阴丹,我才有望突破。”

    苏镜却是知道。这鹰扬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不断的提升力量,拥有了远超境界的战斗能力。而这一条路,是凶险的,稍有不慎,就会魂飞魄散。

    如果没有倾国远征。在东秦帝国的话,鹰扬这个时候已经死了。

    没有杀戮的机会,对鹰扬来说是很痛苦的。而苏镜又不许他滥杀,眼前这五十万炮灰,正是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苏镜点头,吩咐铁家姐弟和姬无双,监视那远处的强者,别让他们突然袭击鹰扬。

    如果只是针对鹰扬一个人,鹰扬根本就逃不掉,会被对方那些强者集火秒杀。

    鹰扬将头盔戴好,拉下护目镜片,这是苏镜专门为妖族打造的装备,他和犬十郎,根据自身修行不同,单独炼制了妖族的铠甲。

    背后一对金黄色的金属羽翼展开,鹰扬直接飞起在半空之中,直扑那城堡正前方的敌军。

    只有一人,而且看起来只是金丹一重,敌军大营的强者,根本就没在意。

    鹰扬在空中划出一条金线,一头扎进了大军之中。他的羽翼张开,在两侧,迸射出锋利的气流,将一列列皮甲士兵拦腰切开。

    而鹰扬的速度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减慢,他的双手之中,出现了一种奇形的兵器,看起来,就像是一根巨大的羽毛。

    那是苏镜收购来的宝贝,也是上古妖族脱落下来的一根翎毛,炼制成兵器之后,适合鹰扬使用。

    而鹰扬的境界,驾驭这根三丈多长的羽毛,有些吃力,必须在铠甲阵法的帮助下,才能使用。

    挥舞这羽毛,似乎耗尽了鹰扬全部的力量,在他的身体周围,一个金色的漩涡形成了,猛然向外扩张,他手持巨大的羽毛,在急速前行中旋转,这个漩涡,也跟随者他飞行的轨迹,猛烈的切割起来。

    宽度达到二十多丈的漩涡,以弧线扫过皮甲大军的阵营。所过之处,一切敌人都是被切割得七零八落。

    那羽毛之上散发出的力量,带有轻微的混沌之力,不过主要的攻击方式,却是次元网。

    这上古妖族,具有穿梭空间的能力,一根翎毛的价值,让苏镜付出了一门五行大炮的代价。而且,是最好的五行大炮,没有半分折扣。

    这一个冲击,就是成千上万的敌人被搅碎,鹰扬的身后,飞起一条巨大的布口袋,所有的尸骸,还在狂风之中飞扬的时候,那布口袋就像是活物一样,张开巨口,进行吞噬。

    暗黄色的布口袋,逐渐的出现一丝淡橙色,鹰扬的杀戮速度太快,和傅青山比不了,也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

    甚至一些炼气士都惊恐起来,鹰扬分明是在收割灵魂。

    转眼之间就杀戮万人,他们没有人能做到。

    鹰扬畅快的呼吸着,铠甲的阵法,让他能更加轻松的吸收杀戮的气息,进入身体,堆积在那一颗杀气凝结的丹丸上。

    那丹丸越来越凝实,也越来越稳定。鹰扬铠甲内部,镶嵌着的六块玉石迅速暗淡下去,六个小型傀儡,在铠甲之中,为他迅速的更换玉石。

    维持攻击力度,靠他自己的真气根本是做不到的,苏镜为他设计的铠甲,节约了他九成的力量。若非如此,他只要一次攻击,就会耗尽精力,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根本就没有人能抵挡鹰扬的攻击,那羽毛上释放出的力量,别说这些炮灰,就是金丹三重之下的强者,都没办法抵挡。

    而且鹰扬的速度也太快,快到没有人能做出任何闪避的动作,就被他切割成碎块。

    鹰扬所过之处,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漩涡,这些漩涡还在飞行,扩张,随着他在空中飞得越来越远,皮甲士兵的死亡速度,也在飞速增长。

    一万,两万,三万……

    这个时候,远处的敌军大营,才感觉不妥。因为鹰扬的杀戮速度,用不了半个小时,这五十万大军就要残废一半了。

    最多一个半小时,所有度过运河的士兵,都要被屠杀干净。

    要知道,这种屠杀,对于炼器士来说,是个巨大的折磨。没有人能如此冷漠的进行宰杀,持续那么长的时间,而心性又不受到影响。

    就是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的魔门,也做不到这点。魔门的炼气士,杀了几百人之后,就要沉寂下来修行,慢慢的消化心中的杀气。否则也会走火入魔。

    那些传说,什么魔门屠城之类的事情,都是想象出来的。

    魔门的炼气士,也是为了长生不死,他们的目标可不是灭世。灭世之说,在魔门之中从未流行过,反而是佛门的某些支派,认为这个世界需要净化,人类的罪孽,只有死亡才能救赎。

    城堡之中,攻击位置上的人都看傻了。

    鹰扬制造了十几个漩涡,每个漩涡,都在持续不断的击杀敌人。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跟随在他身后的巨大口袋,也在成长,扩张,现在那口袋看起来,已经有二十多丈大小,一口气就能吞下几十个步兵。

    苏镜原本来觉得,傅青山不过如此,看到鹰扬展现出杀戮的一面,他的心都有些发冷了。

    鹰扬比傅青山差得远,要是傅青山来,会是什么场景,会不会更加残酷?

    那逍遥三山中另外两座大山,恐怕也不会像是明面上的实力吧。否则京中那么多强者,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冒犯他们,肯定不止是因为逍遥侯的缘故。

    毕竟逍遥三山的身份,只是家仆。逍遥侯的家仆,并非是谁都不能得罪的。

    逍遥三山屹立不倒,大半是要靠他们自己的能力。靠逍遥侯的话,也不会有他们的名头了。

    还有父亲手下的那两个大妖,看起来更不简单。和逍遥侯比起来,自己现在的班底,还是太过薄弱了。一旦出现强大的敌人,自己只能缩成一团自保。

    姬无双忽然飞起,扑向敌军的阵营,对方的大营之中,飞起三十六个神术师,直奔鹰扬而去。

    姬无双一飞起来,就有些后悔,因为铁家的姐弟,并没有跟随他过去。单打独斗的话,他就算能干掉大半敌人,自己也要失陷进去。

    “世子!”姬无双在空中大吼一声,苏镜微笑。这个家伙,有的时候莽撞,有的时候又怕死,一体双魂,终究会影响到她的修行。

    铁无魂耸耸肩,从城堡之中飞起,跟在姬无双后面,铁无容却是没动。反正铁无魂在的地方,她随时都能支援。千里之内,瞬息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