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抽签

作品:《邪动凌霄

    韩慕白看看元依南道:“师兄,你把比试规则宣布一下吧。 免 费小说”

    元依南点头道:“是,掌门。”

    元依南转过身面向众弟子,声音洪亮滔滔不绝的讲着。

    重点是比赛规则:据统计,此次参加比试的弟子有四百七十六人,采取两两对决,对手由抽签产生,比如第一轮四百七十六人,则抽签箱里有写着四百七十六个数字的纸团,抽签过后,按数字一对四百七十六,二对四百七十五,如此顺序下来,当一对四百七十六胜出者就会取靠前的数字一出现在第二轮中,再与二百三十八和二百三十九两名弟子中的胜出者对应,往后数轮以此类推。

    比试场设有八个比武台,分别命名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每台每天比试一到十数场,弟子只需按照抽签名单上自己比试的台名场次,去参加比试即可。

    若是时间内未到默认自动弃权,对手晋级。

    其实这种规则和天下会武中的规则有些相似,但是又有不同,估计掌门和几位长老这些天就是在研究,这些不同之处如何处理的细节。

    由于第一轮有两百多场比试,需要两到三天,以后每天举行一轮比试,如此十天左右,经过九轮比试,产生第一名,奖品就是门派法宝青冥玉佩。

    另外由于人数的原因,若是有哪一轮剩余人选是单数,因没有最大的偶数弟子与之对应,则数字为一的弟子可以在本轮轮空,无需比试,直接晋级。

    这样的规则虽然有些瑕疵,比如第一轮抽到数字一或者数字四百七十六的弟子,则在以后的几轮中很有可能轮空,直接晋级,但是大多数子弟还是很欢迎这种规则,天知道谁能抽到第一,说不定自己就能抽到一呢。

    世上千万人,谁不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存活于世处理事情呢。

    元依南絮絮叨叨又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大话,只把众弟子从兴奋盎然说到昏昏欲睡,就是掌门韩慕白和秦旭等众位长老也是露出了苦笑的神情,弟子中如唐亦慧这样的调皮活泼的弟子,老早就一副不耐烦的神情,唐亦慧更是躲在刘敏胜后面,双手捂耳,闭目养神起来,可见元依南的威力绝伦呀,只怕要不是看在如此重要场合,不好灰元依南面子,几位长老早就过来打断,就算他们不打断,唐亦慧也老早跳出来捣乱了。

    如此煎熬到半个多时辰,终于元依南咳了两声,也不知是在言辞穷尽,还是嗓子实在干的厉害说不下去,总之他说了一句总结的话:“现在,所有弟子,按顺序到前面那个箱子里去抽签,然后把数字报给负责统计的史彪长老那里,下午会贴出所有弟子第一轮比试的名单,以及比试的日期、台名和场次顺序。”

    终于熬到这一句话,所有弟子爆出一阵欢呼,纷纷涌向前面去抽签。

    元依南本来是感觉良好,听得欢呼,一阵纠结,掌门韩慕白和众位长老哈哈大笑,掌门韩慕白和元依南毕竟是一个师父的师兄弟,以前关系就很是亲近,待得元依南走回到天字台中间,重重的拍了几下元依南,强忍着大笑道:“哈哈……师兄,哈哈……师兄……你还是……哈哈哈……”一句话没有说完,又是一阵大笑,左手捂着肚子,估计是肚子都笑疼了。

    元依南瞪了韩慕白一眼,就像多年以前瞪着还是师弟的韩慕白那样,不由一阵哑然无语。

    一切年少情义,瞬瞬出现在眼前,原来时光不停擦磨而过,也不能磨去那份纯真的师兄弟情义吧。

    原本张玄辰以为今日就要参加比试,弄得昨天晚上还失眠了,正担心会不会影响比试,倒好今天不用比试,白担心了。

    下午,比试场旁边新建的一面砖墙前站着许多弟子,原来这面砖墙是公示第一轮比试弟子的名单用的,但是师长们貌似不急,一直到未时都没有贴名单。

    张玄辰和几位师兄吃过午饭也甚是期待,但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贴名单,站在砖墙前等了一炷香左右,实在无聊,师兄弟几个只得苦笑着返回客房修炼起来,但是实在焦急,修炼也不能静心。

    大师兄杨化这次不用比试,见大家焦急心态,想缓解一下大家的紧张,就道:“不如我说说上一届门内比试的事吧。”

    果然张玄辰几个师弟立刻提起了兴趣,齐说“好啊”,井林更是期待的问道:“大师兄,你那次比试得了第几名啊,有没有去参加天下会武?”

    这问题直接问到了大家的心里,张玄辰等连连点头道:“对啊对啊。”

    杨化坐在床边干笑两声,道:“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我那次第一轮就淘汰了。”

    张玄辰和几位师兄满脸不相信,讶道:“什么?”大师兄的修为在他们心中可是很高的,一直以为在年轻一辈中也应该排的上名次才是,第一轮就被淘汰,这种打击也太大了吧。

    杨化略显尴尬咳了两声道:“以前的比试情况你们也该听说了,都是师长们推荐出来的精英弟子比试,上次参加比试的只有……,我记不大清楚了,反正不到三十名弟子,比试前师父也是和我说,拿个前八应该没有问题,可是……哎。”

    伊南强见大师兄叹了一口气,看来有隐情,赶紧苦着脸道:“可是怎么了,大师兄,你快说下去呀,我都急死了。”

    几人不由莞尔,但是张玄辰等也是疑惑的看向杨化。

    杨化摇了摇头,苦笑道:“说来只能怪我运气不好,那一次也是抽签决定对手,但是我第一轮抽签的对手竟然是掌门弟子王武龙。”石头却是一下醒悟过来,想起当年掌门弟子中确实有这么个人物,而且很是厉害,当年石头才十几岁,修为不高,没有被推荐去参加比试。

    井林眼睛连转了几圈,似乎不大相信,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能把大师兄打败,问道:“那个掌门王武龙师兄很厉害吗?”

    杨化目光定在一处,轻轻回想,娓娓叙来:“王武龙是掌门师伯的八弟子,资质绝佳,修炼速度也相当快,在推荐优秀弟子的时候,掌门师伯没有推荐大弟子,而是推荐了王武龙师弟和掌门的二弟子王元师兄还有另两位掌门弟子,虽然推荐了四个,但是掌门师伯却是对这位王武龙师弟抱着极大的希望的。”

    见几个师弟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等着自己说下去,杨化一阵满足,看来我很有说书的潜质那,继续道:“那年王武龙十八岁,我三十几岁,记得刚抽完签,师父面色很难看,什么也没有说,我就去问师父怎么了,师父当时无奈道:‘罢了,都是时运,你小心别受伤了就是。’我当时一阵郁闷,想我二十多年苦修,如今师父却说我会输给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服气,憋足了劲,要要好好赢上一场。但是比试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天才,什么是差距,王师弟只用了5招就将我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