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打到你服气

作品:《邪动凌霄

    那鸡山魔王见二人自顾自的在那里说话,把自己凉到了一边,当下怒道:“臭小子,你们是找死,也不打听打听本大王的威名。 免 费小说”

    说着双脚在马镫上一用力,身子竟然轻飘飘的飞落了下来,众喽啰轰然叫好。

    鸡山魔王满脸得意的双手招了招,众人才停了下来,鸡山魔王傲然道:“你俩,本大王今天要是一起上,人家会说我以多欺少,这样吧,我自己打你们两个,只要你们赢了,我就放你们离去。”

    张唤灵从容不怕的笑道:“有点意思,呵呵,有点意思,想不到竟是一名修真者。”

    张玄辰一惊,想不到这强盗大王竟是修真者,也不知道厉不厉害,大哥能不能打赢。

    那鸡山魔王见对方丝毫不惧,而且还一口道破自己是修真者的身份,但是想到对方不过二十岁左右,量他能多厉害,于是怒道:“你管爷爷是不是修真者做什么,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你赢了就安然离去,输了就把命留下。”

    说完扬起手中的砍刀,这刀做的倒是还算精致,不像一般强盗的刀,手中用力,砍刀发出淡红色的豪芒,对着张唤灵就砍了过来。

    喽啰们叫好声不绝。

    张唤灵将张玄辰推在身后一米多的地方,右手拔出长剑,发出灰色的光芒,向上迎去。

    光芒闪动,两人打的火热。

    忽然那鸡山魔王一个后跃退了开去,张唤灵顾忌张玄辰的安危倒也不敢追上去。

    鸡山魔王脸色凝重的打量了张唤灵一眼拱手道:“不知道兄弟是哪个门派的?”

    张唤灵眉头一皱道:“要打就打,费什么话。”

    鸡山魔王何曾被人如此无视过,因为刚刚试探了几招,这人颇有点本事,怕惹到了其背后的本派,才仔细询问,想不到给顶了回来,怒极反笑道:“小子,你当本大王真怕了你不成,刚刚我只是热身而已,既然你寻死,我要是不满足你,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哼。”

    鸡山魔王手中砍刀一扬,念起咒语,全力催持,刀发出红色的光芒飞上半空,鸡山魔王右手并指成掌,对着张唤灵砍去,那半空中的砍刀也是夹带着无数起劲砍了过去。

    如此精彩的打斗,那些喽啰们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我们大王好厉害。”

    “嗯嗯,想不到大王居然真是修真者,这御剑杀敌,看那小子死定了。哈哈。”

    “狗屁,什么御剑,这是御刀,不懂还装懂,滚,魔王加油,你就是我的偶像。”马老三一脚踹开那小喽啰,在那里狂喊助威。

    于是所有人都大声帮鸡山魔王助威。

    张玄辰脸色有些发白,盯着那满脸得意的鸡山魔王,然后担心的看着张唤灵。

    张唤灵脸色有些凝重,但是笑意不改,散发着灰色光芒的长剑也不飞起,右手握剑对着飞来的砍刀一个斜扫,在长剑的前方立刻幻化出一柄巨大的灰色长剑对着砍刀扫了过去,声势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轰然响动中,张唤灵后退了一步,那鸡山魔王脸色一白,居然没有后退。

    然后狞笑道:“我说怎么这么狂,原来还真有两把刷子,臭小子,要是你就这么点能耐,今天这里就是你的死地。”

    口中咒语不断,手掌对着虚空连砍三下,厉声道:“九玄斩!”

    半空中的红芒砍刀,居然在半空中幻化出三道红芒砍刀,连续的对着张唤灵砍了过去,声势呼啸劲风扑面,看着声势只怕誓要斩杀张唤灵。

    张唤灵眼中精光一闪,道:“找死。”

    长剑往空中一抛,右手无名指内扣,拇指压在无名指指甲之上,三指直立自成剑诀,全力催持,长剑的光芒更加浓郁,灰蒙蒙的居然看不见剑身,剑诀一划。

    夹带着深灰色光芒的长剑,直劈过去,三声大响,灰芒势如破竹的接连将三道红芒劈的烟消云散,虽然黯淡了不少,但是依旧对着那鸡山魔王劈了下去。

    那红色砍刀在三声大响之后,红芒尽散,倒飞而去。

    鸡山魔王脸色红潮涌起,喷出两口鲜血,强撑着召回砍刀,砍刀再次泛起比之刚刚暗淡了不少的红芒,飞到身前上方三尺之处,希望能挡下这致命一击。

    终于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之下,轰的一声,灰芒劈了下来,砍刀震飞,灰芒速度不减,劈了下来,鸡山魔王满脸惊恐,嘴巴微张,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说点求饶的话,但是下一刻,被灰芒劈中,斩为两段。

    片刻的沉默,紧接着不知道谁大呼一声,转身逃去。

    紧接着就是所有人四散逃开,张唤灵也懒得理他们。

    不片刻场中就只剩下,张唤灵、张玄辰和那兀自死不瞑目的鸡山魔王了。

    张玄辰还呆在那里,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场面,自然震撼。

    张唤灵召回长剑,身子摇摇晃晃终于坐倒在地,张玄辰这才醒了过来,忙道:“大哥,你没事吧。”

    张唤灵看了尚在激动之中的张玄辰,强笑道:“我没有事,只是有些脱力而已,待会就好了。玄辰,刚刚没有吓到你吧。”

    张玄辰强自保持从容道:“不怕,不过刚刚真的太震撼太刺激了。”

    张唤灵一愣,无语的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在那里打坐恢复元气。

    天黑两人在山下的小镇上,找到一家客栈住下。

    次日,早饭过后。

    张唤灵看着张玄辰,轻笑道:“相聚千日中有一别,我身有要事去办,不然就送玄辰你去太华拜师了。”

    这两日的相处,张玄辰和张唤灵甚是投机,颇有些不舍,还是笑道:“没事的,大哥,我一个人能去,你若有事就去忙吧。”

    张唤灵点点头,叮嘱道:“也好,只是你尽量走官道,官道人多稍微安全些,还有不要晚上赶路,这是那鸡山魔王的马,那人虽然不怎么样,不过这马倒是好马,你身上有伤,先别急着赶路,反正早晚也不急在一时。”说完将那匹棕红色大马的绳子递给张玄辰,然后又将张玄辰的包裹递给张玄辰。

    张玄辰仔细的听着默默记下,道:“大哥你珍重。”

    张唤灵“恩”了一声,笑道:“你也保重,等我办完事,就去太华山去看你。”说按右手一招,灰色仙剑载着张唤灵飞上半空,摆了摆手向远方而去了。

    张玄辰有些不舍,但是知道有些事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收拾好心情,张玄辰看着身边的马,不由苦笑,好在此马倒是乖顺,张玄辰慢慢的爬上去,悠悠而行。

    晚上张玄辰发现包里多了一百多两银子,定是张唤灵偷偷放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