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8章 暴君中兴

作品:《暴君刘璋

    佳人言犹在耳,境况却已经沧海桑田。[]

    曾经刘璋留下那一句:“谢谢”,让黄玥落寞过多少个夜晚,可是现在才知道,或许如果那个时候谢幕,自己不会有这么坎坷的命运。

    “锦绣江山里多少英雄豪杰,多少雄心君王,多少浪荡公子,多少如画佳人,又多少寡弱贫民,江山如此多娇,无数英雄尽折腰,谁能独免?”

    那个时候,黄玥以为刘璋是为了江山放弃自己。

    可是现在,当初自己陷害萧芙蓉被揭穿时,刘璋说的话,竟然字字清晰在耳旁,清晰得仿佛一根根针,深深扎进黄玥的心脏。

    “黄姑娘,还记得那次在榆树街吗?你向我说的那些话,我都还记在心里,从来没有忘记,我知道那次你一声不响的离开榆树街后,一定会伤心,可是你或许不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你。

    我从来都知道我的婚姻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单纯的喜欢与不喜欢都不是那么重要,有你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女子陪在身边,不止是我刘璋的荣幸,也是益州之福,我没有拒绝你的理由,我,仅仅是害怕而已。

    ……

    而如果我真的赌赢了,得到了这个天下,你跟着我又会是什么结果?黄家豪门,黄权是益州的第一文臣,姑娘熟读史书,应该知道霍光吧,霍光耿耿忠心,可是死后却被灭门了。

    为什么,因为家族势力庞大,而且自己的女儿又是宣皇帝帝后,我这样说,姑娘能明白吗?”

    黄家,一个最高级文官。一个皇后,一个皇子,再加上庞大的家族势力,当时的自己,就该明白,黄家迟早会走到这一天。

    可是当时的自己还傻傻的问:“萧姑娘呢?大人就不怕连累她吗?”

    那时不懂事,现在终于成了第二个霍成君。

    “这都是命。”黄玥叹息一声,过了许久,一字一句地说道:“只恨嫁于帝王家。”

    “只恨嫁于帝王家。”刘璋站立低声重复着这句话。默默转身,对宫女道:“好好照顾贵妃,不许有任何差池。”

    刘璋走下阁楼,再次回望,过了许久。终于离去。

    ……

    “皇上,捷报,周不疑率军攻入吴城,魏延自尽。”

    黄月英走进刘璋的书房,刘璋没有半点高兴的神色:“马超死了,魏延死了,黄权死了。好多人都死了。”

    刘璋记得,魏延跟随自己就是为了功名大业,一直以来,也是因为魏延相信跟着自己可以成就功名大业。

    最终。魏延的眼光是正确的,自己取得了天下,可是魏延却没得到功名大业。

    魏延造反,刘璋心里没有任何怪罪。一个人,跟着你的时候已经说明了是为了那样东西。最后你却没有给他,他造反有什么错呢?

    现在,魏延覆灭了,想起从最开始魏延投效,几经波折,最终完全归顺,形成君王与将军的默契,白龙江大战,江陵之战,阳平关之战,天水危境。

    刘璋只觉得空落落的。

    “月英,因为这许多事,我们的婚礼延后了几个月,玥儿那次跟我说,她后悔嫁于帝王家,现在,你还愿意嫁过来吗?”

    黄月英看着刘璋,慢慢浮现出温和的笑容:“皇上,在你的女人中,玥贵妃是受伤害最深的,但是我觉得你比她受的伤害更深,不是吗?只有我知道皇上心中承受了多少,月英希望能够与皇上一起分担,走完剩下的路。”

    黄月英柔荑的手握住刘璋的手,温暖的感觉,直达心脏。

    “谢谢你,月英。”刘璋抱紧黄月英:“玥儿那里,我会经常去看望,慢慢等她心伤愈合,我本不想在后宫中分主次,但是后宫也总要有人照看着,月英,你来帮我好吗?”

    “如果皇上想让我和玥贵妃一样,那就立我为后吧。”黄月英说道,分开刘璋的怀抱,仰着脸看着刘璋道:“我一直压制着荆州黄家,可是荆州黄家不比当初的益州黄家小多少。

    而且我荆州黄家名门更多,一旦我为后,皇上,你是害了我,知道吗?”

    “可是,除了你,还能有谁?”刘璋问道,黄月英的话,或许以前刘璋还会觉得是她想多了,可是自从那一夜向周不疑下令以后,刘璋知道,身为帝王,身不由己。

    “萧夫人。”

    “蓉儿?”

    “如果在以前,无论是出身,涵养,民族,都轮不到萧夫人为皇后,可是现在,只有萧夫人一个人能为皇后。

    家族势力太大,绝对不太适合当皇后,或许以前的帝王择后,都要个名门之女,但是陛下和以前的帝王不同,是中兴天子,有平民皇后实在正常。

    所以萧夫人出身不用考虑。

    萧夫人以前行事大大咧咧,在鬼节祭天四科举仕时,都有出格之举,举止礼仪毫无大家闺秀风范,还不识字,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但是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其实一直以来,陛下出征作战,都是萧夫人在身边,因为你的身体原因,不厌其烦地劝你保养身体,不要饮酒,不要过分操劳。

    川军文武中,多少人对萧夫人有成见,萧夫人都默默忍受下来了。

    虽然萧夫人现在还没学会大家闺秀的气质,不会碎步,不会绣针,字也认识不多,但是论涵养,我觉得已经没几个女子能够及她。

    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民族问题了。

    呵呵,如果在以前的大汉,陛下要立萧夫人为后,月英第一个反对,可是现在,陛下之雄心,囊括南蛮,西羌,草原,西域,高句丽,倭奴国。

    这些都不再是臣服国,而是真正的大汉帝国领土,既然是领土,为什么皇后只能是汉族?

    陛下立萧夫人为后,绝对可以让其他异族有归属感,这才是最重要的作用。

    或许汉人有些成见,但那已经微不足道,如果惯着汉人这种成见,那陛下也不必统领其他领土了。”

    ……

    公元211年,刘璋迎娶黄月英,改变后宫规制,分为皇后,贵妃,嫔妃,美人四等。

    黄玥降为贵妃,同时纳黄月英,樊梨香等九人为贵妃,立五溪蛮女萧芙蓉为皇后,所有后宫妃嫔,自动放弃外殿职位。

    刘璋定下训诫,后宫与太监不得干政。

    魏延灭亡后,刘璋下令整顿军权,军部制度完全建立起来,军权收归皇帝,再无任何武将有私兵。

    同时实行边军与中央军按期轮替制度,一方面牢固掌控军权,一方面保持中央军战力。

    至此,川军土地令,限价令,四科举仕,官职体系,递减爵位,军权改革全部完成,统一之后最艰难的一步跨出,一个崭新的时代终于来临。

    驻扎高句丽的曹彰,成功攻克百济的泗沘城,获得朝鲜半岛最大最成熟的港口。

    刘璋下令周瑜率天津水军一部进驻泗沘港口,继续与倭奴国通商,同时进行武力压迫。

    在数千徐家军队和大量大汉武器帮助下,倭奴国邪马台女王成功击败以狗奴国为首的联盟,成为倭奴国最强大国家。

    同时公开徐家法印和法杖,所有倭奴国的百姓终于知道神武天皇的后世到达倭奴国,再加上邪马台强大武力,全民归附邪马台。

    邪马台完成一统。

    而同时,鸦片在战争中随着佛教和道教传播,风靡倭奴国上层,到邪马台统一倭奴,已经完全蔓延,并有向底层渗透的驱使。

    鸦片的恶果显现,徐家和卑弥呼都想过禁烟,但是大汉在泗沘的强大水军威胁,再加上倭奴国百姓已经将鸦片当成圣果,无论外部条件还是内部条件,都没有。

    鸦片影响力继续扩散。

    金胖子在高句丽的鸦片种植农场和加工作坊,规模化生产鸦片和各种罂粟副产品,大量鸦片向倭奴国流入。

    倭奴国百姓在刘璋派去的传教士帮助下,惊喜地找到几个银矿和金矿,挖掘出金银大量购买鸦片。

    大量黄金白银流入大汉,加快大汉商业发展,同时金胖子从一个负债者一下子变成大汉巨商,在高句丽经营起了自己的鸦片帝国。

    几年之后,东南夷洲传来消息,孙权吕蒙登上夷洲,花费几年时间,完全奴役了夷洲土族,建立了一个弱小政权,宣布与大汉抗衡,并声称刘璋曾经弑帝,帝位违法,要反攻大陆,匡扶汉室。

    孙尚香因为这件事,还有些怕刘璋会怪她,毕竟二哥是自己放走的,现在却成了大汉威胁。

    可是刘璋却打消了孙尚香顾虑:“有个随时想着进攻自己的对手,是好事,而且孙权吕蒙开发了夷洲,并且没有独立,无论怎样,夷洲都是大汉的领土了。”

    十年之后,川军朝中文武再次轮替,换上了第三批新鲜血液,而这时信访部出了一个叫马璇的大臣,敢于直言不讳。

    与许多谏官一起上奏刘璋,要求彻查十年之前陷害皇子刘循的案件,声称案件有许多疑点。

    而且十年之中,茶楼酒肆,百姓都在谈论,声称当年存在冤假错案,许多将军和文官是被冤枉的。

    如果不能彻查,对皇子刘循今后的道路不利。

    马璇等人本以为,因为那次案件涉及太多上层人物,包括皇帝刘璋在内,彻查会很困难,没想到很快就得到了军机处批复。

    除了曹冲周不疑沉默外,其余四名军机大臣皆赞成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