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七章:停战

作品:《红怜宝鉴

    流白城的神殿外,小型广场上,高耸的十字架挂着异端神灵的神仆。流白城的城主,将自己的亲卫留在广场上,立于十字架下,自己孤身一人,走入了神殿之中。

    神殿内,牧师们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唯有神殿核心的祭坛之上,一个年轻男子百无聊赖的抽着烟。

    是的,抽烟。这个世界上有烟草,也很流行,可是神官之类的职业,很少抽烟。更何况,一个曾经追随神灵战斗的大祭司,现在竟然在抽烟。

    看到流白城城主,他丢下烟嘴,有些期盼地道:“柯斯达恩,你来了!”

    流白城主皱眉,停下脚步,看着空旷的祭坛。

    “你在等我?”

    “差不多吧,随便什么人来都好。”大祭司的情绪平稳下来,不过脸上依然是十分开心的样子。

    “为什么呢?”

    “答案,我得知道答案,为什么,神灵现在插手人间的政治。而人间的政治,影响深远,足以破坏当前的平衡,是神灵已经无力控制,还是这一切,都是外来者的阴谋。”

    “你想多了。”流白城的城主柯斯达恩,将腰间的长剑解下,放在脚旁。

    “不,是你看到的太少了。你过来,一定是国王陛下的意思吧?”

    “没错。”

    “第二光明帝国那边,应该是神恩有些不足,所以希望通过吞并梵国,来扩张他们的力量,抵御东秦的攻击。不过你看看城外的军队,我们梵国,能抵挡得住么?”

    “我们?梵国?”

    “当然,我生于梵国,是一个面包师的儿子。我的心,永远属于梵国。”

    “如果梵国降了,你还忠于梵国么?”流白城主冷然道。

    “梵国降不降。都是梵国。对我来说,没有区别。”

    “如果梵国投靠第二光明帝国呢?”

    “我说过了,没有区别。”大祭司宽袍大袖,在祭坛之上,低着头,看着流白城主。

    “你是服从于国王,还是这个国家?”流白城主追问。

    “国家。”

    “只要国王能干掉王城的教宗。你……”

    “我没听见。”大祭司微笑道。

    “好,我怎么信你?”

    “我出城,去和东秦帝国的人说,让他们等等。”

    “他们肯么?准备了这么久,投入这么大!”

    “我给他们一个矿山的坐标,让他们先去采矿。表现点诚意,还是很容易的。你现在可以去回复国王了?”

    流白城主点头,手心中全是冷汗。和大祭司的对话时间很短,可他全身上下,都仿佛被光明穿透了一样,这个大祭司,绝对比传说中的更加强大。至少在利用光明的力量上。已经是梵国数一数二的人物了。

    自己有整个流白城的加持,还有随时会被他杀死的感觉。外面的亲卫,守住那十字架,也是枉然。

    “那我去了。”大祭司微笑着升空,整个人化为一道白光,穿透穹顶,消失无踪。

    流白城主双腿麻木,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没法张开。他被迫解剑,到现在才明白,就算是长剑在手,他也没办法杀死大祭司。

    那十字架,根本不是大祭司的最强手段。最强的,是大祭司本人。

    苏镜在城外,立于空中的巨人战车之上。看着部队向前推进,忽然之间,流白城中心的位置上,一道白光闪烁了一下。随即出现在自己的战车之前。

    苏镜毫不犹豫,将白虎枪旗提在手中,枪尖向前,指着那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男子。

    “我是安,流白城的大祭司。”年轻男子微笑着,对苏镜道。

    “我是苏镜,东秦远征军盟军主帅。”苏镜平淡地回答。

    “要先打一架么?”自称安的男子,抬起手,手中多了一本厚重的书籍,封面上,一个黄金色的十字架上神文流转。

    “你离开神殿,肯定不是为了打一架那么简单。”

    “嗯,我是来请求你暂时休兵。”

    “呵,可以啊。”苏镜道。

    “啊?”

    “好处呢?”苏镜问。

    “原来这样啊,好处就是,我在等王城那边的结果,如果王城准备投降的话,流白城你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到手了,同时到手的,还有整个梵国。要是国王那边没处理好的话……到时候,咱们再决一死战吧。”

    “这可不行,你听过一句话没有?”

    “什么话?”

    “不见兔子不撒鹰。”苏镜的白虎枪旗之中,散发出无比凝重的杀气,他的领域同时展开,大祭司的白袍,不再随风飘动,整个人就像是一尊蜡像一样,凝立于空中。

    安的心顿时沉重起来,对方的主帅,在战车上面对自己,根本是毫无畏惧之情。战车之中,还隐藏着几个人,比这主帅弱一些,不过结合战车中的阵法,能让这年轻的主帅爆发出数倍的战斗力来。

    而对方的枪旗,看起来也有些古怪,上面一块宝石,像是眼睛一样望着自己,仿佛枪旗之中有千军万马,随时会杀出来,将自己斩落。

    他不再微笑,而是换上了端庄的表情,仿佛是小娘子在看着自家的相公。

    “阁下,我保证,流白城从现在开始,就保持这种状态,绝不反击,你的士兵,大型装备,可以在现在的位置摆放。我还会给你一座矿山的坐标,山中全是你们东秦人喜欢的石头,品质很高。这些条件,可以了么?”

    “品质,有多高?”

    “就和那座山一样高。”

    苏慕点头,道:“可以,王城那边,需要多少时间?”

    “三天,三天之后,这个时刻,如果我还没给你回信,你可以提前发动攻击。”安沉着地道。

    “我加一个条件。”速进看着安,手中的枪旗微微颤抖。

    安苦笑道:“一定要打一次么?”

    “只是一下,我不会伤了你的。”苏镜不容回绝,手中枪旗已经汇聚力量,锁定了安。

    他要知道,这个大祭司,到底是什么境界,有多么强大的实力。

    安将手中的书籍猛然打开,一头就钻进了书里,苏镜一枪刺过去的时候,那本书籍已经消失不见。

    “狡猾。”苏镜也是无奈,对方的遁术太奇异了,和来时完全不同。那书籍,恐怕也是绝品道器一样的存在了,很接近仙器。

    安消失的位置上,是一段文字,表述了一个坐标位置。苏镜要是强行攻击,也许能摸索到对方逃走的空间,可是却会破坏这段缓慢出现的文字。

    一个矿山,到处是高级玉石?

    对方逃了,不等于害怕自己。自己的底牌,就是四万零一个白虎神兵,天地成之后,这白虎神兵的威力,已经能发挥出三成左右了。力量全部爆发出来,对方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只是这一手遁术让苏镜明白,想要杀死对方,也是相当艰难的事情。

    除非自己和苏慕联手,利用苏慕太初雷域,将对方的逃走的路线彻底封锁,两个人合力出手,才能杀掉这个大祭司。

    自己和苏慕联手,才是盟军最强大的力量。仅仅为了对付他,还不值得。

    想到这里,苏镜手中的枪旗缓缓垂下,消失在手中。命令被传达下去,进攻中的士兵愕然,同时停住了脚步。天空之中的浮空战舰,也没有持续攻击。

    城头的反击,果然停止下来,双方的距离,已经非常接近,前方的步兵已经越过战车,就差十几丈的距离,就要到城墙根上了。

    就地扎营!

    军官们忠实的执行苏镜的命令,立刻有后勤营的士兵上前,送上帐篷等物。

    城头的军官们,看着城下的人在眼皮底下搭帐篷,却不敢进行攻击。命令是大祭司下的,要是违反的话,立刻会被烧死。

    双方达成了一种奇怪的平衡,谁也不会对谁动手,等待三天的时间。

    苏镜当然不会傻傻的在这里等着,他已经感觉不对了,梵国内部,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也许是国王想要摆脱神灵的控制,投降,但是自己可不认为,那国王能打得过王城里的教宗。

    这是赌,所以苏镜同时给苏慕那边传递信息,要她带领二十万精锐前来,同时再调遣手中的浮空战舰过来助阵。

    苏慕手头,炼气士的数量一向不足,现在补充了心意宗的炼气士,高端战力还是不够。暗夜双龙军,缺乏高端战力,如果能收服那个大祭司的话,苏镜决定,要将这个大祭司分配给暗夜双龙军。

    工程营的人,在姬无双的保护下,找到了四百多里外的矿山。神临亲自指挥神兵傀儡,操控振动棒,向山体内挖掘。

    四百多丈的深度之内,神兵傀儡挖掘出了矿石。

    苏镜立刻赶来查看,看到这些矿石样本之后,苏镜乐了。玉石的确不错,可真正值钱的,是玉石的伴生矿!

    次元石,这里竟然有次元石!

    就是为了这些次元石,自己也会不遗余力的打下梵国,将这一带彻底的掌控在手中。整个东秦,次元石的矿脉都所剩不多了,还全部掌握在皇家手里。

    这些次元石,会让九大家族和十二道宫都很眼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