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就这么废了吗

作品:《邪动凌霄

    秦旭面色稍稍轻松道:“那就好,发生了这件事后,掌门师兄和元依南有点怀疑张玄辰是魔教的奸细,临了掌门师兄还单独叮嘱我留意张玄辰。◇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青木道长怒气满面霍的起身道:“哼,我弟子在朝阳峰受了伤,他们不给个交代也就罢了,还怀疑我门下弟子来了,我这就寻掌门理论去。”

    秦旭拉住青木道长坐下道:“我知道你生气,但是掌门师兄有此考虑,也不能算是过分。”青木皱了皱眉,奇怪怎么秦师兄帮起北脉说话了,秦旭不理青木继续说道:“我们太华现在正是恢复实力的阶段,容不得半点闪失,不然怎对得起列位师祖。”

    青木道长重重点头道:“师兄教训的是,但是张玄辰绝对不是奸细。”

    秦旭笑了笑道:“如此最好了。”

    青木道长忽的问道:“不知道师兄那件事有没有跟掌门说。”

    秦旭却是叹了口气道:“掌门师兄昨日回得晚,晚饭前大家聚了一下,当时我和元依南争吵了几句,后来只剩下我和掌门师兄,我本不想说,时机太不对了,我知道就算我说,掌门师兄也一定认为我是报复元依南,何况南脉北脉的情况你也知道,但是为了太华基业,我还是含糊的提了一下,以掌门师兄的才智,必定明白我说的意思,但是他却装着糊涂,我也丝毫看不出他的意思,韩慕白不简单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说错了,还是故意的,最后秦旭竟然直接说出掌门的名讳来。

    青木道长沉思了片刻道:“反正师兄已经尽力了,听天由命吧。”

    “唉!”秦旭却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充满了对这个古老门派的担忧,起身就要走,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道:“对了,你去通知一下,明天早上所有弟子不必做功课,都到落雁厅吧。”

    青木道长一惊道:“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秦旭苦笑道:“还不是为了天下会武的事。”

    青木道长松了一口气后,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无奈,自从门派败落以后,历代太华弟子无不想着为师门争光,天下会武更是最直接的平台,但是十多届天下会武过去了,连进前八的都没有过,真是丢尽祖师的脸了,青木道长问道:“可是这届天下会武还有三年多才举办啊。”

    “掌门师兄看来想在这次天下会武中,为太华争一席之地,所以提前让弟子们先努力修炼。”也不知道有没有用,秦旭这么想着道:“为了提高弟子的积极性,这次选拔,不是众师长推荐优秀弟子竞争名额,而是所有弟子,两年之后在朝阳峰比试,前八名弟子参加天下会武。”

    青木道长也是对这个办法露出一丝赞许道:“想不到这次,掌门倒是费心了呢。”

    秦旭笑了笑道:“还有呢。”

    青木道长面带讶色道:“还有什么?”

    秦旭也是有些接受不了的神色说道:“掌门师兄决定,两年后的门内比试获得第一名的人,奖励法宝——青冥玉佩。”

    青木道长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不信,青冥玉佩做奖品。

    秦旭苦笑了一声道:“你也接受不了了吧,当时我们几个也是十分吃惊呢。”

    青木道长摇了摇头苦笑道:“掌门这次倒是出血了,连青冥玉佩都拿出来了。呵呵”

    ……

    晚上,张玄辰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运行太玄道,无论是修炼前半部分还是后半部分,体内都疼痛万分,像是全身有无数小虫子在咬着一样,张玄辰咬着牙蜷缩着身子,不一会就浑身大汗,状似虚脱。

    后来换做修炼明玉诀,亦是如此。

    就这样废了吗,再也不能修炼了吗?

    那心里的念头,如水掩来,谁又想平淡一生。

    他再次想起那个侮辱他的少年,元依南蔑视的眼神。

    曾几何时,你可曾疯狂吗?

    可曾也有梦想吗?

    那短暂的一生就这么趋于平庸了吗?

    面对屈辱,谁人又甘心继续沉默呢,那满腔的热血从不曾如此炽热。

    迅速的流变全身,燃烧着每一寸肌肤。几乎令人窒息

    “碰,碰。”

    黑暗中,却是谁人握紧了拳头。

    又有谁知道这个少年的想法呢。

    少顷,他推门而出,

    夜————

    却是深了。

    他的身影就这么融入了夜色之中,

    显得那么的渺小,

    无助。

    人的力量能与这冥冥之手向抗吗?

    我能改变这已经悲催的命运吗?

    忽的一阵夜风吹来,拂起了他的衣裳。

    张玄辰不禁打了寒战

    清醒了吗?

    还在痴心妄想呢吗?

    心中可还有那令人按耐不住的疯狂了吗?

    他就这么静静,

    出神。

    那不知名处的夏虫,可不理他的纠结。

    依旧低沉的叫着

    头顶上夜空万里,寒星闪烁

    第二天落雁厅,所有弟子师长,全都聚在院子里,有200多人。

    秦旭和青木道长等几个长老站在落雁厅门口的台阶上,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弟子,这都是太华未来的希望啊。

    秦旭咳了两声道:“今日召集大家来,是说一件事,一件太华派的大事,也是修真界的大事。就是三年之后的天下会武。”

    此话一说弟子里面立刻引起一阵小声的议论,知道的弟子满脸兴奋,参加过的有些尬尴,议论最多的就是新进弟子,他们刚进修真界,不知道什么是天下会武,只有问旁边的师兄了。

    秦旭看到弟子的反应之后,拍了拍手,继续说道:“大家静一静,对于天下会武,想必有些弟子还不知道吧,天下会武是修真界最盛大的赛事,所有修真之人都会前去参加。每三十年一次,一人一生只能在报名参加两次,且必须是五十岁以下,所以是青年才俊名扬天下的大好舞台。只要在天下会武中获得名次,必能名扬天下。像当年枯叶寺的断情祖师还有我们本门青华祖师等都是在天下会武中夺过魁的。”

    众弟子一听到这些修真名人,更是擦拳磨掌,热血奋腾。在修真界谁不知道断情祖师,太华派谁不知道青华祖师,这些都是所有修真弟子的梦想。只有张玄辰一阵苦涩,自己以后能不能修炼都是问题呢,还参加天下会武吗。

    “而且这届参加会武的名额是由所有门内弟子比武,择优产生,不是往届的师长推荐。”众弟子又是一阵哗然,这意味着所有弟子只要努力修炼都有机会参加天下会武,怎么能不兴奋,秦旭很是满意大家的反应,继续说道:“掌门这次为了激励大家的修炼激情,更是准备了丰厚的奖品,那就是师门重宝——青冥玉佩。”

    有资历老点的弟子,眼睛放出光芒,再看那些新进弟子,一脸茫然,想必是不知道此物的,便问旁边的师兄,师兄仔细介绍过后,新进弟子也是满脸期待。

    要知道在修真界没有什么特别的奇遇,是很难得到极品法宝的。

    秦旭又说了一大堆挑起大家激情的话,最后说道:“所以大家就努力修炼吧,以后的修真界就是你们的天下了,光大太华派的使命就靠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