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郁闷到青木道长

作品:《邪动凌霄

    秦旭低头看看张玄辰,皱了皱眉暗道果然资质一般,又回头看着青木道:“青木师弟,你看此子如何?”

    青木道长虽然心内老大的不情愿,但是外人在场,却不想落此骂名,何况是秦旭师兄相问,只得道:“但凭师兄做主就是。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秦旭微笑了对着张玄辰道:“孩子,过来。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张玄辰忽然感到一丝希望从心底升起,回道:“我叫张玄辰,今年14。”

    秦旭点点头道:“学海无涯,勤勉为舟。你资质虽不甚好,只要勤奋修炼,未必不能有一番成就。你以后就在青木座下修炼吧,快去拜见师父。”

    张玄辰赶紧磕头道:“谢前辈。”说罢赶紧转身跪向青木边磕头边说道:“拜见师傅。”

    青木道长微笑着扶起张玄辰道:“嗯,起来吧。”玄辰起身走到青木道长的身后,青木道长道:“师兄,我们该去拜祭师父了。”

    秦旭嗯了一声对史彪道:“史师兄,那我们就先走了。”

    史飚忽然道:“师兄拜祭完刘师叔若有闲暇,请来舍下一叙,小弟近日新得了一包上好的毛峰,可与师兄品尝。”

    秦旭迟疑了一下,眼中有些许的疑惑,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呵呵。”

    秦旭就带着青木等人往后山祠堂行去,一路上玄辰为太华派的雪景而着迷,不片刻走到一处祠堂,门上挂着一块匾额,写着“祖师祠堂”。秦旭在门口站定道:“玄辰,你在此稍后片刻。”

    玄辰道:“是,师伯。”

    祠堂内,秦旭身子挺直,捻起三支檀香,在白烛上点燃,郑重的鞠了三个躬,轻轻上前插入香炉。

    三道青烟袅袅升起,祠堂内一片寂静。

    秦旭和青木道长凝视着最靠前的一个灵位伤神。

    秦旭和青木道长都是南脉前首座刘正方的弟子,多年前在一次正魔之战中,师父为了救众弟子撤退,一人断后,终于寡不敌众战死。

    在这沉默肃穆的气氛之中,青木道长忽然道:“师兄。”

    秦旭面无表情,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道:“怎么?”

    青木道长继续道:“以师兄看,史彪留师兄会有什么事要与师兄商议?”

    秦旭回头盯着青木道长,又看看那些祖师灵位,说道:“此事回去再谈。”

    那些祖师排位,似一双双眼睛盯着这些后辈弟子,叫人不由心中生畏。

    青木道长向上看到众祖师灵位,心中竟是一稟,知道这不是谈事的场合。低头道:“是,是小弟失言了。”

    大约一刻钟,祭拜完毕,秦旭带着青木道长走了出来道:“青木,你先带着玄辰回落雁峰吧,我到史师兄处坐坐。”

    青木道长道:“恩。”说罢祭出落炎剑,落炎剑乃采自火山喷发后残留的一块钨钢所打造而成,遍体赤红,给这寒冷的冬天平添了一丝暖意。青木道:“玄辰,站上来。”

    张玄辰玄辰见到这等仙家法宝,竟是楞在了那里,青木见此皱了皱眉头,又叫了声:“玄辰。”

    张玄辰一惊,哦了一声,赶紧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走上飞剑,青木看了他样子,头又大了一圈。

    青木道长跟秦旭道了声别,驭起飞剑往着落雁峰飞去,空中张玄辰紧紧的抓住青木道长的手臂,青木道长回头看了看他,继续飞行。

    中途张玄辰感到风声呼啸,偶有鸟雀经过身边,禁不住好奇,往下看去,啊了一声,手脚皆软,手上更用力了些,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怎么,青木道长不禁吸了口凉气。

    张玄辰一路上心惊胆战的总算到了一处院落,青木道长落下仙剑看张玄辰居然闭着眼站在那抓着自己的手臂,青木道长不禁翻了个白眼,中气十足的道:“到了。”

    张玄辰闻声一惊,尴尬的松了手,跳下飞剑,随着青木道长走进院子,青木道长看了看厢房那边,道:“杨化。”

    不一会厨房跑出来一个弟子道:“禀师父,大师兄到后山去了,稍后即回。”

    青木道长道:“恩,井林,这是你小师弟张玄辰。张玄辰,这是你四师兄”

    张玄辰低头叫了声:“四师兄。”

    井林客气了句:“小师弟。”

    青木道长问道:“早饭做好了吗?”

    井林道:“马上就好。”

    落雁峰青木院落的膳厅,青木道长和几个弟子围坐在饭桌,这几个弟子或高或矮,或胖或瘦。

    青木道长对张玄辰道:“这几位是你的师兄,以后要相互扶持帮助,在修炼上遇到问题可以询问几位师兄。”说罢看着杨化道:“杨化,他就由你先带着,入门道法还有门规戒律,就由你先传授吧。”

    杨化站起身来道:“是,师傅。”

    吃完饭了后,青木道长起身向堂屋走去,刚走到门口像想起什么一样,回过头来道:“杨化,玄辰感染了风寒,你去弄些草药,给他喝。”

    杨化低头道:“是,师父。”

    青木道长又看看玄辰点了点头,迈着步子走进堂屋后的内室,撸起袖子,只见手臂上一道青紫的抓痕分外显眼,青木道长用手轻轻碰了下,不由得吸了口气,翻了翻白眼道:“白痴。”

    膳厅里,杨化向玄辰介绍着几位师弟,二师兄石头和三师兄王百利身体强壮健硕,四师兄井林个头瘦高,眼神动来动去,看着精明,五师兄伊南强年龄比玄辰大一岁,看似很兴奋,估计是来了个年龄仿佛的玩伴的缘故吧。玄辰默默的记着,一一打过招呼,杨化微笑着道:“小师弟,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

    张玄辰道:“谢谢师兄。”

    杨化带着玄辰走到西边的厢房靠南边的一间房间推开门,小师弟,你以后就住这里吧,我们房间十分宽裕,且修道之人宜静,所以我们师兄弟都是每人一间,你一个人住,会害怕吗?

    张玄辰走到屋子里,屋里摆设很简单朴素,桌子椅子床铺,别无其他,山居修炼竟如此清苦,但是张玄辰本不是什么公子少爷命,倒也十分坦然道:“不怕。”

    杨化面有欣慰点了点头道:“对,咱们男子汉大丈夫就要耐得住寂寞。今日你也累了,且休息一天,我到莫师叔那拿些草药来。”

    张玄辰不由感激道:“谢谢大师兄,我并不是很厉害的,不需要吃药吧。”

    杨化脸色绷紧道:“这怎么行,身体最重要,小病也要好好调养,否则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张玄辰见师兄如此郑重,心里不由一丝暖意及身,道:“是,那我自己熬药吧。”

    杨化看了看张玄辰道:“好吧。”说完向外走去。

    张玄辰步入修真界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直到多年以后他受尽悲苦再回首前事,也不知当初苦苦求来的机会是对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