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这是什么法宝

作品:《邪动凌霄

    天字台人山人海,刚刚张玄辰的比试很是迅速,导致玄字台的观众一下都跑到别处观看,另外三处比试自然观众人数爆满。◢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

    台上刘小兵和唐亦慧的比试正在进行,说起来唐亦慧也是运气不好,居然和刘小兵成为对手,在元依南的弟子中只怕除了刘敏胜就属刘小兵了,虽然唐亦慧资质很好,但是毕竟修行时日尚短,修为上差距不小。

    刘小兵虽然胜券在握,但是对于这个小师妹还是颇为疼爱的,每每都留有余力,生怕伤了唐亦慧,唐亦慧冰雪聪明如何不知,又打了几招过后,估计是也觉得这样打没有意思,直接收了紫炎仙剑,拱手认输。

    虽然输了,倒也不会有人小瞧与她,以入门不过数年的时间进入前八,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

    比试结果终于出来,张玄辰、刘小兵、郭旭和谢江进入前四,后三人的晋级在大家的预料之中,只有张玄辰的晋级叫人颇不能接受,当属此届比试最大风头的人了,甚至有人疑问,他会不会一举夺魁。

    不过这谁又能知道呢,原本大家对于张玄辰的晋级颇为怀疑,认为只是运气使然,但是就在张玄辰连败风头强劲的韩柳静和王庆华之后,谣言尽散,没有人敢在怀疑这个太华前四的精英弟子了。

    能成为前四的人,不可能一直靠侥幸。

    唐亦慧听到张玄辰晋级的时候,颇为不服,最终气不过骂了句:“哼,不就运气好嘛。”

    午饭过后,张玄辰和几位师兄在客房里坐着。

    “你们说小师弟能夺得第一吗?现在大多数师兄弟都很看好小师弟呢。”听声音就知道一刻也静不下来的井林。

    张玄辰心里一沉,想到昨天师父让自己认输的事情来,苦笑着不说话。

    伊南强却是信心满满的接口道:“小师弟一定能一举夺魁的,你看那王庆华前面一路所向披靡,还不是在小师弟手下都没有撑过两招,小师弟你好好比,你要是赢得第一,师父一定很开心的,还有到时候你得了青冥玉佩,记得借给师兄看看。”

    张玄辰心里暗道:师父会高兴才怪,这次赢得比试还不知道师父怎么想呢,何况第一哪是这么好夺的。脸上却是笑着道:“师兄你说的容易,只怕我到时候连一招都接不下就败下来。”

    杨化点点头,赞赏道:“小师弟所言不假,前四的几位师兄都是修行时日不短,修为上比之小师弟强的太多了,这几人资质本就上好,这些年苦修,就算是我只怕也没有太大胜算。”

    伊南强脸现不信,讶道:“什么,不会吧。师兄你修炼的可是比他们时间长的多,怎么可能。”

    杨化却是脸色郑重道:“修真一途,资质可谓是起着很大的作用的,就像唐亦慧师妹,入门就这么几年就已经能进入前八,要是以她这种速度,她在修炼十数年,虽然我也同样修炼十数年,但是这原本的差距就会被赶上来了,到时候我绝对是赢不下她了。谢江和郭旭的资质绝对是上好的,至于刘小兵我不是很熟,但是想来也不会差的,所以我一点也没有夸大,我看谢江至少在三相元气阶段了,郭旭就算没有达到三相元气应该也在二相元气阶段巅峰了。”

    几人这才信服,原来资质这么重要。

    “那以大师兄看,这几人谁更有可能夺魁?”井林想了想,问出大家,甚至是所有弟子最关注的问题。

    杨化沉吟了一阵,用手挠了挠头,无奈道:“我也不知道,这几人我没有交过手,呵呵,而且也要看道法修为和运气的。”

    众人还带要问,院内传来脚步声,却是青木道长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几人赶紧收声,低头恭声道:“师父。”

    青木道长摆了摆手,径直走到正中椅子上坐下,道:“杨化,你带他们出去下,我看下玄辰的伤势好了没有。”

    疗伤还要让大家出去,杨化虽然疑惑,但还是恭声道:“是。”然后带着几人退了出去,顺手带上房门。

    青木道长抬起头淡淡道:“玄辰,今日比试伤势没有加重吧。”

    张玄辰心里惴惴,不知道青木道长是不是生气自己赢下比试,紧张道:“回师父,没有。”随后想了想又觉得还是自己认错吧,便低头道:“弟子上午违背了师父的嘱咐,请师父责罚。”

    青木道长本就郁闷,眼睛翻了翻,道:“我又没有怪你,此事出乎预料,原怪不得你。我让你比试认输,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张玄辰心里一惊,虽则不明白青木道长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对青木道长一直敬若天人,心里失落却是有的但是却没有生气,赶紧道:“弟子没有。”

    青木道长脸色缓了缓,道:“你虽然嘴上没说,心里可是在怪我吧。”

    张玄辰忙道:“弟子不敢。”

    青木道长叹了口气,道:“师父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张玄辰正在思索着青木道长所说的苦衷到底是什么的时候,青木道长却是接着道:“玄辰,今日看你比试,你所用的法宝是什么法宝?威力竟然这么厉害。”

    张玄辰心里一震,难道这剑真的是法宝,目光落在手中的长剑上,定了定神道:“这难道不是青钢剑吗?”

    青木道长皱了皱眉,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

    不可能,随即青木道长否决了自己的想法,道:“你拿过来我看看。”

    张玄辰将长剑递上,青木道长拔出,仔细观看,此剑与一般青钢剑十分相似,不仔细看很难看出来不同,忽然青木道长“咦。”了一声,终于发现剑柄上那两个古篆,眼中光芒流转,在看别处,除了剑柄颜色稍微深些,就只有这两个不认识的古篆能确定不是入门弟子所用的青钢剑了。

    青木道长右手握住剑柄,灌注元气,居然颇受排斥,看来此剑隐隐已经认玄辰为主,青木道长右手用力,全力施为之下,长剑爆出刺眼的光芒,甚至张玄辰感觉青木道长的右手臂都被白芒包裹了进去,看不到一点,张玄辰讶在那里,这是何等的差距,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达到这般修为。

    青木道长脸色一变,好一柄神兵,此剑绝对属于神兵之流,只怕和自己的落炎剑差不到哪去。

    白光散去,现出长剑本身,青木道长抬头盯着张玄辰,问道:“玄辰,此剑你与何处所得?”

    张玄辰额头冷汗直冒,他虽然后来知道这把剑绝对不是入门时的青钢剑,但是却是真不知道何时所得,一时竟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回答。

    青木道长以为张玄辰有心隐瞒,怒道:“说!”

    张玄辰只得如实回答:“禀师傅,弟子也不知道怎么得到这把宝剑的,自入门来青钢剑从不曾离身,弟子真的不知道这是把宝剑。”

    青木道长站起身来,踱着步子,皱眉思索着张玄辰的话是否可信,就算是真的,掌门师兄和元依南可会相信,本来玄辰就被怀疑为魔教奸细,在加上这件来历不明的法宝,只怕更加说不清楚了。