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狗屎运气

作品:《邪动凌霄

    王百利和伊南强的比试,直接就没有什么,伊南强上去之后打了一招,直接认输,美其名曰:我要给三师兄留足力气,打下一场比赛。◢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

    最后是石头的比试,对手居然是一个岁的新弟子,张玄辰都怕若是石头打的疼了,他可别当场哭鼻子了,那才无语。

    石头都不好意思下手,生怕别人说自己欺负小孩,小心翼翼的打了几招,那孩子估计是师长有交代,有模有样的说了声:“谢谢师兄赐教。”说完也不待石头客气一下,直接走了。

    众人哑然,最后杨化居然拿着这个例子来鼓励张玄辰,道:“小师弟,看到了没有,不是所有的弟子都修为高强,所以你也不用担心,说不定你的对手还没有他大呢。哈哈……”

    张玄辰一脸苦笑,急道:“得,我还是希望我的对手别是小孩子,要是打哭了,还落个欺负小孩的名声,这脸就丢大发了。”

    石头深有同感,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你们不知道我刚刚打的多小心。连三成实力都不敢用出来,真是和比大师兄打一次还累。哎。”

    只有井林一脸向往道:“那个,大神保佑,但愿我以后的对手都是十岁以下的师弟吧。”

    张玄辰和几位师兄,立刻目光转向别处,一副此人我不认识的表情,直接丢下井林,走了开去。

    待得井林发现过来,众人已经走了十几米远了,井林喊道:“大师兄,等等我啊,还有我呢。”说完连忙跑着追了上去。

    杨化头也不回,讶道:“谁是你大师兄,那个几位师弟,这人你们认识不。”

    众人摇头叹息,齐道:“不认识。”

    七月十七日,师兄弟里今日参加比试的只有张玄辰一人,于是大家都去给张玄辰捧场来了,大家站在黄字台下。

    时间差不多了,那叫萧炎的弟子已经走到台上去了,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瘦瘦高高的,但是却不知道修为怎样。

    杨化低声道:“小师弟,此人看起来个头挺大的,你待会小心些,实在不行就认输别伤着了。”

    张玄辰虽然知道杨化是关心自己,也是一阵纠结,道:“大师兄,你就不能说两句好话吗?”

    井林很够义气的道:“就是,我就相信小师弟能打过这个大块头,比的是修为又不是个头。”张玄辰一阵感激,突地井林话头一转道:“不过小师弟你不必太在意输赢,就当来见识一下了。”

    伊南强和张玄辰关系向来最好,见杨化和井林老是泄张玄辰的气,虽然自己也不相信张玄辰能打赢,还是愤道:“你们这些叛徒,小师弟,我一定支持你的,别听大师兄、四师兄胡说。”

    杨化也不在意,道:“小师弟,你上去吧,尽力就是,能赢最好,就算不能赢,师父也不会怪你的。”

    张玄辰心里暗道,师父自不会怪我,只怕他就没有对我抱什么希望吧,这么想着心里不禁有些酸涩。

    走到台上,离萧炎两丈处站定,拱手道:“张玄辰,请萧师兄指教。”

    萧炎也微笑拱手道:“还请张师兄手下留情。”也不知道是谦虚,还是说真的。

    萧炎拔出长剑,脸上有些微红,竟然冲上来使出剑招扫向张玄辰。

    杨化等都是大跌眼镜,真是大千世界,尽出奇迹,昨天石头对手是个小孩也便罢了。

    没有想到今日小师弟这个对手,萧炎这么大个,年龄也二十多岁了,竟然连第二层都没有突破,看来这几招剑招还是为了比试才最近学的,明显使得很不熟练。

    张玄辰一愣,本来还以为对手很厉害呢,都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的打算,偏偏对手居然使出剑招比试,要说剑招张玄辰可比道法修为有信心的多,顺手使出清风剑法,一连十招一气呵成,剑影连闪,然后退了回来,连长剑都插回剑鞘。

    那萧炎还兀自保持着站立出剑的姿势,但是全身上下衣服破了十几处,虽然张玄辰很小心把握,而不至伤的太深,还是流出血来。

    只把台上台下众人看得一愣一愣的,杨化虽然见过张玄辰连过剑法,却也没有想到竟使得这么好。

    那裁判长老也是两眼泛光,盯着张玄辰上下看了几遍。

    毕竟在比试道法修为的台子上,出现剑法比试已经够稀奇了,偏偏这弟子还把剑法使得这么好。

    萧炎红着脸往身上看了看,道:“多谢张师兄手下留情了。”

    张玄辰心里一阵兴奋,想不到赢得这么轻松,喜形于色道:“多谢萧师兄承让。”

    “我赢了,我赢了,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五师兄。”张玄辰一下从台上跳了下来,杨化赶紧接着。

    台下大部分弟子看张玄辰的眼神和看怪物差不多,修真之人大都努力修行心法道法,谁会花费大量时间去修炼威力不大的剑法。

    伊南强更是拉着张玄辰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看了一遍又一遍。

    井林摇摇头道:“想不到小师弟竟是深藏不漏啊,不过你修炼剑法的时间要是拿来修炼明玉诀的话,说不定你会更厉害了。”

    杨化一阵头疼,是不是自己以前忘了说清楚啊,或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小师弟才努力修炼剑法,而耽误了修炼心法了,沉吟道:“那个,小师弟啊,以后你就专心修炼明玉诀和道法吧,这剑法虽然花俏好看,但是论威力却是远远比不上道法的。”

    张玄辰见众人都围观自己,满脸通红,尴尬的点了点。

    七月十八,第二轮的比试,也不知道张玄辰什么狗屎运气,对手居然也是一个还没有修炼第三层的师兄弟,张玄辰又是依靠剑法轻松胜利。

    羡慕的伊南强连说‘早知道我也多练练剑法了,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好处。如今在师兄弟里,倒是只有我最不争气了,给师傅丢大脸了呢。’

    张玄辰虽然高兴,但是看着伊南强有些失落的样子,安慰道:“我也只是运气好而已,要是碰到像二师兄这样的人,只怕早就败下来了。”

    伊南强想想也是,石头等也不由摇头轻笑,看来人有时候也是需要些运气的吧。

    经过三天的比试,第一轮第二轮总算比完结束了,其中自然有许多优秀弟子崭露头角,但是要说名气最大的反而是张玄辰。

    经过那些观看张玄辰比试的弟子的口口相传,很快所有人都知道,青木道长座下小弟子张玄辰,道法修为不咋滴,倒是剑法修炼的十分好看,每有人说起此事,夸赞的成分很少,大多都是带着点取笑的态度。

    本来张玄辰比试赢了,应该是给师父争了光,如今倒好,成为了全派的笑柄,每当有长老问青木道长此事,青木道长嘴上虽然还客气回应,只是一张脸都气成了猪肝颜色。

    张玄辰只要出去,有弟子认出来,总会指指点点偷笑不已,最后索性躲在客房不出去了,也不知道师父被气成什么样子了,按照张玄辰的想法青木道长估计会跑过来一阵痛骂,不过看来青木道长的涵养还是很好的,也没有过来骂张玄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