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念莄瑶

作品:《鬼才郭嘉之三国重生

    ☆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平湖有月,却露蔼然,

    如丝如波的雾气盘龙般潆绕在浩淼的平湖之上,不时闻见鸟鸣哀哀,更显寂静空阔,

    湖边泥泞小路,一身墨绿色武将宽大袖袍的关羽跨着赤兔战马,徐徐而行,旁边白袍小将容貌秀气青春,只是身型难免有失气派,与虎父相比,实属小雏一枚,

    “等下见了诸葛军师,莫要失了礼节,”关羽蚕眉一挑,面色虽然平静却难掩焦虑之色,

    “谨遵父亲大人教诲,”关平神色拘谨地点了点头,不过年轻人特有的活力还是让他的脸庞因为激动而产生了片片红潮,

    “恩,走吧,”关羽闷声前行,那极其伟岸的身影犹如暮色下的山石,生冷而坚硬,

    “父亲……您可有心事,”关平小心翼翼的说着话,生怕自己的言语冒犯了在他心中如神祗一般的关羽,

    “平儿,荆州此番大变,不知我们能否度过此劫……”关羽神色戚戚地喃喃自语,抬头仰望着苍穹,那刚毅的面庞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

    “父亲……”关平并排矗立在侧,他很少见到父亲关羽会流露出这么意志消沉的时刻,不免呐呐不解道,“父亲您是盖世神将,武艺绝伦,无人可挡;诸葛军师天人之资,算无遗策,韬略无双,有你二人镇守荆州,实可谓铜墙铁壁,金城汤池,当世几乎无可匹敌之手呀,”

    关羽闻言一晒,并不接过话头,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年轻的儿子,语音低沉道:“平儿可知水镜先生,”

    “这等名士,自是知晓的,”关平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挠头道,“我还知道当年大伯落难路经水镜庄,这位隐世的水镜先生还向大伯举荐过两位奇才,言道‘卧龙、凤雏,两人得一,可安天下,’如今大伯有了诸葛和庞统军师,事业一飞冲天,扶摇直上九万里,这等传奇的美谈,也已经广传天下哩,”

    “你说的不错,”关羽的眼眸里似是露出些追忆的神彩,想起昔年之事,不免叹气道,“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年我们不仅得到了水镜先生司马徽的金玉赠言,还得到了仙桃居士黄承彦的占算……他说‘鬼火二神,天骄天选;乃万仞之无敌,乱世之绝诡,’”

    “那……鬼火二神,指的是何人,”关平下意识地闻言一紧,

    “仙桃居士黄承彦乃诸葛军师的老丈人,此人是隐世之高人,天文地理、水利建筑、军事韬略、占扑推理,可谓无所不精,他的话,我们自然是奉为圭臬,于是当年我们使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遍访各地,却终不寻得此两人,于是我们把原因归结为他二人名声不显,或是都是当世隐士,不愿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不曾想,却是大错特错,”关羽的神情忽然变得肃然,手指遥指着天空,叹息道,“直到建安十三年的赤壁之后,我们才渐渐明白……乃至确定,所谓鬼火二神,乃是曹操麾下之王佐,,鬼才郭嘉;孙权麾下之神帅,,火神周瑜,此二人,无论才智、学识、气度抑或眼光,都不在龙凤二位军师之下,鬼火二神,天骄天选;乃万仞之无敌,乱世之绝诡……若真如仙桃居士黄承彦所说,改变乱世气运的关键,不是龙凤二位军师,而恰恰是他们这两位,”

    关平哪听说过这等天大秘辛,面目霎时发白,犹自不甘心道:“那……那不过是江湖术士胡言乱语罢了……父亲切不可当真呀,”

    “我也希望是这样……可观郭周两人所作所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两人同样名声赫赫,同样惊采绝艳,同样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沒有鬼才郭嘉,曹操已死;沒有火神周瑜,孙权已灭,当然沒有他们二人,也沒有如今的我们,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说明,,他们才是改变乱世气运的关键,乱世之天骄,逆境之天选,”

    “父亲……”关平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此时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丝透了,

    “平儿,我们……已经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刻了,”关羽那犀利如剑的丹凤眼中射出一道寒光,他轻轻地捋着颔下的青须,远眺身后群山,轻叹道,“决战,我们无可避免……”

    良久,

    “走吧,我们去见军师,”

    关羽甩鬃而行,那曾经雄烈如狮虎的背影,已被西风打乱,岁月涂抹,只剩悲凉落寞,

    ……

    ……

    “平湖月下一曲弹,

    美酒杯杯寄心伤,

    日月轮复春秋换,

    墨染锦书绘一卷,

    浮生一梦览河山,

    落雪湮沒寸白裳,

    马蹄声声碎彷徨,

    隆中一对不相忘,

    青梅煮酒酌一觞,

    一战生死又何枉,

    为报君恩舍天荒,

    棋如事演天骄,

    只念英才天眷,

    知音一去不返……”

    渐至湖圆,关羽驻足而立,

    耳边的清风摩挲着他,那悠扬清淡的琴声宛如九天之下悬挂而下的泉水,从泉眼处喷薄而出,又在扫尾处细腻而收,

    此时此刻,关羽感受到的是一种静谧,

    远离战场的安静,

    月色下,湖中的小船散发着昏暗的黄色灯光,那轻颤的船身荡漾出一轮又一轮的涟漪;琴声空明,山湖沉静,一切的一切,仿佛都透露着一种信仰的力量,,即使是身背重罪的罪人,來到此地,怕也是会沐浴更衣,虔诚而拜吧,

    “军师,末将关羽深夜造访,还望见谅,”

    关羽静静等待一曲琴音结束,却不料一曲接一曲,仿佛沒完沒了的样子,饶是再敬重诸葛亮,此时军国大事,也顾不了许多了,无奈之下,关羽只好不礼貌地“插话”了,

    “军师,”关羽见琴声戛然而止,本有些歉意,却不料湖中的小船反而沒了任何声响,

    “诸葛军师,末将关羽有要事求见,”关羽为人心高气傲,虽养气了几年,可此时诸葛亮不闻不问,也不说话,对待他就像对待空气一样,这让他这个堂堂“华夏武圣”,如何不勃然大怒,

    关羽的脸已经红得像个小苹果,哦不,是加长加宽版的巨无霸大苹果,可河对岸的那艘小船就像给索马里海盗血洗了一样,一点声响都沒有,

    这让关羽好抓鸡啊有木有,

    “诸葛亮,,,”关羽终于忍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深藏恶与毒的怒吼,

    “放肆,”

    忽听一声娇叱,只见乌棚小船屋顶瞬间炸开,一道游龙惊凤般的身影似清风似水波,从湖面上极速激射而來,层层水花飘洒空中,那速度当真一个快字了得,用肉眼凡胎你根本捕捉不到那是什么,只以为啊的一声,然后……她就出现了,

    “嘭,”

    关羽怒目圆睁,下意识地伸拳一挡,只觉得孔武有力的手臂上传來了一股势大力沉的巨力,连带着他胯下的赤兔神马,都被拖着在地上滑退了十來步,

    那是一股怎么样的神力啊,

    仅仅靠着最原始的气力,就能将关羽和他的赤兔马滑脱几米地远,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深深的拖印兀自清晰得保留在了泥土地上,

    关羽当真又惊又怒,除了当年的“天下无双”吕布,他何曾遇见过气力如此恐怖的对手……更何况,如果关羽和关平的眼睛沒有瞎的话,眼前的高手根本就不是个男人,而是一个非爷们且很女人的小妞儿,

    “不知雅音,不敬雅律;无聊无趣,粗俗粗鄙,”

    眼前的少女,一身紫色素衣,紫砂蒙面,漆黑如夜的长发,盈盈一握的腰肢,高挑端庄的身段,配合着那冰肌雪肤,明眸寒凉,敛眉悠思,姽婳生姿,直如夜中之舜,贤身贵体,静姝思惘,我见犹……喵,太爽了,

    “你怎么会出现在诸葛军师的船篷上,难道……”关羽紧紧地皱紧了眉头,他知道眼前的敌人很强大,他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所透出來的“气”,这种淡定如冰的气质,沒有十分丰富的对敌经验,沒有绝对的实力,就是想装也装不出來的,

    关平已经飞快地并排站到了关羽的身旁,他摸摸腰间,,却发现巨人空然无一物,他差点忘记了,來之前,父亲为了以示对诸葛军师的尊敬,特别命他不得携带任何兵器……难道父亲他,他也……

    想到这里,关平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了关羽……果然,他发现关羽的脸色已经不再是红色的了,而是紫色了……酱紫,

    谁他娘的会想到去见自己家的军师,还会遇到个武力值超级变态的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山沟沟出來遛弯的高手呀,

    关羽眼角止不住地抽搐了几下,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家军师可已遇害,”

    “遇害,”

    那少女好看地皱了下柳眉,语气依旧是那样的不温不火:“阁下,请问,我怎么会害自己的同门师兄呢,”

    “什么,,”关平终于还是嫩了点,菊花一痒,就愉快地“”了出來,

    “你们打扰我弹琴了,沒什么事情,就回去吧,”

    少女挥了挥衣袖,月光温柔,水波荡漾,那摇曳如松的美肢真如女神般让人沉醉,

    “敢问……军师去何处了,”关羽暗自松了一口气,不过语气当中试探的意味更浓,

    “师兄去……反正他马上回來了,”

    少女冰山般的面容沉静而有冰心,让人见之便难以忘却,若眼前不是关羽父子,换成是郭嘉……天知道那要成什么事呀,

    “敢问阁下高姓大名,”关羽眯着眼睛抱了抱拳,他此时的戒心依旧十分重,不过此刻他沒见着诸葛亮,也沒法求证,眼前之人武艺又高,实在不好随意再起冲突,

    “我嘛……我叫做,,念莄瑶,”

    --------------------------------------------------------

    年更尧回來了,我会努力变周更尧日更尧的……5555别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