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针锋相对

作品:《邪动凌霄

    元依南见秦旭脸色,继续道:“秦师兄明白了吧,当年王长老诊断之后,说张玄辰在修为上再难有什么进展了,然而,短短两三年,他竟然突破道了御宝境界了,按照青木道长的说法,张玄辰资质最多中上,就算他筋脉不曾受伤,刻苦修炼,入门不过三四年,也不可能突破道御宝境界。《更新最快小说网站:雲来阁》”

    “什么?”韩慕白脸现惊容,霍然而起,道:“这张玄辰才入门三四年?”入门三四年就突破到御宝境界,这意味着什么,在坐诸位都知道,说天纵奇才也不为过,韩慕白募得想起王武龙,脸色有一丝的痛惜之色,王武龙当年也是三年突破御宝境界,这张玄辰修炼速度竟然直追王武龙,怎么能不让人惊叹。

    元依南回道:“是的,掌门,所以这才是最大疑点,就算他筋脉未受损之前,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突破,但是在他受伤之后,竟然势如破竹,一举突破,而且还一举打赢资质过人的韩师侄,是何道理,若凭真本事,就算是他法宝厉害,只怕也不可能打赢韩师侄,依我看分明是暗中修炼了魔教妖法。”

    青木道长心里也是疑惑,但是听到元依南说张玄辰修炼了魔教妖法,怒道:“元师兄这般说话,难道就是所谓的证据不成,就因为张玄辰修炼速度过快,伤势不知怎么好了,打赢了比试,就说他是魔教妖人不成,岂不是强词夺理。”

    元依南确实毫不退让上前一步,问道:“那以青木师兄所言,敢问青木师兄,筋脉遭受雷电之威受到重创,如何能修炼道家真法,而且进境比之受伤之前还快。”

    青木道长本就不善言辞,被这么一问,顿时面红耳赤道:“哼,道法精深,何其渊博,我等之人充其量不过是井底之蛙,或许便有如此巧合之事,总不能因为我们不懂,就说它不合理吧。”

    元依南一听也是怒道:“青木师弟你这般说难道不是强词夺理么。”

    青木道长正要反驳,韩慕白却是走到中间,笑道:“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吵吵闹闹成和体统。”见掌门掌门说两人治好悻悻然坐下,韩慕白继续道:“青木师弟,虽然这些并不能说明什么,只是一些疑点,但是偏偏这张玄辰数年之前有牵涉到魔教妖人的事情,不得不叫人慎重,你可知道。”

    青木道长虽然心里不爽,但是也知道掌门说的有道理,毕竟身为太华弟子,不论如何都要以本门安危为重,叹了口气,道:“是,掌门师兄。但是不知道掌门师兄准备作何处置。”秦旭也是不由望向韩慕白。

    韩慕白笑笑道:“你们也不要这么沉重,我并没有说要怎么着,首先我认为要仔细查证张玄辰的身世,看看是否清白。”

    秦旭点头赞同,道:“掌门师兄言之有理。”

    韩慕白继续道:“但是这取证之事却是一时半刻急不来的,少说也得月余才有结果。现在比试在即,还是先以比试为重,然后我们秘密派亲信弟子前往查探。听说张玄辰已经进了前八,也算是取得了天下会武的参加名额了,现在也就没有继续参加的必要了吧。”

    青木道长一惊,想要说些什么,终于叹了口气,道:“一切遵从掌门师兄安排。”

    韩慕白欣慰点头,走回到自己位子坐下,道:“我便知道青木师弟通情达理,是信得过的,你等下回去仔细盘问张玄辰的籍贯,以及家中亲人情况等。另外明天的比试就别……”韩慕白眉头一皱,似乎觉得有些不妥,眼中一闪道:“明天的比试你让他上去随便比上几招,就认输便是了。”

    “是,多谢掌门师兄。”青木道长知道这样是最好的了,毕竟要是直接认输可是脸面丢大了,幸得掌门顾忌自己和张玄辰的颜面,不由多看了韩慕白一眼。

    正在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元依南忽然道:“再怎么着,也应该叫上那张玄辰审问一番吧。说不定他自己先招了,倒省了许多事。”

    秦旭和青木道长眉头一皱,青木道长更是忍不住哼了一声,道:“那若是张玄辰是清白的,元师兄该当如何圆说。”

    韩慕白也是觉得有些过分了,毕竟是落雁峰弟子,总得给落雁峰留些颜面,也不待元依南反驳,直接拦道:“此事就这么定了,另外青木师弟你私下倒是可以询问一番,毕竟此事事关重大。”

    青木道长恭声道:“我知道了。”

    韩慕白见场中气氛颇为沉重,于是就扯开话题,笑道:“对了,青木师弟,说来这次那张玄辰出此风头,虽则修为怎样且不去说,听小柳说张玄辰那件法宝也是颇为厉害,不知是什么奇珍。”

    青木道长一怔,如实答道:“张玄辰上山之前,身无长物,一直以来,他都没有达到御宝境界,所以我也没有传于他什么法宝。他一直都是用的入门弟子所用的青钢剑啊。”

    秦旭、元依南和韩慕白的目光一起看向青木道长,明显不信,秦旭首先问道:“师弟,你说什么?你说张玄辰一直用的就是青钢剑,怎么可能,如果他只用青钢剑就打败韩师侄,只怕在二代弟子中也能排在前三了。”

    青木道长也是眉头深锁,苦着脸道:“说来,这也是我想不明白之处,难道玄辰在上山之后有什么奇遇不成。”

    元依南眼中精芒一闪,上前一步,走到大殿正中道:“奇遇,哪有这么巧,我太华弟子这么多,偏偏是他。这法宝只怕是魔教妖人暗中传于他的吧。”

    青木道长脸色一变,手上用力一拍桌子,“啪。”的一声,站了起来,道:“元师兄这话什么意思。”

    元依南也是针锋相对道:“什么意思,不是很明显吗?这张玄辰处处透露着神秘,法宝修为都来历不明,只怕这身世也是莫须有的吧。”

    韩慕白声音略重,沉声道:“元师兄!”

    元依南听得韩慕白声音有些不对,赶紧低声道:“掌门。”

    韩慕白面无表情道:“在此事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说话不可太过武断。张玄辰或许真的是冤枉的,也说不定,你可知道。”虽然韩慕白嘴里这么说着,只是脸色却是越发凝重,只怕自己心里也不这么认为。

    青木道长和秦旭见韩慕白这般脸色,心里也是一沉,但是想想元依南所言也并非全无道理。

    元依南看了看韩慕白,心里一动,道:“是我失言了。”

    韩慕白点点头,看着青木道长,郑重道:“我知道青木师弟心里不好受,但是兹事体大,还望青木师弟放在心上才是。”

    青木道长上前一步,脸色却是难看之极,重重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一拱手,竟是一句话不说,转身走了出去。

    秦旭向韩慕白道:“掌门师兄莫怪,只是青木师弟今年难得出了个人才,又有这么档子事,心里难免不痛快。”

    韩慕白脸色稍缓,道:“怎么会,这也是能理解的。且青木师弟的为人,你我难道还不清楚。罢了,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就各自散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